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209 大結局(3)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尹瑟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現在的心情,原來,之前的一切都不算什麼,他的背叛,他的殘忍,她的嫉妒,她的糾結,她的苦惱,原來的原來,這一切都不算什麼,比起這個真相。

    她覺得整個靈魂都仿佛被抽空了,這些日子,他到底是怎麼過來的……

    “啊啊啊……”等她意識過來時,她已經哭的不成人樣。

    醫院里的人都傻傻的看著她,只當她是剛失去親人的病人家屬。

    這種場面在這醫院里並不罕見。

    尹瑟咬著唇,眼淚順著頰邊往下滑。

    她早應該猜到,那個男人叫牧晟宸,是她的男人,是她這輩子唯一愛的男人,是她沒有相信她心中的牧晟宸,她被嫉妒沖昏了頭腦,她被背叛蒙蔽了雙眼,那個男人,對她來說,是天神一般的存在,就連地獄,她都會毫不顧忌的陪著他去——

    尹瑟突然止住了哭泣,她好像明白了……

    他是在害怕……

    她記得她對他說過,如果他死了,她說不定會和他一起走……

    他是賭不起這種可能,他才不是擔心她悲傷,承受不起痛苦,他是害怕她走極端……

    尹瑟就坐在長凳上,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哈哈……”她一會哭一會笑,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這樣的局面,他費盡了心思策劃出來的局面,原來全是為了她……

    是要她恨他,這樣就不會為他的死感到難過了嗎?

    那個笨蛋,要怎麼做才能不愛他都沒有研究出來,還要恨她,她這輩子是栽在了他手上了他知不知道?!連人帶心,就連骨頭都喊著屬于他……

    夕陽漸落,她疲憊站起來,腿腳都有些發軟,該是要春天了,她卻還是覺得寒冷刺骨。

    她有一個世界上最笨的男人……

    深吸一口氣,她踩下油門,看著眼前的過景,她吸了吸鼻子。

    “晟宸,這是你的選擇……那我的選擇呢?你就不管不顧了嗎?”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晚上,尹瑟回到了東方攸的公寓,她抱著牧念喂她吃奶,她輕輕晃著她的小身體,逗著她柔軟的小臉頰。

    “丫丫,好好保護你的心髒,堅強一點,恩?別像你爸爸一樣,那麼脆弱……”尹瑟低頭吻了吻牧念的額頭。

    晚間,東方攸也回來了。

    尹瑟已經和保姆一起做好了晚餐。

    東方攸看到餐桌上豐盛的食物,有些傻眼︰“今天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

    尹瑟輕笑︰“那還不快點嘗一下東邊落下的夕陽的味道?”

    “……”東方攸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尹瑟,最後笑了笑,“怎麼有種不懷好意的感覺?”

    “……”

    “下毒了?”

    “不吃就別吃了。”尹瑟說完就對保姆說道,“阿姨,這人不識好歹,這一桌飯菜都是我們的了。”

    “……”保姆憨憨的笑了笑。

    東方攸忙說道︰“我吃,就算是毒藥我也吃!”

    尹瑟撇了撇嘴,看著東方攸洗了手就坐到餐桌上,拿氣筷子夾起一根雞腿就往嘴里塞。

    “味道不錯,放了啤酒嗎?”

    “恩,醉雞。”尹瑟點了點頭。

    “誰教你的?”

    “你管誰教我的,好吃不就行了。”

    東方攸輕笑︰“你還是笑起來的時候最漂亮。”

    “誰不是笑起來的時候最漂亮?”

    “我夸你兩句,你就好好的被夸,總是反駁回來要干嘛……”東方攸筷子放在嘴邊嘀咕道,而後夾了個雞腿放到她碗里,“你也多吃點,這幾天不知道一百斤有沒有了。”

    “誒,早沒了。”尹瑟嘆息道。

    東方攸又往她碗里遞了根︰“那就趕緊吃到一百斤,女人一點肉都沒有不好看的。”

    “想要肉多的?我告訴你哪里有,郊區的那一圈圈豬籠里全是,你隨便找一個唄。”

    “我說尹瑟,你嘴怎麼這麼毒,我去找母豬,你們娘倆誰照顧?”

