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人家姐妹花 第338章 违约

作者:八骏穆天子 类别:玄幻小说
    这家鹧鸪天的老板虽然是向晚意,但向晚意一直都在幕后经营,极少以老板的身份在前台出现,孙凤华自然不知道,不仅如此,孙凤华也没有想到向晚意和叶伤寒等人都是认识的。

    通过监控录像将一切了如指掌的向晚意也不点破,与生俱来一种知性美的她微微点头致意,说:“孙先生也是来鹧鸪天吃饭的吗?”

    “是啊是啊。”

    仿佛忘了刚才追求陈半夏的事,孙凤华指了指陈半夏,语带激动地说:“向小姐,这位是我的妹妹,她特别喜欢吃鹧鸪天的菜,我这次是陪她过来的。既然遇到了,要不我们一起吧?”

    叶伤寒嘴角直抽抽,心说这个孙凤华也真是英雄了得,前一秒还在追求陈半夏,下一秒就当着其他女人的面说陈半夏是自己的妹妹,既然是妹妹,又怎能追求?

    沈倾心也气得不行,忙用气鼓鼓的语气向晚意说:“表姐,你认识这个人渣?你知不知道……”

    不等沈倾心把话说完,向晚意当即抬手打断沈倾心的话,皱眉说:“表妹,别那么没礼貌,孙先生是我的朋友。”

    孙凤华有些慌了,因为他总算看出来向晚意居然和叶伤寒等人是一起的,不过,向晚意的话却让他多少松了一口气,便赶紧干笑着说:“向小姐,原来你们是认识的啊?既然这样,那大家一起吧,今天我请客,大家一定要吃好喝好!”

    “等等等等……”

    沈倾心抬手做了个暂停的动作,用更加气呼呼的语气说:“姓孙的,你什么时候和我表姐认识的?”

    “这……这个……”

    孙凤华被沈倾心的问题给难道了,倒不是说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认识向晚意的,而是当着向晚意的面,他无法启齿。

    想了想,他干脆硬着头皮对沈倾心说:“沈小姐,要不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边吃边说?”

    “哼!”

    沈倾心一脸不屑地冷哼一声,搭都没搭理孙凤华。

    向晚意则是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叶伤寒的方向,然后说:“表妹,你别这么没礼貌,孙先生可是前几天和我相亲的人,我对他挺满意的,保不准以后他会是你的表姐夫呢!”

    “……”

    向晚意话已一口,包括小雅等员工在内,叶伤寒等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

    按理说,相亲不是谈恋爱,孙凤华和向晚意相亲过后并没有确定关系,那就有权利和别人继续相亲,但偏偏孙凤华太倒霉,向陈半夏告白的一幕让大家都撞到了。

    如果真像孙凤华说的那样,他一直暗恋着陈半夏,所以才告白的,那为什么前几天还和向晚意相亲呢?

    如果孙凤华和向晚意相亲看上了向晚意,为什么还会向陈半夏告白?如果他没看上向晚意,此时又为什么对向晚意表现得如此热情?

    想到如此种种,叶伤寒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家乡话“只要渔网撒得广,哪有鱼儿不撞网”!

    前台的小雅气不过,用愤愤的语气对向晚意说:“老板,姓孙的就是一个见到女的就想泡的人渣,你可别上当呀!”

    沈倾心深以为然地用力点头,唯恐孙凤华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欺负向晚意似的,她赶紧快步迎上来把向晚意和孙凤华隔开,说:“表姐,你什么眼光呀?你觉得挺满意的孙先生刚才和向陈小姐表白呢!他表白遭拒之后遇到你,立刻又把目标换成了你,实在是够恶心的,这样的人渣哪里让你满意了?”

    陈半夏虽一直将孙凤华视为哥哥,但近几年来孙凤华的种种龌龊行为早已让她心生戒备,此时更加不相信孙凤华的人品,赶紧偷偷远离孙凤华,不露痕迹地躲到了叶伤寒身后。

    在此之前,她还因为自己拒绝孙凤华的方式而内疚,此时她的心里却只剩下恶心。

    见众人都用厌恶的目光盯着自己,孙凤华头皮发麻,想了想干脆硬着头皮说:“向小姐,你听我解释,其实之前我是和我的妹妹闹着玩的,我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呢?”

    “是吗?”

    向晚意淡淡一笑,说:“可是之前你向陈小姐表白的一幕我都通过监控看到了,我觉得你情深意切,不像是闹着玩的呢?再说了,哪有哥哥对妹妹开这种玩笑的?”

    “什么?你……你一直在监控我?”

    孙凤华的眼中闪过一抹凶光,他恨声说:“所以,你是故意要我难看的?”

    “对!”

    向晚意直直地盯着孙凤华,一字一顿地说:“孙先生,我刚才已经派人查过了,你这个月总共相亲十二次,和三个相亲的对象发生过性关系。”

    “我去!”

    叶伤寒惊呆了,忍不住感慨:“这特么是把相亲当成猎艳了?牛批啊!”

    注意到向晚意的脸上难掩的都是恶心,孙凤华不死心,忙又说:“晚意,你听我说,你肯定是误会我了,我是真的喜欢你,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

    “草!”

    叶伤寒再也听不下去了,骂了一句的同时转身抓起身后的花瓶便砸向孙凤华:“你他妈恶不恶心啊?能把相亲当成猎艳场的人也配说喜欢?什么时候‘喜欢’这个词变得这么讽刺?”

