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歲小魔醫 第四十五章 震撼全場

作者:惆悵客果果 類別︰玄幻小說
    洛雨學院對幽藍學府,五人傷,最終結果幽藍學府勝,可惜這也預示著幽藍學府沒有資格繼續接下來的比賽,整場比賽,最終排名為紫川學院、藍翎學院、楓林學院、幽藍學府、洛雨學院……

    除了幽藍學府一舉沖到第四名,其它的學院排名幾乎不變。

    “哈哈,恭喜恭喜,幽藍學府果然不負眾望。”紫川學院院長面帶喜色,對著葉閿尊者恭喜道,旁邊一眾人跟著道喜。

    “哈哈,同喜同喜,紫川學院穩坐第一,蟬聯四連冠,此等高度,讓人仰望。”葉閿尊者在一旁謙虛地回禮道,臉上看不出任何波瀾。

    等到一眾人寒暄完畢,台上的主持之人再度發話,“學院團賽答案揭曉,下面進入個人爭奪賽,有望參加的學員請到台上報名。”

    主持之人話音剛落,台下響起一片躁動,眾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各種議論此起彼伏。

    “個人爭奪賽耶,不知道今年會有幾人出來挑戰。”少年目光欣喜,滿臉激動地說道,如果說團賽比的是學院的協作與整體實力,那麼個人爭奪賽比的無疑是個人天賦與技巧。

    團隊賽難,個人爭奪賽更難,團隊賽比來比去也就是那麼幾個對手,而個人爭奪賽則可以隨機上陣,只要有想上去比試的,都可以上台。

    所以,個人爭奪賽面向的是在場所有的學員。

    台上主持之人話音剛落,便有一些學員上台,幽藍學府區域很安靜,沙龍的目光溫柔地落在芷煙身上,輕輕道了一聲加油。

    “謝謝!”唇角微勾,芷煙站起身,在幽藍學府眾學員的詫異下走上台去。

    “啊,她在干什麼?”坐在沙龍身側的少女目光一驚,聲音尖銳地說道。

    玄天元目光微閃,眸光深邃地看著那抹粉色的身影,慕容藍雪冰冷如霜的臉上涌起一抹詫異,愕然地微張唇。

    “咦,芷煙同學這是要去參加個人爭奪賽麼?”端木拓輕咦一聲,不敢信置地看著芷煙的背影問道,往期的學院大賽,幽藍學府可是從來都沒有參加個人爭奪賽的先例,而這個一直被他們忽視的小人兒是要一開先河麼?

    “這怎麼可能?”少年驚呼,滿臉的不敢信置,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連玄學長都自知之明不去參加,她又憑什麼上台丟人?

    絕不可能!

    “看,竟然還有一個小女娃上台,哈哈,她知不知道接下來要干什麼啊。”人群一聲驚呼,無數道視線霎時投向一襲粉炮的芷煙。

    “靠,她不會是耳朵聾了吧。”少年爆粗口,瞪著芷煙的身影說道。

    “是啊,這可不是開玩笑,就算想丟人,也沒必要挑這麼個場合吧。”

    “好像來自幽藍學府,嘖嘖,那個女娃自始至終都沒有出塞過,難道是氣憤不過,現在想上台過把干癮?”

    ……

    各種議論不絕于耳,芷煙面色平淡,施施然走上台去,精致粉嫩的臉頰看不出絲毫波瀾,仿佛台下的議論和她沒有半分關系。

    “呵呵,原來葉閿尊者的徒兒果然與眾不同,光是這份勇氣就非常人所能比。”高台貴賓席,剛剛輸了比賽的洛雨學院院長忍不住譏諷道,個人爭奪賽是什麼,豈是一個娃娃就能上去沖場面的?

