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二十九章 探查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类别:玄幻小说
    于是挽香轩没有被屏风遮挡的一切,大家都看的很清楚。

    而梅香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无路可走,只能睁开眼睛看看,同时侧着身体,努力尝试着听听有没有动静,却没有听到什么。

    最终梅香只能咬着牙,带着几分磨蹭,硬着头皮走进去。

    不少贵人都是带着自己的心腹,于是就让心腹在前面看看是怎么一回事,那些心腹不得不领命,只是一个个心里是好奇中带着几分惶恐,聚集到了门口,眼巴巴地看着。

    就见梅香带着几分颤抖的身体,简直是一小步一小步得往前挪,手里还拿着个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短木棒,在众目睽睽之下,梅香咬着牙绕到屏风后。

    然后好一阵没有动静,等梅香的声音,终于传来的时候,不少人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们就听到,梅香的声音里颤抖中带着几许惊讶,说道:“夫人,不知道为什么李夫人已经躺在地上?这里面没有其他东西。”

    听到这个汇报,外面的人一个个都放下心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鬼?

    在这朗朗乾坤之下,有什么鬼?有人看来一眼天上的太阳,微微一撇嘴。

    全然忘记刚才一个个吓得腿软,要是梅香说有鬼的话,一个个绝对要立马跑掉,到了这时候,她们终于打算亲自进去看看。

    其实事情的大体上经过,大家都听出来,李氏把自己的小叔子一家,都给害了,虽然她们中有人做个类似的事情,但是没有被当面揭露出来。

    所以现在这一刻,她们都决定以后要小心再小心。

    更多的人,在心里对李氏,是有种鄙视的感觉,虽然她们多多少少和妯娌什么的,闹个别扭,但是绝对没有致人死的想法。

    这一刻,曾经有些小摩擦的妯娌们,都彼此握住对方的手,相视而笑,还好还好,不是李氏做自己的妯娌,虽然有些蠢(有些不着调),但是没有下手坑死家人。

    如果是小叔子一家,都是那种祸害还好说,其实那对夫妻对自己大嫂是恭恭敬敬的,竟然也没有逃过李氏的算计,于是这时候,不少人家都决定离这一家人远点。

    所以这些人明明心里认定,这里面有鬼,却实在是想知道李氏到底得了什么报复?这也是这些胆小的贵人们,一个个等在挽香轩附近的原因。

    这时候,梅香已经走了出来,她已经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原本硬撑着的双腿,也有了力气。

    看到梅香好端端出来,人们终于不再感觉害怕。

    然后一个个都定定神,决定进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想着先去和主人家告背一下发生的事情,只想看看那个李氏成了什么样子。

    就这样有些胆大的人,三三两两走进去之后,却发现李氏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她的嘴巴一张一合,却发不出来任何声音,看上去颇为诡异。

    让不少人看来一眼之后,就没有再看。

    然后她们都在打量着这间房子里,怎么看都没有别人的迹象,有人在心里暗笑:活该!这种女人就应该得到报应,是谁也会要报复。

    想不到李氏的心思如此龌龊,不少人看向她的目光里,都不自觉地带着一种鄙视。

    这时候的宗族观念,还是很强的,怎么说那对倒霉催的夫妻,也是李氏夫君同胞兄弟,连亲生的小叔子,都下的了手的话,那么其他人只怕是更下的了手。

    幸亏这些年,李氏胖的像猪一样,没有出来交际。

    不然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家,被她祸害了,想到这里,她们都打算走人,和这种人就没有什么交结的必要,谁知道这位李氏会不会在后面捅刀子?

    这时候冒充鬼魂的余颖,已经带着一直旁观的弟弟妹妹走了。

    虽然李氏还没有死,但是她的恶毒思想,已经是暴露无遗。

    纵然来参加宴会中的很多人,手里并不干净,沾着不少人的血,但是一般不会对同胞兄弟下手,李氏的行为已经践踏了人们的底线。

    搞得是小叔子一家满门俱灭,心太黑,所以虽生犹死,可以说李氏在女眷里的名声彻彻底底得臭了,甚至有可能拖累她的夫君和儿女,甚至连子孙后代也跟着臭。

    这一次余颖的报复,就此结束。

    要知道余颖这一次让李氏她,不单单是名声臭了,更加是让她这一次再也动不起来,甚至话也说不出来。不错,李氏是感觉自己恢复从前的荣光,但是又狠狠得被摔下。

    至于姚春芳,和李氏一样的待遇,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姚家会怎么对待姚春芳?

