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忧心忡忡

作者:扬秋 类别:玄幻小说
    魏七的丈夫姓章,章氏一族在湘城也是世家名门,与魏老太太娘家算是远房亲戚,只不过隔得有点远,平日里少有走动,原因嘛!也很简单,就是嫉妒。

    这后宅里的女人闲着没事,就是聚在一块儿聊聊育儿经,比比自家的男人谁比较有本事,魏老太太娘家因为这位老太太远嫁北晋,还是宗妇,仗着这位婆家的势,在湘城腰杆子都挺起来了!

    之前大家平起平坐,资源相等,没谁高谁低,所以相处融洽。

    魏老太太出阁时,章氏还来帮衬过,可随着魏老太太在婆家站稳脚跟,生下儿女之后,老太太娘家在湘城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那时,就连凤家庄湘城分舵都对魏老太太娘家颇为敬重。

    但是魏老太太的侄孙女硬生生插入魏老太太孙子夫妻之间后,老太太娘家在湘城的地位就开始下降,毕竟大家都怕啊!

    这家的姑娘也太不讲究了吧!

    明知表兄有妻小,人家妻子还身怀六甲呢!她不管不顾的横插一杠,害得她表嫂差点就一尸两命,还是她打一开始就打着这个主意,好在表嫂生孩子不顺死了之后,她好借机上位呢?

    不得不说,魏老太太娘家当初的做法,引湘城及其周边城镇的人家颇为反感,这要是那天自家的孩子被魏老太太娘家的闺女相中了,是不是自家的媳妇、孙媳就只有乖乖退位让贤的份?

    还有,要是她家的孩子看上自家的女婿或孙女婿,那自家的女儿、孙女是不是就只有让步的份?

    没看他家仗着姑老太太的势,在湘城耀武扬威,却连人家的孙媳也跟踩,还害得魏家的小姑娘早产,差点就没命了吗?

    但这都不是章家与他们越走越远的原因,导火线其实和魏七父母当初一样,魏老太太是高家长房的嫡长女,而与章家闹出事情的,是七房的孙女高家仪,跟魏老太太那个侄孙女一样,七房的孙女看上了章家家主孙女章承泽的丈夫。

    问题是这两个姑娘自小一起长大,辈份相当,年龄相仿,唯一不同的是,高家这个孙女的未婚夫在婚前一个月意外死亡。

    临出阁前死了未婚夫,高家仪的心情怎么好得起来?偏偏在她最伤心难过的时候,章承泽的婚礼如期举行,本来情同姐妹的两个人,两个际遇两样情。

    但章家不可能因为高家准女婿出事,而把自家闺女的婚礼延后,所以章承泽如期出阁,而应该早她两个月出嫁的高家仪,则因伤心过度病倒了。

    按说这么要好的姐妹,高家仪病倒了,章承泽该去探望的,可是章家的家长以及她婆家的长辈,都不愿她去高家,唯恐沾染了病气,或晦气。

    这其实再正常不过,再说了,高家仪才遭受如斯打击,章承泽挟一身新嫁娘喜气去探她,是真心探望,还是去耀武扬威?

    高家仪遭受打击,心情本就不好,再加上来探望她的人,没话找话说,话题带到章承泽身上去,可对着高家仪说章承泽的新婚美满,似乎有些残忍,于是大家不约而同的数落起章承泽的错处来。

    明明高家仪未婚夫的死,跟章承泽一点关系都没有,偏就被这些人无心牵扯上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高家仪对章承泽的幸福嫉妒不已。

    凭什么她章承泽可以夫妻和乐幸福,她高家仪还没嫁人就得守寡?

    之后高家仪利用自己柔弱无害的外表,利用章承泽的善良,悄无声息的介入章承泽的婚姻中,在章承泽即将临盆之际,要章承泽给她一条活路,因为她已经怀上章承泽丈夫的孩子。

    章承泽惊怒之余动了胎气早产,而高家跟当年逼魏七母亲接受高明仪一样,逼迫章承泽接受高家仪进门,不是做妾,而是做平妻。

    反正她男人又不做官,娶几个平妻也没人管不是?

    章承泽点头同意了,但章家也因此和高家闹翻了。

    只不过章承泽点头的条件,是高家仪必须绝育,她同意高家仪进门,等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就得绝育。

    这个条件,她是和丈夫及公婆谈的,二老无可无不可的答应了,反正儿媳也没不容人嘛!不是说高家仪把肚子里的娃生下来了吗?她丈夫为自己在妻子怀胎时,与她的姐妹搅和在一块,而备感愧疚,尤其在妻子主动给他又纳了两个美妾之后,更感亏欠了!