    “自力更生,你以為我不會?”

    “帶著個孩子?”

    “要實在不行,就在飯菜里下毒,毒死你,把你的家產全部卷走,這輩子我想我和丫丫兩個人是不用愁了。”

    東方攸不由覺得好笑,心想如果牧晟宸不在了,這女人簡直富可敵國。

    悠悠的吃著飯。

    尹瑟偶爾瞄兩眼東方攸,其實這個男人什麼都知道……

    但是想從他嘴里套出話來也實在是太傻。

    “明天晚上我要帶牧念回牧家一趟。”

    “恩?”東方攸有些反應不過來。

    “奶奶說她想丫丫了,我要帶她回去給奶奶看看,我也想我兒子了。”

    東方攸了然的點了點頭,不管怎樣,他們還是一家人。

    “阿攸,我問你一個問題。”

    “恩。”東方攸應道,難得尹瑟話多了起來。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怎麼辦?”

    東方攸揚起眉,狐疑的看著她。

    尹瑟輕笑,而後開玩笑似的說道︰“去年的時候,我在一場大火中險些喪生,那時候被人囚禁著,斷了腿,毀了容。”

    東方攸定定的看著她皎潔的面孔。

    “看不出來是不是?”尹瑟指了指自己的臉頰,“但其實毀的不成人形了,現在想來都覺得可怕。”

    “然後呢?”

    “我被囚禁,我又不知道牧晟宸生死,我就想著,無論如何我得逃出去,什麼都不為,只想知道牧晟宸是生還是死,如果他生,求他好好活著,如果他死,我一定義無反顧的跟隨。”

    “……”東方攸咽了咽口水。

    原來牧晟宸扯著他的衣領朝他怒吼的話不是假的。

    “你以為我不想告訴她?!那個女人,她親口和我說過,如果我死了,她說不定會帶著孩子一起來找我……”

    “她會,她恨一個人可以恨的很堅強,但是她愛的一個人,卻比誰都軟弱。”

    ……

    “你說過你喜歡我,你願意照顧我和我的孩子,我自作多情的想了一下,你應該也算是很愛我了,不然也不能做到連我的孩子都能好好照顧吧,所以突然很想知道,如果我死了,你會怎麼辦……”

    東方攸靜靜的看著她︰“好好活下去。”

    “……”尹瑟輕笑,“你比我堅強,明智。”

    “你也應該選擇堅強,明智的那一條路。”東方攸說道。

    是,她現在也要選擇堅強,明智的那一條路了,因為她極端的一句話,那個男人,將自己扔到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折磨她,折磨自己,折磨所有的人……

    “多吃點,別客氣。”尹瑟笑笑,將雞腿夾到他碗里,她要對他好點,因為從現在開始,才是真正的利用。

    東方攸吃著雞腿吃著吃著總覺得背後泛起一陣雞皮勾搭。

    “你不會在算計什麼吧?”

    “算計?我今天算計的是雞,我把它們灌醉了,你才能吃到這道菜,它們是在用生命討好你的胃,你還不感謝一下?”

    “……”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牧晟宸坐在書房里,拿著手機在給吳雯雯打電話。

    “你什麼時候過來?”

    “下個禮拜。”

    “牧晟宸,你現在是拿你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下個禮拜你不過來,我就跑到尹瑟面前攤牌,把你拖過來。”

    “知道了。”牧晟宸微微無奈。

    “……她要離婚了?”吳雯雯小心翼翼的問道。

    “恩,她提了。”

    “你不會真的要離吧。”

    “要離。”牧晟宸淡淡的說道,“不離婚,說不定她就會被我這個死人綁住了……”

    “不許瞎說。”

    “你是醫生,你知道我有沒有瞎說。”牧晟宸輕笑,“這活下來的概率比星球大戰還小。”

    “只要你想活下來,我就會竭盡全力幫你。”

    “我當然想活下來,做夢都想活下來。”牧晟宸淡言。

    “可是,牧晟宸,一旦你和她離婚了,等你回來,你還有信心追回來她嗎?說不定趁著三個月,她就真和別人跑了,女人現實起來可真的讓人害怕!”

