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鸿途 第1287章 揍死那个家伙

作者:烟斗老哥 类别:玄幻小说
    与廖华实分别之后,苏韬离开酒店,开车返回自己的住处。

    三味堂总部在扩建之后,苏韬原来的家也搬离那里,虽然那边还有宿舍,但都是给值班的工作人员提供,苏韬在距离三味堂总部不远处的小区租了一套房子暂住,并没有购买房子,不是因为没钱,晏静是汉州多家房地产的老总,她曾经主动要给苏韬一套别墅居住,但被苏韬拒绝了。

    苏韬之所以这么做,是要故作矜持。

    整个淮南江湖,都说苏韬是晏静养的小白脸,他若是真住进那别墅,岂不是坐实了传言?

    另外,苏韬觉得租房子更适合自己的性格,他从来都是行走如风,若是真给他按个家,有点类似将一直自由翱翔的苍鹰,禁锢在鸟笼中。

    大众cc刚驶入小区,不远处停车位上一辆凯迪拉克suv摇下了车窗。

    “老板,刚才那辆车,就是苏韬的座驾。”私家侦探低声与杨桥道,“我建议你还是小心为上,苏韬在汉州很有地位,黑白两道都得给他面子。”

    杨桥扔掉了手里的半截香烟,沉声道:“谢谢你给我指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

    私家侦探苦笑道:“说实话,接你这个活儿,真是不容易。我那两个属下,被对方收拾了一顿,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每天都闹着要辞职呢。苏韬手下养了一群泰国和尚,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

    杨桥冷笑一声,与坐在副驾驶上的瘦削男子道:“黑鲨,怎么说?”

    黑鲨一直闭着眼睛,淡淡道:“加五十万,我可以帮你杀人。”

    杨桥有了底气,笑道:“没那么严重,我只是想请你当我的保镖而已,不需要闹出人命。”

    黑鲨不屑地说道:“有点抠门!”

    杨桥挥了挥手,豪爽道:“给你加五十万,但真不用杀人。我怕出事,到时候影响可不好。”

    黑鲨知道杨桥的底细,这家伙是个官二代,害怕人命案牵扯到自己的父亲身上,他淡淡一笑,“有了这五十万,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黑鲨是杨桥花费重金买过来的高手,在地下格斗场上没有败绩。他擅长实战,除了打黑拳之外,还给一些人担任贴身保镖,出场费高昂,但非常可靠。

    杨桥从私家侦探那边得到的消息,自己女友姬湘君之所以变心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叫做苏韬的男人。私家侦探也调查出苏韬身手不错,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杨桥才会雇佣黑鲨,若是动起手来,自己不至于在拳脚上吃亏。

    私家侦探其实委婉地提醒过杨桥,苏韬不好惹,但杨桥从来没受过挫折,从小到大一帆风顺,只有他去抢别人的东西,什么时候别人敢动自己的宝贝了?

    而且,杨桥在姬湘君身上真的花费了大量心血,打算明媒正娶,将她娶进家门,甚至不惜和自己的父母对抗,他付出了这么多,结果屁都没捞着,被人捷足先登,这口恶气如何能咽得下去?

    杨桥表面还挺自然,但内心深处早已将苏韬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才能解心头之恨。

    虽说私家侦探没有拍到有关苏韬和姬湘君苟且的画面,但杨桥从男人独特的嗅觉来分析,姬湘君肯定是变心了。

    自从那次非洲之行之后,姬湘君就开始对自己表现得各种冷淡,所以杨桥怀疑姬湘君出国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变故,再加上姬湘君辞掉了医院的正式工作,来到汉州给苏韬当生活助理,让杨桥非常确定,姬湘君和苏韬的关系极其不正常。

    比戴绿帽子最难受的感觉,那是自己苦心守候多时的珍贵食物,莫名其妙地被虎口夺食。

    这种滋味有点类似,《射雕英雄传》里郭靖一口吞了梁子翁苦心养育多年的宝血蝮蛇。梁子翁能对郭靖不起杀心吗?

    当然,杨桥也不是为了杀掉苏韬,他只是想证明下自己的实力,让姬湘君回心转意。

    苏韬并不知道暗处早已有一双眼睛窥视自己。

    他用钥匙打开家门,见门口地上有一双女士皮鞋,意识到姬湘君可能在屋内,他来到厕所门口,果然发现姬湘君蹲在马桶旁边,捏着鼻子在刷马桶壁。

    姬湘君见苏韬突然出现,面色一红,然后低下头自顾自地继续刷,苏韬淡淡地扫了一眼姬湘君,嘀咕道:“今天的表现还不错。”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尽量别被姬湘君听见,若是让她听见,翘起小辫子,自己之前的努力就彻底白费了。

    姬湘君见苏韬今天很难得的没有对自己指手画脚,心中松了口气,自己这个老板对其他人都是温润如玉,但偏偏对自己狠声恶气,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

    难道自己这么努力,始终得不到他的信任吗?