    高家仪以为自己如愿以偿,谁知这才只是恶梦的开始。

    但是为了她这事,高家理亏,就算她在夫家被刁难,她也没脸回家诉苦。

    被孟达生扔过来的纨绔,就是章承泽的侄儿章显宗。

    章家家大业大,章显宗是章承泽大哥章承岳最小的儿子,曾夸下海口要娶天下第一美女为妻的,没想到惨被设计,娶了魏七为妻,真是惨啊!

    凤庄主兄弟几个看在章承岳的份上,给章显宗的新婚贺礼,除却礼金就是一张拜帖,让他可持拜帖进京,请蓝海为其妻治病用。

    只可惜魏七没那个福份,自始至终都没能笼络住丈夫的心,最后那张拜帖被束之高阁,倒是她身边那几个丫鬟,在她进门后,陆陆续续爬上姑爷的床,飞上枝头作凤凰去了!

    她无法生育,没关系,几个丫鬟为她尽了开枝散叶的重责大任,每个人都至少生了一个孩子,章显宗的儿女之数荣登同辈之冠。

    直到她临终之际,她那几个已经失宠的丫鬟们,才到她病床前忏悔。

    她确实是早产,也体弱多病,但明华门财大气粗,她爹身为少门主,怎么可能不倾其所有为女儿治病,奈何高明仪的亲娘为女儿能在魏家立稳脚跟,悄悄的换掉了魏七的药,魏家派来的丫鬟初来乍到时,人生地不熟的,就被她用计拿捏住。

    不让魏七身体好转,就是为了让魏少门主夫妻心头的刺不消散,只有这根刺存在着,她女儿才能从中得利。

    她没想到的是,魏老太太和魏门主夫人斗法,又给魏少门主添了个表妹平妻,与高明仪的身份相当,不同的是,人家嘴甜身段柔软,不止把她亲姑母门主夫人哄得服服帖帖,就是魏老太太及魏少门主夫人,也都对她极好。

    高明仪斗不过她,怀的头胎因她小产,之后几次怀胎都没能足月就没了。

    高大太太气不过,便将气全撒在魏七头上,怂恿她出行,差点被人强了,都是她一手设计的,魏七的丫鬟们从中获利不小。

    遇上孟达生,算是一个意外,丫鬟们吓坏了,她们没想到孟达生与蓝神医认识,要真让蓝神医父女插手,高大太太的计谋肯定会被揭穿,所以她们故意在孟达生面前挑拨,果不其然这门亲事黄了!

    至于嫁进章家,那就真出乎她们和高大太太的意料之外了!

    然而魏七嫁进去之后,高家仪的母亲像嗜血的鲨鱼一样找上高大太太,两个女人有志一同,想要借魏七之手在章家兴风作浪。

    可惜的是,魏七被高大太太搞坏了身体,她有心无力,甚至无力抗拒丈夫索要丫鬟,她无法搅风搅雨,两位高太太并未就此作罢,而是找上魏七身边心高气傲的丫鬟们,在章家掀起风浪。

    魏七到死方知,自己的一生自始至终,都被这些外人操控着,她无力反抗,只能顺应自然,走到人生的尽头,方才知晓这一切,但是就算她早早知晓真相,又能如何?

    嘴角一抹自嘲的笑,魏七便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

    孟达生把魏七甩掉之后,便往表舅家去散心,半道上夜宿客栈,一进门就遇上柯庆儿一行人,被护卫簇拥的柯庆儿见到他,就像见到救星一样,拚命的跟招手打招呼。

    谁知孟达生竟转身就走,跟着他的人自然一刻不停的跟着走出去,柯庆儿看傻了,呆愣愣的看着他们离开,直到见不到人了,才慌急跳脚。

    负责护卫柯庆儿返家的护卫头儿见状,不由脑门突突的疼,这位小姐真是难搞,本以为见着人,就能把人顺利带上路,姑娘家体弱,不像他们一行都是粗人,路上自是要耽搁些时日的。

    万万没想到,这一耽搁就是十天半个月,一次十天半个月,来个两趟就一个月啦!想到庄主定下的招亲日期,护卫头儿只觉头皮发麻,接下来就算是日夜兼程,也没办法在预计的时间内赶回去。

    他一边给庄主写信,一边绞尽脑汁想办法哄小姐乖乖听话,可惜成效不彰。

    今儿好不容易,总算等到庆儿小姐安安稳稳的进客栈休息了,不再闹腾着要去逛街游市,谁知竟会遇上那位武林盟主?

