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魅 正文 第385章 羅域門,商盟,魂盟

作者:魚的天空 類別︰歷史軍事
    步入到城市的最中心的位置是不能騎乘h n寵,除非身份極其特殊,所以五人離開了食府之後,便徑直的朝著h n殿走去。

    路途上,秦夢兒的師兄明顯是一副並不把楚暮等人當做高手看的態度,不斷的抬高自己的身價,又不斷的表示他們羅域門高手如何如何強悍。

    “這個叫杜倡的家伙一個腦殘啊,依我看他的實力應該不怎麼樣,說不定我都能夠擺平他!”楚寧用h n念與楚暮、楚興交流著。

    楚暮和楚興都是深表認同,很明顯秦夢兒這個師兄總是一副瞧不起人的自負樣子,事實上這個家伙毫無保留的表l 了出來,完全是一個沒有城府之人,說的那些話也是讓楚家兄弟暗暗覺得好笑。

    “夢兒妹妹,你們羅域門的人怎麼這麼有趣……”楚寧用h n念婉轉的說了一句。

    “也……也不全是這樣,只是我的這個師兄有點勢利,也喜歡吹噓,我們那些人都已經習慣他這個樣子了,其實我們羅域門里還是有很多很好相處的人,我的另一位師兄就不會這樣。”秦夢兒回答的時候也是告訴楚家兄弟三人。

    一路走到h n殿,杜倡一直都在說個不停,非常以自己為中心,一副要讓楚暮這三個從小地方走出來的人要敬畏他的樣子,只可惜楚家三兄弟都已經在冷笑,同時覺得這個家伙很可悲。

    h n殿就在廣場的正南位置,用不了多久五人便抵達了h n殿。

    h n殿外一共有八十一名殿衛,這八十一名殿衛都是身穿鎧甲,宛如銀s 雕塑一般一動不動的站在h n殿外的碩大廣場的立柱之下。

    銀s 的立柱巨大,成排聳立而起之間是銀s 的道路和階梯,這些莊布局構成了h n殿前殿的莊嚴與肅穆。

    “h n殿果然是氣派,前殿布局就給人震撼感了。”楚寧發出了一聲感慨。

    楚興和楚寧這一路走來也看到過不少城市h n殿,可與那些城市h n殿比起來,這天下城的h n殿才叫做真正的恢弘與神聖。

    “我有身份令牌,你們跟著我吧。”秦夢兒師兄杜倡笑了起來,拿出了手中的令牌走向了那些穿著銀s 鎧甲的殿衛。

    “這是盟友令,只能你一個人進入。”很快殿衛冰冷的聲音便傳了出來。

    杜倡完全沒有料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他們羅域門只要有盟友令就可以帶其他人進入他們羅域門,怎麼這h n殿還有這樣的規矩。

    杜倡這個時候臉黑了,因為他不僅不能將楚家兄弟帶進h n殿,甚至連秦夢兒都要在外面等候著。

    看到這副尷尬的樣子,楚寧實在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試想,剛才還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樣子,一路上說個沒完,都已經要把自己抬到天上去了,結果走到h n殿門口,他自己就把自己陷入了難堪的境地……

    看見這個杜倡出洋相,楚暮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自己都還沒有出手教訓他,結果他這麼蠢的把自己也教訓了一頓。

    “跟我進去吧。”楚暮拿過了自己的身份令牌,給那位殿衛過目了一番。

    楚暮知道楚興和楚寧在外隨意的住所,本身也不是很放心,這次回h n殿也主要是把他們安排到h n殿內。至于教訓杜倡這個家伙也是順便的事。

    “恩,進去吧。”那名殿衛很快就放行了。

    四人目光很快就落在了楚暮的身上,一臉氣惱不已的杜倡還是最先發問道︰“你是h n殿的成員?”

    楚暮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帶著四人前往h n殿前殿走去。

    “你是幾級稱謂,我記得四級就能夠進入食府了,那你應該是一個四級稱謂的殿士吧?”杜倡繼續問道。

    楚暮覺得秦夢兒踫上這麼一個師兄也真是太過可悲了,面對那些無聊的輕蔑問題,楚暮連回答都懶得回答,繼續朝著前殿走去。

    楚暮的這種無視態度立刻就讓杜倡心里不舒服了,冷笑的說道︰“我只不過是拿錯了令牌。”

    “羅域門有什麼第二梯次的高手?”楚暮開口問道。

    杜倡能不能擠入第三梯次楚暮都很懷疑,這種角s 楚暮覺得楚興楚寧都可以解決,與這個家伙多說簡直浪費時間。

    “多著,我的大師兄蔣志便是第二梯次的高手,他可是有希望得到榮耀的強者之一……”杜倡說道。

    “沈弈城知道吧,我的大師兄蔣志與名聲赫赫的沈弈城關系很好,到了已經稱兄道弟的程度,你想想沈弈城是什麼人,就能夠猜到我大師兄蔣志究竟是怎樣一個人物了。”杜倡繼續說道。

