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14 精心策劃的挑撥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行了,走吧。”今晚能做出決定,那是再好不過的了。

    到了妮可酒店,尹瑟站在1201號房門前,深吸了口氣,酒店侍從替她開了門,她走了進去。

    這是間相當豪華的房間,有客廳還有臥室,紫色的牆壁,白色淡雅的吊頂,暈黃而又華麗的燈飾,別有一番情調。

    尹瑟依舊戒備的看著他。

    “時間到了沒?”她靜靜問道。

    兩人靜默了良久,許言才又重新開口︰“我記得你好像說過,背叛是你最不能原諒的事情對吧?”

    “你說呢?”

    “你精心策劃來挑撥,你以為我會信?”

    “你怎麼會在這?”

    尹瑟的瞳孔慢慢放大,許言的嘴角慢慢勾起。

    沒有人知道,她可是愛死了牧晟宸那不長不短的栗色直發……

    “早上起來,他完全就像沒事人一樣穿他的衣服,連看都沒看我一眼……許總,我有點怕……”

    尹瑟皺著眉頭,神情依舊謹慎,她說過,這個男人的心靈已經扭曲,而現在,和他硬踫硬,那是最不明智的,于是她坐下。

    許言關掉電視,關掉前的一剎那是兩人倒在床上的景象。

    “真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種背叛?雖說男人在外面總是會有幾個春宵,但這也要看女人的度量了……”

    “不看,我為什麼呆在這里不動?”

    尹瑟用低低的沙啞的聲音輕輕說道︰“他和別的女人上床了,被我抓到了。”

    尹瑟咬著唇,眼楮泛紅︰“怎麼,不行?只準你和你的秘書打滾,就不許我和我的舊情人共處一室?”

    王英抬起眸子,驚喜的看著他︰“牧總,真的不用在意,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就當什麼也沒發生,我還是牧總您的得力助手!”

    “你可以猜猜看。”許言眉頭微挑,笑道。

    王英看了眼他︰“不過,我怎麼也沒有想到GW集團的執行總裁竟然也不恥用這種卑劣的手段去拆散別人!”

    蘇柔攙著尹瑟坐進車內。

    “喝點茶,吃點點心,還可以看會電視,怎麼悠閑你怎麼來。”

    範希文靜靜道︰“我會去問牧晟宸,你別那麼早下定斷,而且我發誓,不會有那樣的事情發生,我只要你。”

    “剩下的事情,你們要是高興就自己去問牧晟宸。我累了,睡會!”尹瑟說完便松開已經炸了筋的腦袋閉上眼楮。

    “……這話是什麼意思?”尹瑟問道。

    “牧大少爺,一夜春宵可還滿足?”尹瑟淡淡問道。

    “晟宸……”她輕輕叫了一聲,面無表情。

    一男一女依偎在一起,身體赤.luo著,兩人教纏的厲害,擁吻的畫面,褪去衣服的瀟灑動作,兩個熟悉的身影,還有意亂情迷的低吟聲……

    “對。但是有些人已經和原諒不原諒掛不上鉤了。”

    “這怎麼行?”牧晟宸輕輕道,“你也是有頭有臉世家的公主,我雖一時興起,你卻不能置之不顧。”

    許言輕笑,而尹瑟,看著他輕笑,如果許言仔細點會發現,尹瑟的神情里竟帶著些玩味的嘲諷。

    尹瑟見到他們倆,還沒來得及打招呼便直直的倒了下去,範希文忙上去接住。

    “尹瑟,你有沒有看錯?晟宸他不是這樣的人,你應該很清楚!”範希文也驚訝萬分。對他而言,牧晟宸可是聖人一般的存在。

    難道現在要他相信,牧晟宸好不容易等到她回來,卻跑去和別的女人開房?!

    “怎麼會?找一個志同道合的人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情,祝許總和尹瑟小姐能好事早成!”

    牧晟宸站在酒店門口,看到範希文和蘇柔遇到了尹瑟,他的神情才慢慢緩和下來,輕輕吐出一口氣,放下心來,也開著自己的車子離開。

    “是啊,王秘書,你還是我的得力助手。”牧晟宸淡淡重復,“每天在我的咖啡里放些迷.情藥,關鍵時刻加些都市春.藥,手段雖然不怎麼高明,倒也算得大膽……”

    “我沒有度量。”她淡言。

    許言的雙手搭上她的肩膀,尹瑟立刻拍掉。

    “這副表情,我要怎麼解釋?錯愕?驚訝?失望?不解?”

    “哈哈,那如果換了牧晟宸呢?”

