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70 遠方表兄東方攸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你到底想做什麼?”景恆實在想不明白他的目的,若是因為看上了末然,那直接自己追就是,何必多找一個對手?

    利修白淡定的轉動沙發,“如果一定要找一個目的的話,那就是,想看到一個朋友傷心吃醋的模樣,應該很有趣!”

    好無聊的惡趣味!景恆蹙眉盯著他,想了想,問道︰“是不是蕭易宸?”

    “恭喜你,猜對了!”利修白悠閑的說。舒虺璩

    景恆沉默了一會兒,抬眼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不必大費周折!末然身邊一直有一個很完美的守護者,有他在,蕭易宸成功的幾率並不大!”在景恆看來,範小花和季末然才是最合適的,畢竟這一年多來,陪在末然身邊鞍前馬後的人是範小花,無論從哪方面來說,他都不比蕭易宸差,而且他比蕭易宸更浪漫也更懂女生的心思。

    “哦?是誰?”利修白有些詫異,能把蕭易宸比下去的人可不多。

    景恆猶豫了下,還是如實說道︰“範小花!你不認識的!”只怕他不說的話,利修白會去調查,範小花現在和末然住一起,很容易查出。與其這樣,不如直接告訴他。

    利修白面色卻是少見的一變︰“是他?他回來了?”

    “你認識他?”這下輪到景恆吃驚了,從認識範小花以來,他就一直在江城待著,景恆一直以為他是土生土長的江城人,沒想到還與京都貴族有牽扯。

    “不止認識!”利修白高深莫測的勾了勾嘴角,“或許我該去找他敘敘舊!”

    “你要做什麼?”景恆頓時緊張起來,怕他對範小花和末然不利。

    利修白起身,淡淡的看著他笑,“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你!”景恆激動的掙扎了下,卻不小心扯動背部的傷口,疼得他倒抽一口涼氣。

    “你中的是麻醉彈,昨天子彈已經被取出來,但身體失去知覺。現在藥效已經過了,不過傷口會更疼,所以最好不要動彈!”

    “能不能借我手機用下?”景恆不想再與他進行沒必要的口舌之爭,他現在只想盡快與末然聯系上,不知末然現在怎麼樣。

    “當然……不能!”利修白果斷拒絕。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利修白朝門外走去,“季末然應該很擔心你,她請了蕭易宸幫忙找你!我倒是很希望他們早點找到這里來!”

    什麼意思?景恆完全听不明白,但利修白已經離開了!還好,听他的意思,末然現在應該和蕭易宸在一起,暫時不會有危險……還好,利修白他,不是利家英那樣的變態,自己暫時還算安全……

    景恆正暗自慶幸,房門再次被推開,這次進來是的位戴眼鏡的年輕醫生,長相很斯文,但臉上冷冰冰的沒有表情。他沉默的將醫藥器械擺好,掛上吊瓶,扯過景恆的手沉穩的扎針。

    “什麼藥?”景恆不放心的問。

    “消炎!”醫生終于開口說了兩個字。

    听聞是消炎藥水,景恆總算安心了些。也不知道利修白為什麼把他關在這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季末然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似乎很久沒睡得這麼沉這麼死了,腦子還有些迷糊。朦朧中感覺自己全身光滑,好像什麼都沒穿……季末然瞬間就清醒了,眼楮猛地睜大,掀起被子往里面看,果然……記得昨晚自己在泡澡,然後迷迷糊糊好像睡過去了,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看樣子,是蕭易宸把自己從浴缸里撈出來,放進被窩里的。

    不要這樣吧,被看光光了?季末然迅速翻動了下身體,還好沒什麼不適感,他應該沒有趁機亂來,身上也干干淨淨,沒有什麼吻痕之類。柳下惠?想起以前各種被強吻經歷,季末然覺得蕭易宸一定是轉性了!

    季末然起身穿上蕭易宸寬松的睡衣,走到客廳發現書房的門關著,里面亮著燈。她先去刷牙洗漱,然後敲了敲書房的門。

    “進來!”蕭易宸聲音略微有些喑啞。

    門沒有鎖,季末然推門進去,就見蕭易宸坐在電腦前與人視頻聊天。

    “就按我說的做!有什麼事再聯系!”蕭易宸扔下一句話後將視頻畫面關掉,抬頭揉了揉眼楮,看向季末然,“醒啦?餓了吧?我去弄飯吃!”

