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如此娇花 139 线索

作者:月下无美人 类别:玄幻小说
    世间从无万全事,佛陀地狱,总有走过一遭,才知道是对是错——

    夜里冯乔一直睡的不太安稳,隐约间,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阴暗潮湿的地方,被人一鞭子一鞭子的抽着,耳边全是那个沙哑凶狠的声音,一只手掐着她的脖颈,不断的骂着她是祸害,是妖孽,是她害死了爹爹…

    窗外传来几声鸦叫,冯乔挣扎间蓦的惊醒,大汗淋漓的侧身看去,却发现身旁的床榻上早已经空无一人。

    “郭姐姐?”

    冯乔沙哑着声音轻唤,屋中却无人应答。

    冯乔又唤了两声,仍旧没听到郭聆思的回音,她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对着侧边的偏房里叫道。

    “衾九,衾九…”

    侧边的帘子被人匆匆挑开,和衣浅眠的衾九端着摇曳的烛火走了进来,瞬间照亮了整个厢房。

    当看到冯乔有些发白的脸色时,衾九担忧道:“小姐这是怎么了,可是被魇着了?”

    “郭姐姐呢,你可见着她了?”冯乔没回答衾九的话,而是有些着急道。

    “入夜之后,温家公子命人过来传话,说是有话要跟郭小姐说,郭小姐与他去了后面的小佛堂…”衾九说话间,眼见着冯乔脸色骤变,她连忙说道:“不过小姐放心,奴婢是跟着郭小姐一起去的,他们只是独处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各自离开。”

    “那郭姐姐现在人呢?”

    “郭小姐回来之后怕吵醒了小姐,便在侧厢歇下了。”

    冯乔听到衾九的话,原本高高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之前郭聆思摇摆不定的时候,她的确是鼓励她去争取,也不想她再走上上一世的老路,临到头来再变成那般麻木后悔的样子,但是郭聆思如果真的三更半夜和温禄弦在一起,被郭夫人或者是其他人知道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郭夫人和郭家本就不看好郑国公府,更不看好温禄弦,以往碍着颜面郭夫人还能忍让温禄弦和郭聆思偶尔来往,可如今她已经跟柳老夫人过了明路,表明了不愿意让郭聆思和温禄弦在一起,如果两人这时候还闹出什么私会的丑闻来,只会激怒郭夫人和郭家的人。

    名声清誉保不住不说,两人就更别想还有什么以后和将来了。

    冯乔松了口气,才发现额间发丝被汗浸湿,粘哒哒的盖在额头上。

    她伸手抹了一把,手里全是汗珠。

    衾九见状放下手中灯烛,拧了条帕子替冯乔擦脸之后,又倒了杯温热的水递给冯乔,低声道:“小姐,现在天色还早,小姐可还要再睡一会儿?”

    “现在什么时辰了?”

    “刚过了五更。”

    冯乔闻言放下茶杯,刚才又梦到了许久未曾做过的噩梦,那梦里声嘶力竭的斥骂和鞭打,让得她身上仿佛还残留着疼痛,她站起来走到窗边,推开窗门后一道冷风吹过来,让得她肌肤上瞬间起了一串疙瘩,脑海中越加清醒。

    “这房中闷得慌,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衾九知道冯乔向来有主见,也没劝说,而是上前服侍着她更衣换好了外出的衣裳,又小心的替她系上粉色兜帽的披风之后,两人便一同出了房门。

    寺中一片漆黑,万籁俱静之下,只有大殿的方向燃着一些油灯之火,那隐约的灯火明灭之间,让得整个济云寺都好像陷入了朦胧之中。

    冯乔也不知道要往何处走,她就那么随意的在寺中漫无目的的闲逛着,夜风吹得她浑身发凉,双手不自觉的朝着衣袖里蜷缩,然而她的脑子却比任何时候都清醒,那些再次出现在梦中的过往,让重生后一直安逸的冯乔,突然生出了几分迫切感来。

    衾九一声不吭的跟在她身后,身上的青色长裙和随意挽起的长发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眼见着冯乔越走越偏,不过一会儿便走到了白日与郑覃曾一起待过的地方,那夜风吹的冯乔脸色微白,衾九正准备开口让冯乔回去,却不想风中突然传来冯乔不似往常软糯,却格外清冷的声音。

    “衾九,你和爹爹是怎么认识的?”

    衾九怔了怔,似乎是没想到冯乔会问她这个,她抬眼看着冯乔,就见她回头看着她,没有带着白纱的面容上格外认真,似乎是在等着她回答。

    衾九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二爷是奴婢的救命恩人。奴婢少时家中惨遭横祸,父母亲人尽皆被人害死,当年奴婢年少什么都不会,本也难逃一死,是二爷出面救了奴婢。他不仅命人教会了奴婢很多东西,还给了奴婢一方栖身之地。”

    “所以你就一直跟着爹爹?”

    “恩。”

    衾九浅声道:“奴婢的命是二爷给的,奴婢自当要报答。”

    冯乔看着她淡然的神色,微侧着头开口问道:“那你可恨害死你家人的人?”

    “恨,怎能不恨,奴婢日思夜想的,便是有朝一日能够杀了那人,替奴婢的爹娘弟妹报仇。”

    冯乔闻言拢了拢衣袖,冰凉的手指摩挲着袖口的夕颜花,轻声道:“当年萧络合谋反之时,恰逢我娘亲去世,爹爹在那时候还能出手救你,想必你父亲与我爹爹之间关系是真的好。”

    “我记得裘家一直都是皇室近卫,当年永贞帝谋害先帝篡位之后,你父亲便从三等侍卫一跃成为禁军统领,深得永贞帝信任,裘家更是因此满门皆荣,既然如此,永贞帝为何会突然对你父亲起了杀心,甚至株连九族?”

    衾九脚下猛的顿住,豁然抬头看着冯乔。

    “小姐,你…奴婢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冯乔闻言轻笑:“你不必否认,若不是能确定你是谁,我也不会直接跟你挑明。”

    “其实那日在郑国公府中,你鼓动我去探查八皇子和郑国公府的秘密时,我就已经觉得奇怪,回去后跟爹爹提起此事,他却告诉我你绝对不会伤害我们,甚至于让我行事不用避讳你,如此信任,若非知根知底之人又怎么可能?”
欢迎您阅读月下无美人所写的小说我就是如此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