    “……”牧晟宸的眸子微黯,“不知道。”

    “天,這會你不知道了,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不知道,誒,你真是在給我開國際玩笑……”

    “雯雯,我突然在想,我上輩子到底是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

    “肯定是當采花大盜,盜走了大國公主。”

    “……”

    “所以這輩子大國公主當你妻子來報復你,讓你天天心思都擱在她身上,捧著怕摔著,抱著怕壓著。”

    牧晟宸勾起嘴角︰“不管怎樣,謝謝你。”

    “先別謝我,我等你從手術室走出來後再謝我。”

    “……”一次走的出來,兩次走的出來,三次還走的出來,他上輩子可真不是救國將軍也一定是開國元老了。

    “爸爸……”書房的門被人打開。

    “我兒子進來了,不說了。”

    “恩。”

    掛掉電話,“司瑞。”

    “爸爸,我想見媽媽……”牧司瑞拖著小短腿跑到牧晟宸面前。

    “不是說好了嗎,等我們從荷蘭回來,爸爸一定帶你去見媽媽。”

    “可是爸爸,我現在就很想見媽媽,很想很想見媽媽……”牧司瑞的眼楮又開始紅了。

    牧晟宸抿了抿唇,面露難色。

    牧司瑞盯著他的臉看了良久,最後也不說話了,“好,我們從荷蘭回來再去見媽媽,帶媽媽和丫丫回家。”

    牧晟宸將牧司瑞抱到腿上︰“這幾天奶奶都教你什麼了?”

    “奶奶讓我看古希臘神話故事和聖經。”

    牧晟宸了然的點了點頭,很“奶奶”的作風。

    “讀起來困難嗎?”

    “很多字不認識,要查字典。”

    “讀起來會有點困難,但當你全部讀完之後,就會覺得意味深長。”

    “爸爸小時候也讀這些嗎,爸爸不是希望我從童話故事開始讀起嗎?”

    “我小時候也是你奶奶教的,自然逃不開這些,如果你喜歡也可以從童話故事讀起。”

    “聖經有點太難懂了,查的出字也很多不懂的詞語。”

    牧晟宸摸了摸他的小腦袋,他這兒子將來會比他有成就。

    “老夫人,少爺,小少爺!夫人回來了!夫人帶著小小姐回來了!”佣人的聲音從客廳里傳來。

    牧司瑞眨巴了下眼楮,而後大喊道︰“媽媽!媽媽回來了!”

    他有些踉蹌的從牧晟宸腿上跳了下來,險些崴到也顧不得,只往門外沖,牧晟宸錯愕不已。

    牧老夫人一听說尹瑟回來了,就連忙跑了出來。

    尹瑟抱著牧念,走了進來。

    “小瑟……”牧老夫人淚眼盈盈的看著尹瑟。

    尹瑟見到牧老夫人,第一是想念,第二是驚訝,第三是心疼……

    “奶奶,您的鞋子都沒穿……”

    木老夫人這才低頭看著自己只踩著一只拖鞋,另一只腳還光著腳丫。

    “快去幫老夫人那鞋子過來,地板上涼。”尹瑟吩咐道。

    “奶奶,我帶丫丫回來看看你。”

    “不是回家嗎?”

    “……”尹瑟有些難以開口。

    牧老夫人的神情頓時黯然下來,而後點了點頭,“沒事沒事,回來讓我看看就好。”

    尹瑟輕輕的笑了笑。

    “媽媽!媽媽媽媽!”牧司瑞連跑帶跳的從二樓跑了下來。

    尹瑟看得心慌慌︰“司瑞,慢點,慢點!”

    然而牧司瑞才管不了那麼多。恨不得一步跨上五六七八個台階,直接飛奔到尹瑟面前。

    尹瑟站在那看著牧司瑞撲了過來,將她狠狠的抱住。

    “司瑞,你多大了……”尹瑟無奈的說道。

    “媽媽,我想死你了!就知道你會回家的!”

