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一百九十二·重任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不管福建那边究竟情形如何,至少浙江这边的紧急军情是耽误不得的。

    这仗到底打不打,怎么打,浙江那边都还在等兵部和内阁的命令,徐安英有些焦急了:“浙江原本同样也是饱受倭患骚扰,如今福建那边的倭寇也都流窜到了浙江,现在浙江情势危急至极,这场仗该不该打,还请诸公商讨出个主意来”

    平湖盘踞的那帮倭寇入境之后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最丧心病狂的是竟在深夜屠杀了一整个村的百姓。

    这行为实在是恶劣至极。

    而更叫隆庆帝觉得恼怒和面上无光的,是浙江境内这些民兵们被砍伤砍死的竟也有三千多人!可是倭寇总共也才三百多人!

    这无异于狠狠的在朝廷面上甩了个响亮的耳光。

    隆庆帝冷静下来,一双眼睛如同鹰隼一般,紧盯着钱士云和徐安英,片刻后才转开了目光,问他们:“依照各位卿家的意思,该当如何?”

    福建那边刘必平现在不能光明正大的查,可是浙江这战役总是要打。

    否则,要是真的浙江出了什么事,晋王那边刚消停下去的气势恐怕立即就又会起来。

    绝不能如此。

    蒋子宁跟钱士云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又都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

    蒋子宁成了首辅,新任的户部尚书是他的人,他知道户部如今有多艰难——福建军费一年比一年多,浙江和江西也都伸手要钱,更不必还有北面的鞑靼

    而钱士云却敏锐的察觉到了隆庆帝的心意。

    他知道隆庆帝的决心,也知道隆庆帝必然是要打这场仗的,深思熟虑之后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转身问徐安英:“你是兵部尚书,你来答,依你看,浙江如何?”

    徐安英仔细的想了想,小心的答道:“浙江总督周云逸是个有本事的,倭寇之前之所以不侵犯浙江,也有浙江是周云逸镇守的原因。”

    言外之意,若是给足了周云逸补给,这场仗是可以一战的。

    隆庆帝便把目光投向了一直没开口的薛子明:“户部以为如何?”

    薛子明想了想,便道:“回禀圣上,户部去年收上来税银一共五千一百万两,原本的开支预算是四千二百万两,实际上却支出一共五千八百万两,亏空七百万两”

    去年一年到现在,黄河大水,九江决堤,晋王谋反,四皇子去世,到处都是要用银子的地方。

    加上福建浙江军费,北边边防军饷,有这样的亏空也是正常的。

    众人便都沉默下来。

    隆庆帝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问他:“户部的难处,朕自然知道。可是非常时期,自然有非常之法,难道就没了法子?就让浙江的将士们饿着肚子去打倭寇,去保家卫国?!”

    意思就是一定要打了。

    薛子明谨慎的用余光瞥了一眼蒋子宁的脸色,见座师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便拱手慨然答道:“回圣上的话,臣请派钦差南下巡盐,厘清盐税,充作国用。”

    盐税

    那就是要让那些盐商们出血了。

    隆庆帝马上看向蒋子宁,不假思索的点头:“准奏!”

    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盐税固然可解一时之急,可是打仗所需耗费银两又岂是盐税便能解决的。

    隆庆帝便等着薛子明继续说。

    果然,薛子明即刻又伏下身子去,慷慨激昂又尽量平静的道:“臣还有所请!福建官场沆瀣一气,贪腐严重。如今虽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查,可也不能就此放任不管。”

    他伏在地上磕了头,端端正正的拱着手一字一顿的道:“臣请圣上立即让平西侯走马上任,开建市舶司,筹措军饷!”

    隆庆帝便眼睛一亮。

    连带着众人也都看向了薛子明。

    是啊,不能直接把刘必平槛送京城受审,因为牵连太大了,可是如果有个人打着为浙江筹措军费的旗号去了福建开建市舶司呢?

    只要沈琛有那个本事,能在不震荡福建官场的前提之下拿下刘必平

    隆庆帝立即便点了徐安英的名:“你怎么看?”

    徐安英垂头仔细想了想,便认真的点了点头:“臣以为可行,平西侯要往福建任市舶司使的事已经说了这将近一二年了,此刻再让他去,刘必平和福建官场也不会觉得奇怪,不会起疑心。只要侯爷能立得住,哪怕一时半会儿不能明着将刘必平如何,至少也能让刘必平收敛,吐出市舶司这一块的收益来,充盈国库。更不必提也能震慑福建官场,让福建那些蠹虫们知道,朝廷的天威!”

    隆庆帝嗯了一声,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片刻之后才道:“既如此,你们便去拟票,内阁票拟之后,便让安勇批红!”

    一众人纷纷应是。

    隆庆帝之后便宣召了平西侯沈琛入宫。

    彼时沈琛也正接到了消息,晋王虽然节节败退,可是奈何九江突发大水,临江王忙着安抚受灾百姓,无暇分身再一鼓作气的平叛,因此给了晋王喘息余地。

    雪松便啧了一声:“听说听说晋王送了一份劝降书给王爷,里头还说世子死的冤枉,分明是朝廷故意害死的,让王爷干脆一同反,事成之后让王爷做一字平肩王”

    沈琛冷笑了一声,将手里的信放在火上烧了,问雪松:“那个薛长史的事,处理的如何了?”

    雪松便恢复了正经,摇了摇头:“那个家伙鼻子灵敏得很,世子死了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他便龟缩不出,一门心思的当起了晋王的军师了,我们的人潜入南昌和广昌好几次,竟也不能奈何他。”

    沈琛便皱了皱眉头:“这个人不能留着,他知道楚景行的不少事,也是楚景行的心腹之一,这次的劝降书或许就是出自他手,若是父王不肯答应,说不得他便会把楚景行所做的事公诸于世,让父王被天下人指责,以此来逼反父王。”

    雪松知道厉害,也立即肃然了脸色,急忙应了一声是:“您放心,已经用密信紧急通知了王爷了”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