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魅 正文 第392章 葉家兄妹大敵,沈弈城

作者:魚的天空 類別︰歷史軍事
    葉紈生知道自己不是這個家伙的對手,根本沒有半點停留,PS直接駕取著星野魔駒施展開星軌技能。

    星光沐浴中,葉紈生的星野魔駒奔跑之時迅速幻化出了流星的軌跡,在街道上拖出了一條長長的星光長尾,朝著街道的末端逃去。

    “嗖嗖∼∼∼∼∼∼”

    葉紈生和星野魔駒剛剛逃到街道的【中】央位置,一只體型彪悍的剛岩將軍忽然從地底下出現,整個身軀化為了一堵巨牆,根本沒有給葉紈生任何逃走的機會。

    葉紈生的反應很快,在即將接近這剛岩將軍之時急忙調轉了方向,朝著街道的另一個方向奔跑。

    “ ∼∼∼ ∼∼∼∼∼∼”

    青s 的巨蟒藤忽然從兩邊的商店竄出,直接橫跨在街道上,再一次封死了葉紈生另一條道路……,………

    “不想讓自己的h n寵都喪生的話勸你別召喚了,好好合作,對大家來說都好。”沈弈城從房頂上跳了下來,緩緩的走向了葉紈生。

    葉紈生咬著牙,他知道這次沈弈城這次不是一個人前來,而這些人葉紈生根本對付不了,將h n寵召喚出來的話的確沒有任何的意義。

    只是,葉紈生不甘心就這樣束手就擒,他在讓自己冷靜下來,必須想出出脫身之計。

    哪怕自己不能脫身,葉紈生也決不能讓他們找到葉傾姿,葉傾姿才是這些家伙真正想要的人。

    “你的狗鼻子可真靈,既然可以找到這里。”葉紈生沒有再反抗,保持平靜的看著緩緩走來的沈弈城。

    “這個其實不難,當初我讓于賀抓到你的時候,特意給了于賀一種毒藥,這種毒藥不僅可以讓你皮膚生瘡潰爛,還有一種特殊的效果,便是無論多久身上都會殘留一種氣味,這種氣味只有我的魔鬼藤能夠察覺得到。傾姿雖然靈術高超,可她的經驗還是欠缺了一些,沒有把你身上的這種深入到骨髓的氣味給去除,如此,你們一到天下城,我只要多走動一些地方自然而然會找到你了。”沈弈城臉上掛著彬彬有禮的笑容。

    葉紈生心中一沉,他根本沒有料想到那些侵入自己身【體】內的毒素還有這種效果,的的確確太過馬虎了。

    “我沒說錯,你全身上下鼻子這個器官最靈敏。”葉紈生嘲諷道。

    沈弈城也不在意,語氣平緩的說道︰“那麼我們就在這里等傾姿回來吧,好一陣子沒有見她了,我可是很想念她。”

    葉紈生自然知道沈弈城非常m 戀葉傾姿,沈弈城看上去謙遜高雅實則是一個卑鄙小人為達目的不折手段,葉紈生說什麼也不能讓傾姿落入這個家伙手中。

    “她不會回來,至少今晚不會回來。”葉紈生說道。

    “她在忙什麼?”沈弈城一副很關心的樣子。

    “你想連我都不合適跟著她出去,她還能忙什麼。”葉紈生語氣怪怪的說道。

    “你是說她去與某個男人幽會了,葉紈生,你覺得這些無聊的把戲有什麼意義嗎?我了解她,以傾姿的x ng格不會輕易對哪個男人有好感,就算有好感,她也會一直保持著自己的方式,在沒有一個漫長的時間考驗後,她不會輕易向前踏出一步。你們在外也沒有多長的時間,絕大部分時間都在流浪,所以杜撰出一個人來讓我生氣,這只能顯得你葉紈生太幼稚了。”沈弈城用平淡的語氣說道。

    “比起你怕那些不折手段,我的那些伎倆的確幼稚了。可我說的是實話,她去找她男人了。”葉紈生咧著嘴笑著說道。

    沈弈城越自以為是,越把自己表現得很有城府,葉紈生越要讓他惱怒,越要逼急他,這樣他才能夠找到脫身的機會,也才能夠乘著沈弈城注意力被轉移的時候,想辦法告知葉傾姿不要回來。

    “那麼這個人是誰?”沈弈城饒有興趣的問道。

    葉紈生眼楮轉了轉,脫口道︰“楚晨。”

    葉紈生比較了解自己妹妹,事實上葉紈生也知道葉傾姿只是信任楚幕,究竟有沒有動感情還不太好說。

    “沒听說過。”沈弈城直接搖頭。

    說完沈弈城又特意看了眼從黑暗中緩緩走來的兩人,開口問道︰“你們听說過楚晨這個人嗎?”

