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准备开工

作者:扬秋 类别:玄幻小说
    薛志琳最后是跟着外祖一家走的,临走,威远侯说了,她屋里的东西都可以带走,此外她成亲时,侯府会派人送上嫁妆。

    这些有什么用呢?薛志琳叹气,有撑腰的娘家人,就算没有嫁妆,去了婆家,也不会被人欺负,他们不敢。

    没有撑腰的娘家人,再多的嫁妆都是空,迟早保不住的。

    可是她能怎么办?谁叫她娘作孽呢?

    她想留下来,继续做侯府千金,可惜,威远侯压根不予理会,让严家人看着严氏她们被关进去,封院,然后就请他们离开了。

    严老爷不敢端外祖父的架子和他说话,只能低声下气的对他威远侯打商量,日后是不是能他们来探望严氏和薛志彬。

    威远侯嗤笑一声,摆手走人,身后一名侍从以一种关爱白痴的眼神看着他,道,“严老爷,您女儿的事要是传扬出去,那就是浸猪笼的份儿,您觉得,还能让您探望被浸了猪笼的女儿吗?”

    “可志彬他……”

    他并没有错,错的是他娘和他生父啊!

    “这不是因为他疯了吗?他要是没疯,侯爷就是把人分出府,日后不往来,谁让他疯了呢?还是说,您不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把事情抖了出去,我们侯府虽然面上无光,不过你们严氏受的影响可是最大喔!”

    谁说不是呢?,只是到底是自己外孙,叫严老爷哪能不为他争取一下。

    薛志彬要是知道自己若不装疯,就不会被关押起来,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气疯?

    不过那不是威远侯要烦恼的事情,在他处理家事的时候,黎浅浅他们已经找好了客栈新址,威远侯这次处理家事,结识了县太爷,因此在买地的时候顺利不少。

    选好了址,接下来就是找股东了,这个黎浅浅就全权交由黎令熙和威远侯一起做。

    早在威远侯还在忙的时候,黎令熙就已经让人放出风声了,只是威远侯家的事情实在是太吸引人眼珠,所以除了有心人士,根本没人留意到瑞瑶教要在赵国盖客栈的事情。

    等到黎令熙和威远侯一起出现时,这些有心投资的王公大臣们方明白过来,为什么威远侯要如此强势把家分了,将那些有如吸血血蛭的叔伯们全分出去。

    原来,根子在这里啊!

    想想也是,有那样拖后腿,又贪婪的亲戚在,谁能放心大胆的和他合作,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吹来的,要是投资下去之后,他这些亲戚缠了上来,他们是要退资,还是继续合作,继续合作的话,威远侯能保证,他们这笔买卖不会被他那些亲戚给拖累?

    要知道,做吃的酒楼或吃住兼备的客栈,最怕的就是,占便宜的亲戚,美其名带人来给你捧场,但吃的住的全赖账,吃挑好的吃,住,因为有伙计安排住宿,不太可能让人占到这个便宜,可只要他们带人来把位置全占了,赶是不好赶的。

    最后只能花钱消灾,一个股东如此,两个股东也如此,要是全部的股东都这样,那这店还开不开?生意还做不?

    其实来和黎令熙他们谈合作的人,家里不是没有像威远侯大伯父他们那样的人,可是威远侯是小辈,之前还有个动辄就帮着叔伯们压制他的继母,他的处境算是所有人当中最艰难的。

    一来威远侯在朝中已濒临三流贵族,在朝中没有实权实差,二来家有太多蛀虫,三嘛!自家长辈不体谅也就算了,他岳母还带着一大家子,从南楚跑来投靠他,听说一开口就要他帮衬大小舅子们,在国朝当官,官位还不能太小,至少不亚于他们之前在南楚的官位。

    有人说他自找的,也有人说他岳母要求太多,也不想想,她亡夫是南楚官员,儿子们也因丈夫过世而丁忧中,还没出孝期呢!就跑到赵国来另起炉灶了,以为他们赵国选官这么不挑的吗?

    听说在威远侯和叔伯们分家时,这一家子因为祖坟出事,所以赶回南楚去处理了,就不知处理好之后,还会不会回来啊?

