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三十二·厚颜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卫玉攸恨得厉害,胳膊有些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却无法不妥协,认命的闭上眼睛,连声音都带了不自觉的哽咽和颤抖:“我知道了,你去把人放进来。”

    齐妈妈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苍白,就努着嘴朝身边的婆子那里看了一眼:“给三太太收拾收拾,否则这么出去见人,别人还以为咱们三太太在家里受了怎么样的委屈。”她说着,看着卫玉攸脸上的伤口又笑了一声:“哟,对了,您这脸上这地儿,是不是也要想个说词?我知道您府上的人都是厉害人物,可别到时候又叫我们吃挂落。”

    卫玉攸咬牙切齿:“我知道了,自然有话应付,不必你操心!”

    她这么气冲冲的,齐妈妈却半点也不气,志得意满的叫人出去劝李老太太了,自己理了理衣裳慢吞吞的出去跟李老太太说:“老太太,都准备好了,您看是不是待会儿您先见见她们家人?”

    李老太太有些皱眉,她不愿意见卫家那些婆子。

    卫家的人势大,之前李家大爷在的时候,她对卫玉攸就很不满了,可是李家大爷总是觉得她事多,说她做婆婆的没有一点容人之量,实在是太刻薄了些,要她收敛。

    她连对着卫家的婆子们都不能有什么坏脸色。

    可是现在不需要忍了,她就根本不想看卫家那些婆子的脸色了。

    再加上,卫玉攸的妥协叫她又更加得意了几分——既然卫玉攸都已经弯了腰,卫家人还有什么话好说?

    她自己低头了,就不怕卫家那边的人了,不怕她还见卫家人做什么?

    她摇了摇头,沾沾自喜的摇头:“不见了,你领着她们去看看老三家的,看完了自己打发她们走也就是了,省的我看着心烦。”

    反正不管怎么样,以后这个亲家是当不成了,她也没有必要继续低声下气。

    齐妈妈也没说其他的什么,笑眯眯的应了一句是,显然也觉得李老太太说的是,就弯了腰:“那我就领着她们径直过三太太屋子里,您老人家先回去?”

    她说着看着地上已经不哭了的,被劝住了的大太太,笑着道:“只怕大太太这里伤的不轻,您看是不是叫咱们请来的大夫也去看看大太太?省的白走了这么一趟。”

    说起来李老太太就又想起之前李大太太闹着出去说请大夫又去铺子里要寿材,才把这些人引来的事,就立即又面色不善的嘲讽了一声:“怕什么?大太太可不是你等这种沉不住气的,她既然敢去撞又没死,自然是不会死的了,不必管了,请大太太回去休息就是了。”

    她认定李大太太居心不良想要帮卫玉攸,不肯把她留在这里,怕她待会儿跟卫家人说什么,露了馅坏了事。

    齐妈妈笑了一声,对着几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使了个眼色,自己笑呵呵的答应了,转身出去叫那些已经懵了的婆子们打开门。

    婆子们都吓得厉害:“齐妈妈,这外头闹的可凶呢,我们差点儿就抵挡不住,您看是不是还是谨慎些?不然待会儿进来了人乱打乱砸的一顿闹,只怕我们要吃亏呀。”

    谁不知道卫家人多势众。

    要不是去寻了个几乎有一人那么粗的树干来,还撑不住这道门,饶是这样,也撑不住了,门都快被拆的散架了。

    齐妈妈笑了笑,半点儿不着急,和气的说:“没事儿,开吧!”

    底下的婆子们没法子,将树干费力的挪开了,急忙往旁边躲。

    外头卫家的人一股脑的涌了进来,饶是齐妈妈早有准备,也被挤得退后了不知多少步,差点儿就被人给推倒摔在了地上,不由就大怒,扶着旁边婆子的手站稳了,没什么好声气的气势汹汹的问:“怎么了这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难不成是土匪进了家门了吗?!如此没有规矩!”

    林海家的看惯了大场面,什么人没见过,一见她如此便冷笑:“哟,说的这是什么话,才刚还听见这里头有人哭着喊,说是打杀了她们家姑奶奶了,连寿材都要抬进门来了,我们担心我们家姑奶奶,当然焦急,至于规矩不规矩的”林海家的微笑:“规矩么,我们侯府是勋贵之家,自然是有规矩的,对上什么样的人家,就是什么样的规矩,不劳贵府上操心。”

    齐妈妈冷眼看着她,冷笑了一声:“真是可笑,闯人家的门,还说的这样有礼了?说什么要死了,这么不吉利的话,您可别张嘴就乱说,传扬出去,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府上出了什么事呢,反正我们府里一切都还好好的。”

    林海家的寸步不让:“既然好好的,不如就领着我们去看看我们家姑奶奶?这些天贵府上可一直都没有叫我们见到过人,可没听说过拦着娘家人不许见自家姑娘的道理。”

    “也从来没听说过得了疯病不被隔起来的道理,我们三爷也是好心罢了,既然贵府如此不识好人心,那就见就是了。”齐妈妈甩袖:“请这边来!”

    她半点也不怕。

    林海家的眯起眼睛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回头吩咐了个妈妈:“回家去一趟,请郡主示下。”

    这里头好似有猫腻,可不管怎么样,好不容易才进来了,是难得的机会,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带人走的。

    她想了想就领着其余的人跟上,绕过前头花厅进了后院进了门,就看见卫玉攸正脸色苍白的靠在床边,不由就疾走了几步上前喊了一声五姑奶奶。

    卫玉攸见是她,忍不住就要哭,扁了扁嘴喊了一声妈妈。

    林海家的一眼看见她脸上狰狞的伤口,不由立即便怒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姑奶奶脸上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把脸给伤成了这样?!”

    齐妈妈警告的看了卫玉攸一眼,仍旧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哟,这是怎么说的,不是跟您说了,我们三太太时而清醒时而发疯的,谁知道她是磕在了哪儿?”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