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如此娇花 172 男人

作者:月下无美人 类别:玄幻小说
    冯乔原还想着问些问题,只不过心神瞬间就被眼前拿着筷子的廖楚修吸引。

    她眼见着廖楚修拿着筷子挑挑捡捡的在盘子里夹了筷子青菜,心中正腹诽着这男人那么重的洁癖,居然能忍得住吃外头的东西,简直是天降红雨,却没想到那筷子压根没往回收,反而直直的就落在她碗里,几根青菜覆在了鸡肉上。

    “少吃点肉,脸都圆了。”

    “……”

    冯乔粉嘟嘟的脸上瞬间一僵,刚歇下去的邪火“腾”的就冒了起来。

    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死!

    冯蕲州见陈品云的时候,陈品云整个人处于懵神的状态,他之前猜测了许多,想着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借他们的手,去对付七皇子,他心中有无数怀疑的人选,但是这些人选里却独独没有冯蕲州。

    两人的马车停在一处树下,两车并行,车帘都撩了起来。

    四周寂寥无人,左越和陈府的侍从都坐在车辕上,一手拉着缰绳,一边彼此戒备着对方,一边留心注意着四周的环境。

    陈品云和冯蕲州各自坐在马车之中,都没有下车的打算,而陈品云在明白了冯蕲州的来意之后,心中虽然惊愕那些东西居然是冯蕲州送来的。

    眼见着冯蕲州亲自前来,还点明了此事是他所为,陈品云还以为他是有意靠拢他们,脸上顿时浮现抹感激的笑容,对着冯蕲州说道:“老夫原还在想着是谁暗中相助,原来是冯大人,若非是你,恐怕老夫和殿下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七皇子居然是如此狡诈之人,更不知晓那顾家居然吃里爬外,一边跟着殿下,暗中却帮着七皇子陷害殿下。”

    “冯大人此恩老夫铭记于心,定会亲口告诉殿下冯大人恩情,待到殿下事成之日,必有重酬。”

    冯蕲州听着陈品云三两句话便开始招揽于他,甚至隐隐有将他归于萧显宏麾下的意思,脸上忍不住浮现抹嘲讽笑容,似笑非笑的说道:“陈老将军莫不是糊涂了,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在帮你们?”

    “那些东西……”

    “那些东西的确是冯某命人送过去的,但是也只不过是不愿意被人利用做了杀人之刃而已,临安之行,大皇子厚赐冯某毕生难忘,所以为了回报殿下,那些东西冯某不只是送给了大皇子,连四皇子和襄王那里也有一份。”

    “算算时间,他们应该都收到了,想必他们定会好好利用这些东西,给大皇子送上一份大礼。”

    陈品云脸色大变,豁然起身,却忘了自己还坐在马车里面。他脑袋猛的撞上了马车顶棚,发出巨大的声音,让得整个车子都震了震,而他更是头晕目眩的跌坐在车上,捂着头顶惨哼出声。

    “陈老将军可要好好保重,如你这般国之柱石,若是有所损伤,那冯某可就真的罪过了,怕是到时候就算是圣前自请罪过,陛下也不会轻饶了冯某。”

    冯蕲州笑眯眯的说完,也不管陈品云被气得铁青的脸,敲了敲车壁道:“左越,走吧。”

    眼见着冯蕲州的车帘子被放了下来,马车晃晃悠悠的离开,陈品云被气得险些喘不过气来。

    他头上疼的发晕,喉间更是带着几分腥甜,马车外的侍卫被他僵青的脸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就想扶着陈品云,却被他一把推开。

    冯蕲州的话太过认真,丝毫不像是玩笑,陈品云不断的告诉自己冯蕲州绝不敢将那些东西送给其他人,他只是在吓唬他们,可是心底却有个声音在说,他敢,他真的敢。

    陈品云不敢去赌。

    七皇子隐忍蛰伏,自然不会轻易将东西送出,暴露他自己,可是四皇子和襄王却不同,他们和大皇子本就一直争得你死我活,万一那些东西真的落在了他们手上,大皇子就真的完了!

    “将军…”

    “走,快走,回大皇子府,我要立刻见殿下!!”

    那侍卫被陈品云颤抖的声音吓得不敢多言,连忙驾车调转了车头,挥着鞭子朝着刚才过来的方向折返了回去,而冯蕲州这边却丝毫不急。

    马车晃悠悠的离开了那处之后,左越忍不住隔着帘子低声道:“二爷,你为什么要提醒陈品云,这样岂不是给了他们应对的时间?”

    “大皇子现在还不能倒。”

    冯蕲州淡淡道:“萧显宏若是倒了,便无人牵制四皇子和襄王,更何况他若是倒了,谁还来扒了七皇子那张皮?”

    左越挠挠脑袋,隐约是明白了冯蕲州的意思,他一直都知道冯蕲州想要做什么,而若想要达到他的目的,便要的是朝局混乱,诸皇子不断内斗消耗国力,甚至于永贞帝乱了心思才有机可趁,可是既然如此,二爷为什么不直接告诉陈品云该怎么让大皇子保命,反而要那般张扬的去故意激怒于他?

    冯蕲州听到左越的问题后轻笑:“你以为我若是故意示好,陈品云会相信?”

    陈品云虽然不如李丰阑老奸巨猾,可能在朝中沉浮这么多年,又岂是那么容易相信他人之辈。

    他如果直接告诉陈品云,让他领着大皇子赶在其他人之前,自行去圣前领罪,择轻去重,挑几条罪名虽重却不至于犯忌的说出来,永贞帝最是多疑善忌,他想要看到的是朝中平衡,就算再怒萧显宏所为,为了牵制四皇子和李丰阑,也绝不会轻易废黜于他,而到时候其他人若是落井下石,反而更会激怒永贞帝。

    他如果直接这么跟陈品云说,陈品云恐怕不仅不信,反而还会怀疑他别有所图,与其如此,倒不如让他清楚的看到他所做只是为了报复大皇子,让他明白形势险峻。

    陈品云是聪明人,之前他故意在他面前说起“圣前请罪”,以陈品云的心性,只要去了大皇子府,冷静下来之后,他一定会知道该怎么去做,才能保住萧显宏的地位。

    冯蕲州瞅了眼天色,突然问道:“咱们过来多长时间了?”

    “小半个时辰。”

    冯蕲州闻言想起被他“甩掉”的宝贝闺女,想起刚才离开时她气鼓鼓瞪着眼睛的模样,瞬间把其他事情抛在脑后,连忙催促着左越赶车去雀云楼。

    等着马车停下之后,冯蕲州刚下了马车,就准备遣左越去问问小二他家卿卿在何处,谁知道无意间一抬头,就见到楼上窗栏旁边,俏生生白净漂亮的宝贝闺女坐在桌前,而她对面,居然侧身坐着个男人……
欢迎您阅读月下无美人所写的小说我就是如此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