    “哈哈,不知道這小娃娃接下來會帶來什麼樣的精彩。”伽非學院的院長同樣打趣道,他可不認為這小娃娃真能帶來什麼讓人眼前一亮的東西。

    “葉閿尊者,你看要不要提醒她一聲,下面的比賽可不會顧忌她的年齡問題。”紫川院長看向葉閿尊者,提議道,就算再寵溺徒兒,也不能拿比賽開玩笑吧。

    “讓她試試吧,說不定還真能帶給我們驚喜呢。”搖搖頭,葉閿尊者氣定神閑地說道,銀色的眸底劃過一道精芒,呵,希望到時候他們不會嚇到。

    ……

    十個學院,主動參加個人爭奪賽的不過六人,芷煙一襲粉炮,最為亮眼,事實上所有人的視線皆投在她的身上。

    主持之人微愕,詫異地看著芷煙,怎麼這麼小的娃娃也上台來湊熱鬧?

    “同學,你的名諱。”喉嚨蠕動,看著芷煙問道。

    “幽藍學府,冷芷煙!”無視眾人探究的視線,芷煙淡定自若地說道,童音稚嫩,卻干脆利落。

    “額,你真要參加個人爭奪賽?”主持之人心神恍了一秒,繼續追問道,幽藍學府竟然會派一個十歲左右的女娃參加比賽,他沒有看錯吧。

    “是的。”芷煙點點頭,目光堅定地說道,她人都站到台上了,不參加比賽還能干什麼?

    “咳咳,那好吧,祝你好運。”干咳一聲,主持人敷衍道,事實上他都不相信她能通過第一關。

    “好了,台上六人乃本次個人爭奪賽參賽學員,分別為紫川學院的王景峰、藍翎學院的林憂然、楓林學院的洛紫芸、幽藍學府的冷芷煙、洛雨學院的季雨辰、光明學院的凌朗……”

    “請幾位同學自由選擇自己所要比賽的項目。”主持之人話落,六位學院紛紛上前,在潔白的紙張上寫下自己所有比賽的內容。

    芷煙俯首,就著毛筆,歪歪扭扭寫著丹師兩個大字,那筆觸和字體,卻是和她的年齡一般稚嫩。

    紫川學院王景峰在她的身側,從芷煙走向台面的一秒他就注意到這個小人兒,此時看著她寫下的丹師二字,眼中劃過一絲意外。

    “哈哈,很好,六位同學所列內容分靈者、戰士和丹師,靈者側靈力等級,戰士比戰斗技巧,丹師則拼煉丹水平,術業有專攻,雖然每個學員的職業不同,但介于你們參加的是個人挑戰賽,在接受在場所有學員挑戰的前提下,台上六人還要一決高低,取最優者為冠軍,現在從煉丹開始。”

    “不會擅長煉丹的學員,可以請求自己的同伴上場,這樣不算缺席,但也算不上贏。”

    轟!

    場上響起一片沸騰,靈者、戰士和丹師,乖乖,他們將同時觀看來自三個職業的表演,哈哈,個人爭奪賽果然比團隊賽更好玩。

    “簡直是開玩笑,沒有本事兒上什麼台?我看還是把她拉下來好了,免得到時候丟盡了我幽藍學府的面子。”坐在沙龍身側的少女咬牙,滿臉氣氛地瞪著台上的芷煙,個人爭奪賽也是她可以參加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說過,請注意你的言辭。”沙龍眯眼,冷聲呵斥道,再敢斥責芷煙,他不敢保證不會當場讓她難看。

    “……”少女一驚,這才想起旁邊還丫頭芷煙的維護者,秀拳緊握,氣得牙癢癢,她發誓,一定要好好教訓那個丫頭。

    “第一場煉丹,她真的可以麼?”玄天元一成不變的眸子終于蕩起一層波瀾,眉峰微蹙,臉上染著一絲疑惑。

    “呵,既然是葉閿尊者的徒弟,這點兒本事兒還是有的。”沙龍輕笑,祖母綠的眸子始終落在台上的芷煙身上,臉上染著絕對的自信,雖然芷煙沒有告訴他具體的煉丹水平,但想來不會太差,至少參加一場比賽是足夠的。

