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仙医 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要她

作者:采茶小哥 类别:玄幻小说
    走进门的不止是林子辰,身后还跟着东院的教官,这倒是让司徒震天一愣,没想到自己带着所有教官来了,林子辰也是一样,甚至还比自己多两个人。

    毕竟司徒震天来的时候没有带副官和生活助理,可林子辰却是带了,当然,这种场合一般不会带生活助理,可姜玉是轻易能甩掉的吗?

    先前准备用气势压倒对方,现在看来是没戏了,人家气势比自己还强……

    林子辰走进门看向司徒震天,虽然带着微笑,可这一次的微笑看起来却并不那么让人感觉舒服。

    “你说不开除?呵呵,林总教官真威风,在我看来,这学院恐怕是你说的算吧?”司徒震天冷笑道,显然是一种讽刺。

    林子辰耸肩一笑:“看来司徒总教官挺看好我啊,不过学院里当然是院长说的算了,这一点你都不知道?还是你眼里根本没有院长?”

    “你……”司徒震天这个气啊,自己分明是讽刺那小子,可他却装听不出其中味道地反问了一句……

    “不过依我看也的确如此,司徒总教官敢不请示院方就扣了我的学员,看得出院长在你眼里也不算什么!”林子辰负手而立,严肃道。

    司徒震天指着林子辰道:“哼,林总教官不要把话题扯远了,昨晚你进入我西院,强行带走商樱美,这件事我们还需要讲讲理呢!”

    其实昨晚司徒震天完全可以去东院里要人,但他没那么做,其中就有这个原因,他要当着老先生的面把这件事说出来,好让院方来评判!

    闻言,南宫绝看向林子辰,道:“子辰,你昨晚去西院把人带走了?”

    南宫绝的话听似是质问,其实就是说给司徒震天听的,而他心里却是一直赞赏着林子辰的行事风格,在他看来,武者就要有着应有的硬气,你扣我的人,我就要带回来,而林子辰显然就是这样。

    林子辰点点头:“是,老先生,可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错。”

    “你没错?哼,林总教官眼中当然没有,据我所知,老先生把所有的院规都为你一个人废了,你能有什么错!”

    司徒震天说着,看向南宫绝,其实也是一种质问,在他看来你可以给林子辰特权,但至少要公平,不能对别人都用院规束缚,而这个人如此自由吧?

    林子辰摇头而笑:“司徒总教官言重了吧?我的意思是说,我也并未违反院规啊,你说我强行带走了商樱美,可我不过是走进西院,没有对任何一个西院的学员进行威胁,安静地带走了商樱美,何来强行二字?”

    “你简直就是狡辩,林总教官能坐在总教官的位置上,实力本身就是强于旁人,你若出现,本就是一种威胁!”司徒震天寸步不让,争辩道。

    “那按照司徒总教官的意思……你我的存在本就是一种威胁?那我看我们还是各自辞职好了。”林子辰瞥了他一眼,道。

    “你……”司徒震天想不到林子辰看起来平日少言寡语,可一旦张口是这么难对付,他看向南宫绝,“老先生,我依旧申请即刻开除商樱美!”

    林子辰走近前坐在了沙发上,道:“老先生,我们东院的总教官都认为如果商樱美的确违纪,开除天经地义,但若是另有原因……我们不服!”

    司徒震天昂首冷笑:“另有原因?哼,有什么原因能让她杀人?林总教官未免也太袒护学员了吧?别忘了我们最主要的任务是要维护学院的秩序,秩序都没了,还培养什么特战人员?”

    听着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南宫绝沉默了一会儿,道:“我觉得你们说的都有道理,震天啊,你也提交了处理建议,也申请催办了,但毕竟商樱美是东院的学员,应该让林总教官表达一下观点。”

    闻言,司徒震天不语,的确,他的咄咄逼人看似是一种气势,可南宫绝何等人物?怎么会因为这种气势就随意判定?

    林子辰点头一笑:“谢谢老先生了,我想看一眼当天的监控视频。”

    “子辰,视频我们调取过了,不过很奇怪,当天的视频在商樱美和李涛出手的那一个时段出了故障,根本找不到了。”蔺刚一脸无奈道。

    “这样?”林子辰心中一愣,要是这样,就真的难以证明商樱美的话是事实了,他沉默了片刻,“这么说……在院方没有核实的情况下就要开除商樱美了?”

    这话问得蔺刚一愣,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司徒震天道:“现场有人证,亲眼看着李涛死在了商樱美手下。”

    “那他看了多久?有没有看到他俩为什么交手?”

