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魅 正文 第619章 虎視眈眈,魂皇馬前卒

作者:魚的天空 類別︰歷史軍事
    夜間,一些實力較弱的h n寵師們控制著他們的植物界h n寵開始清掃戰場,h n核、h n晶、內髒結晶,這三種從h n寵尸體之中挖掘出來的東西都是推動經濟和強化h n寵的好東西,尤其是h n晶,一旦出現,就是可以發一筆橫財。

    150只統領中所出現的h n晶差不多是九級和十級的了,有兩顆的話,也是數億的價值,對于楚家這樣的家族來說也是不小的數目了。

    除了收集h n核、h n晶、內髒結晶之外,生物的尸體是必須掃除的,不然濃濃的血腥味會飄很遠,一些天生就嗜血的生物也會聚集到這里來,一不小心引來一些族群絕對是有可能的,畢竟在城池西面,就是傾風濕地,傾風濕地連接著一個三級部落西沼澤!

    傾風濕地是一片小沼澤,無數連綿的灰綠s 矮草叢之下,總是會藏著幾塊倒印著星光的池沼和水潭。

    沼澤地形中潮氣比較重,總是容易下雨,棲息的h n寵大部分也是以蜥蜴類和某些喜歡濕涼的蟲族為主。

    淒月當空,朦光灑落,到了夜晚的時候,整個傾風濕地總是彌漫著一種沉悶,時不時怪異的尖叫劃破死寂的夜,帶給人一種渾身毛骨悚然的感覺。

    涼風嗖嗖,看似沉寂的濕地內,總能夠看到一個黑影忽然傳出上半身,將某只夜間飲水的生物一口吞下,一陣掙扎響起之後,又是一片空寂。

    “下次誰要再出金幣讓我夜守這里,出兩倍我都不干!”某個草叢位置,一個壓低的聲音傳出。

    “傾風濕地本來就不是善地。你難道沒听別人說過嗎,我們整個西界至今沒有人跨過傾風濕地。然後進入到傾風濕地的深處。”另一個男子的聲音徐徐飄出。

    “整個西界?”那抱怨的男子有些詫異的問道。

    “對,就是整個西界!從沒有人闖入過,那些大人物們,什麼城主、域主包括至高無上的界主在內……”

    “天吶。那這傾風濕地要有多可怕……我……我怎麼忽然感覺那邊有很多東西在蠕動。”抱怨男子渾身一冷。

    這兩人是楚家派到這里巡夜的,傾風濕地也是一個隱患,就算現在重點是在南坡,他們也不能不留心這里。

    “別自己嚇自己了,怎麼可能說來就來……”另一巡夜弟子不以為然的說道,說著他也是探出頭來,朝傾風濕地更遠的地方往了一眼。然而,這一掃,男子的臉上的表情就僵住了!

    “真的有東西在爬過來!!”兩人驚叫出一聲,急忙召喚出自己的h n寵。

    “撕拉!!!!!!!”

    兩道爪刃飛過。抱怨男子剛召喚出來的中等戰將級h n寵身體直接被撕開,頓時鮮血濺在了他的身上。

    巡夜弟子被直接嚇傻了,還沒有來得及逃走,又有四五只黑影竄出,每一只速度都是非常快,一個技能就秒殺掉了他們的戰將級h n寵!

    “啊啊!!!!!!!!!”

    慘叫聲回d ng,兩名巡夜弟子幾乎同時被黑影給撕成了碎片。

    在這兩個巡夜弟子被殺死之前,他們都同時看到了讓兩人逃跑的念頭都沒有的一幕!

    黑壓壓。數以千計的厲爪生物在茫茫的濕地之中蠕動,就像低壓到地面上的雲團在前進一般!!

    僅僅四五只就可以在短短幾秒鐘時間秒殺掉兩名擁有戰將級h n寵的h n寵師,那麼如此龐大的軍團,又將卷起一場多麼可怕的災難!!

    淒月仍舊高掛,暗潮一般的軍團在這個沉寂的夜里,正一點一點的逼近人類的社群。而在西界西南面的幾個地域,數千萬人口,卻對此一無所知……

    ……

    ……

    七s 城楚家府邸“簡直欺人太甚了!!”楚河忽然拍案而起,滿臉憤怒!

    楚家子弟中,楚河少言寡語。同時也是脾氣最溫和的一個,難得他會如此駁難大怒!

    今夜,楚家內部成員自己召開了一個家族會議,所參加的人只有楚家直系成員。

    “眾位,對不住了,我雖然也猜到這次羅域門的人派高手前來,不會是那麼簡單,但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提出這樣無禮的要求,是我引狼入室了。”楚天齊有些慚愧的對眾人說道。

    楚暮的五叔楚天齊一直都在外打理家族的產業,家族的關系網都是由他維持的,羅域門的人是楚天齊聯系的……

    “五弟,這不怨你。”楚天恆沉著聲音說道。

    “哼,幫我們抵御下災荒後,七s 城交給他們掌權,我們楚家依附在他們勢力之下,幫他們管理。強搶我們的城池不說,還要我們給他們做苦力,開什麼狗屁玩笑!”楚天林更是暴起粗。!

