盛宠医品夫人 第九百九十九章 不忿

作者:琴律 类别:玄幻小说
    黄芪被沐阮的话惊到说不出话,只能呆呆看他头也不回地离开。半晌反应过来下意识伸手却又悻悻然缩回。

    她扭头去看红杏,沐阮方才的话说得太重,红杏本就情绪不稳,万一再……

    但当黄芪看到红杏时,却有些出乎意料。

    红杏犹如被雷劈了似的呆呆坐着,双眼直愣愣地看着某处,像是受了不小的打击,但旁人都不知她在想什么。

    黄芪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正当她犹豫是不是该上前劝慰两句时,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的徐若瑾却是开了口:

    “我还是第一次看沐阮发这么大的脾气。”

    徐若瑾的视线淡淡地落在红杏身上,她没有骂红杏,而是感慨一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言毕,徐若瑾就轻轻摇了摇头离开。

    屋内转眼间就只剩红杏和黄芪。

    黄芪“唉”了一声,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走到一旁去忙别的。

    红杏这些日子被折腾的不轻,坐在那瘦弱得让人心疼。

    沐阮的话在她脑中回荡不停,瞬间就将她劈醒。在她都没察觉时,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下,她一开始还咬牙想要克制,但很快就不受控制地呜咽出声。

    黄芪听到动静,顿时一惊,忙快步走回来:“红杏姐你怎么了?别吓我!”

    红杏无声落下两滴泪,紧抿着双唇,也不说话就低垂着头。

    黄芪更急,正打算出门去把沐阮请回来时,红杏突然深吸一口气,克制波动的情绪说道:“我的药还没喝完。”

    “啊?”黄芪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但她与红杏的目光相对,对方眼中闪烁着点点光芒,让黄芪一激动差点跟着掉下泪来。

    “好,我这就去!”黄芪使劲点点头,立即起身去把煎好的药取来喂红杏喝。

    红杏忍着苦味喝了几口,又道:“我想看看儿子。”

    黄芪先是一愣,也顾不上细想红杏为何突然有如此大的转变,心里的喜悦都表现在脸上,“好!”

    红杏眼角还带着未干的泪花,脸色也有些憔悴,但黄芪看得出来,她真的变了。

    黄芪小心照料红杏把药喝下去之后,就去春草那把小家伙抱来给红杏瞧瞧。

    “这都多久了,你还没好好看看他。”黄芪调侃红杏。

    红杏的目光紧紧粘着襁褓里的儿子,她手臂上还没什么力气,只能让黄芪抱着给自己看。

    “特别乖,除了吃就是睡。”黄芪说着自己都忍俊不禁,“你看这眉眼,和红杏姐你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红杏细细地看着儿子的小脸,似是要将每一处都记下来。她看不出儿子有多像自己,却觉得有几处与姜必武倒是相似非常。

    想到姜必武,红杏的心微微一颤,但她掩饰得很好,黄芪并未发现。

    黄芪以为红杏还在感伤之前沐阮的事,就斟酌着开口劝慰两句,“红杏姐,你也别太在意,沐神医的性子你也知道,平日里他就……”

    她的话还没说完,红杏就扯了扯嘴角,“我都知道,若不是他,我可能还不知道该做什么。”

    黄芪微微睁大双眼。

    “他一句话点醒我,我再怎么难过不安,也不该给郡主添麻烦。”红杏声音虽然不大,但语气里的坚定让人无法忽视。

    黄芪定定地看了红杏片刻,长舒了一口气。

    伺候红杏睡下之后,黄芪去了徐若瑾那里。

    “郡主,红杏姐好多了。”黄芪语气里难掩兴奋之情,“奴婢听红杏姐说,似乎是沐神医的一番话起了作用。”

    徐若瑾欣慰地点头,“还好,不算太傻。”

    黄芪又道:“红杏姐比任何人都要在乎郡主您,她不愿给郡主府添麻烦,哪怕是因为任何一点小事。”

    “我知道。”徐若瑾应声,“好生照顾她。若是卢紫梦那边又有消息,立刻来告诉我。”

    “是。”黄芪得令退下。

    人走后,徐若瑾对着空无一人的院子,扬声道:“人都走了,还要躲到何时?”

    话音落下好一会儿,沐阮才别别扭扭地从一旁走出来。

    “你都听到了。”徐若瑾道。

    沐阮撇撇嘴,“不就是红杏好了么?我早就料到了。”

    “她能恢复这么快,可不仅仅是因为你精湛的医术。”徐若瑾似笑非笑地看向沐阮。

    沐阮从红杏那生了气回来,虽说听到黄芪的话心情好了不少,但面上仍十分别扭。

    徐若瑾对沐阮的性子最是清楚,只消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管怎么说,这次还是要多谢你。”徐若瑾诚恳道。

    沐阮脸颊一红,甩下一句扭头就走,“我又不是为了你……”

    徐若瑾看沐阮小孩儿赌气似的心思,无奈地一笑。

    从这之后,红杏没有再理睬卢紫梦和姜家之事,听话地静心喝药养身子。

    她的注意力也全都放在刚出生不久的儿子身上,每天睁眼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儿子。

    卢紫梦既没得到徐若瑾的回应,也没从红杏那得到回信,越等越急,越急越气。

    婆子看卢紫梦在屋内来来回回走了不知多久,也跟着心焦。

    “这都过去几日了?为何郡主府还没有动静?”卢紫梦愤愤道:“徐若瑾这是拒了我的拜帖?”

    婆子欲言又止,不知该怎么说才不会惹卢紫梦生气。

    “行了别说了!”卢紫梦怒火冲天,“我让红杏回姜家是看得起她,贱人竟还摆起谱来!”

    婆子想了想,“主子您别急,料想红杏也没这么多心眼,说不定是瑜郡主给出的主意。”

    卢紫梦咬牙切齿,“徐若瑾总处处与我作对,两面三刀,也不是好人!”

    “主子接下来您打算如何?”婆子道。

    卢紫梦忍无可忍,二话不说提笔就给姜三夫人写信。

    她自觉已经拉下脸来,按姜三夫人所言向徐若瑾赔罪,但没想到对方仍是不依不饶,压根儿就不理睬自己,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错误是她徐若瑾的,此事一切就看姜三夫人如何决断,她若还是姜家的人,就不会再偏颇徐若瑾和红杏那个贱人,她倒要看看姜三夫人怎么做!
欢迎您阅读琴律所写的小说盛宠医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