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第五章·盔甲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就是你想的那样。”沈琛望着她,收敛了脸上笑意,英俊的眉眼里头蕴含着无限情意:“以后有什么事,总有我跟你站在一起,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孤军奋战。”

    孤军奋战啊。

    这个词她已经许久没听见过了。

    卫安有些恍惚,沈琛好像总比她自己都了解她想要的是什么。

    是,她上一世加这一世活着,不是要求人庇护,不是想要找一个依靠,她靠她自己也可以活的很好。

    可是有时候也实在太累了,她不指望能有人可以永远依靠,替她遮风挡雨,可是有人能并肩前行的话,总比一个人单打独斗要好的多了。

    老太太曾经说沈琛不大会说话。

    年轻的时候,老侯爷可会说情话了,甜言蜜语,总能把女孩子哄的心花怒放的。可是沈琛说话,总是不痛不痒的,我会照顾好你,以后我会跟你一起走这些话相比较起其他人来,实在算得上似乎不温不火了。

    可是卫安却喜欢这样。

    上一世她没少听彭采臣的好话,可是最后彭采臣却并没有表里如一。

    反而是沈琛,他或许不怎么会说好听的话,可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身体力行的在做。

    她眨了眨眼睛,将眼里的一点泪意藏好了,才嗔沈琛:“你最近总是捡好听的话来说!”

    可是有时候人就是要听好听话的,沈琛见她开心,也跟着开心:“我哪里是专门捡好听的话来说?我说的一直都是心里话,向来是有什么便说什么的。”

    他们俩在聊天,蓝禾跟玉清远远的看着,都忍不住面带笑意。

    沈琛一直留到快傍晚才去跟卫老太太她们告辞,卫老太太叮嘱他之后要小心注意,便让他走了。

    等到沈琛走了,她才问卫安:“是不是谭喜那边有什么消息不好的?”

    “不是”卫安见花嬷嬷拿了脐橙上来,便亲自替卫老太太破开,拿了一瓣给卫老太太,才道:“是有些麻烦,原本不想告诉您的。可是沈琛说,雪松那边有进展,所以谭喜这边遇上的麻烦,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了”

    卫老太太若有所思,转而又笑起来:“这个时候了,沈琛分明忙的跟什么似地,却还是把你的事放在心上,这么在意。”虽然已经夸了沈琛许多次了,可是卫老太太还是忍不住点头:“是个靠得住的。”

    卫安也面上带着有些羞赧的笑,坐在卫老太太身边:“祖母,等到圣上没事,等到我跟沈琛成亲以后,我们便一道出去走走罢?”

    卫老太太偏头看她,也不取笑她现在就说成亲不成亲的话,只是问:“去哪儿?”

    “去云南罢,带着阿敬一道去,我也想去看看母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卫安面带向往:“听说云南很美”

    卫老太太忍不住便也跟着有些惆怅和怀缅:“是啊,云南可美了,昆明的鲜花四季都常开不败,温暖如春,还有洱海”她说到这里就笑起来:“你说的是,等到我们真的安定下来了,摆脱了如今小心翼翼防备的日子,倒是的确可以出去走一走。”

    她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只是不知,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接下来的几天,不断有彭德妃的消息传进来。

    听说隆庆帝仍旧昏迷不醒,彭德妃命令内阁张榜替隆庆帝遍寻杏林圣手。

    听说六皇子的病终于有了起色,可是彭德妃却扣着太医,借口太医要在隆庆帝那里随时待命而不让太医去给六皇子诊治。

    卫老太太并不理会,每日只是跟卫安一同说说话,跟三夫人和二夫人在家里摸牌,也不许家下人出去乱嚼舌根。

    直到第七天,传来消息说是沈琛晕厥了,她才猛然变了脸色。

    “什么时候的事?!”卫老太太手里的笔猛地顿了一顿,几乎没有折断,紧跟着便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的三老爷:“你怎么知道?!”

    卫安也唰的一下抬起了头,紧紧地盯着三老爷。

    三老爷被她们两个看的有些心慌,幸好他素来是有些城府的,被卫老太太和卫安这么看着,也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愁眉苦脸的道:“现在京城已经传遍了”

    也就是说,这个消息人人都知道了。

    那理由呢?

    卫安神情有些怔住,片刻后才问:“那宫里是怎么说的?总不能无缘无故就晕倒罢?难道是因为照顾的太尽心尽力了?”

    她短暂的慌乱过后就立即冷静了下来——沈琛是个再谨慎不过的人,要是说彭德妃能在宫里谋算他,是不可能的。

    除非

    是沈琛自己有意为之。

    而沈琛为什么要这么做?

    三老爷正好接上卫安的话:“侯爷自从进宫侍疾以来,事事都亲力亲为,每每圣上要进口的汤药,他都要亲自尝过谁知道昨儿夜里就出了事,不知怎的,他便晕过去了。”

    卫老太太看向卫安,这里没有外人,也就不必顾忌,她说:“恐怕是沈琛发现什么了。”

    她也已经反应过来了,觉得沈琛不可能是被人给算计了,是自己这么做的。

    已经二十来天了,隆庆帝这戏码已经做的差不多,该钓出来的这些大鱼应该也钓的差不多了——那些蹦达的最厉害的叫嚣着要立太子的人,最近这一阵子丑态毕露。

    而彭德妃最近动作频频,斥责的人无数,抬举的人也无数。

    恐怕隆庆帝是要醒了。

    她们祖孙俩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意思,不约而同的都笑出来了。

    卫老太太放松下来,手里的笔扔在一旁,将字帖让卫安收拾起来,才看向三老爷:“让人出去问问。”

    三老爷有些不解:“娘!这个时候出去探问消息,合适吗?”

    不是说要谨言慎行,不该打听的消息千万不能打听吗?

    现在这个时候去打听沈琛的消息,无异于探听宫闱密事,怕不大合适罢?

    卫老太太便笑起来了,对三老爷摆了摆手,眼里全是冷漠和嘲笑:“不必紧张,去问罢,问了才好。”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