    有个心直口快的王府长史如是问了,威远侯扬眉看向对方,道,“他们虽是内人的娘家人,可是我威远侯做事,还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长史大人尽可放心。”

    “也不是我们不放心,实在是,贵亲都还没出孝呢!就急吼吼的跑到咱赵国来谋官职。”

    孝道,是评选官员品格最基本的条件,也是最容易评判的一项,其他如个人品性,那得遇上事了,才能根据对方的反应和举措来做判断。

    但一般来说,连对自己的父母都不孝的人,还能指望他们对百姓有怜悯之心?对皇帝有忠义之心?

    黎令熙笑了笑,道,“威远侯的岳母其实是被南楚不断上门拜见的人给吓着了,都说人走茶凉,可张老大人留下遗泽众多,知道他过世,上门祭拜的人众多,老太太一辈子都是个老实的内宅妇人,哪见过这种阵仗。”

    他顿了下,见在座诸人脸色稍缓,才又道,“威远侯夫人至孝,接到老父病重的消息,就带着儿女赶去南楚见老大人,老大人走后,威远侯分不开身,也是夫人要为父尽孝,留在南楚守孝,直到威远侯有空才过去接人。”

    “威远侯到了张家之后,见诸人实在热情,所以才建议岳母一家暂避到赵国来。至于谋官一事,大小两位张大人都是受张老大人教诲的,又怎会在孝期跑来赵国谋官呢?那些传言啊!全是有心人放出来的,没看他们得知祖坟出事,就毫不恋栈的赶回去了吗?”

    黎令熙边说,边挑眉暗示有心人是什么人。

    大家都不是傻子,这有心人是谁?自然是威远侯那些叔伯们了!想想看,张家人若一直待在国都,威远侯就得分心关照他们,那谁来搭理他们这些叔伯的难题呢?

    只有把张家人弄走,这些叔伯们才能从威远侯那里继续拿好处嘛!

    不过威远侯这回雷厉风行分家,还真把国都的人都吓了一跳,要知道这威远侯一直给人的印象,就是个温吞货,家里一大堆只会给他惹事,叫他善后的亲戚,他也不处理。

    自从黎漱出现之后,威远侯说黎漱是他的救命恩人,年少时有人买凶杀他,亏得黎漱出现及时救他一命,从那时起,就有人在质疑,威远侯太夫人不似外传的那么好。

    试问,威远侯说他出事那时候才多大?老威远侯还在吧!谁能同个半大小子有如此深仇大恨,还买凶杀人呢!

    威远侯那时不过是世子,一旦他死了,谁是获利者?薛大老太爷?薛三老太爷?都不是,而是他那异母兄弟薛志彬,世子身亡,继室嫡子自然就成了世子,威远侯府的一切就由他继承。

    听说那会威远侯被救之后,还在外头疗伤许久,跟他出门的护卫和小厮、侍从全都死绝,可见情况之惨烈。

    大家想不到的是,威远侯今年突然发作,把叔伯们分出去,最让大家诟病的是,他竟然大方的把他们手里经管的铺子和庄子,全都分给叔伯们了,真是大方得叫人想打他啊!

    和阳伯就问,“你怎么那么傻啊!好好的怎么就把那些铺子和庄子全舍了?”

    “不舍不行啊!”威远侯苦笑摊手,“伯父请想,这些铺子和庄子在他们手里不知多少年了,铺子里和庄子上也不知,还有多少人是忠于侯府的,与其撕破脸拿回来,日后他们从中使坏,把铺子搞到倒闭,庄子搞到没有产出,还不如大方点放手。”

    威远侯笑,“如此一来,不止得了好名声,还省掉不少麻烦。”

    这话一出,在座诸人不由深思起来,他们家里也有这样的亲戚,甚至是兄弟,尤其是和阳伯,老和阳伯老当益壮,虽已七十高龄,年初还又得了一个小儿子,一个小女儿。

    此外老和阳伯最宠爱的庶子,仗着有老父宠爱,叫他姨娘吹枕头风,拿走了生意最好的两家铺子,和阳伯之前一直愤愤不平,觉得自己亏大了,现在想想,也是,跟他们争这些干么呢?都已经被人拿走了,就算抢回来,还要花人力物力及时间去收拾残局。

    倒不如像威远侯这样,痛快放手把人分出去,把精神放在值得的地方。

    不得不说,威远侯分家一事,虽然让不少国都人议论纷纷,质疑的有,说好的也有。

    和阳伯现在唯一头疼的是,老父还在啊!而且老当益壮,还能给他生出比他孙子还小的弟妹来呢!