    不懂她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那小小的身體藏著怎樣的潛力。

    聚靈陣、靈者一班全體進階,如果沒有經歷過,或者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唇角微彎,沙龍的臉上浮著一層淺淺的笑,眸光溫柔,眼中盡是寵溺之色。

    玄天元眼中劃過一絲詫異,看向芷煙的目光帶著新一層的審視,看來這個女娃遠沒有表面上的那般簡單呢。

    “呵,有意思,看來我們倒是小看了她。”端木拓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芷煙身上,場上議論紛紛,而她卻始終保持著平淡的姿態,自始至終不含一絲緊張,光是這份氣度便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呵,葉閿尊者的徒弟呢,以前被這層光環糊弄,忽略了她背後的實力,殊不知,這層光環也不是人人可以戴的,至少他們四人都沒有。

    “不錯,是我們太高傲了。”西候楓點點頭,目光晶亮地看著台上的芷煙,這一刻,他相信這個娃娃會帶給人眼前一亮的驚艷之感。

    “……”慕容藍雪面色如霜,沉默地看著台上的芷煙,以前她和她打過招呼,只知道這女娃狂妄得可以,但心底下從不承認她比自己強。

    之前一直奚落芷煙的少年雙手握拳,目光瞪得老大,呼吸急促,緊張地盯著台面之上,既期待又覺得心中堵得慌,這個女娃,怎麼可以表現得如此淡定?

    真想奔上台,撕破她的面具,看看她藏在私底下的丑陋和弱小,對,她是弱小的,即便再會裝腔作勢,也逃不開最後的檢驗,場上這麼多人看著,台上的評審也不是吃素的,她會在光天化日下現形,會遭受來自眾人的辱罵和斥責……

    少年徑自陷入自己的幻象中,臉上的表情扭曲而猙獰,隨著一聲鑼鼓敲響,台上的比賽正式開始。

    這一輪以丹師為主題,芷煙站在台面中心靠前,六個參賽人員只有她和洛雨學院的一名少年為丹師,其他幾位學員則選擇援助,紛紛派上了各自學院最具實力的丹者上台,場下也有自詡煉丹水平的不錯的丹者上台。

    整個台面一共有十五位丹者,紫川學院兩名,藍翎學院兩名,楓林學院兩名,洛雨學院一名,幽藍學府一名,光明學院兩名,然後是場上隨即上去的五名。

    十五人,分兩排排列,前七後八。

    丹師第一輪比賽考一品補氣丹,難度偏中,耗時也不會太長。

    補氣丹具有補氣之效,用于戰斗或者受傷的情況下,平時服用也可以增強氣血流通。

    補氣丹一共有七枚草藥,分別為羅蘭、血珠、紅松果、之蔓草、青味草、鱗草、橄欖芝。

    草藥很快分發完畢,每個人的右側立著一個簡易的藥架,上面依次排列的分發的草藥。

    “煉丹,原來你的徒兒竟是丹師。”洛雨學院院長低呼,不敢信置地看著淡然而立的芷煙。

    這麼小,難不成是十歲的煉丹者?

    他怎麼沒听過有這麼年輕的煉丹者?

    “哈哈,不錯不錯,難怪我在她的身上感受不到靈力波動,原來是位丹者。”紫川院長目光微眯,恍然大悟道。

    “呵呵,小煙兒確實挺有天賦的。”葉閿尊者點點頭,一點兒也不知道謙虛,眼中盡是寵溺之色。

    “嗯,如此小的丹者,如果她能成功煉制一品補氣丹,分數在應該不會太低。”藍翎學院院長單手撫須,臉上染著贊賞之色。

    听言,葉閿尊者唇角的弧度不由擴大,銀色的瞳仁閃著一層隱晦的光芒,呵,分數不會太低,只怕到時候你們這些老家伙會嫌分數太高……

    隨著主持之人一聲令下,台上眾丹師瞬間動了,紛紛操控著體內的靈魂之力。

    芷煙的目光掃過全場,發現所有人的視線投在自己身上,其中大部分帶著看好戲的意味,勾出,精致滑嫩的小臉綻出一抹淺笑,意念催動,體內的陽之氣瞬間聚于手心。

    嗤地一聲,一朵赤色的火花立于指尖,眾人眼前一亮,而後紛紛露出失望之色,在一定程度上,丹者的火焰顏色等同于靈者的修為等級,赤色火焰代表著初級靈者,橙色火焰代表著中級靈者,黃色火焰代表著高級靈者,以此類推。

