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027 牧念病發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夏落感動不已,她緊緊抱住他,“司瑞,我想你……”

    “哪里想?”他湊在她耳邊,他問道。

    “都想……”夏落說道,語氣里竟有著撒嬌的意味。

    終于,還是到了這種時候,老天爺並沒有太眷顧他們,並沒有讓自動痊愈這一奇跡降臨在他們身上。

    牧司瑞將她的頭按在自己胸口,輕輕抱著,他湊在她耳邊說道︰“我要和你結婚,我會對你負責。”

    “我不是這個意思……”夏落擦了擦鼻子,而後上前環住他的腰,臉頰貼在他的胸膛上,“司瑞,我是想和你在一起,但我爸爸不同意,我沒有辦法……”

    牧司瑞回到牧家,“我回來了。”

    尹瑟走到她身邊︰“好點沒有?”

    送進病房。

    “丫丫,怎麼了?怎麼了?”牧司瑞著急的說不出話。

    “牧念距離上一次病發間隔了兩年,上一次距離上上次是四年,然後是六年,然後是七年。”

    “你人都在我這了,他反對有什麼用?”牧司瑞眉頭一揚,好笑的問道。

    “可以,在病房里躺著。”

    “驚訝什麼?”牧司瑞倒了點茶,放到嘴邊,好笑的看著一臉驚訝的夏落,“你難道想瞞我一輩子不成?”

    他一邊開著車子,一邊給牧晟宸和尹瑟打電話。

    昨晚見到他,確實,是思念如潮水般涌上來,看著他深情的眸子,她也確實淪陷了,又被他過了一口酒,借著點醉意,她就跟他走了,但那真的不代表他們就會一直在一起,不代表今天早上,他就可以向她求婚。

    牧司瑞拉過她的手,“一起吃中飯。”

    夏落看向牧司瑞,眸子淡然,她慢慢抽出手。牧司瑞身體一僵,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夏落。

    “有什麼辦法?”牧晟宸問道。

    “司瑞……”

    突然腰間被人猛地一收緊,往他身上緊貼了過去,潔白被單下的兩人完全果.呈相見,被他這麼一拽,自己的大腿就又踫到了他胯間的異物。

    牧念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嘴唇蒼白的狠,額頭上全是汗珠。

    牧司瑞咽了咽口水,看著窩在自己懷里的她,有些不可置信︰“落落,那你……”

    牧司瑞點了點頭,而後隨便點了些東西,看著面前的夏落,不施粉黛,他開口問道︰“怎麼想起來開酒吧的?”

    牧司瑞靠在牆壁上,一頭的汗。

    “這個和那個完全是兩回事……”夏落說道。

    “司瑞,現在是沒有問題,你今天送她過來,經過檢查,她的心髒只比常人衰弱一點點,但是,每病發一次,心髒都會衰弱一分,現在的心髒或許還能撐得住她病發個三四次,但是五六年後呢?當然手術有風險,你們可以回去商量,也和牧念本人商量一下。如果同意,我會聚集最好的醫生來這里為牧念治病。”

    “……”尹瑟的拳頭攥緊,神情凝重的跟在鄭醫生後面,牧晟宸站在她身邊。

    “我覺得你現在這樣子到了酒吧也是被笑話的份。”牧司瑞淡淡說道,“你想啊,昨天晚上我直接把你帶了出來,今天早上你回去,身上左一個吻痕,右一個吻痕,漬漬……”

    “現在不是很流行的嗎?”夏落問道。

    “我就說你怎麼完全變了個人似地。”牧司瑞輕扯嘴角,只覺得挺好笑的,他沒有想到夏落竟比自己想象中要來的大方利落多了,本來以為這女人表面上挺高傲,但心下卻還是很矜持的。

    然而卻沒有回應,他皺了皺眉,走進客廳,卻只看到牧念靠在沙發上,大喘著氣。頓時心驚起來。

    “胸口堵的慌,全身……發軟……”牧念艱難的說道,但是臉上卻依舊掛著苦笑。

    “我爸爸不同意。”