    尹瑟閉了閉眼,沒有回答他,和他一起走到沙發上坐下來。

    牧老夫人從尹瑟手里接過牧念,然後哄著自己的祖孫女兒。

    “鋼鐵俠,你怎麼這麼愛哭?”

    “……”

    “我不是在這麼,你哭你個大頭鬼,你再哭,我轉身就走。”尹瑟受不了看著牧司瑞鼻涕眼淚一把下的樣子。

    “好好,我不哭,媽媽你別走。”牧司瑞緊緊抓著她的手,“其實你看到是我在哭,但我只會在幫爸爸掉眼淚而已。”

    “……”尹瑟喉嚨頓時有些哽咽,而後平靜道,“你爸爸人呢?”

    “爸爸——!”牧司瑞朝著二樓大聲一喊,尹瑟的耳朵都快被震聾了。

    然而牧晟宸只是呆在房間里不出來。

    尹瑟的眸子微黯,她捂住牧司瑞的嘴︰“別喊了,誰教你的,這麼大嗓門?”

    “……”

    “小心落落不喜歡你!”

    “……”好,這是死穴。

    尹瑟抱著司瑞問這問那問了好一會兒。

    反正牧司瑞老老實實的全部回答,不敢和尹瑟頂半句小嘴。

    良久,尹瑟的腿都被牧司瑞坐的酸了。

    “你要不要讓我休息會兒?”

    “……”牧司瑞睜著大眼看著她,“媽媽,你現在不是休息著的嗎?”

    “你坐在我腿上,我怎麼休息?你媽媽的縴縴鈺腿被你坐折了怎麼辦?”尹瑟白了他一眼。

    牧司瑞這才從她身上滾了下來。

    “你爸爸在書房?”

    “恩!”

    尹瑟二話不說就往樓上走。

    “媽媽。你要原諒爸爸了嗎?”

    “才不原諒。”尹瑟說道。

    “……”

    但是很明顯,語氣就像個孩子一樣。

    尹瑟走到書房,她站在門口,良久才敲了敲門。

    “進。”

    尹瑟推開門,走了進去。

    “你怎麼來了?”牧晟宸頭都不抬的問道。

    尹瑟看著他栗色的直發,突然有種想上去全扯光的沖動,這個自以為是的白痴!

    “你說我來干嘛?”尹瑟硬著聲音問道。

    牧晟宸抬起頭。

    “你不想丫丫,奶奶還想丫丫。”尹瑟淡淡的說道。

    “帶丫丫來了?”

    “奶奶帶著。”尹瑟干干的說著,而後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來,良久沒有開口,牧晟宸不知道她想干什麼。

    只好隨口找著話題。

    “如果你要離婚,現在可以了,我們明天就可以去民政局辦手續。”

    尹瑟靜靜的坐在沙發上,輕笑︰“怎麼現在可以了?”

    “關于和魏凌的丑聞,我已經壓了下去,你也看到了。不會影響到創世。”

    “呵,原來是為了創世,我還以為是為了挽回一下我。”尹瑟嗤笑不已。

    牧晟宸無所謂她怎麼說,該辦的手續已經辦完了,他只能說東方攸的速度快起來可真是快的讓人發指。

    他知道東方攸擔心什麼,他怕瞞不住尹瑟,所以才要快刀斬亂麻。

    “你不是挽回不了嗎?”

    “誰說的?”尹瑟輕扯嘴角,“你就老實承認好了,你不愛我了。”

    “……”

    尹瑟淡淡的,靜靜的看著他,只那麼兩秒,她就立刻拉回了視線。

    “關于離婚的事情……”尹瑟悠悠道,“我死都不會離婚。”

    “……”

    “我離婚了,你就可以正大光明去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是不是?我為什麼要成全你們殲.夫yin.婦?”尹瑟冷嗤,“所以你不用想了,以後我會時不時的回家里來住,這樣也不算構成分居的罪名,你就算有天大的手段,也奈何不了我。”

