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十三章 姐弟对话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类别:玄幻小说
    胭脂整个人已经是烧得是迷迷糊糊的,在她的心里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也忘记了曾经的心愿。

    在她的脑海里,只有那一段寂静无比的黑暗,那里有无形无色的不可名状的东西。

    它虽然看不见,但无处不在。

    鬼!鬼啊!

    于是,胭脂这个时候感到无名的恐惧。

    即使她的腿已经被打断,而她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了痛意,而努力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双手抱住头,嘴巴里含糊不清地叫喊着。

    在一旁的人,看清楚这一幕的时候,有些毛骨悚然。

    于是不自觉地摸摸自己的手。

    即使现在已经是白天,外面是有着不少的阳光。

    但那种来自冬天的寒意,还是让很多人感觉到了冰冷,甚至有种鬼影重重的感觉。

    其实胭脂的情况,本身就带着一点点的灵异,毕竟她是怎么到了校军场?

    没有人能知道。

    大冷天人家基本都龟缩在房间里,谁有功夫去看看半夜里,有没有人失踪?

    而且说起来,在战王府里,那个校军场虽然大家一般不会从那里遛弯,但夜晚的时候,还是有专门的侍卫会隔一段时间经过一次那里。

    但就是没有人,发现那里有什么异常。

    会不会真的有鬼?

    毕竟,鬼打墙常常出现。

    而且,战王府里有不少冤死鬼。

    这一点,越是魏嬷嬷的心腹,越是知道,有不少无辜而弱小的生命,就这样强无声息地走掉。

    还有那一个个女人,她们在临死之后,大都发过诅咒。

    平常的时候,还没有想起来,但这一刻一下子冒了出来。

    在一个人想到这里的时候,就有种那些小鬼正在阴影里看着她们的感觉。

    啊!

    她很想尖叫。

    却因为看看魏嬷嬷,只能是猛掐自己的手掌。

    不过她的脸色惨白,冷汗还是冒了出来。

    她的同伴也同样开始变得脸色难看,因为她们都在这一刻,不约而同地回忆起过去。

    余颖没有看到这一幕,却猜测到了这一幕。

    因为她给胭脂下的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酵,终于从她的血液里挥发出来,让这些人都中了招。

    虽然现在不能硬杠,但不等于余颖不可以出手算计魏嬷嬷以及她的爪牙。

    此刻的余颖,终于有了精力来算计别人。

    所以,这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中,而始作俑者却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吃饭。

    什么事情也没有的样子。

    “哇!原来是这样!”昨天晚上一直旁观的旦旦,说道。

    “我还以为你怂了,一直要被动挨打。”

    “胡说八道!再说,怂了又怎么样?我现在就是一个**凡胎,先保住自己的命和那三个孩子的命再说。”余颖不动声色地打着嘴炮。

    不要怂,就是硬杠,是要看时机的,现在这样做,在余颖看来,很愚蠢。

    最主要是幼儿期的孩子是需要时间成长的,在撕破脸之前,还是让他们长大一点。

    毕竟战王府一脉,没钱、没有人脉。

    就是余颖有能力现在把他们带走,但要费不少劲。

    势必成为老妈子,余颖有些头痛。

    何必做这种事情?

    就这样暗搓搓的阴人,也很不错。

    而魏嬷嬷这时候不得不放弃追查下去的想法,因为拿不到,就把胭脂扔回她自己的家里。

    最终,胭脂虽然保住命,但成了一个残废,甚至傻了不少。

    出了这件事之后,也是有好处的,战王府里的奴婢一个个后来在表面上,对主人们驯良了不少。

    因为她们一个个很怕,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人一直盯着战王府。

    而且是,出手替战王府的人撑腰。

    事实上,魏嬷嬷也是很害怕。

    虽然,说起来她一直自认为她是大长公主府的奴婢。

    当然说起来,她的确是属于大长公主府的奴婢,而非战王府的奴婢。

    但她还是战王府的掌事嬷嬷,属于那种借调的人。

    那么,战王府的人是她的主人吗?

    如果不是,那么她为什么会有资格来管战王府的事情?

    越想越恐怖。

    魏嬷嬷这才知道她知道的东西越多,越是恐惧。

    怎么看,她应该是那个暗中盯梢者的眼中钉、肉中刺,那么一个倒霉鬼是她吗?

