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农民 第075章 阴祟手段

作者:菜农种菜 类别:玄幻小说
    风少君连忙拉住了老人,大大咧咧道:“我姐说不要你赔,那就不要你赔了,你别这样啊,搞得我很不习惯。”

    风凝瞪了弟弟一眼,朝老人笑道:“老伯,你先回去吧,以后骑车多注意一下。”

    “姑娘,谢谢你,你们都是好人啊。”

    老汉对风凝和风少君感激不尽。

    原本以为要赔几万块,闯了大祸而欲哭无泪,没想到人家心地好,不跟你计较,他已经是老泪纵横。

    再次跟三人道谢后,老汉才骑着三轮车离开。

    “风凝,像你这么好心肠的人,可真的不多了。”

    王伦对风凝的行为,非常赞赏。

    换成别人,就算不用老汉赔钱,只怕一顿刻薄的训斥也少不了。

    风凝只是笑笑,显然没觉得自己有多高尚。

    倒是一旁风少君努努嘴道:“王伦兄弟,你要泡我姐,也换点好听的话啊,说人家姑娘善良,远不如说人家姑娘漂亮讨人喜欢。”

    “少君,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风凝没好气道,苍白的俏脸有些羞赧。

    “行行,我不说了,不过姐,你们校友碰面,总不能在这路上把话说完吧,再不走,交警可要来了。”

    风少君的提醒,让风凝啊了一声,这才跟弟弟说道:“那少君,你赶紧开车吧,别影响了交通。”

    “王伦,很不好意思啊,我们还有点事,要不改天再见面聊吧。”

    风凝很抱歉地说道。

    “好,”王伦点了点头,还是忍不住问道,“风凝,你的身体?”

    他虽然不懂医,可风凝脸上明显是病态的苍白,也不知道这位昔日的青春校花身体怎么了。

    “我……没事。”

    风凝停顿了一下,才笑着道,只是笑容有些苦涩。

    一旁风少君很心疼老姐,顺口插了一句道:“我姐心神不宁,精神很虚弱,正要到县城找一位老中医看看呢。”

    王伦没想到风凝受着这方面的折磨,好意询问道:“风凝,你这病经过治疗有起色了么?”

    风凝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摇了摇头:“看过不少医生了,这次听说步田县城的田老医生擅长这方面的疾病治疗,就过来了。”

    她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思,以前大医院去过,名医也找过,但每天晚上依旧很难睡着,哪怕好不容易睡着了,也会做噩梦。

    她连续几个月遭到这种折磨,精神状况变得极差,心神根本没法宁静下来,以至于人都消瘦了许多,几乎是皮包骨头了。

    “田福华医生吗?”

    王伦询问了一句。

    “你认识啊?”说话的却是风少君,“兄弟你知道怎么去田医生家么,我头一次来这儿,找不到地儿了。”

    风少君有些尴尬,来之前他是信誓旦旦跟老妈保证过的,说一定会载着老姐找到田医生看病,但来了这儿后,还得费时间去找人问路。

    “知道,要不我带你们过去?”王伦不介意帮这样的小忙。

    “好好,那麻烦你载我姐,我开我姐的车跟上。”

    风少君一溜烟钻进了玛莎拉蒂里。

    风凝坐进王伦的车里后,王伦开动车子,朝田福华家驶去。

    田福华在步田县的名气很大,自己办了一个诊所,只不过现在年老之后,诊所就交给了徒弟打理,自己大多数时候都住在家里。

    所以,一般人慕名去找的话,也很难见到田福华本人。

    王伦因为以前上班的锦泰园林景观公司跟田福华的老宅很近,知道地方。

    “风凝,你也别急,医术高明的医生不少,也许田老医生就能治好你的病。”

    王伦宽慰着坐副驾驶座的风凝。

    “嗯,谢谢你,对了王伦,你毕业后做的是什么工作啊?”

    风凝对此很好奇。

    王伦开的车将近百万,对于毕业才一年的人来说,想必从事的工作肯定很不错。

    “我啊,先在一家盆栽公司当技术员,现在在老家自己搞盆栽种植……”

    王伦大致说了一下自己毕业后的动静。

    风凝听得入神,王伦说完后,她夸赞道:“你真了不起,事业都做这么大了。”

    “别光说我啊,你呢?”王伦笑着问道。

    “我现在在一家金融公司上班,毕业后其实一直都在谭城。”

    风凝没有要吹嘘的意思,轻描淡写地描述了一下自己的工作。

    随后两人闲聊着过去的大学生活,尽管两人几乎没有交集,读书时只是普通熟人,但在同一个学校,围绕学校总是有话题可聊。

    王伦意外的是,风凝在学校虽然是校花级别的,但穿着打扮跟普通同学一样,没想到风凝是有意低调。

    毕竟,玛莎拉蒂明显是风凝的,能开得起玛莎拉蒂,风凝的家境一定很好。

    当然,王伦没多想,一路开车,最后车子在一栋幽静的老式居民楼前停了下来。

    找了人问清楚田福华住几楼后,三人一同上去,见到了对方。

    得知来意后,戴着老花眼镜的田福华干脆就在家中,给风凝诊治起来。

    田福华先是询问了风凝的症状,有个大概了解后,又给风凝把脉,然后沉吟了一会,才说道:“风小姐,你这不是一般的精神衰弱,其实我也诊治不出具体的病因,基本只能给你开一些养神的中药,相信之前看过病的医生,也是这么做的吧?”