    “尹瑟……”牧晟宸被她的這番說辭給說的傻了眼。

    “怎麼了?不高興了?”尹瑟看著他瘦削的臉頰,有些說不出話來,鼻子一陣又一陣泛酸。

    牧晟宸輕笑︰“看來你是真的愛我。”

    “……”尹瑟抿著唇,“對,愛你,這點我承認,但是以後,就不愛了。就算折磨一生一世,我也要和你糾纏下去!你對我不忠,我就對你不貞。”

    他抬眼看她,琥珀色的鳳眸此刻深邃的看不見底。

    就算折磨一生一世,也要和他糾纏下去。

    尹瑟猛然轉開臉,再看下去,她的眼淚又要像斷了線的珍珠了,她發現她實在是太沒有用了……

    “我隨你。”牧晟宸淡淡的說道。

    “還有,我說了不離婚,我們就還是法律上的夫妻,你要是和別的女人上.床我就告你通.殲!”

    看著她這副樣子,牧晟宸今天真是連連錯愕不已。

    真不知道這小女人現在在想些什麼……

    “既然你死都不想和我離婚,我又怎麼會拒絕呢?”牧晟宸起身,走到她面前,手剛想踫上她的臉,就被尹瑟打開。

    “既然是夫妻就應該有夫妻義務的。”牧晟宸說道。

    尹瑟看著他懶散的說著話,看著他明明絕對不會踫她還故意的伸手,看著他明明就舍不得她卻還裝作很灑脫……

    尹瑟鼻子又是一酸,她轉過身,背對著他︰“夫妻義務?我脫,你上不上?”

    牧晟宸僵在原地。

    “……”

    尹瑟收回自己的眼淚︰“沒用。我要說的話都說清楚了,離婚,我不離。你想找別的女人,那也不可能,你就當一輩子和尚吧!”

    她說完就走出書房,連反應的時間都不給牧晟宸。

    走到客廳,尹瑟從牧老夫人手里接過牧念,“奶奶,我走了。”

    “小瑟,不留下來吃晚飯嗎?”牧老夫人問道。

    牧司瑞一听尹瑟要走,頓時整張臉的表情都發生了變化,他忙拖著小短腿走到尹瑟面前︰“媽媽,你怎麼又要走?”13acv。

    “你爸爸不肯挽留我,我不走留著干嘛?”尹瑟將責任推到了牧晟宸身上。

    “……”牧司瑞一張小嘴扁著,一副要哭了的樣子。

    “你要是敢哭,我就再也不回來了。”尹瑟指著他的小鼻子說道,她現在敢和牧司瑞開玩笑了,因為她確信終有一天,她要回來。

    牧晟宸沒死,她要回來,牧晟宸死了,她也要回來。

    瑟經表自些。她是牧家的人。

    這句話是牧晟宸說的。

    但是現在,她不會回來,她要讓這個男人知道,她尹瑟會過得很好,沒有他,也一定會過的很好。

    他所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

    只是……

    尹瑟走到牧老夫人面前︰“奶奶,多給晟宸吃點東西,他看上去餓壞了。”

    “……”

    尹瑟又走了。

    牧司瑞呆呆的看著她的背影,而後轉身對牧老夫人說道︰“奶奶,媽媽的意思是不是她會回來的?”

    “……”牧老夫人並沒有听出來,“我想問你媽媽的意思是不是你爸爸最近瘦了很多,她心疼了?”

    這個,牧司瑞沒听出來。

    是啊,這樣的女人,牧晟宸確實不忍心,她也不忍心……

    兩個人的愛情,因為生活在不停的開著玩笑,要怎樣發展都不是他們能夠做的了主的了。

    因為如果能讓他們兩個人做主,他們會毫無疑問的回答︰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這世上有千千萬萬句情話,但最美的一定是這一句。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尹瑟變了。

    無論是在公司里還是在東方攸的公寓。

    是個人都發現了這一點。

    她凱斯吃的多,睡得多,工作的也多。

    “孫紅,把之前的那份報表拿給我,我要重新核對一下,出問題了。”尹瑟對著座機說道。

    “小瑟,這個我來吧,你今天已經重新審核了十份報表有余了。”

    “我還有其他的用處,你送進來給我就是了。”

    孫紅拗不過她,只好將報表遞到她面前。

    “所有由牧總親自下發下來的工作全部給我。”尹瑟說道。

    “你之前不是說只要是他發下來的工作全部扔垃圾桶嗎?”

