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二十六章 替考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类别:玄幻小说
    不过,大鸿朝这些年的地盘一点点缩减。

    有不少曾经是大鸿朝的官员不是死掉,就是下岗。

    那种想要在凤凰军再一次上岗的前官员也有,他们都要接受专门的培训,然后经过考试才会择优录取。

    这人也是经过这样考试进来的?

    看着这个哆哆嗦嗦,站着有些腿软的老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检察署的人就是感觉在哪里有些维和之处。

    于是检察署的人,就把官员参加考试的试卷案底取出来,看看所有的试卷,这些答案不怎么太出彩,还是中规中矩的。

    但应该知道的,绝对知道。

    事实上,凤凰军的官员有专门的守则,规定了那些可以做,那些不可以做的。

    这种私设管卡的行为,绝对是重罪。

    那么,他知不知道?

    于是,他们做了一下提问。

    那个老男人是吱吱唔唔的,说不清楚,最后竟然昏过去。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是面面相觑。

    检察署的人一看,感觉事情绝对不对劲,这是搞什么?

    这情况往往是宅斗的套路好吧!

    强制他醒过来之后,检察署要求这位做一套官员考试的试题,结果窦老头哪里做的出来。

    跟着,检察署的人,发现当初考试卷上的那个字体,也不是他本人的。

    这绝对是有人在其中搞鬼。

    于是加紧了对其他人的看管,也问清楚老男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起来,这位早年的时候,的确是当过官的。

    只是他没有什么大本事,幸亏会读书,最终成为一个同进士。

    然后就成为最基本的官员。

    好在他运气不错,慢慢升到七品官,成为一县之主,就找了个师爷,有什么事都有师爷帮着他做。

    他和师爷也算是相得益彰,合作的不错。捞到不少银子。

    等到各处开始造反后,他不得不弃城而逃,然后回到老家里吃老本。

    只是,习惯了风雅的他,在家里也是大手大脚,很快就坐吃山空,生活变得窘迫起来。

    就是他想着找个教书的活,都没有人请他。

    在凤凰军的范围内,早期的启蒙教育是免费的,老百姓自然不会花钱送到他那里。

    好在他的老妻习惯了以夫为天,她还能挣点钱,不然他能饿死。

    所以,他在心里对凤凰军是很不满意的。

    他自认为自己有大才,作诗很有天赋,八股文也做的很好。

    结果,凤凰军的人根本就不注重这些。

    对所谓的奇巧yin技,倒是很注意。

    另外,就是在凤凰治下,有不少女子出来工作,甚至可以为官。

    在他看来,简直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女人怎么可以出来工作?

    男女长期在一起,怎么可以?

    对此,他很看不上眼。

    但他不敢说,敢瞎比比,直接被送离凤凰军的治下。

    爱上哪里,就去那里。

    但他心里不舒服,只能是写下诗。

    另外,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在战乱里,他的儿子已经死掉,而老妻无法在生育。

    在这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时代里,是绝对不行的。

    最后老妻就把她身边唯一一个丫头给了他,作为二房。

    那是他早年为官的时候,给老妻卖的小丫鬟。

    当官那些年,老妻就留在老家,才留下一条命,最后连丫鬟也给了夫君。

    他是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好,就收用了小丫鬟。

    虽然他的年纪,可以算是小丫鬟的爷爷辈。

    但他夫妻认为卖身契在手,对小丫鬟可以为所欲为。

    小丫鬟自然不知道,其实凤凰军的地盘里已经取消了所谓的卖身契。

    于是认命。

    跟着,那个师爷找上门来。

    他告诉姓窦的,大鸿朝绝对不行,他们要另外找一条路。

    两个人在家里大吃了一顿,然后师爷说:“凤凰军官员的待遇还是不错,你可以在凤凰军找个位置养老。”

    这句话触发姓窦的痒痒处,也觉得自己能行。

    窦老头这么一说,审问他的人,脸色变得黑沉沉。

    因为想要成为凤凰军的官员,那么一定要经过一场场考试才成,而且真正的官员都是有一定的任务。

    可以说,分内的工作是要经过考核。

    所以这种养老的说法,根本就是狗屁不通。

    一想到,凤凰军里都是窦老头这种货色,简直是令人窒息。

    就这样窦老头被师爷说服了,因为他还想着曾经的荣光。

    后来,在师爷的操作下,他真的是成为凤凰军的官员。

    emmmmm

    这就是有趣了,他竟然没有参加过考试。

    那么是谁参加的考试?

