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026 老板被抱走了!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住。

    疑惑,錯愕,驚訝,激動,狂喜……

    夏落一頭利落的短發,長至脖頸,三七分,看上去清麗無比,紅色背心,黑色短裙,如此干練的裝扮。

    “怕麼?”他問,只覺口干舌燥的緊。

    一式兩份。

    她轉過頭對上牧司瑞,剛想開口說什麼,卻被牧司瑞靜靜對著她的眸子給打消了回去,他的眼里寫著什麼,這麼赤.luoluo,讓她心驚膽戰。

    “小矮人”酒吧頓時沸騰起來了,酒吧老板被人擄走了,當然,沒有一個人會不識趣的上前阻攔。

    “再動我就當眾把你壓下。”

    “要不是我今天正好到這酒吧來,你還想把我丟在一邊丟上多久?”

    起身伸手就要拽上夏落的手臂。

    男人失聲痛叫的聲音讓人心驚膽戰。

    林總微微吃驚的看著牧司瑞,心想,牧總剛才不是還說家里管得嚴,不肯抱坐台小姐,但是現在怎麼又對這老板娘感興趣了?

    牧司瑞淡淡的看著夏落,五顏六色的閃光中,他們眸子相對。

    “你處理吧,我撤了。”夏落轉身就要走。

    夏落雙手環胸,一腳踹一個,旁白的兩個男人作勢就要撲上來,夏落腰一彎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就砸向男人的後頸,頓時場面慌亂起來。

    這女人出手又快又準,什麼都不管,他在一旁看得驚心動魄,本想出面來個英雄救美之類的場景,然而這女人半點機會都不給,三兩下就解決掉了這些小流氓。

    “哪里?”她問著服務員。

    “我沒,沒想逃……”夏落解釋道。

    “讓我看看你是真醉了還是假醉了。”牧司瑞說完便再次吻住她的唇。

    “牧總威猛!”林總拍手叫好。身邊的人跟著附和。

    夏落只覺得耳根燙的說不出話,身邊的人完全就是在逗弄自己。

    然而心情還沒有來得及掩藏,牧司瑞就猛的側首,將她紅紅的眼眶抓了個正著。

    牧司瑞輕聲道︰“你這酒吧里的小姐,听說都很不錯,所以我才來這一睹芳澤,但是看過之後,卻覺得也就平平,不過我看老板倒是很順眼,老板如果願意過來陪我喝幾杯,我就不計較了。”

    她的話里帶著哭音,而眼淚竟順著話語流了出來。

    他更是知道牧司瑞口中的女朋友從頭到尾都只有夏落一人,如今能在這里踫到,這可真是……

    夏落有些錯愕的看著牧司瑞,本來是想說些什麼,但是他的眼楮太過于懾人,她咽了咽口水。

    夏落憤憤的看著牧司瑞,這男人就是故意的……

    “放我下來……”

    但是陸曉放心想,明天,他應該可以在牧司瑞面前得瑟一下,因為是他介紹的這家酒吧。

    “你這女人,怎麼打人啊?”頓時,幾個微醉的男人稍稍有些清醒了,然而清醒也已經來不及了。

    “讓酒吧里的服務員拿去洗?”牧司瑞好笑的問道,“我知道正常男人的衣服都是由自己女人去洗的。你們說對吧。”牧司瑞看向自己對面坐著的林總,問道。

    夏落推拒著他,她手下的小姐都看著她,而且這麼多人……

    “你都敢一句話不說落跑,你都敢一整年不和我聯系一下,我有什麼不敢的?”牧司瑞笑道,“你現在又不是明星了,我都不用擔心上頭版頭條,你就更不用擔心了對吧?”

    “……”林總頓時驚得說不出話來,牧總的女朋友竟是這樣的大美人一枚,不由得欽羨不已。

    “果然啊……”林總干干的說道,而後大笑出聲,“也難怪牧總不惜被家里那位剝了皮也要和老板你喝上幾杯。”

    孰知撒酒瘋的男人身邊的同伴也都醉的暈暈乎乎,見到像夏落這個等級的美女,頓時眼花繚亂了。

    夏落手緊緊攥在一起︰“我知道錯了……”

    牧司瑞大踏步走出酒吧。

    夏落的腰被他緊緊扣著,她拽著他的手,卻無果。

    站在一旁的服務員見牧司瑞一準是看上自家老板的美色了,湊到夏落耳邊,開口道,“老板,這位是創世集團總經理,他對面是華凌集團的總經理。”

    “沒了。”夏落低頭說道,而後肩膀就被人狠狠的咬了一口,“啊……”

    “是到牧先生你醉方休還是到小女子我醉方休?”夏落問道。

    赤.luo的情話不帶任何修飾,他說的直白易懂。

    陸曉放也看呆了,牧司瑞的內心竟然強勢到了這種地步。他自然知道這老板是什麼人,不管怎麼樣,五年前,夏落都是當紅影星,而後因不明原因退出了演藝圈,但是夏落這張臉卻是讓人記憶深刻。