    尹瑟輕笑︰“現在變了不行嗎?公私分明不是嗎?”

    孫紅狐疑的看著她,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尹瑟看著面前完全不屬于秘書工作範疇之內的東西,笑了笑,她說呢,為什麼要讓她做這些不屬于秘書範疇之內的工作,原來這男人是打算好了,要讓她上位。

    不知道的時候還可以打打醬油,可是現在已經不是打醬油的時候了,如果他要她上位,那她就一定要漂漂亮亮的上位。

    她要撐起他所有的一切。即便這個男人蠢的無可救藥。

    尹瑟是這麼想的。

    這幾天,尹瑟有時候想想只覺得好笑,原來只要細心觀察就會發現魏凌和牧晟宸裝的有多假,哈哈,虧她還那麼鄭重其事的心驚膽戰,虧她還那麼撕心裂肺的難受……

    賤男人一枚!

    只是,好像現在也是一樣的,撕心裂肺的難受……如果不是強壓的工作,她覺得她快死了。

    她裝的越淡定,心就越痛。

    她這輩子的至愛,可能要死了……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小瑟,你來了。”牧老夫人欣喜的看著尹瑟抱著牧念來。

    牧老夫人從尹瑟手上接過牧念。

    “司瑞不在家嗎?”尹瑟問道。

    “和晟宸出去逛超市了……”

    “他們去逛超市?”尹瑟震驚不已。

    牧老夫人干干的笑笑︰“父子倆說要去旅行。”

    “旅行?”

    “恩。”牧老夫人的神情暗了下來。

    “去哪兒旅行?”

    “……歐洲的一個國家,我也不太清楚。”牧老夫人的措辭很顯然躲閃著。

    尹瑟第一反應就是荷蘭,她明白了,不是去旅行,而是去治療。她咽了咽口水︰“什麼時候?”

    “明天早上。”

    “……”尹瑟頓時說不出話來,良久之後,才干干的笑笑,“沒良心的父子兩,我在家的時候提也沒提去旅行,我一走,他們說旅行就旅行……”

    牧老夫人沒有說話,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現在說什麼都是多余的了。

    尹瑟深吸了口氣,“奶奶,今晚丫丫就放在你這吧。”

    “恩?”

    “司瑞不是吵著要見丫丫,我要是帶走了,他不是又得鬧騰了?”尹瑟輕笑。

    “你這是要走了?”

    “恩,阿攸說等我回去吃飯……”

    “小瑟,你和阿攸……”

    尹瑟靜靜的看著牧老夫人︰“奶奶,別瞎想。”

    “……”

    尹瑟抱了抱牧老夫人,而後在她耳邊說道︰“奶奶,幫我給晟宸帶句話,和他說晚上九點,我在虹口大橋上等他。”

    “……”牧老夫人錯愕的看了她一眼。

    尹瑟眨了下眼楮︰“我會等他到十二點,他如果不來,我就從橋上跳下去。”

    “……”

    他算什麼,就不想再見見她嗎?沒良心的男人……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你晚上要出門?”東方攸問道。

    “恩。”

    “穿的這麼漂亮?”

    尹瑟踩了雙米色小高跟,套了件深色毛衣裙,認真的化了化妝,手上套著墨玉指環,她站在鏡子前左照照右照照覺得不錯了才出門。

    “去見誰?”東方攸的聲音低了下來。

    “牧晟宸。”尹瑟回答的很老實。

    “……”東方攸知道明天牧晟宸就要走了,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

    “他明天要和牧司瑞去旅游。”

    “……”

    “但是有些話我想和他說清楚。”

    東方攸拳頭握緊︰“你要和他說什麼我不管,但是尹瑟,我問你,為什麼不肯離婚?”