    师爷就此再一次进入检察署的注意中。

    是他带队设管卡收税。

    是他一手搞来的官职,那里都有他。

    那么他是怎么搞到的?

    这时候的审讯,可是没有什么文明审讯的说法,所以师爷被狠狠教训了一顿。

    他招了。

    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更多人。

    检察署很快就派人,去抓捕一些人,还真的抓住一个高手。

    这位高手也算是个能人,把凤凰军的考试内容每一次都做得还好。

    虽然不是顶尖,但也能通过。

    这还不说。

    他还有一种易容术,让他能够变成另外一个样貌。

    检察署的人差点是束手无策,毕竟一个千面人是很难抓住的,就是走过埋伏的地方,别人也认不出来是他。

    出来出动了以嗅觉找人的犬类,才把他抓住。

    当然,其中有一个破绽,就是那个人自己暴露的。

    虽然他化妆出来的样貌和姓窦的一样,但他的头发没有那么白,化妆不到位。

    让检察署的人从第一眼,就感觉不对。

    最终他被抓起来。

    因为他扰乱了整个正常的考试,冒名顶替参加考试,导致窦老头混进凤凰军的队伍里。

    反正这一次,他的事情绝对是不可能轻轻放过。

    跟着,检察署查出来凤凰军里有人,竟然被大鸿朝的人收买。

    在官员分配的时候,做了一下手脚,

    姓窦的被分到那个地方,就是特意的。

    可惜的是,第一次出手就遇到**oss余颖。

    这一次的事情,给凤凰军上下敲响了警钟,地盘大了,人手需要增加。

    一时间鱼龙混杂,牛鬼蛇神都出现。

    好在发现的早,再加上大鸿朝的考试制度,所以现在插进来的人根本不多。

    甚至这一次,之所以被暴露。

    就是因为大鸿朝的某些人,知道西北准备开战。

    于是就想着卡住粮道,让廖家军没有饭可吃,那么廖家军的人就会大败,最好异族打进西北才好。

    当余颖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无语。

    西北已经要遭受异族人的蹂躏,结果大鸿朝某些人还是要落井下石。

    这个习惯,还真的是一脉相传。

    好在这一次,皇帝并没有答应和异族人联盟。

    但那几个特别愿意和异族人和解的官员,余颖算是记住了。

    对于这一次凤凰军暴露出来的问题,她并不想放过,这才多久,就开始有了腐化的迹象。

    固然,是大鸿朝派人捣乱。

    但何尝不暴露出官员的素质,还是不行!

    那么就要接着往下查,看看到底是哪位神仙做鬼。

    然后,针对这件事,余颖还是和旦旦、阿和说了一下。

    旦旦说:“噗,还有这种蠢货?这个人不知道一旦暴露出来,那就是被人当成了炮灰,凤凰军绝对放不过他的。”

    “也许,他以为刑不上士大夫。”余颖一摊手说。

    “这种没有大局观,只会吃吃喝喝、正事不会做的家伙,还以为凤凰军和大鸿朝一样?”阿和说。

    “也许他以为天下的当官的,都是一样的,在凤凰军那里也是一样。”余颖说。

    在这时候,亲亲相隐、官官相护可是一直存在的。

    好在的是,这段时间里,旧制度已经变的是岌岌可危,但新的制度正好建立起来。

    所以余颖打定主意,必须把这些东西打破。

    “娘亲,其实我现在也有着问题。”阿和有些纠结。

    说起来西北里,就有不少人举族而投。

    在这时候,宗族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于是任人唯亲的苗头出现。

    阿和想要问问怎么办?