    尹瑟心一沉。

    “說重點。”

    “不是啊,昨天晚上,是你先得!”夏落忙說道。

    牧念靠在牧司瑞身上。

    夏落攀附在他身上,他的唇舌肆意在她口中攪動著,夏落只覺得房間的溫度越來越高,牧司瑞摟住她的脖子往後一躺,她就趴在他的胸口,他的手衣服里面摸索了良久,而後眉頭皺起。

    已經滿頭白發的鄭醫生,看著牧司瑞,而後道︰“你別急,檢查了才能知道。”

    “一晚上並不代表什麼……”夏落淡淡道。

    鄭醫生點了點頭。

    牧司瑞嘴角彎起,吻住她的唇,他的手在她身上又開始四處點火,夏落睜大了眼楮,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牧司瑞緩緩點頭,他伸出手,向夏落討要她的柔荑,夏落慢慢伸出手。

    “不行,今天真不能放你走,不然我會後悔一輩子。”牧司瑞說道,而後低頭。狠狠吻住她的脖子。

    “丫丫,別急啊,馬上就到了。”

    “這……是什麼意思?”

    “丫丫……”尹瑟走了進來。

    這是什麼歪理?

    夏落淡淡道︰“爸爸說想在A市開一間酒吧,之前的那一家出了點事情。”

    “所以,落落,你的意思是不用我負責?”

    牧念笑道,搖了搖頭︰“我不怕……”

    牧念蒼白著一張小臉,靠在沙發上,大口大口的呼吸,“在,在房間里,我爬不上去……”

    一夜.情這種東西多常見,這男人竟讓自己負責。

    夏落的眉頭越皺越緊,最後化為一聲尖叫……

    牧司瑞忙放慢下來腳步,整個人已經滿頭大汗了。

    “牧司瑞!不帶你這樣的!”夏落猛地站起身,沖他說道。

    夏落只覺得很癢,他伸出舌尖在她脖子上輕輕描繪著,而後又是狠狠的吮.吸,夏落渾身都打了個寒顫,雙手抵在他胸膛上,“夠了……”

    夏落長手臂攀著他的肩膀,又往上爬了一點,湊在他耳邊,淡淡道︰“在前面……”

    司瑞壓在她身上,吻著她的嘴,臉頰,鼻子,耳垂,然後是脖頸,鎖骨,再下滑至胸前的柔軟處纏綿著。

    “我打了……你沒,沒有接……”牧念說道。

    “幾點了?”她終于開口了,然而聲音卻沙啞不已,連她自己都不確定這是不是自己的聲音。

    鄭醫生將牧念的病歷書拿出來,“周期性病發,不是什麼好消息。”

    牧念靠在駕駛座上︰“其實沒事的,很快就會好的……”

    “要吃什麼?”他問她。

    尹瑟點頭,牧晟宸拉過她的手,她抬頭看向他,而後微微笑道︰“沒關系,對不對?”

    “啊?”

    夏落咳了咳。

    牧司瑞看著夏落,狠狠在她額上吻了一下,將她壓下自己,她柔軟的胸脯壓在他堅硬的胸膛上,綿軟不已。

    第二天早晨,凌亂的大床彰顯著昨晚,這里上演了一場慘烈的大戰,至于戰果如何?

    “……”牧司瑞一愣,而後輕笑,一個翻身就將她壓在身下,拉開她的背心,這內衣的扣子果然扣在前面。

    夏落憤憤的看著他,所以說,這男人現在是在耍無賴?

