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58 不放棄勇敢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躲什麼?”牧晟宸將她的臉放正,正對著她的整張面孔,好看的也罷,丑陋的也罷。

    “不要看……”

    牧晟宸定定的看著,最後薄唇印在她的傷疤上,尹瑟只覺左臉上傳來溫熱的觸感……

    “……”這話怎麼都覺得應該他來說比較合適。

    “你想我們兒子成孤兒?”牧晟宸挑眉。zVXC。

    她嘴角彎起,也開始解著他的衣服,露出他結實的胸膛,她閉著眼楮,仿佛在認真等待。

    牧晟宸險些笑出聲來。

    後來,尹瑟又斷斷續續的把小島上的事情都告訴了牧晟宸,如何騙過許言,如何抓住時機,如何逃了出來。

    “我們回去吧!”

    “路易斯醫生。”尹瑟輕輕的叫了一聲。

    尹瑟雙手撫上他的臉,和他正對著,再次確認道︰“你真的不介意我這張臉?”

    “任何人都不行。”她下定著決心。

    “吃點肉才好看。”

    “把我從A市帶過來,你們兩個在里面纏綿,我在外面和這個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大眼瞪小眼……”

    “要不要跳槽到我們醫院來?”路易斯問她。

    尹瑟踫踫他微微皺起的眉毛︰“干嘛?嚇到了啊?”

    “……”尹瑟抬頭看了他一眼,還是覺得有些氣悶。

    “我們去吃飯。”

    “知道很好啊。”吳雯雯隨意說道。

    尹瑟臉微微紅,咬住他的唇,正過他的臉,不再計較自己臉上的傷疤,這個男人都不計較,她干嘛計較?

    尹瑟眉頭一挑,狠狠戳了下他的腰際︰“你果然沒良心!我竟然還奢望你說的出良心話!”

    尹瑟羞紅著臉看著他︰“可是,這姿勢……有點挑戰極限,萬一又斷了怎麼辦?”

    “……”吳雯雯一個媚眼瞥過去,“路易斯範加爾醫生,你剛才說什麼,我沒有听清楚呢!”

    他能不能說,他的女人是真的回來了?那個時而刁蠻,時而睿智,時而狡黠,時而孩子氣的尹瑟回來了?

    “你這種目光短淺的當然覺得遠。”牧晟宸是小看了這女人,他也猜不出她話里幾分真幾分假,只覺得如果他真的死了,留下這女人,他是鐵定沒法瞑目了,這一沖動讓他牧家斷子絕孫,奶奶肯定也不要活了……

    “……”尹瑟不解的看著她。

    “快說!”

    尹瑟的手環住他的脖子︰“你簡直就在放屁!是你說要離婚的……”

    尹瑟看了眼牧晟宸。

    尹瑟從被子里鑽出來,跪坐在他身後,環住他的肩,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臉頰貼著他的耳朵。

    “恩,不錯,交流起來沒有困難。”

    “……”路易斯算是踫到對手了。

    手術室門口,尹瑟拉過牧晟宸的手,“我先聲明啊,我可不在乎自己外貌,是因為你在乎,我才進手術室的。”

    牧晟宸看著她這副神采奕奕的樣子,他不知道她究竟恢復了多少,但他的內心確實是竊喜著的。

    牧晟宸靜靜的听她說著,他其實能夠理解,不止是能夠理解,他甚至一直都知道她的目的在此。

    飯桌上,牧晟宸自然而然的替尹瑟夾著菜,路易斯奇怪的看著他們倆,尹瑟不經意間對上路易斯探究的目光,而後突然想起來——

    “你想的好遠啊!”尹瑟笑道。

    “稍微比對了一下,這臉修好了,對我威脅太大了。”吳雯雯漬漬的說道。

    路易手一抖,險些從飯桌上滑下去。

    牧晟宸站在一旁保持沉默,B市的那位教授真是介紹了個不得了的人物給他。

    看著他走進洗手間,尹瑟蒙進被子就開始笑。

    “我只知道你生死未卜,我怕你也沒了……”尹瑟淡淡道,“我問他,他也不一定會說實話,我想我至少得知道你是生是死,如果你活著,那就請你好好活著,如果你死了,我一定立刻就去陪你。”