    不过余颖是不打算管,另外也不想着再呆着这里,这一次来,还准备把原主亲爹的坟墓挖出来,带到逍遥镇那里,和卫晚晚合葬。

    至于挖坟墓什么的都是余颖、阿一动手,说起来,她们已经是老手了,在上个任务挖了不少次。

    然后趁着这时候的京城,还能把银子花出去,买了两辆大车,一辆是专门放棺材用的。

    这时候的余颖已经看出来,再过一段时间,只怕就是花金子也买不到。于是余颖在还没有走之前,就让原本的暗桩准备撤退,甚至让他们先走。

    在他们几个人上路的时候,南都其实已经是最后的繁华,只是很多人并没有察觉到了这一点,依旧是一片歌舞升平,纸醉金迷。

    等着他们终于赶上自己人的时候,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毕竟高家人到来之后,一行人更加有底气。

    过了那条河之后,就没有几个人敢打他们主意的,不单单是人不少,就算是车队里也有不少妇孺,但是车队里的牛人太厉害,有一人可是一手举着一口棺材上的岸。

    这一种带有示威性质的行为,可把不少人吓坏了,就算是这一行人看上去有不少钱财,也没有人敢打余颖一行人的主意。

    就这样,余颖一行人很是轻松得把车子卸下来,然后组装起来。

    虽然余颖一行人不少,但却是最早出发的一个,毕竟他们运的是棺材,不宜和其他人同路。

    但是那些同船的人,都知道跟着有本事的人,可以保证安全,就远远的跟着。

    余颖也没有管,随他们的便。

    进入北平王治下之后,治安状况就好了很多,那些人才纷纷离开。

    余颖一行人,终于回到了逍遥镇。

    选了一个日子,她们将原主的父母合葬之后,又把那位曾经为了阳阳付出生命的护卫也葬在附近,从此他和秦嬷嬷都可以享受高家子孙后代的香火祭祀。

    然后余颖盖起一座小小的道观,取名玉京观,这就是等阳阳、月牙他们长大之后,余颖给自己选择的安身之地。

    作为抚养过很多次孩子的人,余颖知道等到他们结婚之后,就会有了新的重心,等到有了孩子,更加会忙,这时候的余颖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当然这时候的余颖,是绝对不会说自己的打算,其实就是在余颖及笄之后,镇上的男人就没有一个人敢对余颖有什么非分之想,在他们眼里,余颖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仙。

    对余颖,他们从心底里是一种敬畏。

    当然那位北平王倒是因为,这一次余颖到南都的经过,终于查出来现在逍遥镇高家的出身。

    他们是原来李氏王朝高司徒的后辈,其实这位高司徒倒不是多么有才能,主要是这人做事很稳,算是李氏王朝主君的心腹,才会坐稳司徒的位置。

    高大娘一家人应该是高家三房的,只是不知道最后的那个男孩是怎么出来?但是北平王也无意再追究下去,因为此刻的他更在意余颖一行人做了什么。

    虽然并不知道,那位臭了名声的李氏,是怎么中招的?但是北平王能猜的出来,这所有的一切,一定是和这位高大娘有关系。

    北平王对鬼神之说,是不相信的。

    说什么有鬼?北平王感觉这个鬼就是这位高大娘。

    但是北平王他倒是对逍遥镇的人,多了几分兴趣,尤其是这位已经做道姑打扮的高大娘,当初他的儿子去李氏王朝的时候,差点折在里面,幸亏有人相救。

    原本是想知道是谁,但是那位密探死活不吐口事情的经过,只是告知当初所发的誓言,于是北平王败退,不再追问下去。

    其实北平王心里有种感觉,那救人的人,应该就是去南都报仇的高家人。

    知道这一切之后,北平王原本还打算找个机会,纳高家的小娘子做他治下权贵之家的妾室,毕竟高家人现在只是平民百姓,最多也只是妾室的待遇。

    现在北平王一看李氏的遭遇,就知道自己的想法不成。

    像余颖这种人,绝对不会想当什么小妾,如果就是强压着,那么就是让高大娘出手对付别人。越是大的家族,越有可能出事,而且出事之后,还抓不住高家什么把柄。

    后来北平王在心里颇有几分感慨,这么聪明能干的小娘子,竟然不是自己的女儿。

    同样的,北平王也很庆幸,不是自己家的女儿,不然有了这样的女儿,绝对是让自己头发白的快。

    等到后来,北平王暗自庆幸自己想法,就没有告知别人,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的想法。因为这时候高家的家法里,女的不做妾室,男的不纳妾室。

    甚至北平王发现,这位大娘子应该就没有成婚的想法,不然不会穿上道服,也不知道这位高大娘是什么想法?难道这一生,就是为了把自己的弟弟妹妹抚养大?