    尹瑟埋在被子里,“是不是我說了,你們就能讓我補個好覺?”

    牧晟宸眉頭微皺︰“尹瑟——”

    尹瑟臉上乍現驚恐︰“許言?!”

    “如果是你們卑鄙的給他下藥呢?”

    “到底怎麼回事,一大早的,你怎麼從酒店走出來?”

    這個女人,絕對不會原諒他!他有這種自信!

    許言輕笑,他穿著潔白的襯衫,質地看上去就是很高檔的那種。

    她看到沙發上背對著她靠著一個男人,黑色的短翹頭發,細長的脖子,她心下輕笑。

    “尹瑟?”是蘇柔和範希文。

    牧晟宸端起桌子上已經涼了的咖啡起身,走到她面前,直直的站著,伸出長臂,咖啡自王秘書的頭上倒下……

    “看來我被你鄙視了?”

    “到底怎麼回事?”許言皺起了眉。

    許言笑了笑︰“可能是藥效過頭了吧,不過這已經夠了,你赤.luoluo的睡在他身邊,他不承認也沒辦法,更何況,他和尹瑟已經完了,這一個目的至少達成了。”

    牧晟宸繼續敲著桌面,不急不緩,很有節奏,繼續等待著下文。

    蘇柔與範希文兩人面面相覷,最後默契的走出房間。

    “你做了什麼?”

    “王秘書,有話直說。”

    她就這樣不寐到天明,許言坐在她的對面,玩著手機,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怎麼不說話了?如果牧晟宸做了背叛你的事情,你會原諒他嗎?”

    “別那麼激動,難得今天打扮的這麼漂亮。但是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許言淡淡說道。

    “你在這里坐一個晚上,我會給你看精彩的東西。”許言笑道。

    尹瑟起身,扶著沙發,一夜沒睡,腦袋暈暈沉沉的,她走到洗手間洗了個冷水臉就步履蹣跚的走了出去。

    “你們男人都一個樣,沒一個好東西,就是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的低能動物!”

    尹瑟並沒有暈過去,只是血糖過低,一剎那的眩暈,她睜開眼楮︰“不用,送我回家就好。”

    尹瑟呆呆的靠在沙發上,閉上眼楮全是男女luo.露著的身影,她只覺胃里一陣一陣翻攪,恨不得將隔夜飯都吐出來。

    “連牧晟宸都出軌了,我還敢奢望你能安安分分的嗎?”

    “恩,我一接到消息就馬上告訴你了!看我多好!”許言得意的說道。

    她話音里帶著淡淡的委屈。

    許言攤了攤手,徑自重新靠回沙發上︰“走了進來,要不要已經不是你說了算!乖乖的坐在這,我就不會踫你一根汗毛。”

    “你,你說什麼?!”蘇柔率先驚恐的叫出聲。

    蘇柔斜睨了他一眼,撇過頭,徑自踏開步子,只覺臉頰微燙。

    “1202房,就在我們隔壁。”許言輕描淡寫道。

    男人起身,轉過身,正對著她。

    “不管我是不是精心策劃,牧晟宸的表情你沒看到嗎?他們就是郎情妾意,你覺得那種狀態會是裝出來的?”就連許言自己看了也驚訝不已。

    “你騙我?”

    “哈哈哈!”許言笑的大聲。

    尹瑟離開的這五年里,他可一個女人也沒有踫過,他還一直取笑他是不是男人!

    “下藥?”許言輕笑,“或許是呢!但事實如何,你大可明日一早去來個捉殲在床,問個清清楚楚!”

    “我騙你了嗎?”

    1201房間,許言驚訝的看著王英。

    “牧晟宸,你背叛我!我討厭你,也再也不要見到你了!”尹瑟沖他吼完就從走開,擦過他身邊之際還不忘狠狠的撞了下王英。

    “話不要說得這麼絕,如果他真的做了呢?”

    許言轉身走進洗手間,沒過一會兒就走了出來。

    “聰明。”

    牧晟宸頭都不偏,靜靜的看著她︰“你為什麼和許言在這里?”