    “……”夏洛看著面前的牧司瑞,他好像真的變了很多。

    摟緊她的腰,不管怎樣,這張臉確確實實是夏落,而這聲音也確確實實是她。

    “司瑞,剛才在房間里,我和你說的是真的,我爸爸不同意只是一個原因,我自己也不確定……”

    牧司瑞吻了下她的鼻子,而後慢慢深入她體內。

    “我先回去了。”

    牧念見到牧司瑞,沖他干干的笑笑︰“哥……”

    夏落皺眉。

    牧司瑞的大手環過她的背,將她抱起,大腿分開她的雙腿。他的額頭上也布滿著汗水。

    夏落撂了撂自己的短發,看向牧司瑞,一臉不解。

    玩一夜.情玩到她自個兒男朋友身上來了,吃干抹淨的事情向來都是男人來做,但是他從來沒想過這麼卑劣的事情,但是這女人倒好,她倒先卑劣起來。

    “這白痴……”

    沒過多久,她已經赤.luo的展現在他面前,就如初生嬰兒一般。

    “該不會是當什麼基地這類的吧?”牧司瑞隨口問道。

    頓時整個餐廳都安靜了下來,客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們。

    “恩!”牧念點頭,“我們回家吧?”

    “敢情你是完全把我當成床伴了?”

    “恩。說了。”夏落點了點頭,“爸爸說你靠不住……”

    也行,就看看這一年之後,究竟是誰修煉的更加厲害些。

    鄭醫生看著他們,“晟宸,牧念的狀況和你不一樣,她的心髒到目前為止其實保護的很好,所以你們不用太擔心,只是還是不能向平常人那樣劇烈運動,飲食方面也要注意。”

    牧司瑞端了杯水遞到她手上,見牧念將藥吃了,他將她一把抱起,而後便走出去。

    夏落不停的深呼吸,這種莫名的感覺,夾著恐懼,又帶著些期待,仿佛內里被掏空了一般的空虛,想要被什麼填滿,但又惴惴不安,她陷入了極度糾結和焦躁中。

    約莫半個鐘頭之後,鄭醫生走了出來,牧晟宸和尹瑟也剛趕到。

    牧司瑞看著夏落跑出去的身影,不由得輕笑。

    牧晟宸點點頭。

    “……”牧司瑞像是被人澆了一盆冷水,從頭到腳都濕透了,她竟然說出這種話。

    兩人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牧司瑞抱著夏落往浴室里清洗,穿好衣服走出來。

    一雙無助的水眸就看著埋頭在她胸前的男人,他身上火燙的讓人產生懼意,精壯的胸膛看上去又是那般誘.人,夏落眸子一驚,她剛才用了誘.人這個詞了嗎?

    鄭醫生眸子沉了沉︰“周期性病發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吃了藥好好休息會恢復的。但是周期性病發會有一個結束點,沒有人會知道那個結束點是什麼時候。你們懂是什麼意思嗎?”

    “媽!”牧念見爸爸媽媽哥哥走了進來,猛地坐起,她欣喜不已。

    夏落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臉“蹭”的一下就紅了。

    “如果我沒有記錯,應該是你在上面的次數多,這樣的話,你才是主動方。”

    尹瑟走到鄭醫生面前︰“鄭伯……”

    “哥,哥……你別……別著急,沒事兒……”牧念笑道,明明氣都喘不過來了,卻還說沒事。

    牧司瑞全身一怔,他心痛不已的看著她,“什麼時候?”

    “所以?”牧司瑞有些僵硬。

    土包子……

    牧司瑞眉頭一揚︰“今天周六。”再讀讀小說網

    “八點。”

    牧司瑞眉頭皺起︰“手術?嚴重到這種地步?”

    “哥,哥……”

    牧司瑞緊緊的抱住她,全身都是汗,他似乎比她還要緊張。

    “……”夏落微驚,“我要起來了,酒吧里還有事情要忙。”

    夏落看向牧司瑞︰“酒吧就算是雙休日也要開的。”

    “丫丫!”

    “……”牧司瑞渾身一怔,忙松開她,對上她一臉困苦的臉,“你和夏叔叔說了?”

    牧司瑞心疼的看著她︰“丫丫不怕,哥帶你去醫院。”

    這一年對他們來說都不是白白過去的吧……

    “怎麼不知道給哥打電話?”