    于是魏嬷嬷在拷问完胭脂之后,越想越吓得不行,实在是坐不住,就跑到大长公主府,去找驸马求救。

    而余颖从小丫鬟那里,知道这个消息后,就做了一个决定。

    那么魏嬷嬷去大长公主府求援去了,是不是她的屋子里,应该是没有人?

    一想到一个奴婢富得流油,而做主人的却是穷光蛋,余颖就整个人不好了。

    既然已经对胭脂出了手,那么对这个魏嬷嬷也不要客气。

    想到这里,吃过午饭的她借口要午睡,就把丫鬟们打发到了外面。

    而小院里的那些小丫鬟们,一个个恨不得好好交流一下,自然对余颖准备去休息,是举手欢迎的。

    于是,余颖就把房间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设下标记,有人要是进来的话,她只要不出战王府,就能感觉到.

    然后余颖穿上干净利索的衣服,就溜出自己的房间。

    很快就到了魏嬷嬷的小院,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单独院子,而魏嬷嬷去大长公主府的时候,把她的人都带走了。

    所以余颖跳墙进入小院之后,就没有人看见她。

    其实,整个战王府的人都在忙着议论胭脂的事情,那里顾得上看外面的事情。

    对于魏嬷嬷的房间,余颖是有些印象的,毕竟很多时候,她可以共享阿一的视野。

    于是,余颖看了一眼就看到房间的门上挂着锁,就很轻松地捅开这种简陋的锁头,进去之后关门。

    进去之后,她就毫不客气的直接下手,专门拿那些好东西。

    经过多世界的熏陶,她已经很轻松一眼看过去,就发现真正值钱的东西。

    当然在行动的过程中,余颖是全程带着手套。

    虽然在古代没有什么指纹的问题,但余颖没法确定一件事,在这个世界里一定没有穿越者。

    所以在行动之前,她已经过好任何准备。

    就是将来查下去,也查不出来,这是为了保护自己。

    “哇!这是做什么?”旦旦问道。

    “魏嬷嬷这个老婆子,偷取了战王府的东西,现在我要收回来,将来给那些孩子们。”

    “嗷!我要出来看看。”

    “你能出来?”余颖有些吃惊地问。

    “是的,不过很小。”

    “很小?”

    这不错,要是和真人一样大小的话,那么余颖绝对感觉很为难。

    “那么随你,但不要被其他人看见,要是被人看见,就很麻烦的。”余颖最后说道。

    “嗯!”最后旦旦就抓住余颖露出来的一小缕头发,甚至在荡秋千。

    看到旦旦这个样子,余颖有些无奈。

    不过她收拾东西的速度加快,直接就把东西放进收纳箱里,再收到系统背包里。

    于是,魏嬷嬷的房间很快就空了起来。

    然后,余颖弄出墨汁,准备在魏嬷嬷的房间里写点东西。

    这一刻的她,有心想要皮一下,就把魏嬷嬷的整个小院都写满了小偷、窃贼。

    余颖最后走人的时候,把魏嬷嬷特地攒下的香料,都给放了一把火烧掉。

    这样子,就算是余颖遗留点气味,也都是被香气给掩盖掉了。

    干完好事的她,出了院子。

    出来的时候,余颖给自己来个清洁符,把有可能沾染的气味都给抹去。

    然后就才偷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解除那种有可能触发的小阵法,上床之后就呼呼大睡起来。

    再说魏嬷嬷急匆匆跑去,求见驸马。

    驸马是很忙的,那有什么时间见一个老嬷嬷?

    有那个时间,他还不如陪陪大长公主,毕竟大长公主是高龄孕妇。

    但是魏嬷嬷真的是吓坏了,总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她(想得太多),这可是她主持战王府这些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驸马不愿意见她,她不死心,和红樱说了一下。

    红樱听说之后万分吃惊的,心里有些担心,于是硬着头皮求见驸马。

    “什么,你说战王府里一个丫鬟出事了?而且就是给战王下药的那个?”驸马问道。

    驸马原本平静的神情有所变化,他的眼睛紧盯着红樱。

    毕竟他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战王府一直是陆家皇朝的战力担当,但一个才七岁的孩子实在是无法不行,所以他不得不准备催熟那个孩子。

    计划实施之后,才一天,就出事了。

    所以驸马盯着红樱问道:“怎么出的事?”

    “那个叫胭脂的丫鬟,被人捆在校军场的石凳上,脸上写的是背主、害主,等发现的时候,她疯了。”红樱赶紧回禀道。

    话一出口的时候,红樱就感觉到了驸马的不快。

    于是她连偷瞄一眼的想法也没有,跪在地上,低垂着头。

    怎么会这样?

