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麻烦处处有

作者:扬秋 类别:玄幻小说
    在父亲和弟弟夫妻回庄的第一天,就发生有人混入大厨房的事情,这让凤庄主震怒,下令彻查相关人员外,还特意回去看老婆。

    内宅是老婆管着的,出了这样的事,想来她心里肯定难过自责得紧。

    进到院里,来到正房外,他立在廊下往窗里看,就见老婆独自一人坐在桌前,桌上摆着本册子,想来应该是花名册才是。

    他想了想,原是要提脚走人了,不过屋里传来蓝棠的声音,“进来吧!正好帮我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凤庄主笑着应声提脚进屋,才进屋就看到妻子举着册子要交给他。

    “给!”凤庄主走过去接下,顺势在蓝棠身边坐下,“有哪几个需要特别留意的?”

    “不好说。”蓝棠叹气,“你知道总舵里分了好几派势力?”

    “知道。”凤庄主低头笑了下,“其中最大一派,就是义母留下来的。”因为凤乐悠的关系,凤老庄主虽把庄主之位交给了凤庄主,接手后的凤庄主面对义母留下的人,却不好处置。

    以前她们背着正牌主子,听从方夫人的话,处处给正牌主子下绊子,帮着方夫人给凤老庄主夫人下套,可是他们没有实质的证据,本来这事由凤老庄主出手,会简单许多,但是凤庄主不好跟他开这个口。

    本来蓝棠进门之后,作为新一任当家主母,她可以名正言顺的处理这些人,奈何接下来事多,忙着忙着也就忘了。

    黎浅浅成亲后,小夫妻两跟着黎漱和凤老庄主去了赵国,按说她应该有空来处理这些人了,结果她怀了二胎,而且这段时间,这些人老实安份得很,一时间还真拿不到他们的错处。

    蓝棠就和凤庄主说了,如果他们就此安份下来,说不得得将人留下来,毕竟是小家伙亲祖母的人。

    没想到他们会选择今天跳出来生事,是想让凤老庄主对她这个儿媳不满?让他觉得她不堪担起庄主夫人的重责大任?想要令他另谋当家的人选?整个凤家庄就她和黎浅浅两,唯二的妯娌两个,一个不堪大任,那就是另一个上任。

    想要借此离间她们两个?

    目的呢?

    是冲着她,还是冲着黎浅浅来的?

    蓝棠想到了这些日子以来,这些人在她这里没讨着好,想要另谋高枝以栖,也说得过去,不过要是黎浅浅也拒绝他们的话,他们又将怎么做?

    “京里传消息过来,镇西卫所要换指挥使。”凤庄主看完花名册之后,忽然天外飞来这么一句话,让蓝棠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们在说凤老庄主夫人留下的人,怎么突然扯到镇西卫所去。

    蓝棠张嘴正想说什么,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闭上了嘴,扬眉问,“你是说,那对兄妹……”

    “嗯,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的父亲,应该就是即将走马上任的新任镇西卫所指挥使,韩熹韩大将军。”

    这位大将军是新贵,之前黎经时他们去东齐边境打仗时,南楚大军同时攻打西越,这位韩熹大将军便是此战一役成名。

    大家原本以为他和黎经时一样,是寒门出身的,没想到返京论功行赏时,他因故受了重伤,所以缺席那场浩劫,他是逃过一劫,但他的父亲和兄弟们却未能幸免。

    等到大家上韩国公家吊唁时,才震惊的发现,这位韩大将军原来是韩国公的儿子。

    他是庶出,又是最小的儿子,在京里时就一直不怎么显眼,等到十二岁时,就逃家入了军营。

    听说是在家时,被嫡母嫡姐打压,他姨娘为了保护他,被他的嫡姐从假山推下摔死,他也是因此才逃家的。

    这件事并未外扬,国公府死一个小妾,不算大事,庶子逃家,这事就有点大了,不过韩国公夫人和大小姐把事情圆得很好。

    韩熹逃家,正好让她们把责任推到他头上去,母女两个对韩国公说,韩熹和他姨娘发生争执,他失手把亲娘推下假山,看到亲娘被自己害死了,韩熹吓坏了逃家。

    母女两加上下人的证词,入情入理,韩国公无从怀疑起,只能相信妻女的话。

    为了不让家丑外扬,他也没派人去寻小儿子。

    直到在西越战场上父子才得以相见,韩熹和嫡母嫡姐感情不佳,但和几个兄长感情却不赖。

    那次他之所以会受伤,未能出席庆功宴,也是为了不让父兄在嫡母面前为难,故意自伤以避让,却没想到因此幸运逃过一劫,可惜他的父亲和兄长们全都折于此劫。

    老韩国公夫人和韩大小姐大概想都没想到,有朝一日,韩国公这个爵位会落在韩熹的头上,韩大小姐和老韩国公夫人托人找关系,想要让韩国公世子的儿子继承爵位,可是皇帝不点头,他们的作为全属枉然。