    北平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这位高大娘也太特行独立,是个大麻烦。

    事实上,余颖终生没有出嫁。

    后来卫舅舅来到逍遥镇,看到余颖的装扮,大吃一惊,怎么大外甥女出家做了道士?

    同样的余颖看到卫舅舅,也是吃了一惊。

    因为这时候的卫舅舅,已经是老了有三十多岁的光景,原本乌黑的头发,已经变得花白,早已经不是余颖记忆中那个风度翩翩的英俊男子,甚至连脸上也带着伤疤。

    要知道在地方上,卫舅舅一个人是军政都要自己搞定,甚至到了自己亲自上阵杀敌的地步,行动中都带着几分沙场上的狠厉。

    要不是余颖穿过去的时候,见过卫舅舅,还记得卫舅舅的样子,在这张变得黝黑风霜满面的脸上,看到一丝曾经的风采,几乎以为这是假的卫舅舅。

    卫舅舅、余颖两个人虽然很是吃惊,但都是老狐狸级的人物,所以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而余颖则拍拍自己一边的小少年,那是卫舅舅的亲儿子,当初阿一回到逍遥镇后,就被余颖派出去寻找卫舅舅,只希望他还好。

    在阿一找到卫舅舅之后,卫舅舅对阿一是有些不信的,明明两个外甥女在那一场大火里,都葬身在那火海中,甚至还有烧焦的尸体。

    这样的噩耗,让卫舅舅心里已经是完全绝望,但是他不肯就此罢手,他要追查下去,搞清是怎么一回事,这其中最大的嫌疑人李氏,卫舅舅就一直没有机会追问。

    卫舅舅为了追查下去,不得不一点点积攒自己的力量,就是为了有机会打回京城,去追问事情的来龙去脉。

    同样的卫舅舅能看的出来,李氏王朝已经是日薄西山,那么意味着外甥女的仇,有报的机会。

    就在卫舅舅摩拳擦掌的时候,竟然有一个人要见他,甚至卫舅舅手下的人,都无法打得过。

    所以卫舅舅才不得不抽出时间,见见这位阿一。

    但是卫舅舅怎么也没有想到,阿一竟然说三娘子她们没有死,在火着起来之后,她们就跑掉了,那两个枯骨其实是死去的小猪。

    刚开始听这话的卫舅舅,很想指着阿一的鼻子,把它骂出去,简直是胡说八道。

    但是心头,卫舅舅却渴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在来之前,余颖把原主身上带着的一枚玉佩,让阿一带了过去。

    说起来这块玉佩还是卫舅舅送的,玉佩的材质并不算太好,但是负责雕刻的人,颇有功底,所以卫舅舅才把这块玉佩留给原主。

    其实原主上吊的时候,脖子里就挂着这块玉佩。

    “你是谁?这块玉佩是怎么到了你的手里?”卫舅舅在看到那块玉佩的时候,眼睛眯缝着,一向很稳的手猛地哆嗦起来,甚至抓不起那块玉佩细看。

    “三娘子说,是她在母亲去世的时候,舅舅送给她的,这次让我带过来,就是为了预防你不相信。”阿一倒是很镇定,淡淡的道。

    卫舅舅终于抓起了玉佩,的确是那块,三娘子最喜欢海棠花,所以卫舅舅才把这块雕着海棠花的玉佩,送给了三娘子,那么是不是三娘子她们还活着?

    这一刻的卫舅舅感觉自己鼻头一酸,几乎要落下泪水来。

    “那么你是谁?”要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托付给眼前的人,所以卫舅舅还是控制住感情,问道。

    而阿一现在的身份是余颖的师父,所以态度绝对不能是谦卑的感觉,就很是平板地回答:“贫道是三娘子的师父,因为三娘子现在不方便来找自己的亲人,所以请我来找。”

    “原来是道长,那么三娘子她还好吧?”卫舅舅此刻有种在做梦的感觉,但是还是很感激阿一的。

    同时卫舅舅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原本以为死了的人竟然还活着,可喜可贺。

    “还好!这封信就是三娘子写的。”阿一拿出余颖的信件,说道。

    看到这厚厚一沓都是,让卫舅舅吃惊非小,不知道写信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话要说。
欢迎您阅读似水年华流年所写的小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