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四十三·缘由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卫安福至心灵的抬头,正好遇上楚景行玩味打量的眼神。

    这个眼神才跟上一世的感觉对上了。

    她所知道的临江王世子楚景行,从来就不是什么温润无害的贵公子,而是心狠手辣,诛锄异己的野心家。

    为了上位,亲兄弟的命尚且能拿来当作陷害表弟的砝码的人,她从来不敢小觑。

    现在还不到对上楚景行的时候,且也没必要对上,她垂下了头,等到卫小跑着上前来了,便跟在卫身后上了马车。

    卫先前并不知道卫安来了,还是林跃去找到他报的信他才知道,听说卫安给了彭采臣难堪,不由有些惊讶:“你不喜欢彭六?”

    为了防止这位哥哥好心办坏事,卫安很干脆的承认了:“他是个不怎么光明正大的人,所以不喜欢。哥哥与他来往,也还是注意些。”

    卫其实之前跟彭采臣并没有很多来往。

    还是来了京城之后,前一阵子彭采臣主动来找他问卫安的事开始,他才跟彭采臣接触多了些,听见卫安这么说就立即明白了卫安的意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因为卫也上了马车,卫安便让蓝禾和玉清坐了第二辆车,此刻亲自给卫倒了杯茶,才问他:“刚刚被抓的那个,是什么人,哥哥知道吗?”

    卫听见锦衣卫便沉了脸,片刻后才叹息了一声,点头:“是郭子星的大儿子。”

    郭子星啊

    卫安对这个人不是很熟悉,回了家便去请教卫老太太。

    她总觉得今天林三少出现在凤凰台,或许跟这件事也有些关系。

    卫老太太对郭子星这个人并不了解,家中毕竟并没有人从事武职,何况这个郭子星还是千里以外的一个参将。

    她皱了皱眉问卫安:“怎么好端端的打听这个人?”

    卫安把今天锦衣卫捉人的事告诉卫老太太,紧蹙着眉头道:“我说不大好,只是觉得这些事或许哪里有一根线能串起来可偏偏又不知道究竟是哪一条线。”

    卫老太太低头略微一思索,便道:“锦衣卫抓人总要有由头的,是什么原因,打听打听就知道了。”

    事实上也用不着费力去打听,锦衣卫闹出那么大的阵仗,自然有人忙着来送消息。

    彭家大夫人隔天就上门了,拍着胸口告诉卫老太太:“那个郭子星也实在是可恶,就这样葬送了义乌三千好男儿的性命!也是我家那个不成器的识人不清,竟什么人都请”

    卫老太太不大欢迎彭大夫人,可是却也被她的话吸引的不免问了一声:“什么叫做葬送了他们的性命?”

    彭大夫人便拈着帕子沾了沾嘴角,唉声叹气的道:“您别提了,就是浙江那边不是总闹倭患么?这回倭寇在台州登陆,可是郭子星竟大败!三千训练有素的兵丁,竟败给了四百个倭寇!实在是有辱国威,丢尽了我大周朝的脸也怪不得圣上如此震怒了”

    浙江和沿海一带闹倭患的事卫老太太自然知道,当年卫大老爷还曾去福建驻守过,可是近年来倭患愈演愈烈,已经从之前的小打小闹发展到动辄屠村屠县,朝廷对倭患头疼不已,下了死命整治,军饷粮食不要钱似地撒下去。

    谁知道竟没半点儿用处,这回郭子星三千人马竟败在四百个倭寇手里,还让沿岸的百姓们损失惨重,怪不得隆庆帝大怒。

    卫老太太没有说话。

    彭大夫人压低了嗓门又叹了一声气,这一回比之前还要悠远绵长:“还有那天我家小六或许也是被这件事惊得回不过神了,对着郡主恐怕说了些不该当说的话,我这心里实在是怕得罪了郡主,小六自己也懊悔的很因此特意上门来跟老太太您和郡主赔个罪”

    事实上,彭采臣回家就被彭大老爷给打了一顿,气的更甚,哪里是什么懊悔不已?彭大夫人一想起便觉得头痛不已,面上却还是笑的很是和煦:“我是极喜欢郡主的,娘娘也是”

    卫老太太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打断她的话:“担当不起娘娘的盛赞,不过是个小孩子,沾了生辰的光才有这郡主的封号罢了,您也不必太高看她。”

    卫老太太顿了顿,才又道:“她现在年纪还小,处事的确难免有不周到的地方,昨天的事我都听说了,她这样不给令郎面子,着实不是大家做派。”

    彭大夫人面上便有了微笑。

    卫老太太转瞬又沉下脸:“可说句或许叫您不高兴的话,贵府公子和姑娘也的确是失了礼数了——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大家公子,大家姑娘,大家心里都有杆秤。他们那样做派,的确有损人闺誉之嫌。”

    彭大夫人面上有些挂不住,惊疑不定的看着卫老太太,卫老太太说的这样明显了,她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卫老太太便下了结论:“寿宁是个直来直往的性子,教引嬷嬷们怎么教的她,她便怎么做,毕竟年纪小,还不知变通,您别跟她一般计较才是,只是以后两家往来,也要有个限度,免得让人误会了,倒是不美,也妨碍了令郎前程。”

    话已经说到这里,彭大夫人就算是再能言善辩,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卫老太太这是明晃晃在借题发挥,说他们彭家没有礼数不知道规矩,彭采臣痴心妄想,可他们偏偏还说不出什么不是来。

    毕竟有卫安在凤凰台的冷言冷语在前,彭家主动亲近的事实就已经在前了,卫老太太现在再反过来说彭家的态度不对,太过于亲近谄媚,她连可以反驳的话都没有!

    总不能说,我们家没那个意思吧?

    如果这么一说,卫老太太就更有话说了——既然没那个意思,岂不是就更过分了?没那个意思还叫那么多人误以为彭家卫家要做亲!?

    她头一次领会到卫老太太的难缠,这种被人打了脸,还得笑着把话给遮掩过去的难堪,真是叫人连呼吸都快呼吸不过来。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