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魅 正文 第336章 魂殿最高權位的女性

作者:魚的天空 類別︰歷史軍事
    至尊王座,楚幕不知道自已窮竟還需要苦修多少個歲月才會有勇氣踏上那代表著h n寵種族等級的金s 階梯。

    現在他做的仍舊只能瞻仰,然後沉思……

    心中的b 瀾過了很久才平靜下去,楚幕繼續往前走,忽然間發現整個天下城的悠久與璀璨不再那麼重要的,楚幕的腦海里只有那金s 的宮殿,金s 的寶座……

    “少主,h n殿到了。”狸老兒提醒了完全陷入思考的楚幕。

    楚幕回過神來,抬起頭,所看見的卻又是一片壯麗恢弘的銀s 宮殿!

    楚幕現在能夠看到的僅僅是前殿,可是這前殿所修建的氣勢竟然比離城的整個h n殿還要磅礡,代表著尊貴的銀s 更是給人莊嚴神聖的感覺!

    “這就是主h n殿了”楚幕剛剛平靜的內息又一次涌起了b 瀾。

    h n殿,代表著正直、勇敢、榮耀,整個h n殿的鑄造上也將這幾種特質完全體現出來,站在主h n殿的前大廳碩大的銀s 巨門前帶給楚幕的又是一種截然不同的心境。站在這里沒有那種咄咄逼人的氣勢,也沒有那種自行慚愧的渺小,而是能夠讓人重新燃起斗志的信念。

    如累說天下王座是一個至尊主宰,擂有無比堅定信念的人會在王座的那種盛氣凌人中更加j 昂,但有所動搖的人在面對這樣的宮殿的時候一切信心都會被擊垮。

    而的感覺截然不同,瑯殿就像是一位高貴聖潔、銀裝素裹的女神,同樣是那麼遙不可及,可是只要心中有某種信念,這位尊貴的女神便能夠將其聖潔的光芒普照在身上,讓人在這種柔和的j 勵中去燃起斗志爭奪更多的榮耀!

    楚幕一直以來都對勢力並沒有多大的好感,覺得這些勢力只不過是一些擁有某種相同狂熱想聚集在一起,然後行事他們獨裁政策的手段。

    但是現在,不得不說h n殿在楚幕心中的地位又有所上升,尤其是在面對至尊王座之後升起的那種渺小之感的抑郁感傷在這柔和的銀s 光芒中漸漸的撫平了一些。

    站在h n殿之外,楚幕莫名的想到了自己母親柳冰嵐。或許楚幕的意識中會將h n殿看做是一位溫和又尊傲的女神,有很大程度是因為柳冰嵐的存在。

    楚幕也不知道自己媽媽是否已經回到了h n殿,亦或者還在世界的某個危險的地方為自己尋找天地仙冰。

    早期的時候楚幕對她的印象並不好,他總是感覺柳冰嵐就像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神,總是用一種漠然冰冷的眼神看著自己,那張絕美的臉龐上也沒有任何的情緒b 動……

    直到從藍宇妖靈皇的m 界中走出後,心x ng更加成熟的楚幕才意識到,似乎並不是柳冰嵐連自己孩子都要據千里之外,而是她本就是一個什麼也不知道表達的女人,或者說根本不知道怎麼做一個母親。

    楚幕是一個理智的人,雖然在自己成長的二十年以來,看見的總是柳冰嵐的那種冷淡與孤傲,但是在她為自己去尋找天地仙冰的時候,楚幕已經將自己過去的那些叛逆的情緒給抹去了……

    所以,走入到h n殿之後,楚幕第一件事並不是尋找那位要賣給自己九尾炎狐之心的人,而是詢問柳冰嵐是否在h n殿中。

    “少主,集要詢問女尊殿下的情況就沒有必要在這前殿大廳內詢問那些h n事了,他們可能連尊是什麼概念都不知道。”狸老兒提醒了楚幕一句。

    “這是為什麼,她的地位不是很高嗎,為什麼h n殿的人反而不知道?”楚幕疑hu 的問道。

    “h n殿有七圖聖獸,根據這七圖聖獸也就分為了七大殿,而殿尊是在這七大殿之外的獨立體制,不受七大元老管轄但擁有七大元老的幾乎相同的權力。在外人看來,h n殿只有七大殿,最高權位者也是七大元老,事實上還有四位殿尊與七大元老平起平坐。”狸老兒說道。