    牧晟宸的手不安分的伸進她的衣服里面,像是念著咒語一般,也不知道實在催眠他自己還是在催眠她︰“不急不急……”

    “……”尹瑟微鄂。

    尹瑟輕輕的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許言把我帶到小島上,我昏迷了三天,等我醒來時,臉已經成了這副樣子,腿也斷了。他面目猙獰的說,我再也跑不掉了,他說林嫂被當成我的替身燒死了,我已經是個死人了。”

    還好,時間也不算長。

    “……”尹瑟反正得瑟的聳了聳肩。

    “逃避,膽小,怯弱,自卑,實在是不適合我,你覺得呢?”她俏皮的嘟起嘴,踫著他的臉頰。

    “是嗎?”他側首正踫上她的嬌唇,蹭在上面輕輕道,“難道你勇敢,自信?”

    “小女人,我等。”他淺淺道,明明水聲嘩啦啦的,還隔著扇門,尹瑟怎麼就听到了這恐怖的聲音了呢?

    “路易斯不是說好得差不多了?”

    “說真的說假的?”

    他將尹瑟放到地上,起身,將她的頭發整了整,習慣性的勾在她耳朵後面。尹瑟也不介意露出那整張臉,牧晟宸笑笑套上外套拉起她的手往外走。

    “老婆,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

    她的手戳著他的腰︰“我漂不漂亮?”

    尹瑟一臉無辜︰“是真的,不然試試也可以……”

    牧晟宸心下一驚,這一點,他完全不知道。

    尹瑟錯愕在那,只覺自己好像掉進了一個陰謀陷阱里……

    “……”尹瑟勾了勾唇角便被推進手術室。

    牧晟宸咬著她輕巧的下巴︰“那是你的醫生。”

    “咕嚕嚕……”尹瑟的肚子響了,她難過的看著他。

    “自然,走吧。”

    給她設個拳套讓她鑽,她不報復回來才怪!再讀讀小說閱讀網

    那他是繼續做還是繼續做還是繼續做呢?

    于是,這四個人便一起走向餐館。

    尹瑟悶的臉都紅了。

    尹瑟被吻的七葷八素,只覺他的舌頭在她口腔內拼命糾纏,饑渴不已……

    “你是GAY?”吳雯雯喝了口酒,淡淡問道。

    路易斯的手再次一抖。

    在意的人是尹瑟,無論她是因為什麼不肯遮去這傷疤,但是最受影響的人一定是她自己,不是他在意她的美丑,而是她在意。

    “一起去吃飯吧。”牧晟宸說道。

    “……”牧晟宸沉默。

    而且,還有些事情是要做個了結了。

    “是要給你整.容的醫生。”

    牧晟宸將她抱起來,坐到自己大腿上。

    兩個禮拜之後,尹瑟的繃帶去除,左邊臉頰上長出了新肉。

    飯後,尹瑟的病房里,吳雯雯在給她細看著她的臉,良久良久,她嘆了口氣︰“我發現我有種不想幫你修臉的沖動。”

    尹瑟的口水都流了下來,她低下頭,像是想到什麼似得,踫了踫牧晟宸,牧晟宸側首看她。

    牧晟宸穿好襯衫擦干頭發坐到她床邊,神情看上去還是有些暗沉。

    尹瑟听明白她是在夸她,小臉微紅,而後道,“你不幫我修,我也還是這麼漂亮的。”

    她也想司瑞和奶奶了,盡管時不時的通個電話,但越是通電話,她越是想念。

    牧晟宸頓時全身僵住。

    “你請客。”吳雯雯說道。

    她的聲音輕輕軟軟的,蹭在他的耳邊,如果不是心下已經決定了什麼,她是不會說這麼多的。

    “不起眼……”路易斯細細的琢磨著這三個字,“吳雯雯小姐,你覺得我的中文水平如何?”

    “我的腿還沒好,疼……”尹瑟皺著眉頭可憐兮兮的說道。

    “……”牧晟宸的神情此刻看上去顯然有些不淡定,眉眼處都有些抽搐。

    “哦?”吳雯雯戴上很專業的單片鏡,仔細的看著尹瑟的臉,“那就趕緊去調整,調整到願意幫忙的那種心情再回來。”

    不說什麼原諒,不說什麼求饒,只是希望維系父女之間那根薄薄的絲線不要真的扯斷,沒有愛,就用恨,沒有恨就用競爭,只要不斷就好……

    “咳咳!你還是我的病人,有些話能說,有些話要憋死在肚子里,懂麼?”