    前幾天的時候,羅域門的羅秋風就含蓄的提過這件事,楚天林當時就惱怒不已了。結果今晚,羅秋風干脆直接挑明,不僅嘲笑楚家弱小,還帶以威脅之意,讓楚家不要頑固,違背羅域門的意願,在整個西界包括周圍幾個地界都休想好過!

    “楚暮,還是你猜得對,這些狗東西,壓根就不是來抵御災荒的!”楚天林繼續說道。

    羅域門實力龐大,覆蓋了天下境西面的好幾個地界,他們不可能真的關心小楚家的生死,何況還派出巔峰君主級的高手,聯想一下靈源的問題,就可以知道他們是來掠奪資源的。

    楚暮也知道,自己現在需要靈資源來供養帝皇級h n寵的話,就必定要從某些原本已經飽和的勢力之中搶奪資源,和大勢力踫撞在所難免。

    “二伯,今天那個羅童在我面前說漏了嘴,他們那幾個長輩的實力好像並沒有了解的那麼簡單呢。”楚依水小聲的說道。

    本來,羅域門的實力越強,災荒對七s 城的影響就越小,是皆大歡喜的事,可是這群羅域門的狼完全是來吞並楚家的,就算地域下了,七s 城也要易主,早知如此,楚家就直接放棄這城,也不願意做羅域門的苦力了。

    “依水,你再套套那個家伙的話,m 清楚他們的實力。”楚天林說道。楚天林知道楚依水自幼聰明伶俐,那羅童也別想佔到什麼便宜。

    “哦,好吧……”楚依水點了點頭。

    楚暮至始至終都沒有說話,一開始他還奇怪羅域門的人既然要來探靈源,僅派一名擁有巔峰君主級的高手,似乎有些不夠看,原來,這些家伙還隱藏了實力。

    楚暮甚至能夠想象羅域門那羅秋風和羅秋生幾人的嘴臉,肯定是一臉不屑和鄙夷的看著楚家,暗中嘲笑楚家無知愚蠢,自己只要表l 其中一小部分實力就可以讓這小家族驚得說不出半句話來。

    所幸楚暮也沉得住氣,沒有那麼浮躁的暴l 自己實力,不然羅域門的這幾人肯定會在暗中謀劃如何對付自己或者增派救援,楚暮要處理他們就更麻煩了。

    “對了,孫元的援手到了,楚英,他們實力怎麼樣?”楚天恆開口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孫元原本說是派一些老家臣過來,可是來了一個青年和幾個手下模樣的三十多歲的h n寵師,孫元對那個青年很恭敬,包括那幾個是青年手下的h n寵師,都稱呼他們前輩前輩什麼的。”楚英說道。

    “孫元輕易就幫我們楚家拿下兩地界客船生意,並且透l 過還能夠幫我們楚家繼續發展,肯定不是他所說的那麼簡單。”楚天恆說道。

    “那個孫元是一個四念h n主,這種h n念級別在兩個地界排行很靠前了,肯定是大勢力的少爺級別人物。”楚暮淡淡的說道。

    在天下城中,達到四念h n主的青年就少之又少,能夠達到這種級別,肯定就不是普通人,楚暮早猜到了。

    “四念h n主!!”楚英立刻驚呼了一聲。

    在楚英看來,能夠達到h n主級別的青年,就相當相當了不起了,更不用說是四念h n主了!他怎麼也沒想到孫元居然隱藏這麼深。

    “孫元應該不會對我們不利,他叫來的人,就不太好說了。”楚暮說道。

    孫元派來的人楚暮見過,那神秘青年楚暮見過一眼,一名六念h n主,可以說是高得驚人,也難怪孫元也恭敬幾分。

    至于青年帶來的三個手下,楚暮暫時不能看透,但他們實力肯定不弱,究竟是為何而來,楚暮完全m 不透。

    “少主,這小小的七s 城,卻莫名其妙的跑來這麼多高手,不用說,百分之九十都是為了靈源而來,差不多是那些h n皇派來的馬前卒。最近災荒不斷,那個一級部落連續大範圍向人類社群用來軍團的同時,領地內部也有所lu l ,應該是那里有靈源的消息放出去了,引起了那些h n皇們的注意。”狸老兒說道。

    一個靈源就馬上引來這麼多狼,看來帝皇級資源確實搶手。

    “1000靈,差不多就可以鑄造十分之一個帝皇和供養帝皇不戰斗的情況下3年。那個靈源一次x ng靈就有上千,甚至更多,然後每月又有上百或數百靈,意義有多重,少主應該清楚。堅決不能落入別人手中。”

    帝皇資源本就少,楚暮甚至還要供養一大群帝皇,尤其是小蟄龍的問題,楚暮說什麼也不能讓其他勢力給搶了去!!。
歡迎您閱讀魚的天空所寫的小說寵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