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医品夫人 第九百三十八章 纠结

作者:琴律 类别:玄幻小说
    “不必理他。此人野心太大,凡事都须得合他心意,不然就会如我这般。”徐若瑾道。

    沐阮有点明白了,但他的担忧并未退去,“那他方才说的,医正一事干嘛?就为了这件事跑到郡主府?有病吗?”

    徐若瑾没有接话,神情若有所思。

    陆凌枫回到陆府,察觉到有些不对劲,老管家此时来到他身后,“少爷,方子华等候您多时了。”

    一听是方子华来,陆凌枫收起面上的戒备。

    方子华低调前来,并未引起任何人注意,显然有意如此。

    陆凌枫跨进厅内,方子华也起身相迎。

    “陆大人。”

    “方大人。”

    二人拱手,复又恭敬有礼地坐下。

    “方大人突然造访,陆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方子华却道:“陆大人言重。实不相瞒,事出突然,方某思来想去只能来找陆大人,冒失之举还望您莫要计较才是。”

    “方大人这是什么话?既是有要事,凡事还有个轻重缓急,这点小礼小节不算什么。”陆凌枫很好说话,“陆某愿闻其详。”

    “多谢陆大人。”方子华主动道:“方某听闻皇上将夜志宇失踪一事交给御林卫了?”

    “正是。”

    “方某这几日在府中细细琢磨过此事,发现几处疑点想不通,思前想后只得来找陆大人商议。”方子华言辞诚恳。

    陆凌枫闻言感激道:“有劳方大人。”

    “夜志宇在京郊寺庙被掳走,陆大人可知他无端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方大人知道?”陆凌枫佯作不知。

    方子华神情淡定,“即便方某不说,陆大人迟早也会查到。”

    陆凌枫没有否认。

    “夜志宇此次目标乃是朝霞公主。”方子华直截了当道。

    陆凌枫眉毛一挑,“哦?”

    方子华面不改色,继续道:“只是没想到夜志宇不仅没把人带回来,反而自己也着了道。”

    陆凌枫对夜志宇无甚好感,见他倒霉虽不至于落井下石,但也绝无惋惜,“他也不是第一次托大把事情办砸了。”

    方子华没有反驳,算是默认了,“这消息尚未传开,一时片刻也难以查到那些人的踪迹。”

    陆凌枫不动声色,“这是皇上交给御林卫的任务,陆某自当尽力。”

    “不知陆大人可有计划?”方子华问道。

    陆凌枫不禁觉得方子华此人有些意思,莫名出现,又问东问西。他是哪里来的自信自己一定会告知于他?

    不等陆凌枫回答,方子华却是自问自答道:“方某倒是有一想法,不如从瑜郡主身上下手。”

    陆凌枫双眼微眯,方子华说的都是他早就想到的。难不成此人派人跟踪自己?

    虽然心里猜测不断,但陆凌枫面上却是丝毫不显。

    “方大人的意思是?”

    “事关朝霞公主,瑜郡主定是突破口,说不定她自始至终都是知情的。”方子华道。

    陆凌枫听到这里反而松了口气,他深深地看了方子华一眼,判断他说这番话的真实用意。

    方子华倒是坦荡,任凭陆凌枫看,神色没有半点变化。

    陆凌枫心下有了计较,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后才道:“恐怕徐若瑾还不知此事与朝霞公主有关。”

    方子华一怔,不禁疑惑道:“为何如此笃定?”

    陆凌枫不答反问,“方大人可知,沐阮已经回京都?”

    方子华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何时?”

    “也有几日工夫了。”陆凌枫答道。

    “为何此事还未传开?”

    “许是有心人有意掩饰。”陆凌枫意味深长道。

    至于这“有心人”是谁,答案不言而喻。

    方子华陷入沉思。

    陆凌枫又道:“如今徐若瑾的软肋已经出现,她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人身上,也就无暇顾及其他。”

    方子华沉思片刻,没有接话。

    经此事之后,陆凌枫不由重新看待方子华此人。

    ……

    后宫。

    偌大的云妃宫中,伺候的奴才寥寥几个。

    楚云秀靠在软塌上,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安心。她脑中很乱,翻来覆去都无法将乱七八糟的想法晃出去。

    李嬷嬷在一旁小心伺候,夜擎则是乖乖睡在楚云秀身边。

    看着儿子那张无忧无虑安睡的小脸,楚云秀才勉强定了定神。

    “娘娘,从那日到现在,您的身体一直不舒服,真的不用老奴去叫太医来给你瞧瞧吗?”李嬷嬷担忧道。

    楚云秀下意识摆手,“这是老毛病了,不要惊动太医,免得传到皇上的耳中。”

    李嬷嬷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

    即便楚云秀不主动提,李嬷嬷也清楚,她是为了那日太监成元的事烦心。

    但这种事本就不是三言两语就解释得清的,对楚云秀而言更是进退两难。

    李嬷嬷有心劝说一二,但总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

    “唉……”楚云秀轻叹一声,愁眉不展。

    她已经被此事困扰多时,仍是难以下决定。

    若是将朝霞公主之事通知徐若瑾,就须得召她入宫。可此乃多事之秋,一旦徐若瑾入宫来,定会令人多想。

    这种敏感时期,楚云秀要顾及的东西太多。

    更不用说暗地里还有冯嫔在步步紧逼,片刻不停地注意着自己的动静。

    楚云秀确信,前脚她召徐若瑾入宫,后脚这个消息就会传到皇上耳中。

    “宫外可有消息?”楚云秀心烦意乱,随口问道。

    李嬷嬷摇头,“只听说寺卿大人下落不明,其余到是没有消息。”

    “寺卿大人?夜志宇?”楚云秀诧异。

    李嬷嬷应声,“正是。”

    “他堂堂大理寺卿,怎会下落不明?”楚云秀以为自己听错。

    李嬷嬷又摇头,“老奴也不知。消息也是宫中传的,不知真假几分。”

    楚云溪没说话。她在宫中这么久,有一句话记得最牢:任何事都不会是空穴来风。

    更何况是夜志宇失踪这样听起来万万不可能之事,才最有可能是真的。

    “夜志宇……”楚云秀念叨了一遍,没有头绪,再度把注意力收回到徐若瑾身上。

    就在楚云秀举棋不定,迟迟无法拿主意时,宫女叩门来禀:

    “启禀云妃娘娘,太医传来的消息,说是德妃娘娘病重。”
欢迎您阅读琴律所写的小说盛宠医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