    孙凤华躲闪及时,花瓶在他的面前破碎开来,他怒视着叶伤寒,咬牙切齿地说:“臭小子,这里有你什么事?”

    指了指向晚意,叶伤寒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说:“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于叶伤寒而言,向晚意就是贵人,孙凤华恶心人居然恶心到向晚意的头上,叶伤寒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脑子里一遍遍回荡着叶伤寒的话,向晚意只感觉脸颊滚烫,目眩神驰,她暗暗告诉自己,原来他还是在乎自己的,这样的暗示让她的眼眶湿润,心跳加速,始终无法平复下来。

    因为控制不住,她甚至忍不住含着泪颤声说:“对!我的事就是她的事,我归他管!”

    “……”

    将向晚意与叶伤寒对视时的神色看在眼里,孙凤华懵了,憋不住用弱弱的语气问陈半夏:“姓叶的不是你的男朋友吗?”

    陈半夏有苦说不出,而更让她恶心的是孙凤华,所以,假装没有听到孙凤华的问话,躲在叶伤寒身后的她索性别过头不搭理孙凤华。

    “好!好好好!很好!姓叶的,你给我记住,今天的事情没玩。”

    孙凤华意识到自己成了众矢之的,干脆恶狠狠地抛出狠话,然后杀气腾腾地离开,临到门口的时候他不忘回头瞪一眼叶伤寒,他的眼中藏着滔滔恨意。

    “哎!”

    叶伤寒本不想惹事,可最终还是和孙凤华结下了梁子,看着孙凤华愤愤离去的背影,他不禁苦叹一声,说:“我他妈招谁惹谁了?”

    沈倾心才不管,再次搂上叶伤寒的胳膊,兴奋地说:“叶伤寒,干得漂亮!”

    陈半夏则是脸红红地解释说:“叶伤寒,刚才多亏了有你,不然我很难下台的呢!”

    向晚意则是妩媚一笑,赶紧招呼几人落座,然后又吩咐小雅赶紧上菜。

    经过孙凤华的事,原本互相不对付的三女很快就在席间打成一片,无话不说,叶伤寒插不上嘴,只能埋头吃饭。

    似是想到了什么,沈倾心打趣说:“叶伤寒,我表姐早就偷偷在燕北开了鹧鸪天的分店,而且还瞒着你把超级蔬菜空运过来,按照合约规定,她违约了哦。”

    当初叶伤寒和向晚意签订的超级蔬菜供销合约,超级蔬菜只能在康城的鹧鸪天销售,向晚意把超级蔬菜空运到燕北经营,的确是违约。

    挤眉弄眼地瞥了一眼向晚意,沈倾心继续用唯恐天下不乱的语气说:“叶伤寒,我表姐太没有契约精神了,要我说,你干脆和她终止合作吧?”

    抬手敲了敲沈倾心的脑门,向晚意板起脸说:“死唐心,有你这么坑姐的吗?你信不信我告姑妈?”

    “哼!”

    沈倾心嚼起嘴,说:“可是你的确违约了呀!”

    “我可没有违约。”

    向晚意心虚地看向叶伤寒,说:“其实这些都是天音的主意。”

    沈倾心没辙了,只能用不满的语气说:“表姐,你真过分,就会打着天音的幌子干一些让我痛恨的事。”

    沈倾心一直觉得向晚意是爱情路上一个不容忽视的竞争对手,所以她才无时无刻怂恿叶伤寒终止与向晚意之间的供销合作,更一直暗示向晚意老大不小了、怂恿向晚意去相亲,一副“坑姐”又替姐“恨嫁”的架势。

    “什么叫打着天音的幌子?”

    向晚意一脸认真地说:“把鹧鸪天开到燕北本来就是天音的意思。”

    顿了顿,向晚意又对叶伤寒说:“伤寒,你要是不信我,你可以打电话问天音的。”

    对叶伤寒而言,他当初和向晚意就超级蔬菜而签署的供销合同不过就是一个形式,而且,向晚意此举对他有益无害,他又怎么可能真的追究?

    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他说:“沈主任,意姐姐,你们想太多了,我这里没问题的!”

    沈倾心的嘴噘得更高,用更加不满的语气说:“果然天音这杆旗就是好使,叶伤寒,你也太没有立场了。”

    向晚意得意洋洋地白了沈倾心一眼,心里却无比失落,毕竟她此时和沈倾心想到一块去了。

    叶伤寒知道两女回错了意,忙说:“你们别误会,我可不是因为小康才这么认为的,一来,我这个人虽然不怎样,但却重情重义,凭意姐姐对我的知遇之恩,我不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计较,这第二嘛,鹧鸪天开到燕北对我只有利没有害,我还指望鹧鸪天生意火爆,卖出更多超级蔬菜呢,卖得越多我赚得越多不是?”

    向晚意愣了一下,然后露出风情万种的笑容,她举起酒杯对叶伤寒说:“伤寒,谢谢你!”

    陈半夏哭笑不得,嗤之以鼻地说:“晚意,你喝醉了吧?叶伤寒把你当成赚钱的工具呢,你还谢他?”

    沈倾心深以为然地说:“脑筋不好的老年人,赶紧找个人嫁了啦!”
欢迎您阅读八骏穆天子所写的小说山里人家姐妹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