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六十七·反间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因为受过彭家太多的苦,所以太了解彭家每一个人遇见危机时所会采取的应对策略了。

    有上一世的经验帮忙,卫安对付彭家甚至不费吹灰之力。

    如果不是留着彭家还有用的话,她甚至能让彭家死的更早一些。

    沈琛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

    他看得出来卫安对于彭家人的厌恶,这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累积起来的仇恨。她对待朱家和曹安都是一击即中,根本没想着要留着他们折磨他们。

    而彭家素来跟他们卫家没什么仇怨,她却要这么折磨他们,这显然是有别的缘故。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她既然不愿意说,他也就不问。

    他淡淡的给卫安倒了杯茶推过去,见她已经坐下来便道:“彭家现在已经差不多无路可走了,你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彭家跟郭子星一案有扯不断的牵扯,要不是因为要替郭子星翻案,顺便搞清楚彭家在这件事里头所起的作用,其实根本不必这么复杂的对付他们的。

    卫安静静的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目光放在楼下不断穿梭其中的彭家下人,几不可见的露出一点笑意。

    “也没有什么,只是我猜彭大老爷不会跟您一样看清楚形势的。他们这样的人,永远不会觉得自己走到了绝路,只有撞到了南墙,才知道回头。”

    上一世彭采臣不照旧如此?

    就算临江王已经势如破竹的打进了南昌,最后一路攻下了金陵,可他仍旧觉得成化帝的江山稳如泰山,依旧沉浸在封侯拜相富贵一生的美梦里。

    这样的人,不把他们打醒,他们是不肯走最后一步的。

    可现在,卫安一定要逼着他们走最后一步——所以要先把他们逼上绝路才行。

    楚景吾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他伸出头看了卫安一眼,视线在卫安小巧白皙的耳垂上打了个转便移开了,轻声问她:“那什么才算是把彭家逼到了绝路,不得不走最后一步啊?”

    虽然倒霉事他也知道现在彭家摊上了不少,可是到底怎么掌握分寸,到底怎么分清楚彭家是不是真的就已经被逼得只能走最后一步了,他是真的没办法衡量的清楚。

    他很好奇卫安到底是用什么来评判彭家人的心理的。

    毕竟卫安表现的实在是太像彭家人心里的蛔虫了。

    卫安今天心情很好。

    她终于明白了,原来退避和避让永远比不上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来的让人心里痛快,她之前总想着该偿还上一世所亏欠人的,可是就算是她已经把自己放的这么卑微,长宁郡主也没有因为她的卑微就对她觉得好一些,

    恶人从来就是没有道德底线的,她不会因为你的一再退让就良心发现。你要是指望他们能良心未泯回头是岸,实在无异于天方夜谭。

    既然如此,公道就要自己给自己。

    谁算计她,就要做好被她算计回去的心理准备。

    她微微眯了眯眼睛,俏皮的笑了笑反问楚景吾:“我若是说,这件事过后彭家人就会走到绝路,你信吗?”

    这有什么不能信的?

    楚景吾实诚的点了点头:“信啊,为什么不信?不过我有些不明白……”

    卫安就笑起来:“小郡王不必多明白,只要等着看戏就好了,也不会太久了。”

    真是没劲。楚景吾看了卫安一眼,有些敢怒不敢言。

    他觉得卫安跟自己二哥真是极为相似,一样的有些惹人嫌。

    不过惹人嫌归惹人嫌,这个好戏还是可以看的。

    他在卫安和沈琛这里既然讨不了好,兴冲冲的招呼雪松出去打听热闹:“去顺天府那儿看看,兴许有好多热闹可瞧!”

    哪里是兴许呢,雪松八风不动,余光扫过镇定的对坐喝茶的卫安和沈琛,这两个主儿这样气定神闲的时候,一般都是有人要遭殃了。

    要知道,上一次他们这么气定神闲坐在一起的时候,还是长缨公主府倒霉的时候呢,在那之后,端王府也倒霉了。

    他应了一声是,到底还是去给楚景吾看热闹去了。

    这个时候的确是有热闹可看的时候。

    长贵刚刚才接到了管家给自己带来的话,管家说,那封信已经被烧了,若是他胡说八道,说了对于六公子和大夫人不利的话,就让他的妻儿老小都跟着他一起遭殃。

    他登时心灰意冷。

    他才刚刚成亲,因为跟着的是六公子,娶的丫头也是在后宅里排得上号的,是彭大夫人屋里一个二等丫头的小妹。

    这才新婚燕尔,才过了一个月没到。

    他连个后都没能给老爹留下呢,这就要死了。

    他不想死的,可是不想死……

    大管家那让人胆战心惊的话又历历在目。

    他咬着牙看着藏在袖子里的砒霜,战战兢兢的发抖。

    死就死吧,他不死,家里一家子都不能安稳。

    他咬了咬牙,正要把药往嘴里送,牢门的锁啪嗒一声便开了,刚刚帮着王推官押了他回来的一个衙役上前来替他松了镣铐:“前头要审你呢!”

    衙役说完,又垂下头轻声在他耳边飞快的说了一句:“你家里人一个不少,全都好好的出来了,现在在你老娘被抱走的那个姐姐家里,你也不必再死了。只要你实话实说,你们稍后就能亲人相见了。”

    长贵不可置信的抬头震惊的看了那个衙役一眼,那个衙役已经不再说话了,似乎刚刚他就什么都没说过,一切都是一场幻觉。

    可是长贵却知道绝对不是——他老娘有一个幼时便被抱给了别人家寄养的姐姐,这事儿连他也是近几年才知道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包括他父亲都不知道。

    这绝不是眼前的衙役信口胡诌出来诓骗他的,他激动得嘴皮子颤抖,好半响才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声是。

    他不必死了。

    谁愿意死啊?!他还这么小,才十七岁,还有大好的人生要过,他还能娶妻生子…….他眼神坚定的嗯了一声,跟着衙役昂首阔步的跨出了牢门——

    来市里办事啦,所以今天应该只能两更保底了,通知一下大家,不好意思,会补上的。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