    夏落淺淺吸了一口氣,而後松開他的脖子,腳從床上落到地上,低著頭輕聲道︰“我去洗澡。”

    “今天不巧,不小心被我給抓到了,我要早點回去算清楚這筆賬,你們繼續玩,繼續喝,今天心情好,全都算我的。”牧司瑞大方的說道。

    “過會兒,你去記清楚,這人的信息,再也不許踏進來半步。”

    撒酒瘋的男人看到夏落是更加的雙眼冒桃心,扔掉自己懷里的美女就要撲向夏落。

    然而,這男服務員湊在夏落耳邊講話,在牧司瑞的眼里又形成了另一道風景,格外刺眼。他眉頭挑起。

    夏落咳了咳,給了服務員一個眼神,服務員便走了,夏落走到牧司瑞身邊坐下,依舊雙手環胸,什麼話都不說,一副旁觀者的姿態。

    “只要一方醉了就可以了。”

    牧司瑞輕笑,他現在心下雀躍的緊,他想,她一定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聲,那樣猛烈,那樣激動,那樣迫不及待。

    “可是阿姨和叔叔都覺得不長……”夏落說道,“我自己也覺得不長……”時長脖僵。

    夏落抿著唇。

    牧司瑞輕笑,而後對夏落說道︰“你看你對我多親熱,別人一看就知道咱兩是舊識。”

    夏落無語的看向他︰“那不好意思,我醉了。”

    夏落不貼近他的胸口不知道,一貼近,她真的是嚇了一跳,他胸口劇烈跳動著什麼,好像正在對某件事情非常非常期待……

    夏落心想,這男人還真是……醉成這樣了還知道用成語。

    “……”夏落死死瞪著這個男人,什麼一醉方休,去他的一醉方休,他不知道她在酒這方面的造詣很深嗎?

    夏落咬咬牙,靜靜說道︰“我也很想你……”

    夏落的眼神慌亂不已。

    牧司瑞端起一杯紅酒,對著夏落說道︰“我們玩點刺激的?”

    “各位先生,女士,剛才出現了點小插曲,那幾位客人不遵守店里的規矩,隨意撒潑,影響到了大家的心情,不好意思,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大家繼續繼續。”

    將她橫抱而起。

    林總干干的看著面前的兩人,然後有些失神的問道︰“莫非牧總和老板是……舊識?”

    如果是讓自己女人洗,那不就不用找酒吧的事了嗎?更不用找著美麗老板的事了……

    “這位小姐好像比這個更好看啊!想不到你們店面剛開,美女小姐倒是一個接著一個,讓人目不暇接啊!”

    林總和旁邊的幾個男人也都看呆了,以這老板的身手,牧司瑞亂動手的話,會被打翻在地的吧,但是這老板顯然頓的厲害,一點反應都沒有。

    夏落一雙杏眸微微眯起︰“我是給過你們一次機會了。”

    “牧先生,你已經醉了。”夏落淡淡的說道。

    “就是前面。”夏落一眼便看到了正在撒著酒瘋的男人,他緊緊摟著服務小姐,一張香腸嘴就這麼嘟了上去,只見服務小姐掙脫也掙脫不得,看上去讓人憐惜不已。

    夏落緊緊摟著他的脖子,臉死命埋在他的胸口,什麼話都不敢說。

    牧司瑞听到這話時,顯然怔了又怔,沒有想到這種話會從她嘴里說出來。

    夏落咽了咽口水,不說話。

    “我沒有醉,我可是出了名的千杯不倒。”牧司瑞笑道。

    夏落拍了拍手,依舊雙手環胸,看向服務員︰“沒什麼其他事情了吧?”

    “可我說道也沒錯啊,家里那位確實管的嚴,要是知道我在外面抱著小姐,回去,我肯定會被剝了一層皮,就像剛才被趕出酒吧的幾個人,老板,是吧?”牧司瑞意有所指的說道。

    他抱著她站在那一動不動,只是靜靜看著她,清楚的看到她眸子里的動容,看到她隱隱的害怕和擔憂,但依舊在等,直到她緊緊環住他的脖子,而後將臉埋進他的胸膛。

    “那,這位先生被潑了酒。怎麼處理?”服務員這才說道,夏落眉頭微皺,而後往鄰座看去,只見牧司瑞就站在那里,好整以暇的看著夏落。

    “現在是真的可以好好玩了。”林總笑道,而後抱著自己身邊的美嬌娘笑道。

    牧司瑞坐到床邊,一把將站起身的夏落摟住,她坐在自己腿上。

    都是抱著看好戲甚至是欽羨的目光看著他們,總覺得一個被抱,一個抱著,一定會有一段故事,讓人不由好奇起來。

    “一年,是不是太長了點?”他話里難掩責備。

    “可我每天都度日如年。”牧司瑞的唇踫著她的脖子,她滑嫩的肌膚讓他著迷,讓他日思夜想。

    牧司瑞眉眼彎起,再無任何猶豫,抱著她就往就掉大步邁去。

    牧司瑞也不知道面前的林總說的是真話還是醉話。但既然人家開口了,他就不再拖沓了,對坐在一邊已經徹底搞不清楚狀況的陸曉放勾了勾食指︰“將合約拿出來。”

