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四十二章 差别待遇

作者:扬秋 类别:玄幻小说
    若问男人最受不了的是什么,无非就是他的女人给他头上弄了片草原。

    平亲王位尊权重,在他的眼中,女人不过是依附他的玩意儿。

    所以当他得到小蒋氏之后,就把人抛到脑后去了,根本就没想过再见到她,或是被他抛弃之后,她的日子该怎么过,唯我独尊的他,在得知小蒋氏竟然为自己生下了一个女儿时,心里略有触动,。

    感动,不过是短暂的念头而已。

    亲王府里所有人,包括小蒋氏自己,大概都没想到,她之所以能在王府中立足,全是靠季瑶深,这个长得与平亲王相像的女儿。

    因为她和平亲王相貌相仿,这才让平亲王消除了对小蒋氏的疑虑,虽晓得分别这么多年以来,她虽挂名黎经时的妻子身份,但因黎经时在外征战,他们这对假夫妻根本就不曾见面,更别说相处了。

    因此平亲王一直认为小蒋氏的贞洁无虞。

    结果现在,她自己亲口说出,她恨不能长孙氏早早去死,因为她碍到她与她二表兄双宿双飞了。

    这无疑是在告诉他,小蒋氏早就和她二表哥搅和在一块了!

    当她挂名黎经时妻子时,就与她二表兄……平亲王无力的闭上眼,这一刻,他,真恨不能冲进去,用双手把那贱人活活勒死。

    蓝海听到身边人咬牙切齿浑身发抖的声音,暗叹一声,心说也是,小蒋氏那些丑事应该没人跟孩子们提起过,或者该说,大人们肯定是刻意瞒着她们,所以浅浅不知小蒋氏和她二伯父搅和在一块儿。

    他忘了,早在小蒋氏尚在南城时,名份上虽还是三房的主母,可实际上她早就和黎二老爷厮混在一块了。

    黎老太太知道,黎二太太晓得,黎大老爷大概只知皮毛,黎大太太掌理内宅,怕是最早掌握情况的人。

    黎浅浅虽没和这些人住在一起,不过她身边有黎漱和刘二在,想知道什么,这两位怕是都不会瞒着她才是。

    蓝海收敛思绪不敢再走神,身体尽量放松,整个人却处于高度警戒的状况下,这个时候他就不得不感谢黎漱一下,因为他每天坚持盯着自己练功,所以这两年他的武功大有进益不说,还因有药膳调理,早些年亏损的身子已渐渐调养过来了。

    因此像现在这样高强度的专注警戒,他也能轻松完成,而不至于警戒防备一下子就全身酸软而昏厥。

    平亲王愤而起身,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起得太急,把他坐的交椅给带起来摔在地上,砰地一声,把地上躺着的蓝海耳膜都给震得一痛,这么大的动静,小蒋氏睡得再沉也被吵起来了。

    她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看到床前多了一道人影,吓得惊声尖叫起来。

    因为小蒋氏之前总是做恶梦,怕她半夜惊醒,一个丫鬟侍候不周,所以上夜的丫鬟有两个,今天因平亲王要来,便让丫鬟们在小蒋氏睡着后,挪到外间去睡。

    这会儿听到小蒋氏惊声尖叫,外间上夜的丫鬟忙不迭一前一后冲进来查看,不想却看到床前站着的平亲王,床边高几上摆着的油灯照映下,衬得平亲王那张俊美的脸黑沉如锅底。

    两个丫鬟吓得倒退,两个人摔成一团,蜷缩在外间不敢动弹。

    “王爷?”小蒋氏怯怯的看着他,神智还没完全回笼,犹在梦境与现实的魔幻地里挣扎着。

    平亲王冷笑一声,缓缓上前,就在小蒋氏嘤咛一声,想要靠到他怀里撒娇的时候,出手如电狠狠的掐住了小蒋氏的脖子。

    “原来,你怨怪你三表嫂不早早去死,不是因为她嫁给你三表哥,而是因为有她在,你就只能待在三房的宅子里,不能回去你姑姑住的大宅子里,享受荣华富贵,更不能和你的二表哥双宿双飞。”

    小蒋氏整个人僵住了,她双眼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是她的初恋,是她一辈子的念想,就算二表哥对她好,她却还是忍不住拿他和眼前的男人相比。

    黎家的男人长得都很好,黎经时三兄弟以黎经时最出众,然后是黎二老爷,年纪最大的黎大老爷算是兄弟三人中最不起眼的,黎二老爷玩世不恭最懂玩乐,哄女人的手段是一套套的,连番上阵直把人哄得心花怒放才肯罢休。