    很平常的一句話,卻讓季末然心中一動。排除其他因素,這一刻的場景平和溫馨,竟有幾分過日子的感覺。

    “黑眼圈好重,你一晚上沒睡嗎?”她問。

    “睡了一下!”蕭易宸走到她面前,低頭用帶血絲的眼楮看她,“謝謝關心!”

    “我就是……隨便問下!”灼灼的眼神讓季末然有些不自在,言不由衷的說。

    好在蕭易宸轉化了話題,“抱歉,到現在還是沒有景恆的消息!所有的醫院酒店以及娛樂場所都查過了,沒有他的下落,我猜測他應該是在私人住宅里,已經讓人去查了。警方也在全城查找,輿論關注度過高,他們不敢松懈,你不要太擔心!”

    季末然想了下,還是決定將自己的懷疑說出來。縮小範圍的話,會更容易找到人吧!把蕭易宸領到客廳沙發上坐著,季末然把一年前景恆差點被送給利家英的事說了出來。

    “所以,你懷疑是利家英?”蕭易宸問。

    “是的!那些人身手很好,槍法高明,不像是普通劫匪!而且,敢在京大校園弄出這麼大動靜,又能躲過你和警方雙重搜查的人,背景肯定不一般!”季末然說。

    蕭易宸陷入沉思,眉頭微微皺起來,“如果真是他的話,我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什麼?”季末然不懂。

    “沒什麼,還不能確定!我先讓人從利家英身上查下!”蕭易宸話鋒突然一轉,“這一年多,你身手進步很快吧?”

    “呃……還行吧!”

    蕭易宸笑笑,起身朝廚房走去,又問道︰“如果有一天,出事的人是我,你會這麼擔心嗎?”

    話題轉換太快,季末然一愣,隨即半開玩笑的說︰“你這麼厲害,不可能出事的!”

    “我去弄早餐,你可以去書房上網看下!”蕭易宸聳聳肩。

    “你還會做飯?”季末然覺得不太可能。

    “嗯!”蕭易宸隨意應了一聲,閃進廚房。以前當然不會做飯,不過前幾天看安澤做飯,他不知哪根筋壞掉了,忽然特別想學,希望有一天可以讓她吃到自己親手做的飯菜,便特意請了大廚教學。這點當然不能告訴她。

    季末然進書房上網,網絡上京大槍擊案已經炒得沸沸揚揚,成為各站頭條。季末然隨意點開一條新聞進去,發現里面的照片竟然是她和景恆並肩而行的背影,地點就是京大校園的小路上,景恆正側頭對她說笑,溫和的側臉捕捉的非常到位。

    當紅新星在京大校園遭遇槍擊並失蹤,當時他正在秘密私會學生女友!這樣的新聞想不紅都難。何況景恆出道來一直走得清新純情路線,對外都是公布單身,從沒談過戀愛,猛然爆出他夜間私會女友的照片對他絕對是一個巨大的負面影響,很多粉絲傷心同時憤怒,認為景恆欺騙了大眾,平時的形象都是假惺惺裝出來的,當然也有鐵桿粉絲表示對景恆現狀的擔憂,堅信景恆不會欺騙她們,但這部分人力量太弱,支持的言論被淹沒的很快。

    季末然看了一會兒便明白是有幕後團隊在故意操作抹黑景恆,甚至還爆出了景恆以前在酒吧唱歌的照片,其中有一張是景恆與人敬酒時被摸**,基于這些到處散布景恆出道前曾經在酒吧賣身賣唱過。季末然看得非常窩火,景恆從始至終就只在情惑一家酒吧唱過歌,還被保護的很好,這張照片肯定是假的,但ps的太真實了,完全可以以假亂真!