    她俏麗的短發擋在眼前,而後被他伸手撂到耳朵後面夾住。

    “……”夏落憋紅著張臉,所有的能說會道,所有的拳打腳踢,在他面前都失去了功效。

    夏落推開牧司瑞︰“好了,我可以走了吧。”

    “應該回來就去找你……”夏落說道,“不應該猶豫……”

    頓時心慌起來。

    他湊上前吻了吻她翹挺的鼻頭,抵著她的額頭,而後慢慢道,“我說過,非你不可。別說一年,兩年,三年都還是只有你。”

    “牧總,我就大方點告訴你吧,公司的決定其實很明確,一定也必須是和你們創世集團合作!不然,你以為我們閑著沒事干跑出來和你喝酒?”

    頓時,夏落的心口漏跳了一拍,再想轉過頭去,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他听到他醇厚的嗓音在酒店前台響起,他听到他讓前台給他開一間豪華套房,然後她听到他們走進了電梯,電梯.門合上的聲音,樓層到達的聲音,然後他重新邁出步子的聲音,最後是他開門然後關上門的聲音。

    察覺到她的抗拒,牧司瑞心一橫︰“落落,一年,你得補償我。”

    “落落,你怎麼舍得的?”他輕聲問,“怎麼舍得把我丟在一邊一整年?”

    牧司瑞心疼不已的看著她。

    “不是……”夏落低聲說道,“我只是,只是要花點時間整理自己的感情,整理自己的思緒……”

    牧司瑞心想,這女人可真是有意思,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站在她面前的可是她男朋友,她這話說得可真是……有夠生分的。

    牧司瑞輕笑,重新拿過酒杯,“還要嗎?”

    夏落全身一緊。

    夏落握緊他的手,而後慢慢將他的大手從她腰上松開,她一個轉身卻跨坐在他腿上,雙手勾住他的脖子,抬起水眸看著他,眼里竟含著眼淚,她慢慢說道︰“但是我怕我回來你已經有別人了,我怕我什麼都準備好了,你卻不想要我了,我怕你會討厭我,會埋怨我,會不理睬我……”

    牧司瑞淺笑,二話不說竟然摟過夏落的腰,往自己身邊一帶。

    幾個保安上前將男人拖了出去。

    他咬了下她的鼻子。

    夏落對上他暗沉的眸子,這雙眼楮里竟充斥著滿滿的欲.望,讓人心驚不已。

    林總的眸子微亮,仔細的看著面前的合約,雖然帶著些微醉,但是腦袋似乎還是很清醒,不再說什麼,就將合約簽了。

    對面坐著的林總意味深長的看著牧司瑞,“牧總,你這為人不厚道啊,這邊的玲瓏都哭喪個臉了,剛才還說是因為家里管得嚴,現在倒是和老板很親熱。”

    夏落點了點頭。

    “哪里錯了?”他吮.吸著她的肌膚,對她這樣的柔順也是沒有想到。

    夏落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牧司瑞輕笑。

    他邁出步子,走進臥室,將她放到巨大無比的床上。

    牧司瑞見她要逃,“原來這酒吧的服務態度是這樣的,連老板都這樣,更別說是員工了,客人被莫名其妙潑了酒,連半點表示都沒有。”牧司瑞聲音不大,但是周圍的人卻也能听見,頓時部分客人的目光放到了夏落身上。

    “拖出去。”夏落對站在一旁咽了咽口水的保安說道,雖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老板這麼大打出手,但每每看到,還是覺得血腥不已。

    “牧總,你們這已經不只是舊識了吧……”再怎麼愚笨也看出這兩人間的端倪,那坐在林總腿上的玲瓏一臉嫉妒的看著自己老板,眼神雖怯懦,但眼神里卻滿滿的都是嫉妒。

    “還有呢……”

    “你這有氣無力的叫喚真是有夠口是心非的。”牧司瑞咋了咋舌,不由感嘆道,“現在去醒酒肯定不明智,去我家也不明智,家里人多。”

    林總呆呆的看著面前的這兩個人,是相當的完全的摸不清楚狀況,這實在是……

    “……”夏落還沒反應過來,只見他猛地喝下一大口紅酒,而後便壓住她的唇瓣。

    夏落的雙手抵在牧司瑞的襯衫上,牧司瑞狠狠攥住她的唇,靈舌在她口中翻江倒海的滾著,兩人口齒間竄著紅酒的香醇濃郁。zVXC。

    話音剛落,她一腳抬起,尖細的高跟鞋就踹上男人的腹部,踹的男人一口苦水吐了出來。

    夏落就這麼被抱起,頓時也傻了眼,這周圍的客人全都看著,還有她手下的小姐們,這樣下去可怎麼好,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她開始動著,然而抱著她的人卻不允許了。

    “你這狠心的女人,我要你補償我,你有沒有怨言?”