    对于这点,余颖有些明白,在西北,想要活下去,除非是那种独行侠,那么必须抱团活着。

    不团结就是死。

    这一点,也好,也不好。

    好的一面,团结就是力量。

    不好的一面,就是为了利益,会把不是自己团体的人拒之门外。

    甚至如果有人越过他们,那个团体就会采用各种手段,来阻扰别人成功。

    这个样子,就如同好几只螃蟹被抓进没有盖上盖子的篓子里,每当一只螃蟹往上爬,快要爬出篓子的时候,其他螃蟹就会在下面抓住它的脚,把它扯下来。

    换一只螃蟹,也是这样。

    明明它们一个个爬,都能爬出来,逃掉。

    但螃蟹的天性,就是把爬在上面的那个抓下来。

    最后的结果是,一个螃蟹都没有爬不出来,成为人类的盘中餐。

    所有,对于这种抱团的情况不得不防。

    “首先应该找机会把那种抱团比较积极的人分开,然后再加强对官员的审核,不行的人必须撤换,甚至有的人就绝对不可以再一次进入官员的队伍。”

    另外,余颖提醒阿和,有些人的确是做了些好事,但不等于那是资本,就可以恣意妄为,就可以躺在资本上养老。

    一次次的不成功,那么就意味他不适合这种工作,还是赶紧换职业的比较好。

    能上,也能下。

    这才能激励在职人员去努力工作。

    只能上,不能下,干的再差也能养老。

    那么势必让官员们变得懈怠起来,甚至是无所顾忌。

    把无能之辈的位置腾出来,给适合的人更好。

    阿和听了之后,就打算回去清算一下。

    有些人已经是把一个部门都换成自己人,结果做事的时候,和别的部门不怎么合作。

    一旦出事,一个部门都合起来抬杠。

    余颖听后,微微皱眉,西北的人看上去比凤凰军还要麻烦。

    再好的经书,经过歪嘴和尚的嘴,就变得是有些不好。

    怎么办是个问题?

    余颖觉得这个时候,还是用重典的好。

    不过,对于西北的问题,余颖建议先敲打一下,在决战之前,还是不要搞得太紧张。

    先解决异族人进犯的问题。

    等到过后,在狠狠整治一番,只要军权抓在手里,其他都好说。

    然后,她就没有再管。

    而是把注意力转向阿和的妻子,现在的她已经生下两个孩子,而且都是男孩。

    说起来,廖家一般多是生的是儿子。

    所以当初廖家才会对原主那么好,难得有女孩出生,自然是欢喜。

    余颖看到王曦母子三人的时候,满心欢喜,原主的委托她算是完成不错。

    阿和不但事业有成,也有了继承人。

    在她看到看到功臣王曦后,特意送给她不少好东西。

    另外,余颖让她休息几年,不要接着生。

    女人连着生孩子,太辛苦不说,而且对母体的有所损耗的。

    王曦对此,是很感激的。

    这几年来,她的日子过得不错。

    夫君对她,还是比较体贴的,而且是一夫一妻,没有妾室的打搅。

    就连婆婆一般也不和他们小夫妻住在一处,她在另外的地方忙着,隔一段时间才送来一些消息。

    这一点,让王曦松了一口气。

    远着香近着臭,婆媳之间的关系有点像是天敌。

    在孝道大于天的时代,婆婆在夫君心里的地位很重,这就预示着王曦在婆媳相处的时候,一开始就处于弱势。

    另外她还发现,婆婆和自己夫君他们有着秘密瞒着她,这意味着他们母子的关系特别牢固。

    这时候的她,绝对不可以得罪婆婆。

    当然,聪明的王曦并没有追问这其中的秘密。

    她明白,廖家一定存在着秘密,不然怎么能从京城里跑出来?

    而且这些年来,廖家是从哪里练的兵?

    这一些奇怪之处,王曦并没有打算问,因为她相信总有一天,夫君会亲口告诉她的。

    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想要婆媳亲如母女,也有可能。

    但概率太低。

    其实只要婆媳相互能体谅一下,就是好婆媳。

    好在这些年来,他们夫妻两个人关系好了很多,有些问题她已经知道,其实廖家军是有秘密基地的,有很多东西都在研究中。

    这都是婆婆在主持,省了夫君不少力气,令她对婆婆是敬佩的。

    这一次余颖的到来,王曦是很高兴的。

    因为夫君这一次面对的是强悍的异族人,她有些紧张。

    那么婆婆的到来,自然是让她心里有些安慰的。

    等到听到婆婆的叮嘱,王曦心里感觉自己嫁给夫君,一定是上辈子积德行善,才会有一个这么好的夫君,这么好的婆婆。

    很多婆婆才不管儿媳的死活,只想着开枝散叶,想着让儿媳生生生。

    而且必须生儿子。

    这一点上,王曦倒是没有这种遭遇。

    当初她怀第一胎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希望她生儿子,但夫君并没有。
欢迎您阅读似水年华流年所写的小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