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一百二十六·杀招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元一道长刺杀隆庆帝不成,当场被锦衣卫指挥使林三少斩杀的消息传到奉先殿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太阳已经完全西沉,天边唯剩了些火烧云,透过宫里的琉璃瓦看过去,红的有些吓人。

    之前楚景吾还不大明白卫安跟沈琛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之前沈琛跑出去跟林三少忙活了一阵又是为什么,等到此时此刻却完全明白了。

    他看了一眼已经坐在原地摆弄棋子的沈琛,沉默的坐在了他的对面问他:“你是什么时候猜到楚景行的最后一招就是元一道长的?”

    沈琛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有些恹恹的提不起精神,便知道他是被楚景行的关系网给震惊了,如今有些后怕,没有停顿的继续垂头看着面前的棋盘,慢慢的说:“从五皇子中毒,元一道长却说是邪祟作祟的时候开始。”

    楚景吾还是不明白。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楚景行打的是什么主意呢?”楚景吾的确是有些后怕于楚景行的深谋远虑和步步为营,也有些后怕楚景行这深沉的心机,面带愠色的道:“元一道长原本就是圣上的亲信,又时常替圣上烧青词,他就算是提出邪祟一说,寻常人也不会觉得奇怪。如果你们没有察觉到这里头的特殊之处呢?”

    “那我们就死了。”沈琛知道他激动,看了他一眼,等他恢复了平静,才并不讳言的直接道:“他已经尽力了,在宫中诸事不变,想要直接栽赃我们跟卫安实在太难了,毕竟我们手脚的确算得上干净,在宫里没有安插眼线,就算是想要栽赃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就要造一个跟他们有关系的同党出来。

    而深受隆庆帝宠幸的元一道长的确是一个极好的人选。

    一旦隆庆帝真的以为元一道长跟他们是同谋,别说一个沈琛,十个沈琛都要死干净了。

    外头来人敲门,两人都住了话头往外头看去,便看见安公公的徒弟德全立在门口,满面堆笑的来请他们太极殿。

    说是隆庆帝找他们。

    安公公向来跟从前的曹文他们不同,是个和气的人,纵然如今隆庆帝身边只剩了他一个,他也仍旧极会做人。

    他的徒弟显然也是得了他的真传,等沈琛笑着说起南京砖厂的事,便笑意更甚的叹气:“这种好差事哪里轮得到我们?师傅说,且得再历练两年呢。”

    “怎么历练?”沈琛显然是好奇了,笑着问他:“那跟着去趟福建,管一管市舶司,不知道算不算得上历练呢?”

    德全脸上的笑意愈发显得真挚,半弓着腰在前头引路,一面还笑着道:“那个元一道长也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竟敢行凶刺杀,幸好圣上龙精虎猛,林三少亦身手矫健,他才没有得逞。他如今可是下了诏狱了,圣上让林三少严审呢。”

    这些太监们的消息往往是最灵通的,而作为安公公的徒弟,他的消息在灵通之余还又准确,沈琛便也跟着叹气:“我们不适宜在那儿呆着,因此早早的便出来了,竟不能替圣上分忧,实在是憾事。”

    楚景吾便反应过来了,他这是在跟德全套话套消息,连忙也跟着道:“可不是,那东西可忒坏了,竟想着要支走我们。”

    “唉。”德全手里的拂尘便往下压了压:“圣上也是这么说呢,说是这回您二位受委屈了。”

    说着已经到了太极殿,德全便闭了嘴不再说了,恭敬的引着他们到了地方便退了下去。

    楚景吾跟沈琛到的时候,恰好钱士云从里头出来,两方碰了个正着。

    钱士云看他们两个一眼,彼此见了礼,楚景吾跟沈琛便进了门。

    隆庆帝正翻着书,见了他们两个便让他们坐,又道:“元一的事,你们听说了?”

    楚景吾有些忐忑的点头:“听说了,这道士是不是发疯了?”0

    隆庆帝便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可不是疯了,竟然还胡乱攀咬起人来。”

    他扔了手里的书看向他们兄弟俩皱起眉头:“说起这个来,朕正好有话要问问你们两个。你们素日里,跟这个元一可有往来?”

    楚景吾心里咯噔一声跳了一下,却并不去看沈琛,立即便狐疑的摇头:“父王虽然喜欢求神问道,可是我可不喜欢,跟这种人往来什么?”

    隆庆帝便被他逗笑了,忍不住便道:“什么求神问道?人家求神问道不过是副业,主业可是当细作的。”

    沈琛闲闲的去摸了摸下巴,思索片刻便忙问:“他到底什么来头啊?”

    “晋王的人。”隆庆帝站起身来,不看他们兄弟俩,声音虽然仍旧平静,可是却像是酝酿着无数的风暴,冷冷的道:“昨夜连夜下狱审问,锦衣卫审出来不少东西。说起来,他还指认你们是同党呢。”

    他说的轻描淡写,楚景吾却一下子就跳起来了,吓得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他他污蔑人!”

    这震惊的模样实在是不怎么好看,隆庆帝想着临江王的儿子一个色中饿鬼,一个如此喜怒形于色,都不是能扶起来的,便忍不住促狭的笑了笑:“你着急什么?朕又没说就信了。”

    楚景吾便忍不住了,骂了几句以后就闭不上嘴巴:“这个神棍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们呢!怪不得古里古怪的要我们先出去,他这不就是故意想着陷害我们呢吗?!”

    他来不及反应,便快步走到了隆庆帝跟前,义愤填膺得连脖子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皇叔,您可得替我们作主,查清楚究竟是谁给他的胆子,竟然连我们都敢陷害!这神棍简直无法无天了他!他若是在我面前”

    沈琛扯了他一把。

    可是他却实在是气的狠了,根本就没法儿平复情绪,激动的脸红脖子粗的看着隆庆帝,很是想要表明自己对元一的愤怒还有跟元一没关系的立场。

    沈琛倒是比他立得住,却也跟着附和他的话,说是真的不认识元一,压根儿就没有什么交情,连面都少见,更别提什么是同党之类的话了。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