    因为十二岁就离家出走去从军,成亲娶妻也都是自己搞定,韩熹的妻子生第三胎时难产过世一尸两命,他便一个人带大一双儿女韩祥和韩瑞。

    韩祥今年二十,韩瑞十八,两人早就到婚嫁年龄,韩大小姐想让儿子娶韩瑞,一来可以和娘家有更亲密的往来。

    奈何她儿子看不上韩瑞大大剌剌的,殊不知韩瑞也瞧不上这个说话都要翘着小指的表哥。

    除此之外,前世子夫人和几个妯娌,都很热心的要为这两个侄子侄女牵红线,对象自然是各自的娘家侄儿或外甥。

    如此一来,原本姑嫂相处融洽的几人,因此出现分岐。

    再有就是她们都有各自看好的新韩国公夫人的人选,如此一来,意见更加分岐,就连老韩国公夫人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其中最有竞争力的,当数老国公夫人的侄女,这个侄女早年守寡,若嫁给韩国公韩熹,她不必再生孩子,还能借国公府之力,为她之前生的三个儿子安排前程。

    本来老国公夫人就应允她,等老国公回府,就会为她的儿子们安排差事,谁知竟然出了那么大的意外呢!

    再来就是韩大小姐的小姑子岳玲珑,她这小姑子自小被娇惯得不成样儿,出嫁之后与丈夫两个一言不合就动手,她婆家是文官之家,当初会娶这个媳妇,全是碍于韩国公府的威势不得不从。

    但后来实在闹腾得太厉害,韩大小姐的小姑子被丈夫一巴掌拍倒在地小产了。

    最后只能合离了事。

    岳玲珑合离后就待在娘家,家里寻思让她再嫁,实在是她太会闹腾了,岳家二老受不了她动不动就闹腾,今儿惹兄嫂不快,明儿害弟弟夫妻拌嘴,后日就该小辈们被姑姑欺负了!

    自她合离归家之后,家里成天鸡飞狗跳,闹个没完!

    要是他们夫妇两年轻个十几岁,兴许还能压着儿子媳妇们几年,现在?他们也怕女儿把儿子媳妇们得罪光了,保不齐要牵连他们两个老的。

    本来韩大小姐也没想到这茬,谁知小姑子自己看上了她那个庶弟,跑来找她,说她看上她那个刚继承爵位的庶弟,要她帮忙她嫁过去韩国公府。

    韩大小姐原本是不想答应的,因为一旦小姑子嫁给韩熹,要与她朝夕相处的,可是她亲娘啊!

    清楚小姑子秉性的韩大小姐,怎么肯坑亲娘呢?

    但是她也知道,如果出手帮忙了,最后事未成,公婆和丈夫不会怪她,小姑子也无话可说,但不答应帮忙,那她在婆家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所以她出手了。

    韩熹自此就与黎经时成了难兄难弟,不过黎经时比他幸运,他的长子都快要三十岁了,一旦成亲,内宅自有长媳当家,他要不要再娶?全由自己作主,没人能做他的主。

    皇帝早些年还想为黎经时牵红线,想把自己的堂妹或表妹嫁给他,后来大概是想通了,逼黎经时成亲,等于是把这员猛将放出去,任那些勋贵世家及文臣去拉笼他。

    那还不如别再娶的好。

    韩熹就不同了!

    他的亲爹虽然过世了,但嫡母还在啊!而且他的年纪比黎经时要小,儿子也就那么一个,看看他爹,甭管嫡庶,可是有六个儿子的啊!结果就剩他一个,所以他怎能不再娶?

    但是韩熹不傻,他可是亲眼看见嫡姐把他姨娘推下假山的,嫡母就在一边看着呢!这两母女给介绍的女人,他敢娶?不怕再娶的妻子生了儿子后,自己小命就得玩完?而且他也怕,长子会比自己更早玩完,毕竟他是嫡长子,挡着继室生的嫡子的路呢!

