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第185章 保胎

作者:席祯 类别:玄幻小说
    河塘口的闸刀收起,河水顺着水流哗哗放出去,拉开的渔网渐渐沉了起来。

    大伙儿兴高采烈地喊道:“大丰收!大丰收!大丰收!”

    “哎哟喂……”一道不和谐的哭腔响起在众人当中。

    大伙儿纳闷地循声看去,原来是毛阿凤,不知何故,捂着肚子喊难受。刚说完,她附近的河面漾起几抹红血丝。

    离她最近的妇人连忙把她拽上岸:“你那……那东西来了还下水?不要命了啊!”

    “明明还不到时候……”毛阿凤委屈地说道,这时候也顾不上拉网了,弓着腰,护着小腹,尴尬又窘迫地回到岸上。

    “不到时候咋还见红?啊!该不会有身子了吧?”

    “啥?杀猪嫂怀孕了?”听了一耳朵的吃瓜群众惊目。

    毛阿凤也慌了:“不、不会吧?我没感觉啊……”说完自己也觉察到了不对劲月经迟了,小腹有点坠坠地疼,关键是,见红了!

    毛阿凤急得眼泪都下来了,抬眼看到不远处的清苓,颤着嘴唇哀戚戚地喊:“盈芳盈芳你不是跟着老张头学医吗?快!快来看看,我这到底是不是小产,呜呜呜……”

    清苓乍一听,吓了一跳,回过神后赶紧过来。邓梅和其他妇人也都围了上来。

    清苓快速地把了脉,滑脉有,却有点弱,所以无法确诊是否小产。

    也许因为河水太冰、坐胎不稳,流掉了但没流干净;也许只是先兆性流产。后者还好,前者就麻烦了。

    清苓看了眼河水,晕染在河水里的血丝早已被水流冲淡,只好问当事人:“阿凤婶,你感觉怎么样?肚子疼得厉害吗?之前在水里的时候,下身有没有感觉到异样?”

    “异样?什么异样?我不知道、不知道啊……肚子就一点点难受,我能忍。”毛阿凤一把抓住清苓的手,着慌地说,“盈芳,你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我以后再也不说你坏话了,我发誓……”

    “婶子你别急。”清苓蹲在毛阿凤身侧,柔声安抚,“这儿风大,咱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慢慢给你检查。放心,只要真像你说的只是轻微难受,应该没有小产。”

    清苓说完,将邓婶子匆匆从家里抱来的被子,盖在毛阿凤身上,又让家住附近的社员扛了一扇门板过来,由四个自告奋勇的年轻壮劳力,稳稳地将毛阿凤抬至卫生院。

    她自己当然也跟着去,一路盘算着需要用到的草药或针剂。同时又派二狗子去家里找师傅,让他老人家也去卫生院。

    今儿拉网,大部分人都跑来河边看热闹,少数不爱热闹的,则都回家避风去了。冬月底的风,吹到脸上已有刺骨的感觉了。

    二狗子箭一般地冲到张家通知完老大夫,又去了生产队养猪的地方。

    “大勇叔!大勇叔!你媳妇……”

    “什么我媳妇,那是你婶子!没大没小。”刘大勇举着扫猪粪的笤帚,朝二狗子挥了挥。

    二狗子捏着鼻子嫌臭地说:“唉哟!都啥时候了还注意这些细节……我说大勇叔,我婶子出事了……”

    “啥?”刘大勇当他开玩笑呢,想说这种玩笑开不得,见二狗子一脸严肃的表情,心里一记咯噔,颤着嗓音问,“出啥事了?她不是去河边看拉网了吗?难不成掉河里去了?”说着就要关猪圈去看看。

    “那倒没有,但好像小产了……哎!大勇叔你跑错方向了,婶子被送去卫生院了……”

    刘大勇握着笤帚从猪圈一路朝着卫生院飞奔。

    此时此刻,卫生院。

    清苓迅速理出一张简易病床,让向九等人将毛阿凤小心翼翼地从门板转移到病床上。她则给毛阿凤倒了杯热水,喂她一小口一小口喝着。

    邓婶子从隔壁公社提来一个热水壶,调好一盆温热的清水,准备给毛阿凤清洗下身。

    帘子一拉,把围在门口的一拨人撵出去:“去去去,这儿不是看戏的地方,要看热闹去河边。”

    清苓朝向九为首的几个年轻汉子点头致意:“谢谢阿九叔,谢谢各位大哥!接下来没啥事了,你们回去吧,兴许还能赶上拉网。”

    向九挠挠头,有点不乐意地道:“盈芳啊,算起来,我还比刚子小一岁呢,你每次都喊我叔,感觉把我喊老了。”

    “你得了吧。”向九的一个同伴笑话他,“你的辈分搁那儿,喊你哥,你让二叔他们咋想?”

    “哈哈哈……”

    年轻汉子们哄笑着散了。

    张有康拄着拐杖来了。坐在诊桌前,听清苓说了前因后果,又听邓婶子隐晦地说了毛阿凤的下身情况,点点头,问病床上的人,“大勇媳妇,你这胎还打不打算要了?”

    “要!当然要了!”毛阿凤带着哭腔,隔着帘子高声喊,“老天爷赐给咱刘家的宝贝,不要的话岂不是罪过大了?!”

    “行行行,你别用劲,既然要,我给你开保胎针。但打了针不代表就一定能保住胎,主要还得看你自个的身体能不能扛过这道坎。”

    老张大夫给毛阿凤打的保胎针叫安宫黄体酮。是药三分毒,何况是这么霸道的药。用之前势必得征求当事人意见。

    清苓照师傅的吩咐,从药品柜里找到这个药,仔细验看后,确定没错,掀帘子进去给毛阿凤注射了一针。

    老大夫在外头叮咛:“尽管没落胎,但还是得小心,这几天需卧床休息,家也别回了,在这儿凑合住几天,等坐胎稳了,再做进一步打算。”

    “嗯嗯嗯!”毛阿凤流着泪不停点头。知道肚子里的孩子还在,并没有因为她的大意而流失,既后怕又感激,另外还有对清苓的愧疚,因而等扎完针,拽着清苓的手“哇”地放声大哭。

    刘大勇还没进门,先听到他家媳妇粗犷豪放的哭声,瞬间红了双眼。手里的笤帚,吧嗒一下落到了地上。

    “杀猪勇?你咋搁这儿站着咧?还不快进去宽慰宽慰你媳妇,好不容易保住了胎,可禁不起这么哭。”邓梅端着个面盆出来倒脏水,看到刘大勇,出声喊道。

    刘大觢uo铝耍骸氨!⒈W×耍俊
欢迎您阅读席祯所写的小说重生七零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