    “这……”司徒震天自然也没有调查这一点,或者说,那个人证也的确没看到先前的事情。

    林子辰道:“老先生,据我所知,事情的发生另有原因。”

    随后,林子辰把商樱美的话和众人说了一遍,道:“所以我觉得,一个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失手杀了人,即使在法庭上也是正当防卫的行为,毕竟对方已经对她施暴。”

    “施暴?就算林总教官说得对,东西两院交手是家常便饭,难道碰两下就算是施暴?就可以成为她杀人的理由?”司徒震天冷笑道。

    “若是司徒总教官被碰,当然不算施暴,但樱美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而且对方故意去触碰**的部位,这不仅是对精神的摧残,也是对人格的侮辱,我看来这是最严重的施暴,施暴者简直毫无人性,就好像没人管没人教,平日里没规矩放纵惯了!”

    林子辰这一套话说完,司徒震天当即愣了,这是直接把责任往他身上推啊,他的学员没人管没人教当然就是他的错了……

    听到这些话,东院几个人都热血沸腾了,的确,平时林子辰的话不多,和他们最多的交谈都是工作,他们没想到在这种辩论中林子辰可以滔滔不绝、陈词慷慨激昂,直击对方要害!

    姜玉暗暗竖起拇指,子辰好样的,我姜玉果然没看错人!

    林子辰继续说道:“老先生,换句话说,如果西院想要一个说法,给学员一个交代,那我们也要给学员一个交代!”

    “哼,笑话,你们东院学员杀人还要交代?”司徒震天道。

    “当然,我东院除了商樱美,还有灵雅、秦薇儿这些女学员,当然,还包括我的助理姜玉,如果西院学员在如此肆无忌惮地做这种流氓行为,我的女学员怎么安心修炼?呵呵,或许这件事传出去,人家会认为华夏最高级的武者殿堂根本就是地下势力、流氓窝!”

    林子辰说着,狠狠瞪向了司徒震天,我若让你,你可肆意,但我若不让,你寸步难行!

    南宫绝缓缓点头,旋即看向司徒震天:“震天,我看你也的确该好好管教自己的学员了,如果连美色这一关都过不了,管不住自己的行为,干脆不要在学院呆着了,免得坏我清誉!”

    “是,老先生,”司徒震天这个憋屈啊,最后事情居然成了自己的问题,他道,“可是老先生,这一切都是林总教官说的,甚至是那个女学员的一面之词,没有监控说这些有什么用?”

    林子辰不语,而是看向姜玉,后者马上会意,走近前道:“呵呵,真是笑话,大男人调戏了我们女学员,现在来个不认账?什么玩意儿,昨天我们总教官把樱美带回来的时候,西院一个男学员正朝她扑过去呢,这要证据吗?”

    “什么?”司徒震天心里一阵窝火,这些猴崽子太不给自己争气了,居然干出这种龌龊事!

    “是啊,你不是说樱美杀人有人证吗?那昨天西院学员耍流氓我们总教官就是人证,这又怎么算?”

    司徒震天喘着粗气:“这件事我回去一定调查,给你们一个解释,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老先生,我们不可能因为这些就不追究了吧?那可是一条人命,我们要给地方部队一个交代的啊,而且地方部队还要给家属一个解释呢!”

    闻言,霍清耸肩冷笑一声,道:“司徒总教官这话有意思,你要给这个人家属一个交代,我们就不用了?商樱美这次被你们学员轻薄、调戏,吓得现在精神状态都有问题了,那我看这样吧,你代表学院去华东商家,给人家家里一个交代吧!”

    司徒震天猛地瞪了霍清一眼,先前姜玉插嘴,但她是女流,司徒震天懒得搭理,不过霍清他可不忍!

    “哼,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对话,还有点等级观念吗?林总教官,我看你该好好管管自己的手下了吧!”

    林子辰看了霍清一眼,心里虽然很高兴霍清可以站出来说话,但表面上还是做出严厉的眼神:“霍清,怎么那么没规矩,老先生还在了,轮得到你说话?”

    霍清低下头不再言语,旋即退了回去。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表个态,”林子辰说着,站起身来看着南宫绝,“老先生,这件事事出有因,商樱美正当防卫,我不同意开除她,如果说非要一个理由……很简单,我要她!”

    我要她,这三个字在蔺刚或者司徒震天看来或许是孩子气一样的话,可听在南宫绝耳朵里,却是震撼了一下,或许只有他知道这三个字的含义!
欢迎您阅读采茶小哥所写的小说都市绝品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