    “殿尊和元老有有什麼區別?女尊是有很多,還是單單指她?”楚幕一直奇怪柳冰嵐究竟在h n殿的地位是怎樣的,楚幕近段時間都有與h n,

    殿接觸,可是發現很多界城的h n殿都是沒有女尊這個稱謂的。

    “看來還是有必要把h n殿的體制給您說一遍,現在好歹也是h n殿少主了,要是不了解這些,估計要被人笑掉大牙了。”狸老兒說道。

    楚幕也正想了解h n殿的體制,當下也听狸老兒慢慢說來。

    “之前說了,h n殿有七圖聖獸,這七圖聖獸分別是︰縛風靈、玄甄蟄、銘仙鳥、掌曙姬、臨胤獸、蒂聖hu 、萬膜獸。

    而根據這七圖聖獸,h n殿在機構體制上分為了七大殿,分別是︰縛風殿、玄甄殿苟仙殿、掌曙殿、臨胤殿、蒂聖殿、萬膜殿。

    h n殿的主要結構也是這七大殿,事實上也是這七大殿在維持著這整個h n殿的事務。這七大殿每一殿都會設立一位元老、兩位長老、三位殿主。

    殿主為十級稱謂,再往上是沒有稱謂,但是卻有著整個h n殿的最高權力,他們負責整個h n殿最重要的方向與發展。h n殿內部將這些元婁、長老們組成的最高h n殿權威機構為被∼殿庭。

    由于七大殿各大元老和長老在一些決定上可能無形中會偏向于自己所管轄的殿圖,為了調節這種個人因素,殿庭又另外增設了四位殿尊……………,

    呃,事實上h n殿雖有四尊,但擔任四尊的卻只有三人,還有一尊是空缺的,而且據說空缺很長時間了,這是什麼原因我也不太明白。

    女尊是對您母親的尊稱,事實上也是h n寵領域唯一的稱謂,因為女尊殿下是三殿尊中的唯一女x ng,同時也是殿庭最高權位者們中地位最高的女x ng。

    至于女尊殿下為什麼會擁有這麼高的權力,這又要從很長的故事說起了,這點少主可以自己去詢問女尊殿下,因為我也只知道一些皮毛。順便提醒少主,h n殿里可沒有您的外公外婆什麼的,女尊殿下好像也是孤兒……好像……”

    狸老兒說了這麼一大竄,楚幕也听得有些暈了,尤其是之前所說的七圖聖獸,楚幕記住著也只有幾個七圖聖獸的名字。當然最重要的是狸老兒提到了自己媽媽也是一個孤兒的問題,這點楚幕還真是不知道,至少從沒有人告訴過自己關于她的事,或者說,知道她是h n殿女尊,其他就是一片空白,h n殿內部等級制度也是非常森嚴,如果像狸老兒之前所說,殿尊是與元老平起平坐的職位,擁有最高行使權的話,那麼這種左右一整個大勢力的位置應該是會帶幾分世襲制,如果說柳冰嵐是一個孤兒的話,那麼她要坐上這個位置豈不是完全憑借著自己的實力?

    楚幕估計過柳冰嵐的年齡,自己誕生的時候柳冰嵐可能連二十歲都沒有,那麼與那些元老、長老甚至殿主更加老資歷的人比起來,她究竟是如何得到這個h n殿最高職位的?真的是憑借自己實力的話,那麼她豈不是一個已經離至尊王座非常接近的女人!

    帶著種種猜測,楚幕也終于走入到了h n殿的中殿,h n殿中殿是範圍最廣的一大片宮闕,走在這里若是沒有人帶路的話,m 路是必定的。

    “少主,您在其他城市瑰殿亮出自己少主身份,那些殿主們搞不清楚您是哪位少主,倒還可以糊弄過去,不過在這主h n殿中在女尊殿下沒有在正式場合中宣布您的身份的時候,您還是不要拿著少主令牌到處晃d ng了,因為您一亮出來,殿庭的那些老家伙肯定要把你拖走,然後m 著大把胡子瞪著眼楮對您進行一番細細的盤問,偏偏他們一個個又沒有見過您,所以只有女尊殿下可以確定您身份,如果女尊殿下不在h n殿,您雖然不會被軟禁,可是行動上肯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當然您不怕麻煩的話也可以提前告訴他們,那些老家伙也不可能糊涂的把您當成冒牌貨抓起來,就怕出現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耽誤您歷練。所以您最好不要進入內殿,到中殿讓人通知宇殿主,詢問他便好了……”狸老兒說道。

    楚幕也不想因為自己身份和那些陌生的權位者解釋個半天,如果少主身份有什麼特權的話,那楚幕倒也不覺得麻煩,偏偏h n殿對青年輩管教非常嚴格,就算是少主也沒有給什麼特殊權力,所以還是不要把自己這個模糊不清的身份給隨便招搖得好。

    當然,最婁要的是如果自己亮出自己身份,楚幕就必須一直使用h n,

    殿少主楚晨身份了,要是召喚出魘魔宮的白魘魔,估計被一些人不小心看見,楚幕就要被舉報了,接下來有是一大堆麻煩要見到宇殿主不算太困難,楚幕以自己六級稱謂直接讓一個殿事去傳話,宇殿主在听到自己名字後,自然而然會接見。

    果然,沒過多久,宇殿主便讓人帶楚幕到他的地盤。

    一番詢問之後,宇殿主也表示女尊並不在h n殿內,而且有很長的時間沒有出現在h n殿了。

    “少主,您是不是在敦城的時候與某個人交易定下了九尾炎狐之心?”宇殿主忽然詢問道。

    “你怎麼知道?”楚幕有些詫異的問道。

    “這件事少主留個心眼。”宇殿主認真的說道。
歡迎您閱讀魚的天空所寫的小說寵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