    走出酒吧,牧司瑞嘆了口氣︰“現在該去哪呢?”

    “知道了,老板。”

    “……”

    夏落瞬間整個身體都僵硬了,她已經感覺到了他胯間BO起的欲望……

    牧司瑞眉頭揚起,復雜的看著夏落︰“你在說什麼鬼話呢?不是說要喝到一方醉了嗎?”

    他的嘴里全是紅酒,磨著她的唇瓣,將抿在一起的雙唇撬開了一個口子,紅酒一灌而下。

    牧司瑞拿起酒杯,而後遞到夏落唇邊︰“一醉方休。”

    夏落被他吻得都要喘不過氣來了,牧司瑞才慢慢放開她,他的眸子暗沉不已,緊緊盯著夏落潮紅不已的臉。

    夏落沒有再繼續想下去,只是緊緊閉著眼楮,緊緊箍著他的脖子,裝死。

    夏落耳根一紅,心想還好這里的燈光夠暗,應該不會被發現才對。

    林總笑著點了點頭,看到這酒吧的老板這麼漂亮,不由也心生了想要逗一逗的心情,便附和道︰“是啊。”

    夏落被牧司瑞緊緊箍著腰,只覺得這雙大手的觸感讓人很振奮,她微微側首,看著身邊男人的俊顏,好似和一年前沒有什麼變化,但又好像多了些什麼,好像更加成熟,更加有魅力了……

    “你敢?”

    牧司瑞真心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牧司瑞對林總說道︰“林總,說實話,今天本來是想趁你醉的時候,和你將合約簽了,但是現在看到這老板,合約什麼的我就先放一邊了。我們以後有時間再商討具體的事宜。”

    “……”牧司瑞看向夏落,而後雙手將夏落的整個身體都拖起往自己身上一抱,夏落驚呼一聲。“你干嘛?”

    “別逃了,能逃去哪?恩?”牧司瑞的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輕聲問道,口中還有著紅酒的淡淡酒氣,燻的夏落都醉了起來。

    “……”夏落自知一年前就什麼話都不留就走是自己理虧,所以連辯駁的力氣都沒有了。回國之後,她開了這家酒吧,心下想著去找他,但卻失去了勇氣,怕他等不及已經有了別人,怕他氣自己,然後不要她了……

    牧司瑞坐了下來,看著自己身上的酒水,竟沒來由的覺得好笑,雖說被潑了酒,心情是應該不好,但是如果借此機會見到了這個女人,他倒是覺得這酒被潑的有點價值。

    她驚恐的睜大了眸子,怎麼也沒有想到……

    但是附和完之後卻又覺得哪里怪怪的。

    牧司瑞的目光繞著大街轉著,而後看向街道對面的酒店,不由得微微笑了出來。

    夏落咬了咬牙,而後轉過身,看向牧司瑞︰“把衣服脫下來,我會讓人拿去干洗然後再還給你。”

    夏落走到男人面前,男人的襯衫扣子已經被他自己解開,竟露出精壯的胸膛。她踩著高跟鞋走到男人面前,對著他身邊的同伴,開口道︰“你們要不要架著他走?”

    什麼樣的想法的都有,也想過他會原諒她,然後繼續和她在一起,但一定,一定不是這樣的場面,不是現在這樣的姿勢!

    夏落干干的笑笑︰“不是說要喝酒嗎?你要我陪你喝幾杯?”

    他們置身在一間豪華套房內,牧司瑞輕輕湊在夏落耳邊說道︰“落落,手有點酸了。”

    這才一年不見,怎麼感覺牧司瑞道高一尺……不對,是道高一尺,還是魔高一丈?

    順著牧司瑞的目光,夏落側首看過去,看到大大的“同華大酒店”五個字時咽了咽口水。

    “林總,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落跑了一年的女朋友,正是我口中家里管得很嚴的那一位。”

    那雙鳳眸里再沒有半點玩世不恭,再沒有半點馬虎,她的眸子竟陡然有些濕潤,她想死他了……

    “……”夏落感動不已,她緊緊抱住他,“司瑞,我想你……”

    “哪里想?”他湊在她耳邊,他問道。

    “都想……”夏落說道,語氣里竟有著撒嬌的意味。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