    不过谁也没料想到,当他在烦恼如何杜绝庆儿小姐找孟盟主当靠山时,孟盟主竟然转身就走?这也太……

    “头儿,孟盟主这是,这是把咱们庆儿小姐当洪水猛兽了?”

    可不是吗?但是,这实话是能说出口的吗?

    他伸手在说话的下属头上挥了挥,“你瞎说什么?”就是实话也不能说的啊!

    下属摸摸脑袋,道,“头儿,这话不能说吗?”

    “为了你的小命着想,还是别说了吧!”

    当他们说悄悄话时,柯庆儿眼珠子乱转正想辙呢!忽然灵光一闪,张嘴就要胡诌时,她身边的一个嬷嬷眼疾手快,往她身上速点了好几个穴道,其中之一就是哑穴。

    这位嬷嬷是柯庄主派来的心腹,平常是不管庄里内宅事,都是跑外头的事务的,本来还以为,不过是护送庄主的小女儿嘛!小事一桩,谁知直面柯庆儿,她才知道这位主真不是个好相与的。

    到湘城,得知她竟然连续算计黎教主兄长好几回,还以为是她身边的人撺掇的,没想到竟全是她自个儿的主意。

    半瓶水乱晃荡,真是天真可笑!

    也不看看,她想算计的人是谁?要是他们得到的消息没有差错的话,那人便是东齐清平门的前门主。

    清平门虽然这两年落没了!可在此之前,那可是杀手界中响当当的组织,大家本来都在观望,清平门在前任老门主手中,算是达到了一个新境界,但所有人都晓得,这份功荣其实全靠老门主的心腹干将。

    大家都等着看,清平门前任老门主毕竟老了,而且那位副门主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想把衣钵传给谁?他虽没明说,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个位置他定是要传给他那位心腹干将,可副门主岂会容他如愿以偿。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他们就等着清平门一蹶不振,然后大家再来瓜分好处。

    却没想到,前任老门主和副门主会两败俱伤,最后门主之位顺利落入老门主的心腹干将之手。

    本来所有人都颇为失望,这门主之位如此顺当达成移转,没有纷争没有纠葛,那大家还怎么趁乱捡便宜?

    正当大家失望准备归家,事情又出现变化,那个大家狠不得除之后快的家伙,竟迅雷不及掩耳从清平门抽身而去,把清平门给扔下了。

    这事发生得太快,大家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来大家都以为,他在调解老门主和副门主的冲突时受了内伤,就是因为内伤过重,才导致他接手门主之后,就又快速的将门主之位传给亲信,自己则躲起来疗伤。

    等他的伤势好转,肯定就会出面接手门主之位了。

    后来清平门大内斗,大家以为是他亲信的新门主很快下台换人,所有人都等着这位老门主的心腹干将重返清平门摆平内斗,认为这是他故意弄出来的清洗反派势力的诡计,不想他们失望了。

    他们没等到这位将清平门带上颠峰的这位门主,只等来了清平门因不断的内斗,而实力急遽下跌的事实,这时才隐约有消息传出,在清平门大内斗之前,曾派不少门内排行前十的高手,前往南楚意图行刺某人。

    然而那人不过是南楚皇帝心腹刚认回来的小儿子,丝毫不起眼,微不足道啊!

    后来大家才发现,这个小儿子也许就是清平门那位才让贤的门主。

    直到那时候,大家才知道他们一直以代称称呼的那位,姓黎名令熙。

    也就是到那时,才有人把这关系给对上,南楚皇帝那位心腹,竟然有个身为瑞瑶教教主的女儿?

    嬷嬷叹气,别说黎门主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是将军出身,就说这位妹妹,那也是不容小觑的主儿啊!

    他们家这位天真的小姐,怎会以为自己能算计黎教主哥哥会成功?别说黎令熙的实力为何,就看黎教主自己和夫家,也知道他们不会容许有人算计自家亲人的!

    想到这里,嬷嬷忍不住冒了身冷汗,说不得这位主儿还没对他家小姐发难,全靠黎门主说情吧?

    不过嬷嬷不敢自大的认为,黎门主是因为看上自家小姐,才拦着妹妹出手的,更多是他想自己出手收拾人吧!
欢迎您阅读扬秋所写的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