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如此娇花 086 脸皮(月票320+)

作者:月下无美人 类别:玄幻小说
    柳老夫人只觉得荒谬至极。

    难怪冯蕲州会带着冯乔搬出冯府,又难怪方才她让人去通知冯蕲州来接人之时,那边回话让她一定要留住冯乔,不要让她和冯老夫人一起离开。

    躲在屏风后的萧元竺也是面露愕然,显然没想到会听到这种事情。

    这冯蕲州的母亲,莫不是疯了?

    “柳老夫人,我说的全是肺腑之言,绝非玩笑…”

    “我看你就是在玩笑!”

    柳老夫人一拍桌子,桌上茶盏猛的晃了几晃,溅出些许茶水来。

    她语带隐怒道:“冯老夫人,我敬你也是御封淑人,行事怎能如此荒诞无稽,我若真应了你此事,以后别人会如何看待我那孙儿,会如何看待我们郑国公府?!”

    温禄弦浪荡表面不过只是不得已之策,可他又非真的无耻小人,她怎会让自家孙儿落得那般无耻名声!

    “柳老夫人……”

    “你不必再说,今日之事我就当未曾听过,你也休要再提。”柳老夫人肃着一张脸,冷声道。

    冯老夫人再三言说,几次都被柳老夫人给打断了口中之话,再听到柳老夫人如此不讲情面的说辞,也是脸色变得不好看。

    她收起笑脸直接站起身来,沉声道:“柳老夫人,我特意来此,更是带了乔儿的庚贴,便是诚心想要与您结这一门亲事。”

    “我知道冯府不如国公府殷贵,但是乔儿乃是蕲州的女儿,你该知道蕲州在朝中的能力,若是我们真能结亲,有他帮衬,贵府也能更加殷荣,说出去也不会丢了贵府脸面…”

    “够了!”

    柳老夫人直接打断了冯老夫人未说完的话,肃着一张脸,而那双眼里更是盈满了不屑。

    “先不论我郑国公府立府百年,殷荣富贵从不求人,更不需要任何人帮衬,就说是冯蕲州……冯老夫人,你如此作践冯四小姐,拿她的婚姻大事儿戏,冯大人知道吗?”

    “冯大人有多疼爱冯四小姐,这京中谁人不知?我今日若真接了你这庚贴,便是陷我们郑国公府于不义,更是逼着冯大人与我们为仇,你当老身蠢吗?!”

    冯蕲州若当真知道,他们私下交换了庚贴定了这事,先不论他到底会不会承认这门荒唐至极的亲事,就算认了,他们郑国公府怎么有脸去认冯蕲州这亲家,到时候结亲不成反成仇,岂不是逼着冯蕲州与他们撕破脸皮?

    冯老夫人到底有多蠢,才会以为换了庚贴便能把这门亲事定下来。

    她把冯蕲州当什么,又把郑国公府,把她柳净仪当成什么?!

    柳老夫人怒哼一声,寒声道:“冯夫人有精力如此算计自家孙女,倒不如好好想想,该如何跟冯大人修复关系,冯四小姐不过是个孩子,她到底何处碍你之眼,竟值得你如此作践。”

    “老身还要更衣,金嬷嬷,送冯老夫人出去!”

    冯老夫人脸色难堪,张嘴想要说话,金嬷嬷却已经挡在了她身前。

    “冯老夫人,我家老夫人需得更衣,您还是先行离开吧。”

    “你…”

    “奴婢送您出去。”

    金嬷嬷神色虽然恭敬,眼底却满是鄙夷。

    她根本就不给冯老夫人开口的机会,见冯老夫人脸色铁青,人却不动弹,金嬷嬷直接伸出手来,看似是扶着冯老夫人,实则却是暗中用力,几乎是半推半拖的,直接将她送出了门外。

    身后厢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冯老夫人气得险些破口大骂。

    眼看着金嬷嬷站在她身前,一副赶她走的架势,冯老夫人低骂了一声“不识好歹”,狠狠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等到她气冲冲的身影没入前面的小道时,金嬷嬷才突然呸了一声,低骂道。

    “不要脸的老虔婆。”

    刚才冯老夫人在房中的那些话,她听了个一清二楚。

    什么交换庚贴,什么说亲定礼,说的好像是处处替郑国公府着想,可实则不过就是想把冯四小姐往火坑里推,居然还说能让冯四小姐未过门之前,未来孙婿就纳妾娶小……

    一想到冯老夫人的那些话,金嬷嬷只觉得满心的恶心。

    谁家的闺女姑娘不是宝贝的跟什么似得,就算有人想要说亲,也要比对了比对,计较了计较,恨不能挑个最好的,能让自家姑娘后半生有所依靠,可她今日却是开了眼界了,居然还会有人像冯老夫人这样,上赶着把自家姑娘送上去让人作践。

    这要是她的孩子,谁敢如此作践她,她非得跟人拼命不可!

    冯乔和衾九一直隐藏在不远的地方,之前冯老夫人被突如其来的石子弄得差点跌倒的时候,两人就在身后不远,衾九一眼便看出来是有人在暗中动了手脚,她便拉着冯乔走另外一边,并没有惊动暗中那人,藏在厢房右侧的一处阴影里。

    两人离得并不远,柳老夫人生气时厉喝的声音不小,两人虽未将房中对话听的完全,却也大致能猜的出来,冯老夫人跟着柳老夫人来此到底是做什么的。

    冯乔低笑一声,满是嘲讽道:“她倒真的是看得起我。”

    那温禄弦在外的名声如何,她就不信她这个一心想要跟郑国公府攀亲,一心想要把她送出去的祖母会不清楚。

    好人家的姑娘,谁舍得将其推给这么个浪荡公子?

    况且她才十岁,身量都还未长开,及笄还需数年,连柳老夫人都知道她还是个孩子,她这个亲祖母倒好,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她推出去,甚至还说出那般让人不耻的话来。

    她到底有多恨她,多厌憎她,才会如此迫不及待,连脸面都不要了,也要将她推进火坑?!

    那个人,当真是她祖母吗?

    衾九站在冯乔身后,看着冯乔半边脸隐藏在阴影里,脸上也满是沉霜道:“老夫人也太过分了,她怎能如此对待小姐?!”

    若是今天这些事情被传扬出去,冯乔以后还有什么清誉可言。

    人人都只会以为,冯家女儿如此轻贱。

    连亲生祖母都如此作为,谁还能看得起冯乔,那些人又会怎么看待二爷?
欢迎您阅读月下无美人所写的小说我就是如此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