    人的心态很古怪,明明被苏韬各种羞辱,但姬湘君越是想证明自己。

    苏韬在屋内换了一身衣服,将长袍拿出来,朝衣篓里一扔,语气冰冷地说道:“等下把这件衣服也给洗了吧。”

    姬湘君连忙道:“好,我等下就洗。”

    苏韬拿起一本医案,准备在阳台上看一会儿,姬湘君端着一杯茶过来,放在苏韬的手边。苏韬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姬湘君连忙低声问道:“凉了?”

    苏韬见姬湘君小心谨慎的样子,淡淡道:“温度正好,你这次算是用心了。”

    姬湘君吸取教训,上次可是差点用热茶废掉了苏韬的半条小命。

    见姬湘君渐入佳境,逐步适应了仆人的节奏,苏韬心情还是不错,这种感觉有点像驯服烈性的胭脂马,当它臣服你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无比的满足。

    苏韬也没法解释清楚,为何对姬湘君总带着一股征服的心态。

    等苏韬将大众cc停在车位上之后,杨桥和黑鲨等了十来分钟才下车,然后搭乘电梯来到苏韬住处的房间门口,摁响门铃。

    “去看看是谁?”苏韬下意识地使唤姬湘君。

    姬湘君连忙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杨桥看到姬湘君的瞬间,日了狗的心都有了,姬湘君带着围裙,头发胡乱地扎成马尾,因为做家务的原因,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身上披着一件前襟湿漉漉的围裙,手上的橡胶手套还戴着,左手开的门,右手还拿着冲刷马桶的刷子,哪里还有女神的形象。

    “杨桥,你怎么过来了?”姬湘君下意识往后退一步,自己已经跟杨桥说得很明白,彻底分手了,杨桥如今专门从羊城千里迢迢地赶到汉州,异常的举动让姬湘君感觉到可怕。

    杨桥仿佛无孔不入,如影随形,无论自己躲到哪里,似乎总有办法找到自己,自己真的一辈子要被他纠缠吗?

    姬湘君无比后悔当初自己一时心软,答应跟杨桥交往。

    至于杨桥的心态是崩溃的,虽然姬湘君对自己很冷淡,但杨桥对姬湘君一直百般讨好,宛如女王般的待遇,但自己捧在手心的女神,竟然在帮其他男人刷马桶。

    杨桥见到这个画面,完全比捉奸在床还要愤怒,因为这严重羞辱到了杨桥的尊严。

    姬湘君的言外之意,岂不是情愿给别的男人刷马桶,也不不愿意做自己的女人。

    “跟我走!”杨桥冰冷地邀请道。

    “不,我不走。”姬湘君求助地看了一眼坐在阳台上的苏韬,只可惜苏韬轻描淡写地朝这边看了一眼,继续将目光落在手里的医案上。

    这是姬湘君和杨桥的私事,苏韬琢磨着不应该去插手,否则会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你是犯贱吗?跟着我,无忧无虑,可以尽情地当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跟着他,你就是个脏兮兮的女佣。”杨桥勃然大怒道,“这个家伙究竟什么地方比我强?”

    姬湘君淡淡道:“我们俩不在一起,跟别人无关,你不需要迁怒别人。”

    杨桥恶狠狠地瞪了苏韬一眼,他还闲情逸致,悠哉悠哉地窝在椅子上看书,气不打一处来,“你还在维护他?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扇在姬湘君的面颊上,杨桥盛怒之下,终于没搂住脾气,狠狠地扇了姬湘君。

    这一巴掌也是包含了自己所有的愤怒,他对姬湘君这么好,付出这么多,怎么能如此对待自己。

    不过,当他看到姬湘君转过脸望着自己,看见她嘴角那丝血迹,顿时开始纠结,“对不起,君,我只是想打醒你,你跟着这样的家伙是没有一点前途的。”

    姬湘君惨然一笑,“你终于露出自己的真实面孔了。这一巴掌,我不怨恨你。现在请你立即离开,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杨桥没想到姬湘君还是如此冷漠,他的自尊心被无情的践踏。杨桥终于意识到想要挽回姬湘君绝无可能,他愤怒地指着苏韬,道:“黑鲨,给我揍死那个家伙!”

    黑鲨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黄牙,捏了捏拳头骨节,发出卡擦卡擦的声音,“遵命!”
欢迎您阅读烟斗老哥所写的小说妙医鸿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