    如果韩家没有爵位,兴许那两母女不会这么热心为他相看再娶的人选。

    凤庄主之前就为妻子解说过韩家的事,因为韩祥和韩瑞乍然出现在湘城,还对章朵梨表现得十分亲近,让人觉得突兀且意外。

    “韩熹这是看上朵梨,所以示意两个孩子抢先来亲近她?”

    “也许,也许是他授意的,也或许是两个孩子自做主张的。”

    蓝棠曲指在花名册上轻敲,好一会儿才道,“这收买他们的人是怎么想的?绕这么大的一个弯?”

    “也许人家并没有绕什么弯。”凤庄主嗤笑一声道,从怀里掏出信给蓝棠,“看看,这是我们刚刚在议的事。”

    蓝棠拿过来一看,忍不住倒抽口气,“这老韩国公夫人这手也伸得太长了吧?”

    “这老太婆在京里的人缘一直都不怎么样,会和瑞郡王妃搅和在一起,也不奇怪。”

    东齐的这位长平长公主,被人哄来南楚,见凤老庄主一面后,就此情根深种,非凤老庄主不娶啊!嫁不成后由爱生恨,造成凤家庄的浩劫,凤老公子夫妻以及无数凤家庄的人员惨遭横祸。

    自责的凤乐悠疯了,凤公子被父母强灌内力差点爆体而亡,凤二公子被长平长公主的内侍掳了去,差点被折磨死。

    还以为她已经安份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能怂恿别人,来对凤家庄下手?

    “看来她日子过得太舒坦了!还有这个闲心设计指使人对咱们下手?”蓝棠对此感到匪夷所思。“为了一己之私,她还要害死多少人才肯罢手?”

    “难了!”凤庄主冷哼,“她那小女儿已死,另外几个留在东齐的孩子,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所以她才会疯狂如斯,想着要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吧?”

    蓝棠青着脸,“真是个疯子!”

    “老韩国公夫人育有三子一女,三个儿子都死了,就剩这位韩大小姐,她对这个女儿可比对亲孙子还好,就连对外孙也比亲孙子好上数倍。”

    倘若不是有亲孙子在,只怕老夫人当初在运作时,就会把外孙子推上韩国公的位置。

    孙子有亲娘在,孙子自然是听亲娘的,要是外孙继承爵位,他娘是她闺女儿,自然是与她这外祖母亲近。

    瑞郡王妃就是抓到了她的软肋,想想看,老国公夫人连让亲孙子继承都不怎么乐意了,对继承了爵位的韩熹又怎会心悦诚服呢?

    “她就是拿捏住了这老太婆的心思,就像当年她哄方束青一样,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方束青看似单纯实则心眼多着,而这位韩老国公夫人年纪虽然一大把,但是自小就顺风顺水长大的,成亲后没多久就自己当家了,可以说韩国公府,一直是老国公夫人的天下。”

    “这也就难怪,她会看韩熹不顺眼,冷眼看着她女儿行凶而不制止。”

    凤庄主摇头道“日后可得好好教孩子,千万不能让他们学歪了。”

    蓝棠点点头,“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以法行事。”凤庄主道,“他们犯了法,不该循私领人进庄,那人待的可是大厨房,你想,若那人想直接取我们性命,那可是易如反掌啊!”

    藏在暗处,没人晓得她的存在,辜大厨他们根本无从防备,这次是因为对方另有打算,才让他们逃过一劫,否则,对方要真动起手来,那真是悄无声息,他们只有冤死的份了。

    “而且我们也不知道,除了李花之外,他们还安插了多少人进庄。”

    这次能逮到李花,完全是个意外。

    “这个李花有些奇怪,她在大厨房待着,没人怀疑她,她为何要推辜粟下水?难道就为了让金香能到我面前来?”蓝棠不解。

    凤庄主拍拍她的肩头安抚道,“让人看好孩子,我们去大厨房走一趟。”

    想不明白,就亲自走一趟吧!

    蓝棠点点头,让慕圆和慕姗去找云珠,帮她看好孩子们。

    “幸好浅浅她们回来了,她身边有春江和春寿,可以帮忙照看小家伙。”

    凤庄主笑,“你别忘了,浅浅的武艺可在她们两之上呢!”

    指望她们?还不如指望黎浅浅呢!

    不想此言一出,竟惹来妻子的白眼,“浅浅有孕在身,近来嗜睡得很,怕是没精神帮忙照看孩子。”

    凤庄主笑了下道,“他们两在赵国就遇到一堆麻烦,没想到回来家里了,还是麻烦一堆,真不知是他们两走运呢?还是不走运?”
欢迎您阅读扬秋所写的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