    老医生就是老医生,并没有摆谱,直言了自己也只能按照常规方法治疗风凝的病。

    风凝点点头:“嗯,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都像田老医生您说的这样,以治疗精神衰弱为主。”

    风少君脸上闪过失望之色。

    怀着期盼的心情来到这儿,没想到结果还是一样。

    就算田福华也开药方,但以前他老姐就试过了,这些药的作用都不大,老姐还是饱受失眠和噩梦的影响。

    “风小姐既然看过很多医生了,以失眠症、精神衰弱、心绪不宁等病症来进行治疗又没什么效果,这病还真是奇怪。”

    田福华思考了一下,接着开口道:“但根源肯定还是在心神上,如果风小姐心神能够安宁下来,只要能安稳入睡一次,就好办了。”

    “是的,以前有医生也跟我说过,我本身有压力,形成了焦虑,甚至对治疗的药物产生了抗性。”

    风凝无奈道。

    “这样,我也不给你开药了,你回家后继续服用养神的中药,最重要的是风小姐你得自己调整过来,让心神安宁下来,争取安稳入睡一次。”

    田福华给出了建议。

    他行医很多年,没见过这种病症,觉得风凝这并不是自身的身体出现原因从而导致了疾病,但具体是什么原因,他又说不上来。

    “其实,我曾经到过紫阳观,里面一位老道人擅长岐黄之术,他怀疑我是受到了类似下蛊这种手段的影响,所以按照治疗失眠症、精神衰弱症没有什么作用。”

    风凝的风,让田福华和王伦都吃了一惊。

    王伦从没听说过下蛊真的会存在,以为只存在传说中,难不成,下蛊存在,类似这种手段的还有不少?

    田福华摇头叹息道:“如果是这样就麻烦了,这种手段防不胜防。”

    其实他已经相信了大半。

    但无计可施。

    “还是谢谢田老医生为我看病。”

    风凝尽管失望,但仍然很礼貌,拿出诊金要给田福华。

    田福华拒绝了,最后还建议道:“风小姐,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陷害你的人,或者是通过一些特殊的物品直接驱赶走身体内作祟的东西。”

    风少君忍不住好奇道:“怎么驱赶啊?”

    田福华摇摇头:“影响风小姐的应该是阴暗之物,不论是有形还是无形,如果遇到至强的能洗荡阴祟的东西,则风小姐的病症可以痊愈。”

    “好的,我记住了,谢谢田老。”

    风凝姐弟和王伦随后告辞离开。

    下楼时,风少君愤愤道:“按照田老医生的说法,一定是有人对姐姐你使用了某种手段,让你没法安心入睡,玛的,让我知道是谁,非揪出来揍死他不可!”

    他见不得亲爱的姐姐连着几个月饱受折磨,此刻身上戾气都显露出来,显得非常气愤。

    “风凝,我觉得宁可信其有,你可以想想,究竟谁会对你这样?”王伦提醒道。

    “嗯,我会的。”

    风凝若有所思。

    见状,王伦知道风凝应该是有所眉目,他没多问,知道风凝还需要赶回谭城,便说道:“风凝,以后找机会再聊啊,这是我手机号。”

    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才各自分开。

    “姐,这事一定是风亮那王八蛋搞的鬼!”

    王伦走后,风少君阴沉着脸跟风凝说道。

    “少君,别乱猜,风亮他毕竟是……咱们的堂哥。”风凝眉头微皱。

    “哼,风如柳一家什么时候把我们看做是一家人过?风如柳,风羽,风亮,这三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风少君斥骂着,对风家的家主风如柳,有极大的怨气。

    “行了,这事别再跟其他人说了。”风凝制止了弟弟继续说下去的冲动。

    风少君依旧愤怒,悄声嘀咕道:“风亮想独揽金融公司的大权,用这种手段让姐姐精神虚弱,好让姐姐没法主持工作,这王八蛋!”

    他虽然是个纨绔,但并不傻,断定这事跟风亮脱不了关系。

    风凝心中叹息了一声,大家族内部的倾轧争斗,她比谁都清楚。

    毕竟,一年前,她的父亲就是风家内斗的牺牲品,也导致了她一家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欢迎您阅读菜农种菜所写的小说超品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