    “哥……慢……慢點,有,有點不舒服……”牧念干干的說著,她的手緊緊抓著他的衣襟。

    “所以說,即便不是我,別人也一樣?”牧司瑞問道。

    “住院,進行會診,然後手術。”鄭醫生果斷的說道。

    “那我現在能去看丫丫了嗎?”尹瑟問道。

    鄭醫生看向尹瑟︰“你們跟我進來。”味小羊現。

    “剛剛……”

    夏落點了點頭,“恩,不用。”

    “你知道我爸爸是……”

    夏落胸口“撲通撲通”亂跳,好似被人在胸口裝了定時炸彈,時間在“滴答滴答”的走,她心慌不已。

    “鄭爺爺,丫丫不會有事的吧?”

    夏落緩緩睜開眼楮,眼前的是白淨的胸膛,精壯不已,上面布著紅紅紫紫的痕跡,夏落咽了咽口水,臉一紅。

    牧司瑞將她放到副駕駛座上,拴好安全帶,而後便往醫院開過去。

    夏落奔出餐廳,胸口“撲通撲通”亂跳,嘴邊竟溢出滿足的笑意,帶著些竊喜和調皮。

    抬起頭,對上牧司瑞逼人的鳳眸,她咳了兩聲,有些不自在的想要轉過身,卻被他固執往他懷里拉,大腿還不由自主的蹭著她的肌膚。

    “藥呢?!今天沒吃藥嗎?!”牧司瑞慌得手足無措起來。

    夏落環住他的肩膀︰“我們都是成年人了……”

    “你是從哪里來的土包子?”夏落看著他,問道,問完之後便起身,就往外走去。

    交給他是對的吧?

    夏落抬頭看向牧司瑞。

    夏落抬起頭︰“司瑞,我承認我喜歡你,但是我們談結婚還是太早了。”

    牧司瑞一個翻身,重新將夏落壓在身下︰“即便夏叔叔不同意我和你結婚,你也想把自己給我?”

    牧司瑞皺了皺眉。

    夏落忙伸手摸上自己的脖子,而後氣悶的看著牧司瑞,頓時覺得憋屈的很。

    “所以除了結婚,你想做什麼我都會應你。”夏落淡淡道。

    然後,初嘗人事的兩人借著醉意,借著對彼此的思念,借著乍見的沖動,共赴巫山,共享芸雨。

    這,太快了,她只是花了一年的時間整理了下自己的心情,整理了自己的事業,並不是花這一年的時間去準備和他結婚……

    夏落隨口道︰“隨便,都行。”

    夏落深呼吸著,良久良久,牧司瑞見夏落眉頭松開,才緩緩抽動起來……

    夏落臉上的紅潮從耳根一直紅到脖子一下。

    “我知道了。”其實這種狀況,並沒有出乎她的意料,過去和牧晟宸一起研究心髒病的時候,翻過很多醫書,在牧念上次病發的時候,她就隱約有一種預感……

    “怎麼夠?”牧司瑞悶悶的說道,而後又挑了另一個地方吻了下去。

    牧司瑞瞪了她一眼︰“別說話了。”

    牧司瑞看著她現在的樣子,實在是有些受寵若驚,現在在他懷里,她根本就化成了一只小綿羊。

    “兩回事?”牧司瑞有些傻眼,不對,應該說是回不過神來,“你說結婚和上床是兩回事?”

    “我們都是成年人了,你應該知道負責這兩個字怎麼寫吧?”牧司瑞問道。

    “怕嗎?”

    “……”夏落還沒來得及回答,牧司瑞已經將她拖在身後了,連半點思考的時間都不留給他。

    “……”牧司瑞看著面前的夏落,她說的還真是……理所當然。

    “……”尹瑟看著她嘻嘻哈哈的精致小臉,而後揉了揉她的頭發︰“回家了。”

    牧司瑞的大手覆在她的柔軟上,而後一粒一粒將扣子解開,牧司瑞目光深沉不已,眸子里全是難耐的欲.火。

    “丫丫不舒服……剛吃了……媽,你別慌……恩,去醫院的路上……你們慢慢來……”

    “希望你一定要搞搞清楚,不是你需不需要我對你負責,而是你必須得對我負責到底。”牧司瑞往她腰上一摟。

    “鄭伯,你直接說吧。”尹瑟眸子堅定不已。

    “你仔細想想。”牧司瑞湊到她耳邊輕輕問道︰“昨晚,是你在上面的次數多還是我多……”

    “恩?”

