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如此娇花 085 议亲

作者:月下无美人 类别:玄幻小说
    冯老夫人心里暗道倒霉。

    她原本走的好好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快到门前时候却突然踩到颗石子儿,险些崴了脚,虽然她后来强行稳住了身形没有摔倒,可是脚踝上却还是一阵阵的疼。

    她走路时有些摇摇晃晃的,右脚一碰着地面,就有些刺疼。

    柳老夫人见状目光微闪,连忙关心道:“冯老夫人,你的脚是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方才不小心踩到了石子。”

    “好端端的,怎会突然踩到了石子?”

    柳老夫人皱眉,连忙朝着一旁道:“金嬷嬷,快些扶她坐下,再去请个大夫过来,替冯老夫人瞧瞧。”

    “是,老夫人。”

    金嬷嬷扶着冯老夫人坐下之后,转身就准备出去请大夫。

    冯老夫人心中一急,连忙伸手抓住金嬷嬷的手说道:“不必了请大夫了,我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柳老夫人看着冯氏的样子,皱眉道:“当真不要紧吗,我瞧你疼的厉害,这脚若真是伤了,可不是什么小事…”

    “不要紧,真的不要紧,就是不小心碰了一下,真没什么大碍。”

    冯老夫人连忙说道。

    她怎么能让金嬷嬷去请大夫,先不说今天是柳老夫人的寿辰,在人家府上请大夫是多触人霉头的事情,更何况她此时过来本就是偷偷摸摸的背着其他人。

    金嬷嬷要是出去请大夫,惊动了别的人,到时候她要怎么跟那些人解释,她好端端的跟在柳老夫人身后,来人家府中后厢干什么?

    柳老夫人见冯老夫人不愿请大夫,这才歇了心思。

    金嬷嬷出去替两人看了茶之后,退到了一旁,柳老夫人这才对着冯老夫人道:“我本是有些累了,所以过来歇歇,老夫人特意来此处见我,可是有什么要紧事情?”

    说完她轻抿了口茶水看着冯老夫人说道:“你刚才在门外说,有事想要与我相商,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冯老夫人闻言坐直了身子,并没有回答柳老夫人的问题,而是直接开口问道:“柳老夫人当知道,我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所以便不说一些场面话了,不知道柳老夫人觉得我府中那两个孙女儿如何?”

    柳老夫人闻言一怔,抬起头来,见冯老夫人双眼紧紧看着她,心中隐约有些猜测。

    她轻笑道:“贵府两个姑娘自然是极好的,那冯三姑娘容颜清秀,性情开朗,冯四姑娘更是小小年纪便已露绝色,性子又娇憨软糯,笑起来跟花儿似得讨人喜欢。”

    “你也是好福气,有这般乖巧的两个孙女儿陪着,哪里像是我,府中只有个皮猴子似得孙子,半点都不懂得体贴。”

    冯老夫人听闻她对自家两个孙女的夸赞之言,脸上不由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柳老夫人此话倒是不假,不是我自夸,我府中两个姐儿都是极好的人才,相貌品性皆是上首,女子之德更是自幼教导。”

    “我听闻贵府弦公子至今未曾定亲,不知老夫人觉得,我那孙女儿可能配得上你家郎君?”

    柳老夫人听着冯老夫人这般直白的话,眼中顿时露出惊愕之色来。

    之前在花厅之中,她夸赞温禄弦的时候,冯老夫人突然接话,赞起自家的姑娘时,她便觉得有些不对劲,而她此时找上门来问她对冯妍冯乔的看法时,她就隐隐有所猜测,这冯老夫人怕是想要跟他们郑国公府结亲。

    可就算是有所猜测,柳老夫人也只以为冯老夫人会旁敲侧击的问一下,再等着他们男方主动开口,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冯老夫人居然会这么直白的问了出来。

    这世家贵族,谁家的女孩儿不是矜贵的跟什么似得,她如此作为,岂不是自贬身价吗?

    柳老夫人心中只觉得荒谬,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轻叩着茶杯杯沿,笑着道:“冯三姑娘自然是好的,想必想要和贵府结亲之人定是早就踏破贵了府门槛,只是我那孙儿一向任性惯了,他要迎娶的妻子不仅是要我和他父母喜欢,还得他自己看得上眼。”

    “他若是不喜欢,就算是我们替他定下来他恐怕也会不愿,到时候若真有什么波折,岂不是耽误了冯三姑娘吗?”

    冯老夫人闻言顿时笑起来:“那您大可不必担心,我说的不是妍姐儿,妍姐儿虽然端庄,可性子却未必合弦公子的眼,我说的是我家四丫头,之前在花园中时,她还和你家公子聊了一会,两人看上去极为开心……”

    “砰。”

    冯老夫人嘴里的话还没说完,柳老夫人手里拿着的茶盖就落在了杯口,手里的杯子险些落在地上。

    她满脸惊愕的看着冯老夫人:“你说你想结亲的是谁?”

    “我府中四丫头,冯乔。”

    柳老夫人这次是彻底坐不住了,她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一放,看着冯老夫人时脸色已经沉了下来,只觉得她简直是滑稽。

    “冯老夫人,我记得冯四小姐今年才十岁吧,她离及笄尚还有五年,我那孙儿却早已经及冠。”

    温禄弦今年已经二十有一,若非是为了不让陛下起疑,若非是温禄弦一心等着聆思及笄,别说是定亲之事,恐怕连孩子都有了。

    冯老夫人刚才开口的时候,她还以为她是来替冯妍说亲,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冯老夫人说亲的对象居然是冯乔。

    那还是个才十岁的孩子,及笄之日都还遥遥无期,这个时候就来说亲,她有没有搞错?!

    冯老夫人见柳老夫人有些气恼的样子,连忙说道:“乔儿虽然还未及笄,可是却能先将亲事定下来。我知道让弦公子等着她五年有些强人所难,所以在此之前,贵府想要替他纳妾娶小也都可以,待乔儿及笄之后,再替他们行礼便是……”

    “胡闹!”

    柳老夫人闻言直接气笑了。

    她总算是知道,外面那些传言是怎么来的了。

    先不论冯老夫人替冯乔和温禄弦说亲到底是为了什么,就说她刚刚那话,正妻还未入门,她就鼓动未来孙婿迎小纳妾,她这是在作践他们郑国公府,还是在作践她自己的嫡亲孙女?!
欢迎您阅读月下无美人所写的小说我就是如此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