    “……”

    “為什麼?他已經放了你了,他不要你了,你為什麼不肯離婚。”

    “因為想和他糾纏下去,不想看著他好。”

    “那我呢?”

    “……”

    “如果你不和他離婚,我算什麼?地下情夫麼?我是你用來報復他的工具嗎?”

    “阿攸,同樣的問題,我不想回答第二遍,開始的時候我就已經說清楚了,不介意被我利用的話就和我在一起……”

    “可是我們在一起了嗎?”

    “同居還不算在一起嗎?”尹瑟輕笑。

    “尹瑟!”

    “如果你不樂意,我也可以找別人……”

    此時的尹瑟對東方攸來說實在是太狠毒了。他是一心一意的想對她好,可是,她卻半點不領情。

    “如果你說不願意,那我今天出去了就不會回來了。如果你說願意,那我們繼續下去。”

    “……”東方攸從沒有想到過他也會有這麼卑微的一天。

    “既然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尹瑟說完便走了出去。

    東方攸將桌子上的茶杯全部掃到地上,發出尖銳的玻璃碎裂聲,相當刺耳。

    尹瑟開著車子來到虹口大橋上,她將車子停在路邊,a市的虹口大橋一直是相當出名的,從遠處看來就像是聳立在江面上的一艘大帆船,高大宏偉,白天的時候游客就不少,到了晚上就更別提了,只是今天,也不知道是因為天氣過于陰沉的緣故,還是什麼,人特別少,顯得特別冷清。

    尹瑟從車上下來,看了眼時間,八點五十九。

    她走到欄桿旁,冷風吹來,惹得她一陣哆嗦,要風度不要溫度就是這個後果,她並不確定牧晟宸是不是一定會來。

    她會等,當然即便他不來,她也不會跳下去,只是嚇嚇他罷了,他經不住嚇不是嗎?

    九點整,大江對面的一座大廈,霓虹報著時間。

    然後,車子的聲音,開關車門的聲音,男人步子的聲音。

    他走到她身邊。

    “我不來,你真會跳下去嗎?”

    “不會。”

    牧晟宸輕笑,她的目光直直的看著夜里朦朧的江面。

    “我今天有沒有很漂亮?”尹瑟問著無關緊要的話。

    牧晟宸側首看著她︰“美的讓人窒息。”

    尹瑟勾起唇角;“當然,你也不看看是誰。”

    “……不冷嗎?”

    “冷。”尹瑟說道,“但是這年頭,要風度就不能要溫度,我選擇了風度。”

    她的頭發被江風吹亂。

    牧晟宸脫下自己的外套套在她瘦小的肩膀上。

    “我瘦了很多。”

    “看到了。”

    “你也瘦了很多。”

    “……”

    “你不心疼我嗎?”尹瑟靜靜的問道。

    牧晟宸說不出話來。

    “可我心疼你。心疼的快要死掉了……”尹瑟轉過身,對上他俊美無比的臉,“我喜歡漂亮的東西,所以被你這張臉蠱惑的連人到心都賠了進去。”

    “瑟兒……”

    “……”

    “對不起。”

    等了良久竟等來他的這一句話,尹瑟緊緊咬著唇,“我真想把你扔到大江里喂魚!我把你扔下去,你有怨言嗎?”

    “有。”

    “你還敢有怨言?”

    牧晟宸看著她︰“回家吧,外面太冷了……”

    “家?哪個家?是要帶我回我們的家,還是讓我去別的男人的家。”

    “……都好。”

    “牧晟宸——!”尹瑟沖著他喊道,“你故意的!”

    “……”

    “你不能這麼欺負我!”尹瑟的眼淚瞬間 了出來。

    牧晟宸外套險些就被風吹落,他緊緊抓住,重新套在她肩膀上。

    尹瑟抬起頭瞪著他︰“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听話了?恩?我說走你就讓我走啊?我說不要你你就放任我啊?你怎麼會這麼了不起?”

    “瑟兒……”看著她的眼淚,他的心又開始抽痛起來。

    “我們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一步?牧晟宸,可全是你。”

    “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你個大頭鬼!我們當初的約定,你全忘在腦後了,你發的誓的,我們說好的不分手呢?”

