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医品夫人 第1240章 出行

作者:琴律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晚的满身倦意,让徐若瑾醒来坐在床上时还有些头晕脑胀。

    方妈妈早已经起身为小主子收整妥当,黄芪也已经将徐若瑾出行的物件备齐等候她醒来清点。

    揉了揉眼睛,徐若瑾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可这却无法驱散她浑身的酸痛僵硬,心里只埋怨着,早知会这么累,昨晚就不该跟他说什么心中所想,他明明已经知道,却还拿这个方法来对付自己。

    太讨厌了!

    就没见过他这么……徐若瑾也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的羞涩,只能揉了揉身上的僵紧,起身更衣,准备跟随梁霄一同进宫去了。

    收拾妥当,徐若瑾只等候梁霄归来。一早醒来就不见了他的人影,徐若瑾仔细算算,似乎自己从嫁给他至今,睁眼发现他在身边的日子都能数得过来,神出鬼没的。

    若别人恐怕还不觉得如何,徐若瑾还是希望每日醒来都能有个温暖的怀抱可以依靠。

    只是这话,她从未说过而已。

    没过多大一会儿,梁霄便从外进来,一身整装早已穿戴完毕,黑色盘鹰的锦衣外,是一件宽大的黑色狐裘,发髻高高竖起,用一条银色的丝带捆绑,让他那两道剑眉的硬朗面庞,显得更加冷峻慑人,英武霸气。

    “奴才给郡主请安了。”顺哥儿从梁霄的身后侧迈了半步,为徐若瑾请了安之后,他才笑着走上前。

    徐若瑾微微吃惊,“把你给找回来了?”她本还惦记着梁霄会怎么安排府里的看守,但顺哥儿如若回来,他可以省了很多心思。

    梁霄微微点头,“他在府中,不会有事。”

    “这倒是个好法子,可是把春草自己丢在灵阁,你可放得下心?”徐若瑾这是故意的调侃,春草如今乃是灵阁的大掌柜,从灵阁开张到现在,徐若瑾除了去过几次,定过灵阁的买卖方法之外,其余的事情都由春草全权负责。

    人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谁那里能蹭得到实惠,着实看得清楚,瑜郡主虽是灵阁的主子,可她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从下人的手中得点儿实惠,那岂不是比找瑜郡主更加方便?

    所以商户们针对春草的攻势则开始猛烈进行,可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才发现,这位瑜郡主身边的得利助手可不是他们小恩小惠就能得逞的。

    哪怕是连宅院地契送了眼前,春草都雷打不动的摔回去。

    自成亲之后,春草的性情也变化很大,之前不喜言辞,凡事皆退让包容,可自从成亲之后来到京都接管了灵阁,雷厉风行、软硬不吃,冷脸子撩起来,能让顺哥儿都当即服服帖帖,也着实是京都百姓口中的谈资人物。

    商户们发现,所有的手段在春草的身上都行不通的时候,自当有一群犯贱的爱慕者,时常去撩春草几句。

    顺哥儿在灵阁的时候,这群人自当是不敢的。

    但顺哥儿若离开了灵阁,这事情可就不好说了……

    听着徐若瑾的逗弄,顺哥儿笑着挠挠头,“有什么可担心的?奴才媳妇儿您还不知道,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嘿,奴才都搞不定她,其他人有什么心思都白扯!”

    “还算你有点儿良心,没那么笨。”

    徐若瑾虽然与春草时常见不到面儿,可主仆情分却越来越深,她是容不得半点儿春草受委屈的,即便对方是顺哥儿,她也会全力护着春草。

    好在顺哥儿不是个小心眼儿的,这一点徐若瑾还是很满意的。

    “都收拾妥当了么?”梁霄走到徐若瑾的身边,为她拽了拽领口松懈的衣襟,以免天寒冷风入怀。

    徐若瑾羞涩的一笑,从奶娘的怀中把小悠悠抱过来,“瞧瞧你爹,可是许久没见着了吧?再不抱抱我们,睁开眼就不认识你了!”

    数落着梁霄,徐若瑾**的摸摸小悠悠的脸蛋。

    梁霄什么都没说,伸手便把女儿抱入怀中,可小悠悠却根本没有不喜,反而很舒服的窝在他的臂弯之间,睁着一双大眼睛咿咿呀呀的看着他。

    徐若瑾瞠目结舌,很是吃惊。

    奶娘在一旁笑着道:“郡主您可是冤枉四爷了,四爷每天早上起来都先到厢房来探望小主子,然后才出门去练拳,只是那时您还没醒呢。”

    “呃……”徐若瑾颇有几分尴尬,更带着意外,她看向梁霄,实在无法把奶娘所说的人和眼前这冷漠无比的人想成一个人,他居然每天早上都会去看孩子?

    梁霄看她那不信的小眼神,捏了一把她的脸蛋,“只有你睡懒觉而已,其他人那个时间早已起身。”

    “那能怪我吗?”她揉了揉自己仍旧酸疼的手臂,白了梁霄那一眼,却更有妩媚之意,让梁霄忍不住把她拽回屋中再亲热一番。

    梁拾已经备好了马车,进门通禀,徐若瑾一见梁霄的眼神不对,立即抱着孩子、带着黄芪和奶娘出门上车,不再多任何一句废话。

    今日郡主府只派出一辆马车,所以梁霄骑马随行,并没有与徐若瑾同乘。

    正月十五闹花灯,出了郡主府的大门,徐若瑾就已经看到两旁街路人家门口挂起色彩斑斓、图案优美、形状各异的花灯。

    似乎在她的印象当中,中林县的十五没有这般热闹,这一路上小悠悠睡着,她便透过马车帘子朝外看,反倒让脑中清醒了片刻,没有前些时日的忧郁烦躁。

    难不成是因为在家中呆了太久憋的?

    也不是,前几天还进宫去见皇上找说法,只是那时似乎顾不上街路上的景色,只想着心中事、心中忧。

    人生到底要繁忙到什么时候?

    似乎她从未有过能安心在京都闲散游逛的时候,倒是有些怀念在中林县的逍遥自在了。

    瑜郡主府的马车出行,梁霄还骑在马上随行一侧,队伍虽然不长,可这幅景象却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包括同去皇宫方向的官员马车,皆是靠行两侧,为瑜郡主让路。

    可让开后仔细一想,梁霄如今不是已经被免职了吗?而且昨天还特意打听过,皇上没有为梁左都督下正月十五宫宴的帖子,他怎么会进宫呢?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欢迎您阅读琴律所写的小说盛宠医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