    一身褐衣的h n盟馮坤搖了搖頭,冷笑道︰“不知道哪里的野小

    子。”

    “我倒听說過。”黑s 衣裳的男子緩緩的走來,他冷峻的臉上掛起了一個冷冰冰的笑容,明顯是帶著幾分輕蔑之意。

    “哦?還真有這個人?“沈弈城也浮起了嘴角,看來葉紈生不是隨便捏造。

    “h n殿六級稱謂的一位青年輩高手,前不久擊敗了狩獵會第三梯次種子選手洛彭。這個人以前從沒有听說過,是忽然從h n殿內部冒出來的,

    實力在第三梯次應該難有對手,這次h n殿對第三梯次的爭奪應該也是以這個人為主。”黑s 衣裳的男子說道。

    “左蕭,不介意幫我解決掉這個情敵吧?”沈弈城說道。

    “你出價多少?”地下宮左蕭緩緩的走出,那雙眼鼻注視著沈弈城。

    “1億,這種小角s 只值這個價。”沈弈城說道。

    葉紈生在看見左蕭出現的時候臉s 便y n沉了許多。葉紈生認得這個他,他是地下宮的一名殺手,在整個青年輩中都是令人聞風散膽的角s 。

    左蕭的手段和實力可以說都不在沈弈城之下,一個沈弈城已經極其難以對付了,現在又出現了一個左蕭,這次要逃脫的希望更加渺茫。

    而且,葉紈生現在也有些後悔把楚幕的名字給說出來了,1億的殺人價格左蕭肯定會接下,以左責的實力要殺死楚幕根本不算太難,這樣的話豈不是把他也卷入了這是非之中。

    “但願他第十少主身份是真的,不然可真害死他了。”葉紈生心中嘀咕著。

    “嗖∼∼∼婁∼∼∼∼”

    一個黑影忽然跳入到了空曠無比的街道【中】央,半跪在了沈弈城的面前,小聲的說了一些什麼。

    沈弈城臉上掛起了笑容道︰“我們的公主回來了,擺駕接待吧。”

    葉紈生心中一緊,暗罵葉傾姿怎麼這麼沉得住氣,既然要去【廣】場順便去找楚晨敘敘舊不就得了,為什麼還要這麼早跑回來。

    葉紈生左手悄悄的放在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上,以極快怕速度扯出了一瓶藥劑。

    這瓶藥劑是葉紈生與葉傾姿約好的信號,將其拋到空中後就會炸開,散發出一種香味,只要葉傾姿聞到這股香味就會立刻意識到這里有危險。

    剛才葉紈生一直說話就是為了不讓沈弈城封住自己的行動,乘著這幾人的注意力都在那個報信的手下那里,葉紈生手一沉,猛的將手中只有拇指大小的藥劑瓶給拋到了空中!

    “砰∼∼∼”

    一聲輕響,藥劑瓶在空中炸開,頓時一股濃郁的香味隨著風飄散,開始彌漫在了這片街區之中。

    “找死!”沈弈城這才察覺到葉紈生的舉動,命令魔鬼藤的藤條狠狠的朝著葉紈生的xi ng膛拍去!!

    葉紈生的h n念被另外兩個人控制著,根本釋放不出任何一個防御技能,這巨大的藤條拍在他xi ng脯上,xi ng骨便直接凹陷下去!

    “-∼∼∼∼∼∼”大口的鮮血噴灑而出,葉紈生被這麼一拍直接拍飛到了數十米遠的地方,整個人像是失去了骨頭一般,痛苦的躺在地上。

    “傾姿,我知道你已經在這附近了。葉紈生現在正在和我談天,如果你獨自跑了,你的哥哥會怎麼樣我自己也說不好,要知道你的哥哥除了戰庭烏獸之外其他對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價值”沈弈城將自己的h n念釋放出去,特意將聲音傳得很遠,就是要讓葉傾姿听到。

    “你要敢傷害他,我會毀掉自己的記憶,你想得到的東西休想得到!”很快,葉傾姿的h n念便成某一個方向傳來,清靈卻帶著憤怒!

    “放心,我只是給他的這種不規矩的行為一些小教訓。你已經進入到我的手下監視範圍,再跑的話沒有多大的意義,還是听我的,和我合作,我可以保證你們兄妹兩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沈弈城說道。

    在地上掙扎的葉紈生咬著滿是鮮血的牙齒,忍著那股劇痛慢慢的爬了起來,眼中滿含憤怒。戰庭烏獸之死罪魁禍首便是沈弈城的步步緊逼,在看見沈弈城的時候,葉紈生就恨不得生吃了這個仇人。

    現在這個家伙又拿自己來要挾葉傾姿,一種強烈的憤怒與恥辱充斥著全身!

    終于,冷清昏暗的街道上駕取著紫衫夢獸的美麗身影緩緩出現了……………,

    葉傾姿已經察覺到周圍都是沈弈城的人,想要逃走的話非常的困難,而且她也知道沈弈城是一個絕對心狠手辣之人,如果自己逃走的話,葉紈生肯定會承受更大的痛苦。葉紈生已經失去了戰庭烏獸,不能再讓他有任何的靈h n創傷,否則他這一生就很難再成為強大的h n寵師。!。
歡迎您閱讀魚的天空所寫的小說寵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