    牧晟宸怔怔的看著她,最後將她抱進懷里。

    尹瑟緊緊咬著牙,抵著他堅硬的胸膛。

    “為什麼抱我?恩?”

    “突然很想抱你。”

    “你沒有資格抱我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

    “因為你對我不忠誠!”

    “就一會兒,讓我抱緊點。”

    尹瑟的眼淚全滴在他衣服上,他緊緊抱著她,恨不得把她揉進身體里,恨不得……

    “抱緊有什麼用?抱的再緊有什麼用,啊?”尹瑟一邊哭罵著一邊死死的抱住他。

    她舍不得他,怎麼辦?她不想放他走……

    她好想說,死也死在我身邊吧……

    孰知牧晟宸聞著她身上的味道,都快要崩潰了。

    他好想帶著她一起走,哪怕一起從這里跳下去都好,不想放開她,這個世界上,只有她,他舍不得,也放不下。

    為什麼要叫他出來,為什麼還要讓他見她,讓他安心的走不就好了……

    “晟宸,旅行不能帶我一起嗎?”她低聲的乞求道。

    “……”

    “帶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也好想和你一起旅行的……”

    “……不行。”

    “……”尹瑟咬著唇,都快咬出血來了,“你怎麼能這麼偏心,憑什麼帶司瑞去,不帶我去?我都原諒你了,你帶我一起去好不好?”

    “……不行。”他的眼淚掉進了她的脖子,脖頸處傳來的冰涼觸感讓尹瑟錯愕不已。

    她就知道他舍不得她,她就知道!

    “晟宸,只要你說你帶我走,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跟你走!”

    “……”

    “你就說一句,好不好?帶我一起走,我什麼都不怕。”

    “……”牧晟宸閉了閉眼,又是一滴眼淚掉進她的脖頸,良久,他靜默了良久,久到他已經收斂了自己的情緒。

    他松開她。

    “我不會帶你走。”

    “……”尹瑟恨恨的看著他,淚流滿面。

    他伸手擦掉她臉上的眼淚︰“我只是去旅行,你哭成這樣干嘛?”

    “……我不知道!”

    尹瑟有些無措的看著牧晟宸,“不應該晚上見面的,我都看不清你的臉。”

    “我看得清。”

    “你太自私了,你看得清,我看不清有什麼用??”

    “我記住你就好了。”他的頭抵著她的額頭,好像天時地利人和,此刻就應該這麼煽情。

    “你太壞了,真的太壞了……”尹瑟不停的碎碎念著。

    “回去吧,好不好?該著涼了?”

    “干嘛?你會心疼我著涼嗎?你不是無所謂嗎?”

    “心疼,誰說不心疼的,恩?”牧晟宸被她打敗了。

    尹瑟伸手猛地環住他的腰︰“再求你一次,帶我一起走吧……”

    “……不行。”

    “你個混蛋!”尹瑟猛地推開他,“你高興去哪就去哪吧!再也不要見到你了!”

    “……”

    牧晟宸閉了閉眼︰“衣服好好穿著,我回去了。”

    “……”尹瑟簡直哭成了淚人,二話不說將他的外套脫了下來,扔到他身上,“誰稀罕你的破外套,你滾吧!”

    牧晟宸看著她的臉,實在舍不得移開眼楮。他轉過身,邁出步子。

    尹瑟看著他的背影︰“你要是不帶我走,我就把指環扔了!扔到大江里,我們就沒有以後了!”

    “……”牧晟宸頓住步子,一剎那,又邁了出去。

    尹瑟猛地一甩手。

    “我都不要了!!走就走!再也別想見我!”說完,她就往另一個方向走去,高跟鞋發出難听的聲音,她哭著走了兩步,再也走不下去了,她不想這樣,萬一真的以這樣的場面結尾怎麼辦……

    她難得穿的這麼好看,難得精心打扮了一番……

    不要嘛……0561

    然後,她的身體就被人從後面緊緊抱住,頓時,淚如決堤。

    “啊啊啊……”

    “瑟兒,等我回來好不好?”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