    说到这,和阳伯不禁开口向大家讨教,要怎么把麻烦解决掉啊!他这些问题不解决,他也不敢投资,给大家带来后患,可是这又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与他交好的人,怎么也舍不得看他失去机会。

    黎令熙笑,“这还不简单吗?你家有才出生不久的小弟弟及小妹妹?”

    “是啊!比我孙子还小,现在我们就在烦恼,要怎么教孙子不要喊错,那不是弟弟妹妹,那是叔祖和姑祖。”

    “你那庶弟的姨娘很得宠?”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黎令熙笑着抿了口茶,“既然他们的姨娘能生下他们,表示她们是有手段的,她们的孩子还这么小,你说他们要不要为他们日后的前程着想呢?”

    那是一定要的,尤其她们依赖的男人年纪这么大了,一旦他有个万一,她们的孩子这么小,就算能分到什么,她们也保不住啊!

    “让你妻子的心腹去和她们谈谈未来,说一说那个庶弟母子,从老伯爷手里拿了多少好东西,让她们去吹枕头风,记得,让她们不要说那对母子的坏话,要说好话,怎么吹捧得好听就怎么来。”

    和阳伯好奇问,“然后?”

    “吹捧到一个程度之后,就怂恿老伯爷把他分出去,毕竟他这么能耐,只有自己去闯才能有好前程,在府中,有你这哥哥在,他就算有什么表现,也都会被说是因为沾了伯府的光,再有就是,趁老伯爷还在,他出去闯,遇上什么难题,有老伯爷,也好帮衬他。”

    和阳伯听了直说妙,他那庶弟就是一张嘴能说会唱,总是说自己有多能耐多厉害,要不是为了在老父面前尽孝,他肯定要出去好好的闯一闯。

    “等他分出府后,有那两位弟妹的姨娘在,肯定能哄得老伯爷忘了这个儿子,反正已经分出去了,就算他上门要见你爹,我想你多的是法子,让他见不到你爹,或是见到你爹,却被狠狠的教训一顿。”

    黎令熙笑着使坏,看得大家都有点晃,实在是这一位长得太俊俏了,这么一笑,虽然看起来坏坏的,可是就是让人忍不住目不转睛啊!

    和阳伯经他这么一教茅塞顿开,回家之后,先和妻子商议,和阳伯夫人听了之后抚掌称妙,唤了心腹,教了她们怎么说之后,就坐等后效,果不其然,这两位姨娘年纪轻轻进了伯府,虽然生了孩子,在老伯爷跟前有面子了,但是老伯爷年纪到底大了。

    谁知道他还能活几年?所以她们需要在伯府里找靠山,可是找谁呢?

    正愁呢!就有人送橄榄枝来了。

    老实说她们也想投靠伯爷夫妻的,毕竟老伯爷一死,这个家就由这两位当家了,可是这两位哪是那么容易靠得上的。

    听嬷嬷们说起伯爷那个庶弟,两位姨娘都听说过,而且对他及其子都深感厌恶,因为那父子三人竟然想轻薄她们。

    因为这事要是传开,受影响最大的,不会是他们父子三个,而是她们两,一来她们在伯府没有根基,二来她们是妾,他们是子和孙,老伯爷会相信谁?他们只要说因为她们嫌弃老伯爷年纪大,所以才找上他们,他们不从,她们就怀恨在心。

    就算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说的是假话,但有谁会信她们?说不定连她们孩子的小命都保不住。

    所以伯夫人的嬷嬷找上她们,她们二话不说就应承下来了,只是对嬷嬷们教她们,只对老伯爷说他们的好话一事,感到不解。

    嬷嬷们笑道,“朱姨娘你有儿子,儿子年纪尚小,可为人母的,都想儿子有出息,不想他们被养废,是吧?”

    这是每个做娘的心愿吧?儿子能有出息,为亲娘挣来诰命,那多好!可是她儿子身为伯府庶子,只怕是不能去参加科举吧?

    “古话说行行出状元,你就说希望小少爷日后,能像他七哥一样,把产业管得那么出色,全国都的人都说好,老伯爷听了肯定老怀大慰,然后你再……”

    这边这嬷嬷面授机宜,那厢另一个嬷嬷则教生下女儿的姨娘另一番说词,务求尽早把七爷分出府去,免得给伯爷扯后腿。
欢迎您阅读扬秋所写的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