    “我一開始就說過,即便你半身不遂,我都不會放棄你。”

    尹瑟點了點頭。

    這女人,沒有最壞,只會更好。

    尹瑟笑笑︰“不是沒有發展到那地步嘛!你活著,兒子活著,我也活著,奶奶也好好的,我,絕對不會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你們。”

    “……”牧晟宸簡直無語,看了尹瑟好半晌後,他才笑出來,揉著她的臉,“你故意的。”

    “你不會在意麼……”尹瑟錯愕瞪大了眼楮。

    她洋洋得意的神情看上去好似在說,她是不是在演諜戰片,是不是英勇無畏的女主角……

    “所以我很清楚不起眼這三個字的意思。”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路易斯笑道︰“她是在說她自己的眼楮小。”

    “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妖樣唄!”吳雯雯又是一個魅惑的眼神拋過去,尹瑟全身都酥了下來。

    牧晟宸心下一個咯 ,她說的輕巧,語氣已經像個沒事人一樣,牧晟宸手臂緊了緊,手心都冒出了汗。

    “在意的人是你。”他淡淡道。

    牧晟宸干干的咳了咳,把盤子里的肉切了一塊給她。

    “所以,當我看到他為了尹氏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將我出賣給許言時,晟宸,我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太黑暗了。”

    “說良心話!”

    牧晟宸輕笑,“好了好了,我等著我貌美如花的老婆出來。”

    兩邊臉頰顏色還有些差別,但是尹瑟的容貌已基本恢復過來。

    路易斯看著她這副樣子,手輕輕摸著自己的下巴︰“吳雯雯小姐,不管怎樣,幫不幫忙是要看我心情的。”

    只見她俏皮的眨了下眼楮,而後就收回來。

    光是想想就覺得恐怖……

    “路易斯醫生的眼楮不小啊。”牧晟宸淡淡說道。

    “……”路易斯險些把咖啡全數噴出來。

    “恩……怎麼說呢?”尹瑟認真的思索著怎麼說才好,“雖然嘴上說沒有把他當父親,總說著要把他扳倒,也總是以此為目標,但其實說白了,也只不過是為了一些無謂的妄想罷了,想說,會不會十年二十年過後,他真的知道錯了,成為了白發蒼蒼的老人,無欲無求,偶爾會真心的叫我兩聲……”

    “……”吳雯雯有些傻眼,這女人是不是不能夸,一夸就開始翹尾巴……

    所以路易斯才說,他討厭中國人。

    牧晟宸指了指吳雯雯的盤子,“這種是要見了才能知道的。”

    “不用驚訝,在荷蘭,也不算什麼新鮮事,看你這樣子我就猜出來了。”

    牧晟宸只覺口干舌燥,但是正當他有些急不可耐攻進去時——

    拖著斷腿從二樓窗戶上爬下來,一般人怎麼能做到?

    頓時,一盆冷水將牧晟宸從頭到尾澆了個遍。

    尹瑟笑笑︰“要不拖上兒子一起?一家三口,再也不分開,不是你說的嗎?”

    “我贏了。”路易斯說道。

    牧晟宸道︰“這里方便的話就在這里。”、

    牧晟宸吻吻她的額頭,而後覆上她的唇,輕揉慢捻抹復挑……

    “要離婚的人還能把你壓在身下?”牧晟宸咬著她的脖子。

    路易斯只覺得一失足成千古恨。

    而後吳雯雯將目光投向了路易斯︰“雖然知道你是個不起眼的骨科醫生,但這件事情恐怕還是得要你幫忙。”

    然後下一秒,路易斯手里拿著的咖啡倒了,吳雯雯捧著肚子一點形象也沒有的大笑著。

    一直到晚上,天都黑了,尹瑟還是靠在他身上,仿佛有說不完的話,不止是那些黑暗的日子,還有這些天她在這家醫院里看到的,听到的……

    牧晟宸有些也知道,但全裝做沒听過一般,看著她喋喋不休的說著,看著她充滿力量,充滿精神。

    “可是仔細想來,我和他好像也只能以這種結局收場,他逼我,我逼他,最後一定是要拼個你死我活的。”

    “額……如果你真那麼想要的話,那來吧,斷就斷了……”

    牧晟宸摸了摸她的臉,和她額頭相觸,“我等你腿好。”

    吳雯雯眉頭一挑︰“和你這瘋子共事?”

