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七十五·在握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丈夫的性子,儿女们是重要,可是家里也重要。彭大老爷在他心里是个再好不过的哥哥。

    只要彭大老爷态度坚定,他这个好弟弟怎么会有不答应的道理?

    可她心里总还怀揣着一线希望——那到底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他该明白,这个决定做下来,对女儿以后造成的影响会有多大。

    王善家的声若蚊蝇的嗯了一声。

    二夫人便朝后瘫软的靠在了椅子背上。

    彭大夫人的笑话不用看了。

    大老爷让二老爷讨好易家,息事宁人,就是因为易家是转运司使,管着海运盐运这一块,帮他们的忙更是不小。

    可是她的女儿怎么办呢?

    大房的人是人,她的女儿就不是人了吗?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外头便有绿芜进来小心翼翼的回话,说是二老爷说中午不回来用饭了。

    不回来用饭了,二夫人哂笑了一声。

    看样子是往易家去卖女儿了——易家是在浙江的,可是易家在京城有老宅,还住着几个易家的长辈。

    二老爷应当是去跟易家商量事情了。

    二夫人觉得头疼不已,揉了揉额角,正要说话,外头便传来吵嚷声。

    她烦不胜烦,让绿芜出去瞧瞧外面吵什么。

    绿芜出去了很快又转回来:“回二夫人,是宫里来了旨意,皇后娘娘下了懿旨申饬了大夫人”

    彭家出了这么大的丑事,是遮掩不过去的。

    方皇后跟彭德妃又是死对头,彭家出事,方皇后当然恨不得能踩上几脚。

    现在彭大夫人被牵扯进了案子里,她又是嫌疑人,方皇后作为一国之母,申饬她也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彭大夫人以后的日子就难过许多了。

    而且有了方皇后的懿旨,彭大老爷难道还能拘着彭大夫人不让彭大夫人去顺天府不成?

    彭二夫人没有跟四房五房一样过去安慰彭大夫人,而是去了书房。

    她想看看丈夫的信到底寄出去了没有。

    可是这一去,她就惊得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原来丈夫并没有出门,她听见丈夫偷偷在里头吩咐下人做事了——原来大老爷觉得范世琦指证还不够,竟然还想让易家伪造卫家里应外合倭寇的证据!

    之前彭德搀和进贩卖兵器,私下里以次充好,滥竽充数的兵器案,就是以易家为纽带销赃——易家管着海运,随手多拿几张船引出来,便能解决这批兵器和军火的去处了。

    从前彭家跟他们合作,赚尽了好处——朝廷的军火和兵器他们私下通过几家大商户走私卖给海盗和东瀛,而得来的钱都是彭家跟易家和刘必平私下分了。

    彭家在这里头毫无疑问又得利最多——毕竟彭德在兵器武库司做事,他付出的力气最大。

    现在彭德被卫家逼得紧了,忍无可忍,干脆把这一条线也抛了出来——直接把彭家做的事盖章给卫家。

    把这个黑锅甩给卫阳清来背。

    而易家在中间做的事,自然是嫁祸给转运司副使黄炳森了。

    反正黄炳森那个穷光蛋又臭又硬,一直让人难以招架。

    只要这群人都死了,他们照样还能继续这一套捞钱的方式继续捞钱——而且还可以做的更加长久,区别不过是只能先委屈一阵子罢了。

    二夫人拍着胸口半日回不过神来。

    她从前自然也知道家里有求于易家,也跟易家有利益关系,可是着实不知道这关系竟这么要紧。

    这么说来,果然家里是真的得罪不起易家的。

    要家里给女儿讨回公道,更是绝不可能的事了。

    她心乱如麻,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险些摔了跤,跌跌撞撞的下了楼梯,便看见了等在旁边的王善家的伸出手来搀扶自己。

    “二夫人小心些!”王善家的连忙提醒,由着二夫人把大半个身子靠在了自己身上,有些不经意的说:“二夫人,大夫人那边让您过去呢。”

    二夫人还犹自头昏昏沉沉的,见已经走到了大榕树底下的石桌面前,便停下来吹了一会儿冷风,面无表情的问:“找我做什么?”

    “听说是为了之前的陶氏的事”王善家的对上彭二夫人的眼睛:“我听彭嬷嬷的意思,恐怕恐怕是想让二夫人您去一趟顺天府”

    彭二夫人气炸了,本来就昏昏沉沉的头更加昏沉了:“让我去?!”

    一时之间二夫人甚至控制不好自己的音量,拔高了声音冷笑了一声:“我凭什么去?!我杀了的人吗?!我收买的下人吗?!”

    王善家的就手忙脚乱的连忙去捂住她的嘴巴,求爷爷告奶奶的让她冷静些:“我的姑奶奶诶,您可小声些吧!现在家里事情多着呢,大老爷和大夫人心情又不好”

    是,他们大房心情不好,所以就不把他们二房当人。

    什么事都是他们二房来扛吗?

    二夫人忍无可忍的回了房就痛哭起来。

    把二老爷也骂进去了:“这个没良心的,他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大哥让他不理会女儿,让他写信给易家陷害卫家,他就真的把女儿赔进去了。现在他大哥还让他把大嫂做的事推在我头上,他肯定也答应了!”

    她捶着床痛哭失声。

    王善家的急忙上前去哄她:“二夫人也别这么说,二老爷不会这么做的,他多疼您啊。”

    疼?!

    跟他家里一比,跟他大哥大嫂和亲侄子再加上这么一个大家也来比,她算什么?!

    二夫人哭的更厉害了:“没用的,他求着易家帮忙伪造书信呢,更别提之前帮他销赃的也都是易家,他更不敢得罪易家了。现在他肯定也要听他哥哥的,把我也给害了”

    王善家的是她乳娘的女儿,跟她情同姐妹,这么多年又帮她打理诸多事宜,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二夫人无比信任她。

    王善家的便叹了口气,哄着劝着让二夫人喝了宁神茶,这才要出门去。

    绿芜有些疑惑她要去哪里,她便有些无奈:“还不是为了四姑娘的事等二夫人醒了,你多警醒些。”

    她说完了,便出了门,先回了家里,而后换了套衣裳去了附近的茶楼,一眼看见了和兴便跪在了和兴的面前。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