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二·上钩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至于这不痛不痒的道歉是不是真的真情实意,晚间林三少得了空来了之后,便淡淡的笑了一声:“你便信了?”

    你便信了?

    沈琛反问他:“不信又怎样?”

    杀了他吗?

    林三少便沉默了。

    顿了顿又问沈琛:“查的怎么样了?”

    那些烦恼的事问了也没用,不如不问,还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

    沈琛知道他是在问之前谢二老爷在京城中的眼线的事,顿了顿就道:“雪松已经去查了过码头上卖了衣裳的船工了,他们都说衣服是卖给了当地另一个船工了,问明白了,那个船工又说是因为新近有官老爷们有亲戚远行回来,有四五条船,他们家的下人要穿这衣裳,好方便搬东西,才跟他们买这现成的苦力衣裳穿。”

    这也是常有的事。

    码头上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林三少便问问:“查出是哪家了吗?”

    “查出到底是哪家买了吗?”林三少便又追问。

    沈琛点了点头:“那天进出过码头,又符合这船工所描述的形容的,倒是有三家。一家是大兴知县何有苍家,还有一家是通州知州金源家,金源家嫁了的姑奶奶回来探亲,的确说是有好几条船。”

    林三少便笑了。

    金源是通州知州,他在做通州知州之前,还是南京礼部的一个堂官,而后是走了曹安的门路,才开始外放的。

    通州可是个好地方了。

    金源此人如此会逢迎

    他跟沈琛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微笑起来。

    “我已经让人盯着他了。”沈琛笑了笑:“我查过了,他的确挺有钱的,在保定府还有不少宅地。”

    言外之意,这个人是有条件帮谢二老爷办事的,既离京城够近,又毕竟不在京城,很容易掩人耳目。

    林三少便点头:“若是他会送信给谢二老爷,那便能抓现形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的死士又尽数都消失了,他肯定知道一切计划都搞砸了,这么大的事,他恐怕不能自己作主,得报告给谢二老爷知道。

    而他一旦送信,那就不必说了。

    说完了这事儿,林三少又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你对寿宁郡主的事,好像很上心。”

    这件事原本跟沈琛没什么太大关系。

    说到底是卫安要帮谢家人所以才引出来的事。

    可是沈琛却还是一头栽了进去,并且不计后果的帮卫安。

    沈琛理所当然的嗯了一声,手里的杯子重新放回桌上,同样也看了他一眼:“你不也是一样?”

    两个人对视一眼,又都相对无言。

    正好这时候汉帛又兴冲冲的跑进来:“侯爷侯爷!郑王来啦!说是要来您这儿坐坐”

    在他看来这可是自家侯爷的未来岳父,可得好好的招呼着才是。

    林三少眉心微皱,觉得心里头有些不甚舒服。

    可是郑王来了,又不是为了见他,他赖在这里也不大好,而且他跟沈琛关系好毕竟也是隐秘。

    他站了起来跟沈琛告辞。

    沈琛叫住他,问他宝慧的事:“你上次说把宝慧给你留着,她明天便要在锦绣台接客了,价高者得。你若是要一鸣惊人,正是时候。”

    说起这件事,林三少便又恢复了从前那个冷静镇定的锦衣卫指挥使的形象,顿了顿跟沈琛说:“我在办之前彭家的案子,彭家和易家虽然完了,也扯出了替罪羊来背黑锅,可是圣上经过户部尚书提醒,觉得并没这么简单,着我再严查此案。”

    沈琛皱了皱眉。

    他当然知道,背后占着的人他都知道,还有刘必平。

    “你亲自督办?”沈琛有些不明白:“可是刘必平已经转移了罪证,拉了漳州知府背黑锅,他是福建一霸,你想现在动他?”

    林三少避而不答,只是道:“刘必平是个很会做人的人,他知道要是上头没人护着,他是撑不了多久的,他之前的后台已经倒了,总得寻下一个。”

    所以林三少要给他制造机会,好让他上钩?

    沈琛仔细想了想,没再说什么,只是道:“恐怕这种老狐狸未必好对付,彭家跟易家出事,只有他们伏诛,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肯定是刘必平在朝中还有人,所以才能保证彭家和易家一个字不敢扯出他来。”

    “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事的。”林三少对此心知肚明,挑眉一笑冷淡道:“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沈琛便也跟着笑了。

    那就各凭本事吧。

    他送走了林三少,便去花厅见郑王。

    跟郑王早就很熟悉了,他便也没什么好忌讳的,很是悠闲自在的跟他寒暄:“您是不是跑我这儿来喝好茶来啦?”

    这是在为郑王过来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他这里有刚送来的贡茶,据隆庆帝说,给他这里的是最多的。

    郑王瞪了他一眼,沉声道:“胡闹!”

    他有些愤怒的道:“我听说最近安安做的这些事,每一件都有你的份儿?”

    这个没说错,沈琛与有荣焉的点点头。

    还很光荣的样子,简直没皮没脸,郑王右眼皮猛跳,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会拉人下水?给我家安安惹这么多麻烦,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我头一个饶不了你!”

    这些小孩儿都翻了天了简直,彭家的事完了才多久?

    马不停蹄的就又给自己招了这么多麻烦,生怕没事做似地。

    沈琛有些委屈,瞪圆了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您这话可说错了,上回彭家的事又不是我拉她下的水,这回就更不是了,她要帮谢家的忙,我帮着他呢!”

    沈琛这兔崽子油嘴滑舌的,说道理十个人也说不过他,郑王懒得理会他,开门见山的问他:“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安安说你这里去查城外码头的这条线索了,查的怎么样?”

    沈琛把之前跟林三少的话又跟郑王说了一遍,下了结论:“若是没错的话,基本上就是金源没跑了。”——

    好啦,今天照旧四更~~~勤奋的我,看在我这么勤奋的份上,继续求订阅啦~~~爱你们大家么么哒。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