    但他和平亲王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平亲王身上那种尊贵气势是他黎二老爷怎么学都学不来的。

    所以就算和黎二老爷厮混到一块儿时,她心里还是惦记着平亲王。

    那是她青春年少时最美的梦,纵使后来的际遇让她觉得喘不过气来,但平亲王依然是她梦里最美的寄托。

    只是在她的想象里,绝对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会用手掐住她的脖子,这是要置她于死地吗?“

    “我问你,你是不是后悔了,后悔跟着我了,才会作梦都梦到了想要和你的二表哥双宿双飞?”说着就越来气儿,手下越发没个分寸,死死的攒住了小蒋氏的脖子,小蒋氏双手拚命的去掰平亲王的手。

    可是她一个弱女子本就力弱,再加上近日恶梦缠身没歇好没吃好,全身本就乏力,这时虽已是攸关性命的紧要关头了,她却根本就挣不开平亲王的手。

    双眼圆睁血丝渐渐染上了眼白,喉咙里发出嗬嗬嗬的声响,似在做最后的挣扎,最后所有的声音都被平亲王粗重的呼息声所淹没。

    他大口大口的粗喘着气,嘴巴像离了水的鱼拚命的呼吸着,怒火渐渐退去,烧红了的眼,失去的理智慢慢回笼,他手一颤,却没能松开小蒋氏的脖子,僵住了!

    平亲王维持着掐小蒋氏脖子的姿势好半晌,吸到胸膛的每一口空气就像火一样烧灼着他的喉咙,他的胸口,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过了千千万万年一般,他试着扭动肩膀,动了动手臂,然后才强迫自己松开手指头,把已经失去生命的小蒋氏甩落在床上。

    小蒋氏不重,她很轻,被抛到床上时,整个尸身还跳了好几下。

    平亲王厌恶的抽出一条帕子来擦手,他很仔细的把修长的手指擦干净,然后把帕子扔到小蒋氏脸上,遮住了她死不瞑目的脸。

    “来人,叫总管来一趟,把她给我处理掉,扔到乱葬岗去喂野狗。”血腥之气随着平亲王的话从他周身漫涎开来。

    “王爷……”丫鬟跌跌撞撞的跑进来,看到床上被帕子遮脸却一动也不动的小蒋氏,都傻住了,“姨娘,姨娘……”傻住的丫鬟来来回回只会重复这一句。

    平亲王看着不悦,可是女人本就胆小,乍然看到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小蒋氏,就这么死了!会被吓到也是情有可原的。

    他不悦的扬声喊自己的贴身侍从进来,他那两个侍从进来后,看到小蒋氏已死,都有些震惊,似乎不敢置信,要知道小蒋氏这些年算得上是得宠,尤其在她儿子被传说与平亲王幼时极像后,她在府中的地位可谓是水涨船高。

    甚至有传言说,平亲王有意另立世子,属意的就是这个老来子。

    可这小少爷的身份不够啊!众人瞧平亲王宠这老来子的劲头,便猜,兴许王爷拿抬举蒋姨娘,给她抬个侧妃当当呢!

    小少爷受了惊吓,性命垂危,好不容易把人救回来了,王府上下这口气总算是松了,因为平亲王总算露出笑容了!

    谁知就在今晚,小蒋氏死了?还是王爷亲自弄死的?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把小少爷记到嫡母名下,好方便另立世子?所以蒋姨娘因此激怒王爷,王爷盛怒下就把人给掐死了?

    嗯,按照他们家王爷的性子,似乎是有这个可能。

    侍从们在短短时间里,脑子高速运转,脑洞大开什么猜测都有,不过他们不敢显露在脸上,只敢暗暗揣测着。

    平亲王不管他们心里胡思乱想些什么,交代他们把小蒋氏的尸身给处理掉,他转身欲走,不过侍从留住他,问,“王爷,蒋姨娘的尸身要怎么处理掉?”

    “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掉?”平亲王口气很不好的质问。

    侍从们为难的道,“蒋姨娘毕竟有儿女的,小少爷还在病中,要是知道蒋姨娘突然没了,肯定要问要……”侍从看到平亲王黑如锅底的脸,说不下去了。

    以前王爷的女人暴毙的,不是用草席草草卷了,丢到城外乱葬岗去,就是送到庄子上,寻个地儿烧了了事,可那是没儿没女没娘家人的,蒋姨娘有儿子,儿子还极得宠,女儿虽嫁得远,可人家嫁得好啊!

