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六尺罪

作者:籽日 类别:玄幻小说
    黑衣人摇头,“世子不是嗜杀之人,也更喜欢两方制衡的局面,你们要互揪缺点,永远因为对方的存在而谨慎小心。最后胜出的只有你们两个。不是因为你们有多好,而是在恰当的时刻,选择了恰当的屈服。从前,叛徒可不会有这么好的待遇。

    世子本来就是个讨厌叛徒的人,不过,回到帝都之中,好像一切的性格又都与沙漠上不一样了。整体都是一个特别讨厌的环境,也就不在乎你们一双是讨厌之人了。”

    比起听到这些言语讽刺,大亮,更欣慰的,是听到了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的生机。黑衣人说的没错。但却不是最终的保票,因为任何人都有可能上升来取代自己的位置。所以,他应该是那个能为鸣棋世子做更多的人才是,大亮,“那么接下来呢,要扭转剩下的儒生心意的办法!如果他们跟沙然师兄太敌对的话……”

    “他们就可以顺利的被分成两部分了,一部分,因为妄想荣华富贵,而跟从他们的沙然师兄。另一部分执拗心中理想……”黑衣侍卫的目光,死死地盯住大亮的珠眸,“这个时刻,就该是你登场,将他们席卷的时刻!好好的抓住这不可多得的机会吧!接下来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坐上书院长的位置。”

    他的话音轻飘飘的铺扬开来,天空之中有瓢泼大雨落下。足有六尺长的巨大罪状。因为被下令不可挪移。现在正有些惨淡的支撑在风雨之中。最开始,墨迹全部混乱。然后,被狂风抽去一角,再撕去一角。

    有一半在围观的儒生,全部躲进屋子里避雨,而另一半的儒生则是双手拍击,欢呼鼓舞,大声喊着,“老天爷受不了这些莫须有之罪,降下天霖要将那些恶人惩罚。”

    黑衣人站在风雨之中。并没有朝向大亮的说道,“好好记住这些人吧。然后,再好好拉上他们的手,这么看起来,你才是他们口中的老天爷,真正会救他们的那个人。接下来按照那些儒生想要的,将两方面的战争愈演愈烈吧!”

    大亮脸上出现嘲讽笑容,“然后无论哪一方胜出,不管他们是否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到底在为谁抗争,事实上都会是世子的人?他们所有的信仰,都会在世子亮出自己,主宰身份的那一瞬间崩塌!”

    黑衣侍卫并不在乎那嘲讽,根本无法推翻,“说一句实话,其实我是支持大亮你的,但是你知道这种战争,并没有哪一方拥有绝对的优势,所以那个结果,就是真正残忍的结果。千万不要被他的势力吞没,世子想看到的是永远平衡的对峙局面,但是也不会太过多的插手。你如果败给那个简约士,这会是真的失败,弄不好连命也丢了!”

    大亮也在袖中的拳头紧紧握起……却在对视上,黑衣人望过来的目光时,慢慢的放松了五指,“怪不得你对我这么放心,现在的我已经注定回不去了吧!至少也要抓住世子这根救命稻草,苟延残喘下去!”他说出这些话,连嘴唇都在颤抖!

    ***

    “瞪大眼睛还错过的事情,真是让人懊恼!”九皇子一边叹息,一边取下那幅熊咆龙吟图,翻到后面,指给管事看另外几个印文锁的样式。

    管事按照他的要求拓印也好。然后悄悄瞧了九皇子几次,欲言又止。

    九皇子并没有抬头看他,但是显然已经知道了,他有话要说,“怎么,觉得很可惜吗?这么轻易的就把这些如同命脉一样的东西,真的交给喜欢吃肉的大老虎?”

    “是有点太轻易了……”话一出口,管事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连忙请罪,“是小的胡乱说的,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九皇子闭目叹息,“怎么会失言呢。在我的心中也是同样的想法。完全不知道走出这一步是对是错。两个举起刀的敌人,为了先对付那个已经对难我要害,时刻要将我扼毕的,就要将非要害的地方,让出来给还没有对准我要害的人刺。会受伤是一定的。但是咬紧牙关的那个坚持,会不会又受到别的冲击,现在根本无法预料。只不过是又将这一切,所有的押宝,托付给天意。老天爷已经救过我很多次了。只是希望,他这一次并没有厌烦。本来,就算已经经历很多坎坷,但还是有命长大。比起那些尚在襁褓之中就被扼杀的皇子们,不知道幸运多少倍。终于能在父皇眼中崭露头角,原本还想,如果幸运的话。也有那么一天,可能会君临天下吧。于是伸出手,紧紧的握住那么一点点的可能,可是到头来发现,还是只能走到这里。未来的路,比这些时的苟且偷生,也好不了多少。好吧,就暂时为止吧。把关系命运的把柄,交出去。至少要先除掉劲敌。把这些钥匙配好之后,你就自己取出那份名单,送到世子府上吧。要是再让我过目的话,也许我会舍不得。今年的夏天,着实来的有些晚,这么在这里坐一坐,竟然觉得有些凉了,我得出去喝点热乎的东西了……”

    话音刚落,听到西北角的花瓶遗落在地的声音,九皇子一惊,抬起头,看到泪流满面的云罗。吃惊道,“你怎么会?”

    云罗本来慌张的想要低身捡那些碎片,听到她九哥的声音,好像才反应过来,即使捡起这些碎片,也不能掩盖她此时出现在这里,“我……但是那些名单不能交出去……鸣棋只不过是想要一个能够要挟九哥的东西。那就可以是东西,也可以是人!”

    九皇子极突兀的笑了一下,柔声道,“跟鸣棋世子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我比你更了解他,如果是要在他那里押一个宝的话,不用他给饭的,比要让他给饭的,会更受他待见!拥有一切的他,就是那么小气,会很心疼那些米粒儿!”

    那是分明的安慰。却惹得云罗更加的泪落如雨。

    她不答应的小跑着过来,抬起手来,就将管事紧紧握在手中的那些印章拓纹,打落在地,“不是有更加珍贵的东西吗,相比于哥哥来说,我才是那种。而且更有优势的地方,我会比这些死的印文,更加让他头疼,还有云著,他也会帮我的。鸣棋不是一直跟哥哥允诺,他想要得到这些名单,就只是要,确保哥哥在他离开帝都的这一段时间内这对他无害的存在吗?
欢迎您阅读籽日所写的小说金枝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