    這下好了,短短一夜時間,景恆從一個不食煙火才華橫溢的音樂王子變成了私生活混亂虛偽做作欺騙媒體大眾的渣滓,甚至還有不少人說那些歌曲都不是景恆創作的,而是找槍手代寫的……

    代寫你妹啊,姐姐我代寫的腫麼了?季末然邊看邊吐槽。

    看楊皓在線,季末然直接戳了他視頻。

    楊皓也頂著一雙熊貓眼,看來昨晚也沒怎麼休息。

    “有景恆的消息了嗎?”楊皓一接通急忙問道。他從昨晚接到末然電話後就開始準備危機公關,然而另一撥人速度更快,直接開始抹黑,大半夜的總不能開新聞發布會,他們只好發了一份公告為景恆正名,同時呼吁大家暫時把注意力放到景恆的安危上。但這樣的公告根本無濟于事。一大早又有很多代言合作商和劇組等過來了解交涉情況。

    “還沒有!”季末然說,“網絡輿論先不要管!皓大網絡也不要回避此事,該報道就報道!放著熱門的頭條不報,太說不過去了!站在客觀的角度,支持的反對的言論都報道一些!另外,論壇社區上也不要壓著,該置頂就置頂,保證言論絕對自由!”

    楊皓有些吃驚,現在皓大在互聯網行業影響很大,皓大新聞皓大游戲以及推出的博客論壇等應用都佔有很重要的地位,雖然不能完全控制網絡輿論,但如果有心操控的話,還是可以影響輿論走向的。所以昨晚事情發生後,他就吩咐下去,皓大相關網絡只報道正面消息,負面的照片信息等一律屏蔽刪除,卻沒想到季末然會放任輿論繼續抹黑。

    “這樣不太好吧?”楊皓很擔心這樣一來,景恆再沒有翻身之地,皓大娛樂也跟著遭殃。

    “置之死地而後生!負面新聞也是新聞!這件事鬧到人盡皆知的地步,景恆想不紅都不行了!”季末然打趣了下,“上頭條的機會可不多!”

    楊皓還是為難,“這紅的可是臭名!”

    “放心吧,我自有打算!景恆,不會就此隕落的!他一定會是超級巨星!”季末然篤定的說,想想前世,景恆沒這麼早掛掉,名氣也比現在大得多,雖然很多事情改變了,但她還是相信,景恆只會比前世更璀璨!

    “好吧,听你的!”楊皓沒有再反駁,他願意相信季末然的選擇。

    于是,皓大娛樂方面不再對景恆的事做任何回應,任由網絡上各方吵得沸沸揚揚,還有人分析皓大的作為,認為公司已經選擇拋棄了景恆,這點倒是出乎意外的為景恆賺取了一些同情分,一些粉絲認為景恆在生死未卜的情況下被各種潑髒水就算了,居然連簽約公司也不再維護他,選擇丟卒保車,真是可憐!

    季末然沒再關注網絡上的輿論,作為重來一回的人,她對網絡當然非常了解。就權當免費炒作了,只等景恆安全了再一舉扳回局面!

    蕭易宸做好了早餐,桂圓紅棗玉米粥,外加雞蛋煎餅和一盤蔬菜沙拉。

    他圍著圍裙端著盤子從廚房走出來,把盤子在餐桌上擺好,然後折回去拿了碗筷,幫季末然盛了一碗粥。

    體力消耗大,又很久沒吃東西,季末然餓得肚皮貼肚皮,听說飯好了,迅速跑出來吃。不過看到桌上排列的早餐,她瞬間就萎了,嘴角抽了抽。

    看她表情,蕭易宸瞬間就怒了,“雖然賣相不好,但味道絕對不錯的!頂級大廚的秘方,你都不嘗嘗怎麼就知道不好吃?”

    季末然嘴角繼續抽,這一碗紅色白色黃色相間粘糊糊一團還夾雜著很多不規則塊狀的東西確定是可以喝的粥?還有那一盤一小塊一小塊亂七八糟的面團堆成一片的東西確定是煎餅?從哪里可以看出半分餅的形狀?好在蔬菜沙拉還算正常點,至少能認出來什麼是什麼!

    “嗯,挺不錯的!”無論如何大少爺第一次下廚給自己做東西吃,季末然還是很感動的,果斷坐下動筷子,就要去夾一塊被油炸得焦黃的煎餅面團時,蕭易宸一伸筷子攔住她的動作,泄氣的說︰“算了,不吃了!我馬上讓人送餐過來!”

    系著圍裙一手拿筷子一手拿勺子的他,露出挫敗泄氣的表情,還真有些……可愛?可憐?