    小少爷倒也还罢了!年纪小什么都不懂,自己又在病中,就算想闹,都不知从哪儿闹起来,但十三小姐不同!

    要知道这位主儿,可是和黎教主交好,嫁的丈夫还是个江湖人,王妃和几位已经出嫁的姑奶奶原以为她们做的事天衣无缝,不想早早就被十三姑爷看在眼里了。

    这一位主儿要是知道,她娘是生生被王爷掐死的,会不会对王爷有所想法?

    大家都知道,十三小姐虽是在府外出生长大的,可架不住人家会长,她的样貌是集小蒋氏与平亲王的优点长的,让人不得不说她实在很会长。

    平亲王的儿女中,以季瑶深的容貌最出众,其他人虽也长得不错,可是多多少少都带了父母双方的缺点,季瑶深却没有。

    以世子来说,平亲王夫妻男的俊女的美,可偏偏世子的容貌尽父母双方的缺点长,不过整体来说,他还是很英俊的,只是不如季瑶深那般精致,但与他的同胞姐妹相比起来,那他真可说是得天独厚了。

    因为季大小姐她们的容貌就极其平庸,要不是亲自守着看着她们出生的,平亲王大概都要质疑她们是不是被调包了。

    侍从叹口气,小声提醒平亲王,这位十三姑爷的厉害。

    “哼!她要是有疑问,就让她去查,真要查出来,她娘为什么会死,丢脸的可是她。”平亲王口气不善的道。

    侍从方才不在屋里,并不知小蒋氏梦里说了什么,只是觉得王爷都已经掐死小蒋氏了,要是还把她扔到乱葬岗去,未免太过了些。

    只是他们不知小蒋氏究竟何事触怒了王爷,因此一直劝不到点子上头。

    面上维持呆傻样抱在一起的丫鬟着急不已,要真让王爷把小蒋氏扔到乱葬岗去,回头十三小姐问起来,她们要怎么回答啊?

    就在大伙儿僵持住时,总管接到命令赶过来了,他是侍从们进屋前,传了讯息通知他过来的,他是急急忙忙赶过来的,本已睡下的他匆匆披了件外就赶过来了,形容不免有些不整。

    一进门看到眼前这场面,他不禁吓傻了,不过到底在王府担任总管多年,遇事总能在最短时间内平静下来。

    “王爷,蒋姨娘这是因为知道小少爷濒危,所以想不开上吊自杀了?”

    这话一出,侍从和丫鬟暗地里松了口气,装昏的蓝海都忍不住嘴角微翘。

    平亲王愣了下,看向总管的眼神略复杂。

    “王爷节哀。蒋姨娘向来疼孩子,知道儿子可能不保,心里这个过不去也是有的。”总管一张口就把小蒋氏的死定调为忧心儿子而上吊自杀,如此一来就得给她办葬礼,不能随便把人扔到乱葬岗了事。

    “你倒是机灵。”平亲王冷哼一声,顺着总管给架的梯子下来了。

    总管轻笑了一声,“您看,要不要先瞒着小少爷,好不容易才调养回来的,总不好被这事给影响。

    这倒是,平亲王看向床上的小蒋氏,冷笑一声,“倒是便宜她了!”

    “王爷,蒋姨娘这丧事要在那里办?”

    终究是王爷的女人,又给王爷生儿育女的,不好怠慢了她。

    平亲王之前的满腔怒火,现在也差不多平息下来了,他想了下,小蒋氏是可恶,可她的一双儿女却是好的,他不想和儿女因她而生份,罢了!给她一个葬礼吧!算是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给她的最后一份仁慈。

    总管办事能力很高,不多时就有仆妇来为小蒋氏做清理的动作,然后是更衣,看到她脖子上那明显的手印,众仆妇皆噤若寒蝉不敢多言,为小蒋氏打理好穿上寿衣入殓。

    小蒋氏在她的住处停灵两天就匆匆下葬了,然后平亲王才修书给女儿季瑶深,跟她说,她亲娘没了。

    希望这死丫头接到信之后,不要不管不顾的跑回来,不过她要是回来,他就能看到小外孙了!多好。

    “走,跟我去库房,我要好好挑些见面礼给十三的孩子。”嗯,得在信中添上,叫她回来时记得把孩子带回来。

    要是王府中,平亲王那些孙儿孙女知道,他们祖父竟然对个外孙如此期待,肯定要哭死了!因为平亲王对他们从来不曾如此看重过。
欢迎您阅读扬秋所写的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