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五十六·家事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岑丽莹先回了如今正住的屋子,因为来的匆忙,又是回京城,邱楚英谨慎的不能再谨慎,身边伺候的人一个都没让带,她身边便没有什么可使唤的人,唯一配的两个小丫头,也什么都不懂,虽然不投机取巧,却也呆呆蒙蒙的。

    她不由又是一通皱眉,想起之前的争吵,叹了口气,便让小丫头先去厨房,将菜单拿去,晚上便吃她菜单上的菜。

    小丫头连忙答应去了,她呆坐了片刻,等听说少爷回来了,才又重整起笑脸,在镜子跟前重新匀妆抿发。

    只是她盼了这么久的人显然心情也跟他父亲似地不大好,一进门便没个好脸色,四处打量了一眼,面上的表情简直阴沉的要滴下水来。

    她有些局促的喊了一声大少爷,又让人都退下去,这才问:“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回来,怎么板着脸?是不是又被你父亲说了?”

    少年眉目俊秀,没半点油腻之气,就算是生气也不如邱楚英那样显得面目可憎,他皱着眉头咳嗽一声:“不是因为这些,是”

    他欲言又止,好不容易才吞下了已经到嘴边的那个称呼,勉强咽了回去,喊了一声:“姨娘,是姨娘您,未免也太委屈了,您怎么住这样的地方?这两边的耳房都是下人住的!”

    岑丽莹便忍不住满心苦涩。

    可是在这样美好的少年面前,就又好像什么委屈都能受了,她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轻轻笑了笑:“没什么,这是在京城么,都是为了你爹跟你们阿列,你今天出去拜师,还顺利么?”

    邱列脸上难得的露出微笑来,这微笑里还带着一点儿腼腆:“嗯,顺利。父亲的同僚季世叔领着我去的,师傅待我很是客气,已经答应收下我了。”

    岑丽莹也忍不住跟着喜形于色:“当真么?”她又笑起来:“我们少爷这样出色,便是没有季大人,国子监的李博士也一样会收下你的,听说他手底下如今也有几个弟子在读,里头还有荣昌侯和定北侯府的那位郡主娘娘的儿子”

    她又觉得很是苦涩:“你也不差,你是秦大人的外孙呢”

    邱列握着她的手,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他的确靠着这个身份得到了许多许多的好处,这一点没法辩驳。

    屋里气氛不大愉快,一直乏人问津的这房间里一时却竟热闹起来,不断有人来敲门问事,探消息。

    恍惚好像回了当初在老宅和云南的时候,岑丽莹坐在桌前喝了口茶,漫不经心的笑了笑。

    邱列不大明白:“怎么忽而又热闹起来?好像回了咱们老家一样。”

    “还不是看在你面子上。”岑丽莹笑了一声,轻蔑的看着外头忙着搬东西扫院子的下人,努了努嘴:“这几天你在你季世叔府上住着,我又是没名分的,他们当然是能敷衍便敷衍我,现在你这位大少爷一回来便来了我这里,她们看在你的面子上,也得多来献殷勤了。”

    从前在云南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邱列心里有些难受,问她:“父亲都不管么?”

    没理由啊,只要邱楚英露出些什么态度来,底下的人也知道看风向的。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姨娘还是过的这样艰难?

    “他?他哪里有心思”岑丽莹想了想,正要再说,又自己住了嘴。

    大人吵架是大人的事,孩子却不必受到波及,她又摇了摇头,见外头一个小丫头探头探脑的,便冷声问:“什么事?”

    小丫头十万火急的进门来,瞧瞧她,又瞧瞧邱列,见岑丽莹已经不耐烦了,才连忙冲着她恭恭敬敬的说:“回您的话,来客人了,老爷让人来请大少爷过去”

    这个时候?

    都已经要吃晚饭了!

    岑丽莹拉住邱列,想了想便冲小丫头点头,而后才轻声道:“大约是你舅舅来了,您快去吧。”

    邱列便不由嗯了一声。

    秦升待他向来是极好的,他的什么事秦升都要问一遍。

    如今他刚从先生那里回来,以秦家一家对他的关心,会问一问是必然的,只是他没料到,秦升竟然对他重视到如此地步,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来过问。

    他有种隐匿的愧疚感,可这愧疚感又很快就又被压了下去,他嗯了一声便拔腿要走。

    岑丽莹又忙叫住他,轻声叮嘱他:“对着舅舅不可放肆,要恭敬有礼。”

    邱列胡乱答应了,小跑着出门,穿过回廊很快便到了书房,气喘吁吁的进门跟邱楚英和秦升问好。

    邱楚英正满心厌烦,见了儿子这副模样下意识便开口呵斥:“你这慌慌忙忙的做什么?!举止失当,衣衫不整,是谁教你的礼数?!”

    邱列自小便习惯了父亲呵斥,闻言倒是不觉得什么,只是低垂着头等着挨骂。

    倒是秦升面上现出些不满来,低声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邱楚英的训斥,朝邱列温和的招了招手,把他叫到跟前,亲手替他整理了衣裳,扶正了发冠,和蔼的问他:“你父亲说的也是,舅舅又不是外人,不必如此着急忙慌的,万一摔了怎么办?”

    又笑着去同邱楚莹道:“姐夫,咱们家可不兴迷信那一套严父的做派,你待孩子,也不该太严厉了。”

    邱楚英心里便想笑。

    这天下放眼望去,哪家不是严父慈母?

    只是秦家孩子少,才把孩子看的那么重要,打不得动不得,连吹口气都怕把孩子吹化了罢了。

    可面上却不能这样说,他咳嗽了一声,冲小舅子笑了笑:“他母亲待他极好,我怕我若是不严肃起来,他便无法无天了。”

    秦升面上的笑容便愈加温和,轻声告诉邱列:“说起这个,我同你父亲商量了,就去信老家,把你母亲给接来京城。到时候我们便能一家团聚了。”

    邱列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去看自己父亲。

    邱楚英皱了皱眉头,他才反应过来,连忙答应了一声,强撑着露出欢喜的模样:“母亲也来吗?!那太好了!”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