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鸿途 第1593章 燕隼的黑与白

作者:烟斗老哥 类别:玄幻小说
    仿佛经历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在一团满是雾气的沼泽地里行走了不知多久,无数次想要放弃,但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和韧性,咬牙坚持下来。喉咙里的血污吐出之后,苏韬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他贪婪地呼吸着养分,让自己的身体重新恢复机能。

    苏韬缓缓睁开眼睛,但他四肢仿佛被敲碎一般,提不起一点力量,迅速检查了身体,他意识到自己虽然逃过一劫,但骨骼和五脏六腑都受了严重的损伤,至少要一年半载的时间调养生息,才能康复。

    经过这一场大劫,苏韬原本修炼的脉象术,也随着身体惨遭损伤彻底损毁,至于以后能否重新修炼,也是未知之数,没有了脉象术作为支撑,他的天截手也将不复存在。

    苏韬平静地望着天空,不悲不喜,重新感受着生命的真实,轻轻地叹了口气,至少自己还活着!

    只要活着,失去的东西都可以找回来;只要活着,自己便还有机会复仇。

    苏韬脑海中闪过燕隼的影子,他复杂地叹了口气,然后朝着满脸惊恐的艾米莉娅,艰难地笑了笑。

    艾米莉娅发现“尸体”竟然在笑,她整个人的心脏都揪了起来,质问道:“你是丧尸吗?”

    如果是华夏人,会觉得苏韬可能是僵尸,但老外的眼中,只有丧尸的概念。

    丧尸是西方电影作品里经常会出现的怪物,它们是人类受到某些影响而复生的尸体,行动缓慢和丧失理智,会吞食活人血肉。

    苏韬摇头苦笑,“丧尸会冲着你笑吗?”

    艾米莉娅慢慢放下悬起的心,叹气道:“丧尸之中也有智慧的变异品种。”

    苏韬哑然失笑,虚弱地说道:“那你就将我当成智慧丧尸吧,可惜我这个智慧丧尸,暂时只能躺着,无法活动。不然肯定咬你一口,让你成为我的同类。”

    见苏韬还能玩笑,艾米莉娅终于从震撼的情绪恢复平静,惊讶地问道:“好吧,我承认你不是丧尸,但你一定要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之前明明死了,不仅没有呼吸和心跳,体温也很低,完全和尸体没有区别。”

    苏韬咳嗽了两声,整张脸皱了起来,按照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多说太多话。但面对艾米莉娅的关心,他还是努力尝试慢慢地解释:“我用了一种华夏的气功法门,名叫龟息真定功,可以在短时间内,控制自己的脉搏、心跳、体温,让自己进入假死的状态。当然,如果用科学仪器还是可以检查出我的生命迹象,但幸运的是,那群人没有用仪器检查我的身体,就将我活埋了。”

    艾米莉娅显然从没有听说过这么诡异的功法,难以置信地说道:“世界上有这么神奇的武功?实在是不可思议。不过,我们也曾经起死回生过。我被那个坏人注射了一管新研制的药物,据说可以让我减轻死亡的痛苦,但我最终还是清醒过来了。”

    苏韬叹了口气,问道:“你俩为何能够起死回生?其实道理是一样的。我是通过特殊功法,让自己进入假死的状态,而你们是通过注射药物进入假死的状态。”

    “假死?”艾米莉娅一脸茫然。

    “准确来说,他们是想用注射药剂的方式杀死你们,然而药剂的成分出现问题,只会造成人处于假死的状态。”苏韬没见过那种药物,所以只能推断,他对燕隼重新有了认识,作为一个精明的家伙,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误,难道他……

    苏韬感受着胸口被子弹击中的伤口,只差了半厘米,就足以让自己离开这个世界。

    燕隼啊,燕隼,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难道你并非我所想象的那样,是一个舍弃家庭和民族的叛徒,而是一个忍辱负重,投身黑暗的潜伏者?

    苏韬暗叹了口气,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不枉师父江清寒寻找多年,更没玷污燕无尽的一世英名。

    苏韬看到燕隼有潜伏者的影子,内心还是欣慰的,毕竟燕隼潜入黑暗的勇气,值得人钦佩。如果不是燕隼暗中放水,自己恐怕现在就真的死了吧?