    季末然果斷夾了一塊送入口中,細細咀嚼了一番。有些焦了,有些咸了,不過比想象中要好吃些!

    蕭易宸神情有些緊張的看著她,季末然咽下後,淡定的夾起第二塊說,“還好,能夠下咽!”

    蕭易宸表情抽搐了下,沉靜片刻後,忽然認真的說︰“我會繼續努力的,一直到抓住你的胃為止!”

    是哪個家伙說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的?蕭易宸這完全是融會貫通啊,可她季末然不是男人,更不是吃貨……好吧,她承認還是有些小感動的!

    兩人一起吃了點後,蕭易宸還是讓人送來了壽司披薩和牛奶,強逼著季末然補充營養。

    飯後不久,蕭易宸便接到手下的電話,一連兩通,蕭易宸面色陰晴不定,急劇變化。

    季末然覺得有些不妙,卻不好開口過問他的事。

    蕭易宸掛斷電話後,略微沉思了一會兒,開口說道︰“已經有線索了,確實是利家英做的!”

    “景恆呢?”季末然急忙問。

    “他先落在利家英手上,後來又被利修白帶走了!你放心,在利修白手上不會出事的!”

    “利修白?他做什麼?你們不是很熟嗎?景恆現在在哪里?”季末然疑問一個接一個。

    蕭易宸搖搖頭,“我只能保證景恆在他手上不會出事,但暫時無法聯系到利修白,他手機關機!說實話,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他行事總是莫名其妙,從來不按常理出牌!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次是他出面把景恆從利家英手上救走的,若不是他,利家英不會輕易放手!利修白性格雖然捉摸不定,但他是一個很驕傲自負的人,從來不屑用卑劣的手段對付人!”

    “如果利修白不想讓人找到他的話,是不是掘地三尺也很難把他找出來?”得知景恆暫時沒事,季末然心稍微安了些,但利修白這個人行事詭異,她還是很擔心。

    “可以這樣說!”蕭易宸神情很復雜,他跟利修白既是對手,又是朋友,未來還可能是生死仇敵,在這個復雜殘酷的圈子里,有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也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既然利修白暫時找不出來,又不至于傷害景恆,季末然便把關注點移到利家英身上,“利家英真是老變態,喜歡美少年就算了,還到校園搶人!真惡心!”現在想來,利家英不止搶景恆那麼簡單,網上那些照片丑聞估計也是他搞出來的,借機整垮皓大,畢竟這一兩年皓大發展太迅猛了,皓大娛樂作為新起之秀更是不斷瓜分天際傳媒的娛樂資源,網絡的發展也日漸威脅傳統媒體的地位。

    蕭易宸卻沉聲道︰“對不起!這件事是因為我!”

    “和你有什麼關系?”季末然詫異不解。

    蕭易宸喝下一大口茶,靠在沙發上有些疲憊,“其實我昨天訂好了機票要去美洲的,都已經快到機場了,結果听到你出事就取消了行程!蕭家有一項重要的生意是軍火交易,基本處于全國壟斷地位,但近年來形勢有些變化,國內不斷有新勢力插入,雖然不成事,但也形成一定程度的競爭!蕭家以往的軍火交易線比較固定,這樣容易保持壟斷地位,但也有個壞處,就是比較僵化,不容易弄到最新式的武器。趕不上潮流,遲早會被淘汰!所以我接手後就打算開拓新的交易線,正好美洲那邊有勢力在研發新武器,我便讓人提前鋪好線。昨天是要去正式和那邊人接洽,談合作的,但明顯有人不想讓我成行!”

    季末然第一次听到蕭易宸跟她談論蕭家的事,之前猜測過蕭家的產業,但無論如何沒想到軍火方面去。華夏對軍火方面控制很嚴格,私下從事軍火交易是犯法的,更何況還是和國外的軍火交易,估計還涉嫌到走私什麼的,罪行更大!四大家族之首居然是干不法行當的!這有夠驚悚的!

    季末然兩世都是從事普通的商業活動,兢兢業業守法,即便現在著手經營黑道勢力,多半也是出于自保的需要,其實她對真正的黑道了解的並不多,所以她平時很少過問莫門事宜,幾乎全權交給安澤負責!

    季末然消化了下蕭易宸說的信息,問道︰“你的意思是,利家英搶人是為了拖住你?”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