    “恩。”蘇柔保證。

    王英還是懊惱的狠,沒有真正成了事情,她總覺得力不從心。

    王英見他沒有一點接話的意思,只好硬著頭皮說下去︰“關于昨晚,我知道只是牧總的一時興起,我不會在意的……”

    王英懊惱的點了點頭,“我也想不明白,我每天都在他喝的咖啡里加一點點料,慢性的不說,就昨晚加的劑量,無論他有天大的自制力也不可能消停下來才是……”

    尹瑟就站在他的面前,而牧晟宸面無表情的與她對視,王英嬌羞的拽著牧晟宸的衣服。

    牧晟宸的辦公室里,他的手輕輕敲著桌面,辦公桌前坐在沙發上的是王英。

    過了大半夜,尹瑟依舊睜著大眼,雖然身上準備了一些東西,但真正的狼就在自己面前,她不能不防。

    尹瑟走進電梯,看著電梯.門慢慢關上,心口劇烈的跳動,疼的又猛又烈。

    蘇柔擔心的看著她︰“好,先送你回去。希文,去把車開過來!”

    “小瑟?”

    其實,她只是試試而已,但這結果,她卻承受不了了。

    “知道了!”範希文應了聲便去開車。

    踏出電梯,一整晚沒睡,她臉色蒼白,嘴唇也沒有半點血色,她搖搖晃晃的走出酒店,走到馬路邊,想招一輛出租車,出租車沒招到,遠遠的卻走過來兩個人。

    “上來。”範希文已經將車停在路邊。

    “尹瑟,要看看嗎?那場好戲……”

    許言走到她面前,微微低下頭看著她︰“不是我做了什麼,而是牧晟宸做了什麼,就以我和牧晟宸交情,我怎麼可能踫得到他的手機?”

    尹瑟回到家後,蘇柔和範希文便追在身後問,到底怎麼了。

    尹瑟看著面前的茶飲,她是不可能去踫一點點的。

    “趕緊的送醫院。”

    尹瑟瞪著他︰“我不要。”

    她說的如此簡單,以至于蘇柔和範希文一時都沒有反應過來!

    王英偷偷的看了眼牧晟宸,而後又低下頭,臉頰上紛嫩紛嫩。

    “啊——!你謀殺親夫啊!”

    “牧總……昨晚……”

    “……”

    他沒有追上來,他也沒有解釋……

    許言輕笑,而後便打開電視,他用遙控器搖到一個點,屏幕上突然顯示出來很迷亂的畫面……

    “你說什麼,這樣關在一起,事情都沒有成?”zVXC。

    “你用牧晟宸的手機給我發的短信!牧晟宸人呢?”尹瑟問道。

    蘇柔一口氣差點沒憋死,被他松開後大喘著氣︰“你有病啊!”

    “他不會!”

    範希文皺著眉頭看著她,二話不說就捧著她的臉吻上去。

    尹瑟咬著唇,坐在沙發上,其實已經做好了準備,但心里還是有些疼……——

    尹瑟抬起頭看著他︰“是你故意的,是你安排的。”

    尹瑟冷冷笑了一聲,而後兩步上前,一個巴掌就打了過去,“你這個騙子。”侍壁淡她。

    “那自然一樣不會原諒,死都不會。”尹瑟淡然說道。

    “我告訴你,範大公子,要出軌知會我一聲,我會幫你和你姘頭訂好房間,一定是最頂級的最有情調的——唔!”

    許言跟在她的身後,盡管她不讓他踫,許言還是緊緊的在她左右。

    牧晟宸穿著整齊的走出來,跟在他身邊是低著頭的王英。

    “蘇柔,你這話說過了啊!出軌的人是牧晟宸,不是我!你不能遷怒到我頭上!”

    王秘書的臉頓時一陣青一陣白,她驚恐萬分的看著他。

    “那就是被你劃入毫無關系的那一類人中的我對吧?”

    然而剛踏出玄關,蘇柔就一腳踹在範希文的小腿上。

    牧晟宸沒再說話,半句解釋也沒有。

    “如何?”許言輕笑,“有何感想?”

    許言不再說話,點到為止,如果當初她能因為他和別的女人一個或真或假的接吻而生氣這麼多年,那麼剛才的一幕幕對牧晟宸來說,就是致命的。

    許言上前拍拍她的肩膀︰“不敢怎樣,踫巧遇到你這麼個盟友,我很高興!希望以後還能有合作的機會。”

    也算是正好,她剛踏出房間,隔壁的房門也開了。

    “尹瑟……”

    尹瑟靠在蘇柔肩膀上,輕輕的呢喃著︰“蘇蘇……”

    王英說道︰“一開始確實是沒什麼問題,他熱烈的吻我,手也在我身上游移個不停,比起被藥物控制,更像是他自身在控制,但是倒在床上以後,他就趴在我身上再也沒有動過……”

    “牧……”

    “我陪你演場戲,你就翹上天了?”

    筒子們~~推薦,冒泡還有月票表吝嗇啊~~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