    驸马皱起眉毛,摸着自己的小胡子,会是谁来抱打不平?

    当然对于战王府出事,驸马还是很注意的。

    因为在他的计划里,战王府就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于是驸马想了一下,说道:“张忠,你来一下。”

    一直待在外面的张忠赶紧进去,就看见驸马朝他招手,于是他紧走几步,俯首帖耳,就见驸马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张忠听后,连连点首,道:“大人,小的这就去办。”

    然后驸马说:“红樱,你和张忠一起去一下战王府,看看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再说余颖睡了一小觉,就醒了。

    然后她叫人服侍她起床,毕竟只怕一会战王府会乱。

    于是,那些正聊的是很火热的小丫鬟们一个个都散了。

    不过,都是三三两两的走在一处,接着谈。

    而服侍余颖的白芷,倒是给余颖说了一下,说是有个战王府的丫鬟出事了。

    余颖听了一下,然后说:“这件事,你就不要多说,记住一句话:祸从口出。”

    “是的,郡主。”

    再说,原主的那四个青字打头的丫鬟,正处于惶恐不安中,但此刻的她们之间也不敢交流一下。

    说起来,她们也知道她们对郡主一直也没有尽心尽力。

    看到白芷得了余颖的青睐,她们心里说实话,是有几分不爽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这个面无表情的郡主时,她们几个人就是有种不自在。

    所以这段时间里,她们宁可负责处理外面的事情,也不怎么愿意和这个郡主待在一个房间里。

    对白芷是有一点点嫉妒,但更多是松了一口气。

    在她们心里,反正感觉这位郡主也不知道能活多久?

    已经有消息说,这位就活不过二十岁,甚至更短。

    所以对于余颖,她们真心是拿不出应该具有的敬畏之心。

    在她们看来,她终身又生不出孩子,有什么可怕的?

    不过,今天胭脂的遭遇让她们有些害怕,不单单是神秘人的出手。

    还有就是魏嬷嬷在下手的时候,就没有一点点留手,为了追问出那人是谁?

    毫不手软的打人,最终也没有得到答案。

    可怕!

    怎么办?

    下一个不会她们中的一个吧?

    所以,这一刻她们是相当的惶恐不安。

    甚至为了能好好活下去,她们都有种向郡主求饶的想法。

    但想到战王府里的情况,她们就放弃这个想法。

    毕竟,所谓的战王一脉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不过,她们也决定了,有些事情还是要抢着去做,有些东西还是不要乱放。

    事实上,此刻的战王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竟然有人对他下药,就是不知道是什么药?

    所以,他就跑来见自己的姐姐。

    对于他的到来,余颖是很欣喜的,感情是相互处出来的。

    于是,姐弟两个人就一边围着小院散步,一边谈话,这样子就很难让人偷听。

    战王张涌问道:“阿姐,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知道一些,涌弟,你要小心一点,有人想要害你。”余颖说道。

    这时候的白芷,带着其他侍者。

    “我知道是我被下药,那么是什么样的药?”

    “让你快速长大的药。”

    “什么?还有这样的好事?”张涌美滋滋地说。

    “好事?”余颖嘴角抽搐着,这是什么好事?这孩子脑瓜子进水了?

    张涌看见余颖的表情看着他,就知道姐姐不会认同。

    于是他挠挠自己的头,然后说:“阿姐,我想快点长大,这样子就可以保护你们。”

    听到张涌的话,余颖在心里这样想:真是个傻傻的好孩子,太傻。

    只是她的眼睛却是一酸,摸摸张涌的头,那圆圆的脑袋上,圆圆的大大的眼睛还带着十分纯真的态度。

    他被姐姐摸摸脑袋之后,有些犹豫。

    因为新来的启蒙夫子,说过他已经是个男子汉,那么就不应该被摸头。

    但不知道为什么?

    此刻的张涌,就觉得自己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

    就见余颖正色道:“不好,你长大之后,只会马上把你派去打仗,这个战王府还能有谁能护住我们?”

    张涌瞪大了眼睛,他毕竟还小,听不懂姐姐的话。

    但那种源于血缘间的亲近,不会因为换了个芯就有所变化。

    甚至因为余颖是做过很多次妈妈的缘故,对小孩子的心理拿捏得很仔细,所以张涌对这个姐姐还是很看重的。
欢迎您阅读似水年华流年所写的小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