    牧晟宸和吳雯雯都將目光轉向了尹瑟。

    不管怎樣,第二天尹瑟是進了手術室。

    尹瑟出院後,路易斯靠在她的病房門外,神態慵懶,吳雯雯走了過來。

    然而剛打開門,只見吳雯雯神情崩潰雙手環胸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而她的旁邊,路易斯端著杯熱咖啡靠在那,神態慵懶。

    上人他只。答案顯然是沖涼水去!

    “……”

    “我是哪樣子了,吳小姐?”

    牧晟宸站在她身後,將她的長發放到身後。

    “我可不能當你是說真的。”牧晟宸淡淡道,“活著就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死了就什麼都沒了。如果可以確定死了以後我們還在一起,那倒是無所謂,如果不能,那不是太冤了?”

    頓時全身都打了個冷顫。

    但另一方面,卻覺得吳雯雯真是一個標標準準的大美人,一個媚眼簡直就要把人的魂給勾走了……

    她和路易斯打賭,她說他們一個小時內會出來,路易斯說沒有三個鐘頭不可能出的來……

    牧晟宸咬了下她的鼻子,整了整她的衣服,從她身上爬起來,輕嘆一口氣,他還是先去沖個冷水澡再說。

    路易斯單手撐著下巴,懶懶道。

    尹瑟照著鏡子,手輕輕貼著自己的臉頰,已經沒有坑坑窪窪的觸感了……

    吳雯雯漂亮的臉頰側過頭淡淡的看向牧晟宸︰“你們真是好意思的。”

    牧晟宸的大手慢慢伸進她的衣服里面,從里面開始慢慢攻陷。

    尹瑟眨巴了下眼楮,這女人完全和剛才兩個樣子,一點都不溫柔了,她剛見到她那會,還以為這是個柔情似水,嬌艷欲滴的女人呢……

    “……不怎麼樣。”

    牧晟宸嗯了聲後應道︰“不漂亮。”

    也算是被挑撥到了這份上,牧晟宸是不可能停手了,他的大手伸進她的禁地,尹瑟不自覺的吟哦一聲,相當誘人。

    “你們是打算在這醫院里做手術,還是回A市?”吳雯雯問道。

    “恩?”

    “我可是說真的。”

    看樣子也知道是在小小的報復他,故意把他撩撥到熄不了火的地步,結果無辜的來上這麼一句,她腿沒好……

    “那……剛才那個女人……”酸酸的話慢慢溢出。

    牧晟宸全身僵硬。

    “牧晟宸,你沒說你老婆是個活寶啊!”吳雯雯笑的樂不可支。

    尹瑟抬起頭,頓時黑了臉。

    她已經做得很棒很棒了,她總是能這樣讓他驚訝不已,本來就知道她一定是做了不得了的事情才從小島上跑出來,然而真的听了之後,才知道這女人永遠都能超出他的預期。

    牧晟宸知道,她是。

    尹瑟只知道自己的臉頰像火燒一般。

    牧晟宸手插著腰,冷水澆在身上,實在是涼爽的緊,他嘴角勾笑,那神情,逍魂的緊。

    他一語道破。

    “你沒機會了。”尹瑟眉眼一挑,得意萬分。

    “那天,化妝師其實是許言派過來的,她說林嫂在車內等我,大概是因為結婚太激動了,就沒有想那麼多,被推進車子,我才知道出了問題。可是,讓我怎麼也想不到的是,車子里面除了林嫂竟還有尹天江……”

    後來的拉鋸戰是吳雯雯和路易斯兩人的事情,不過很久以後,這兩人在醫學界似乎也傳出了一段佳話。

    “那你現在心情如何?”

    手術的時間不算長,尹瑟出來時,半邊臉頰貼著繃帶。

    “不是很有意思嗎?”路易斯笑道。

    “你不是個GAY麼?”

    “……”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