    “哦,沈弈城。”楚暮挑起了眉毛,看來這個沈弈城的關系網絡的確t ng龐大,連羅域門也都有撒網。

    “驚訝了吧,實話跟你說,前幾天我還見到沈弈城派人來找我師兄,像是要讓我師兄出手幫忙什麼的。”杜倡繼續說道。

    “幫什麼忙?”楚暮立刻就提起了興趣。之前宇殿主有說過,沈弈城最近正在謀劃著什麼事,而且馬上有所行動,如果說沈弈城特意去讓羅域門的第二梯次強者出手的話,那麼很可能與宇殿主所說的這件事有關。

    “這個……這個不能說,他們這些真正的強者要做什麼事,怎麼可能隨便告訴你。”杜倡難得有一點腦袋的說道。

    “沈弈城是我欽佩的一個青年高手,我也很想能夠融入他的圈子,你既然知道就說說他們的情況。你要找那位前輩,我來幫你找,你坐在大廳內休息就好了,h n殿我更熟悉一些。”楚暮很快就轉變了態度,佯裝了起來。

    杜倡見楚暮一下子態度變化了,似乎覺得拿出自己師兄和沈弈城後,這個不懂事的小子總算意識到自己的身份地位了,臉上掛起了洋洋得意的笑容道︰“這個嘛……事實上像他們這些級別的高手是不會輕易把他們的事告知他人的,不過誰讓我和我師兄蔣志關系非常好,蔣志師兄在與沈弈城的人商談之後,他還抱怨了一句說‘最討厭和h n盟的人打交道’。”

    “h n盟?”楚暮m 著自己下巴,看來這件事還與h n盟有關。

    如果說牽扯到這麼多勢力,那麼宇殿主所說的這件事便不太一般了,楚暮也開始暗暗猜測究竟是什麼人這麼重要,讓沈弈城如此勞師動眾。

    “就知道你會驚訝,所以說嘛,別以為你是h n殿的人就很了不起了,我的師兄蔣志有時候連h n盟的人都不放在眼里,尤其是那個什麼馮坤,我想這次蔣志師兄肯定是知道要與馮坤打交道,所以有些抱怨。馮坤你知道吧?”杜倡還是用那種語氣問道。

    楚暮搖了搖頭,馮坤是什麼人楚暮確實不知道。

    “你怎麼會連他都不知道,馮坤是h n盟第二梯次的強者,在天下城也是很有名望的人,其實依我看他的實力和我師兄實力差不多,我師兄只是更少在天下城走動罷了。”杜倡說道。

    楚暮點了點頭,沒有想到自己本來順帶教訓一下這個家伙,卻從中了解到了沈弈城的意圖,真是一件趣事,話又說回來,幸好秦夢兒的這師兄蠢得無可救藥,不然還真不好套出話來。

    “少爺,少爺,您回來啦。”在h n殿大廳外等候的佳靜看見楚暮走來,很快就跑了上來,一副很雀躍的樣子。

    “恩,什麼事?”楚暮問道。佳靜盡然在這里等候,就說明有人來找自己。

    “宇殿主給您安排的那位助手已經在等候您了。”佳靜說道。

    “宇殿主,你說的是七大殿殿主宇殿主?”杜倡眼楮瞪大了幾分,插嘴道。

    楚暮無視了杜倡的廢話,目光落在了楚興和楚寧身上道︰“大哥,三哥,我還有事要處理,下次再和你們長聊。”

    “沒關系,你有事就去忙吧,我們也正好在這h n殿隨便逛逛……應該可以隨便逛逛吧?”楚寧也是第一次進入到h n殿,而且還是天下城的h n殿,早就想到出看看了。

    楚興什麼也沒說,可從他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對h n殿的那種好奇與向往。對于許多h n寵師來說,能夠進入到h n殿便一種至高的榮耀,楚興和楚寧都沒有進入到真正的大勢力中,這次終于有機會步入,難免有些j 動。

    “可以,佳靜你帶我的兩個哥哥在h n殿逛逛,然後給他們安排一院,讓他們休息。”楚暮說道。

    “嗯,好的,兩位少爺請跟我來。”佳靜有禮節的說道。

    “等等,你不是說要代我找我的那位前輩嗎?”杜倡又很不是時候的插嘴了。

    楚暮現在連教訓這個家伙的心都沒有了,當下也是對佳靜道︰“他們是羅域門的人,前來拜訪某個前輩,你也順便帶他們去吧。”

    說完,楚暮也沒有久留,剛才杜倡說漏的那些楚暮覺得有必要和宇殿主商量商量,看看能否從中找到更多的線索。

    “啊,少爺,差點忘了,亭蘭小姐又來找您呢,她說您要是回來務必第一時間去找她,哦,她現在就在中殿聖書館。”佳靜急忙對楚暮說道。

    楚暮點了點頭,和楚興、楚寧、秦夢兒道了一聲之後,便朝著中殿走去。

    ……

    “亭蘭小姐,莫非是h n殿那位有名的美女第二梯次巔峰高手亭蘭?”這個時候楚寧有些詫異的問了起來。

    “是呀。”佳靜眨了眨眼楮道。

    杜倡听後也愣住了,過了好一會才道︰“他不是一個四級殿士嗎,怎麼可能會和她有聯系?”

    “誰告訴你少爺是四級殿士了,哼!”佳靜瞪了一眼杜倡,沒好氣的說道。RO!。
歡迎您閱讀魚的天空所寫的小說寵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