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宛启天下 第二百八十六章 镇国之宝

作者:简小宛 类别:玄幻小说
    靳楚生伤心欲绝,悔恨不已。立即下令让五万守城军全部去西城河中搜寻覃澜,可是西城河是连着封黎江的,搜寻起来谈何容易。

    五万守城军在西城河搜寻打捞了整整三天,靳楚生也亲自在覃澜投河的地方守了三天。三天后,宁左相带着文武百官去西城河边接回了他们的王上。靳楚生坚持留下三千守城军继续在附近搜查,一个月以后才完全撤兵。

    然而,靳楚生不知道的是,覃澜并不是自己投河的,而是被身边的宫女拖着跑到河边,在慌乱推搡中掉下去的。

    覃澜本就已经跑得筋疲力尽了,掉进河里就已经失去了知觉,完全没有挣扎,顺着湍急的河流漂到了一处河边的草丛中。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当地的村民救到了家里。

    就这样,覃澜在这个远离城镇的乡村里活了下来。那里的村民十分纯朴善良,虽然生`活清苦,但是却过得逍遥自在。

    覃澜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忙不过来,村民都很热心地帮助她。在靳浩然和靳若心三岁的时候,覃澜救了身受重伤的曲流云。后来,曲流云认了覃澜做姐姐,和她们住一起,帮了覃澜很多忙。

    然而,当覃澜离开王宫六年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适应了普通的平民生活时,命运又跟她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

    靳楚生花了六年没有找到的覃澜,竟然被厉星宇的人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厉星宇派了杀手,去抓覃澜和她的儿子。因为厉星宇并不知道覃澜生的是龙凤胎,以为覃澜只有一个儿子。所以杀手来时,错将和靳浩然打扮一样的靳若心抓走了。

    后来杀手发现靳若心是一个女孩子,知道自己抓错了人,就将靳若心扔在了荒郊野外。靳若心被扔下马时,摔伤了头部,失去了记忆。被一个经过的戏班子带走了,随后辗转多年才到了大封国的京城,被季掌柜所救。

    而另一拨去抓覃澜的杀手,却因为有曲流云在,并没有得逞。曲流云带着覃澜和靳浩然一路往齐城逃去,终于被守城的官兵发现,禀报给了靳楚生。

    靳楚生得到这个消息时,愣了半晌,一面不敢相信,一面又期望着真的有奇迹发生。靳楚生宁愿再上一次当,再失望一次,也不愿意错过任何机会,他决定亲自带人去接。

    当靳楚生看着那六年仿佛没有任何变化的女子时,欣喜若狂。而且他不仅仅是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妻子,还看到了自己从未谋面的儿子靳浩然。

    而覃澜看到靳楚生时,心里除了痛,还是痛。奈何,为了借助靳楚生的力量寻找女儿,她还是跟着靳楚生回了王宫。

    回宫后,覃澜才发现,靳楚生竟然一直为她保留着王后之位。除了厉星颜以外,虽然靳楚生后来又娶了几个妃子,却都已经被打入了冷宫,死的死,疯的疯。

    而那些妃子诞下的子嗣,也没有一个能平安长大的。也正因为之前的二王子、三王子、四王子、五王子都已经病逝,所以靳浩然才被封为六王子。

    靳楚生极力讨好覃澜,对靳浩然也百般疼爱,还派出大量兵力去寻找靳若心。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覃澜终于渐渐被靳楚生所感动,而靳楚生也始终一心向着覃澜和她的儿子靳浩然。

    然而,这些年来,厉星宇的势力越来越大,以至于,靳楚生想将王位传给自己最疼的儿子靳浩然,也不能直接下旨,而是与厉星宇缓缓周旋。

    一个多月前,靳浩然被派去出使大封国之后,厉星宇一面派杀手去暗杀靳浩然,一面就将靳楚生和覃澜软禁起来。如果不是想要得到靳楚生手上的镇国之宝,厉星宇恐怕早就已经杀了靳楚生,立靳鹏展为王了。

    东黎国历代国王积累下来的财富,都被藏在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只有每一代的东黎王知道,而开启那个宝藏必须要使用东黎国的镇国之宝。而那个宝藏,厉星宇也只是听说过,并不知道在哪儿,镇国之宝也只是一个传说中的东西。

    但厉星宇那么有野心的人,当然不会轻言放弃。厉星宇一直在整个王宫里搜寻藏宝图和镇国之宝,却一无所获。

    后来,厉星宇突然来要七星丹,并且愿意用边防军的兵符做为交换,靳楚生当然不愿意给,只说需要再考虑几日。厉星宇大怒,将覃澜带离靳楚生的身边,单独关押到王后宫里去了。并且威胁靳楚生说,七日之内,不交出七星丹,就杀了覃澜。

    再后来的事情,林宛就都已经知道了。

    林宛听完覃澜的讲述,不禁轻轻一叹,静默了一会儿,才道:“母后,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什么都会好起来的,等琴心姐姐回来了,你们就可以一家团聚了。至于厉星颜和靳鹏展,不足为虑。”

    覃澜淡淡地摇了摇头,幽幽地道:“我不是担心什么,我只是觉得你父王,对厉星颜可能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是曾经让他迷恋的女人,而且是为他生过孩子的女人。”

    林宛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抱着覃澜,趴在她的香肩上,低语道:“母后,女儿也很迷惘,很担心终有一天,自己的男人会遇到比我更好的女人,会心里再有别人。”

    覃澜淡淡一笑,拍了拍林宛的后背,柔声劝道:“宛儿,你还小,想这么多做什么?人生的路还很长,你从现在开始担心,还没有到母后这个年纪,你就老了。”

    林宛如粘人的小猫一般在覃澜的怀里蹭了蹭,喃喃地道:“母后,宛儿要走了,宛儿舍不得您,真想就留在您身边哪儿也不去了。”

    覃澜叹了口气,搂着林宛,轻轻地摇啊摇啊。心里暗暗感叹,自己盼了十年的女儿,今日却在林宛身上感觉到了母女间的亲昵和温情,仿佛是佛祖给她的恩赐,补偿她十年来的思女之痛。

    不知道自己的亲生女儿若心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一定不会像林宛一样搂着自己撒娇,和自己如朋友一般聊天,这么自然地说出自己的心事。(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简小宛所写的小说穿越之宛启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