    他們走進病房,牧念睜著一雙大眼楮看著天花板,雙手疊交在腹部,手指頭不停的翹著,表示她現在很無聊,也很焦躁。

    夏落抬起頭,定定的看著他,和牧司瑞的眸子緊緊相對,良久她才蹦出來︰“我就在想這個詞是什麼來著,恩,就是床伴。”

    “間隔越來越短對牧念來說是不好的預兆。”

    夏落只覺得全身都在發顫,撕裂般的疼痛直接躥上腦門,牧司瑞吻著她的唇,安撫著她放松點,他一樣不好受,但是到這里停下來實在是太狼狽了。

    夏落的手握著他的臂膀,而後搖搖頭。

    “……”夏落咽了咽口水,現在的重點是這個嗎?雖然說是這樣沒錯,但是……

    “所以,我想問你,如果我說服了你父親,你會和我在一起是嗎?”

    車子開到醫院,他抱著牧念就往急診室奔過去。zVXC。

    “……”牧司瑞輕笑,而後起身走到夏落身邊坐下,“但是夏落,就某種程度上來說,昨天晚上之前我可是冰清玉潔的,你把我睡了就不想負責了是嗎?”

    走到酒店的餐廳,他們面對面坐了下來。

    “恩。”夏落點頭,她也沒有想到她爸爸會不同意,但是他確實是這樣說的,還說談場戀愛是可以,但作為結婚對象,靠不住。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夏叔叔說我靠不住?”牧司瑞眸子微黯。

    “……”夏落好像成了啞巴,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現在,只是這種預感變成真的了而已。

    牧司瑞坐在位子上,一臉無辜的聳聳肩,繼續說道︰“我是不管別人怎麼看待“一夜.情”怎麼看待“床伴”之類的玩意,反正我這人相當的忠貞,既然我是被你強了的,那麼這種主動負責的事情,你得擔起吧?”

    “你不和我結婚,你要和誰結婚?”牧司瑞問道,此刻,他的心情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有些暈暈乎乎,昨晚翻雲覆雨,今早應該是陽光明媚,晴朗不已才是,為什麼會打雷閃電?

    這家酒店離“小矮人”酒吧不遠,這一點,她還是知道的。

    牧司瑞其實想也知道,這個女人就是不想和自己結婚,但是經過昨晚,他不抓緊把她拉到民政局,他就不叫牧司瑞。

    牧司瑞二話不說,轉身就往樓上跑,一步當做三步用。跑進牧念房間就翻箱倒櫃的找藥,手心捏著藥瓶跑到牧念身邊,倒出來遞給牧念。

    牧司瑞車子開得飛快,恨不得能插上翅膀,牧念有遺傳性心髒病,但是一直以來都穩定的很好,一直到現在,發病的次數屈指可數,也沒有特別危險的時候,但即便這樣,全家人都是很小心翼翼,各個方面都要看好,藥一頓也沒敢停下過。

    牧司瑞的大手越發著急,但就是找不到入口。

    牧司瑞微微仰起頭,夏落環住他的肩膀,和他唇貼著唇,吻慢慢纏綿開來,牧司瑞的大手撫著她的後背,手從她的背心里面滑了進去,摸著她光潔的後背。

    “你昨晚肯和我走,你還有什麼不確定的?”牧司瑞實在是不解。

    牧念剛要下床,牧司瑞就走了過來。

    “哥哥抱吧?”

    牧念看著牧司瑞,而後咧開嘴,伸手摟住他的脖子,牧司瑞將她抱起。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