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医品夫人 1520.第1520章 无果

作者:琴律 类别:玄幻小说
    没有人知道徐耀辉去哪了,因为几伙人四处找寻,连个人影都没发现。

    这也包括徐子麟在内,他现在急得团团转,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必须在其他人发现徐耀辉之前找到他,并且暂时把他安置到安全的地方,否则父亲肯定会有杀身之祸。

    但现在别说安置了,连人都找不到。

    徐子麟本以为凭着自己对父亲的了解很快就能有所收获,可是他找着找着就发现不对劲了。不仅是他,还有不少“熟人”也在找徐耀辉的下落。

    这对徐子麟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徐子麟不光要找到父亲,还必须保证自己不被人盯上。

    大张旗鼓一定出错,找寻的功夫还要躲躲藏藏,一时之间,徐子麟的嘴上就鼓了几个生硬生疼的火疖子,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找下去!

    这会儿京都城内可谓是“热闹非凡”。

    能数得着的势力几乎都行动起来了,而且不约而同都采取了最隐秘的手段。

    所以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还是一切如常,没有人发现有任何的不对劲儿。

    这本就是要隐秘行事的,就看谁的运气好,先把人找到。

    要是牵扯太多,容易在老百姓中造成恐慌,议论纷纷更加不利于找人。

    所有这些势力之中,反而是严府的人相对弱一些。

    严府刚遭遇变故,严弘文的精神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缓和过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加上他紧接着又被皇上急召入宫,找徐耀辉的任务就只能交给手下了。

    他的手下对徐耀辉并不怎么熟悉,找起来自然也要费劲很多。

    和严弘文相比,其他人明显力度更大一些。

    梁霄自不必说,派出的人是最少的,但得到的线索也是最多,甚至和徐子麟不相上下。

    徐子麟是徐耀辉的亲生儿子,当然可以知道一些他们父子之间才能懂的暗号。

    徐耀辉不是蒙头只顾逃命的人,越是在这种危急的时刻,就越需要有一个清晰的头脑。

    他这么做也是为了预防万一,儿子可以看到的话,他们父子也能早一些团聚。

    不仅是梁霄,司徒家族的人也扎堆想来分一杯羹。

    他们都是奉了族长司徒男的命令,务必要赶在其他人之前杀死徐耀辉。

    司徒男没有亲自出马,而是端坐在京都城内司徒家族某一处据点内,淡定地等待着。

    之前的据点都被郡主府收拾干净了,这次司徒男特意找了一个更不起眼的地方。

    这次朝霞公主给他的任务,比起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说这次杀的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其中牵扯到的关系盘根错杂,司徒男只有不停地喝茶才能让自己剧烈的心跳平复一些。

    “唉……”

    司徒男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倒了什么霉,长吁短叹,脑子里也净是悲观的想法。

    万一没杀掉徐耀辉,他要怎么和朝霞公主交代?

    一想到这,司徒男就愁的五官都要拧到一块去了。

    徐子麟在搜寻的过程中,也看到了几个“老熟人”。

    这些人都是他在夜微澜手下办事时认识的。

    他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那几人,他们的行动十分隐秘,显然与徐子麟的目的一致。

    这下徐子麟也意识到事情变得更加棘手了。

    他不仅要查徐耀辉的下落,还要躲避其他人的搜查。

    若是让夜微澜的手下知道他的存在,徐子麟绝对会被重新抓回去。

    这还是往好了打算,若是悲观一点儿,徐子麟丝毫不怀疑,夜微澜的手下会立刻把自己的小命解决,也不用带回官驿那么麻烦了。

    这趟浑水恐怕是要越搅越浑了。

    徐子麟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惊险躲过夜微澜手下的搜捕之后,他一阵后怕,冷汗直流。

    接下来要格外小心了,万一人没找到,再把自己也搭进去。

    徐子麟只要想到夜微澜可能会用在他身上的那些手段,就头皮发紧。

    这一次他也是孤注一掷,把能调动的陆凌枫的手下都派出去找人了。

    徐子麟的心思自然瞒不过陆凌枫,他自己也十分清楚。但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已经有了详细的打算,只要一发现徐耀辉的踪迹,他们父子二人就会一同逃跑。

    徐子麟在陆凌枫的手下做事也不是长久之计,他迟早也要摆脱对方。

    徐耀辉的出现就是一个契机。

    徐子麟也没指望陆凌枫能够收留他们父子二人。这种互相利用的关系,一旦徐子麟没有了利用价值,就会被陆凌枫毫不留情地舍弃。

    而且陆凌枫在打什么算盘,徐子麟多少也能猜到。

    所以徐子麟就更不可能把父亲送到陆凌枫手上了,无异于羊入虎口。

    为今之计,他们父子二人一起逃离才是最好的办法。

    差不多同一时间,京都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里,司徒男正在来回踱步转圈。

    这时门上传来有节奏的敲击声。

    这是司徒男和手下的暗号。

    “进来!”

    司徒男有些心急,忙叫人把门打开。

    看到门外只有自己的手下,司徒男毫不掩饰脸上的失望。

    “人呢?”

    手下不敢抬头,摇摇头说道:“还未找到。”

    “都是废物!养你们有什么用!”司徒男勃然大怒,把手下臭骂了一顿。

    手下一句话都不敢说,就直直地站着挨骂。

    找不到徐耀辉,司徒男比任何人都着急,不然没法向宫里那位交代了。

    被骂的狗血淋头之后,一个手下灵光一闪,突然来了主意。

    “族长,我们在找人的时候发现了另一个人。”手下故意压低声音说道。

    “谁?”

    司徒男不悦地翻了手下一个白眼,显然余怒未平,不耐烦地问道。

    手下打了个寒颤,立刻说道:“徐子麟。”

    司徒男一挑眉,思索片刻才把这个名字和脑子里的人对上号,一脸若有所思,“是他?”

    手下不住地点头。

    “他从大理寺逃走之后,居然一直留在京都?”

    司徒男神情有些难以置信。

    这个徐子麟未免胆子太大,有命从大理寺活着逃出来,还在京都逗留,这不是找死吗?
欢迎您阅读琴律所写的小说盛宠医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