    苏韬分析,燕隼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放掉自己和艾米莉娅,所以才会绞尽脑汁地想出这个计谋,让三人以假死的方式,避开暗面组织的耳目……

    当年燕隼为何一去不回,至今还是一个秘密。如果苏韬能顺利地逃脱此次困境,他一定要回去详细了解一下那次行动的前因后果。

    当然,现在他还不确定能否活下去,因为现在置身于荒野,自己身患重伤,如果没有药物治疗,伤势随时会出现恶化,苏韬比任何人的求生意识都要强大,一个尊重生命的人,绝对不会放弃一丝求生的机会。

    虽然他的身体受损严重,想要接骨恢复以前的健康状态已经不太可能,但只要努力,肯定会创造奇迹,苏韬已经不是第一次创造奇迹,以前都是他给病人带来奇迹,现在他需要做的是,自己来创造一个奇迹。

    身上无数地方骨折,脏腑错位、重伤,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了不起。

    但苏韬给自己定的目标,不仅要恢复成以前那样,而且还得有所突破。

    不破则不立。那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事情,虽然发生在玄幻小说中,但苏韬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求生意识,通过合理的康复手段,自己一定能办到其他人也能办到的事情。

    苏韬脑海中想到了自己的一个病人,叫做潇潇的小女孩,她曾经那么虚弱,被白血病各种折磨,但她坚持阳光面对自己的处境,最终还是变好了。

    苏韬又想到了老龙皇,他明知自己身患世界级的难症帕金森综合征,但他一点不服输,希望有朝一日能战胜病魔。

    苏韬发现那些曾经自己治愈过的病人,这一刻给自己带来了信心和勇气。

    他绝对不会这样,以残损的身体度过余生。

    自己一定会重新站起来。

    “给我喝点水!要烧开的水。”苏韬提醒艾米莉娅道。

    “好的,我这就想办法给你找热水。”艾米莉娅跟保镖想了很多办法,最终找到了一个野牛的头骨,洗干净之后,用头骨装满水,然后煮沸,冷却之后给苏韬喂了水。

    喝了干净的热水,苏韬的身体舒服不少,他与艾米莉娅道:“让你的保镖帮忙,拖着我四处看看。”

    “你身上的伤势这么严重,我觉得你现在更需要休息。”艾米莉娅面色一沉,有点强势地说道。

    “你进步不小,竟然学会关心人了。”苏韬笑了笑,欣慰地说道,经过这样的生死大难,对艾米莉娅从某种意义上是个好事。

    打个简单的比方,人有很多心事,往往是因为太闲太安逸的缘故,如果每天都活得很累,接触到不同的新鲜事情,根本不会给你太多时间想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所以在这种状态下,艾米莉娅体内的三种人格正在慢慢的融合,虽然进程非常缓慢,但趋势非常好。

    “我不是关心你,我是希望你不要拖累我们。”第二人格的嘴巴依然很毒。

    苏韬笑着说道:“如果怕我拖累你们,将我扔在这个地方,自生自灭那就好了,干嘛还把我拖着呢?”

    “那是我怕晚上会做噩梦。”第二人格继续狡辩道,“你假死的时候,样子看上去太可怕了。”

    苏韬剧烈地咳嗽了两下,不打算和第二人格继续浪费口舌和不算旺盛的精力,解释道:“我想看看四周有没有恢复我伤势的天然草药。”

    虽然苏韬的脉象术和天截手暂时是废了,但苏韬的眼力还在,什么草药对自己的身体有疗效,他还是能一眼辨认出来的。

    东非草原虽然荒寂、野蛮、落后,但藏着各种各样的疗伤圣物。

    比如说在中药当中的活血化瘀药当中的**,它的原产地是在东非。

    在汉代末期,魏晋南北朝这个时期,由佛教把**带到华夏,当时不是作为药物使用,而是佛教作为一些宗教仪式使用,或者把它作为香料使用,后来发现它是一个重要的活血化瘀止痛的药物,那么慢慢地就成为了中药的一种重要药材。

    “那边有一个灌木丛,带我过去吧,对了,你的保镖叫什么名字,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呢。”苏韬虽然身体很痛苦,但他还是挤出了笑容。他知道作为病人,他如果保持积极阳光的态度,可以影响到身边的人。

    艾米莉娅果然表情缓和不少,其实她看得出来苏韬也是强撑着,保持乐观,但至少看得出来,苏韬一时半会不会死去。

    “弗兰克。”

    艾米莉娅朝保镖招了招手,用英语道:“我们一起带着这具‘尸体’到那边的灌木丛转转,他想要找一些适合疗伤的药材。”

    保镖弗兰克颔首道:“好的,我顺便去那边看看环境,我们或许可以在这边居住一段时间,等苏大夫的身体好了一些,然后再动身出发。”
欢迎您阅读烟斗老哥所写的小说妙医鸿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