    除了芷煙的火焰為赤色,其他人均為橙色。

    “嘖嘖,初級靈者而已!”場上眾人連連搖頭,眼中耀著鄙夷和不屑,這種等級,也敢上台丟臉,即便成功煉制了丹藥,也通不過靈者、戰士等級。

    唉,你說實力差也就罷了,竟然還恬不知恥地上台表演,你有心思演,他們還嫌沒有心思看呢,這種等級,簡直污穢了他們的眼。

    場中一片搖頭嘆氣,紛紛責備著台上的芷煙。

    幽藍學府眾學院目光一抖,看著芷煙手心的火花,再听著周圍眾人的議論,氣得恨不得集體吐血。

    沙龍訝異地盯著芷煙,心中疑惑重重,她不是中級靈者中階麼?怎麼火焰的色澤不是橙色,而是代表低級的赤色?

    貴賓席上的葉閿尊者雖然心中詫異,卻表現得甚是淡然。

    說起來他這個師傅做得極不稱職,從來都沒有教過她一樣東西,即便如此,他依舊相信芷煙的實力不止于此,畢竟他可是親耳听過她會煉制一品氣血丹。

    和擁有“一品冠”之稱的氣血丹相比,補氣丹顯得太小兒科了,簡直不值一提。

    “哈哈,原來不是感覺不到靈力,而是這小娃娃的靈力等級低得讓你無可感覺。”楓林學院院長看著紫川學院院長打趣道。

    “有趣有趣,但凡參加個人爭奪賽的,要麼是有絕對的自信,要麼是實力好到暴,而這個娃娃,呵呵,勇氣可嘉。”光明學院院長薄唇微掀,笑著說道,話中的諷刺任誰都听得出來。

    葉閿尊者心中冷笑,選擇閉口不言。

    看著芷煙祭出的火花,坐在場上觀看的四位參賽者先是一愣,眼中劃過一絲輕蔑,同時夾著一絲惱怒,和如此等級的人比賽,無疑是降低了他們的身份。

    一進入煉丹狀態,芷煙頓時變得嚴肅起來,精神集中,心無旁騖。

    素手輕甩, 地一聲,火焰在鼎爐盛大,將巴掌般大小的紫色羅蘭拾起,快速丟入,靈魂之力隨之覆蓋上去,赤紅如血的火焰撲上來,將之圍得密不透風,灼熱的溫度炙烤,空氣中傳來滋滋的水汽蒸騰聲。

    芷煙的這一手輕快、利落,不拖泥帶水,好似操練了無數次,做得熟練至極,看得葉閿尊者不由連連點頭,說起來他這個師傅還是第一次看見小煙兒煉丹呢。

    “嗤,裝吧,看你最後怎麼收場?”坐在沙龍身側的少女狠狠地瞪著芷煙,心中詛咒道。

    羅蘭似花非花,質地柔軟,經過火焰的烘烤,慢慢軟化下來,芷煙見勢意念一收,火焰頓時降低了不少。

    還未等它煆化完成,芷煙直接拿起藥架上的血珠,隨意地投到鼎爐之中。

    場上眾人猛地一抖,一臉驚愕,那些了解煉丹的觀眾則目光瞪大,被她的這一舉動氣得恨不得吐血。

    她到底懂不懂煉丹啊?

    難不成剛剛學會了內火外放?

    好吧,她就是煉丹屆的極品,大概以為將那些丹藥扔進鼎爐就完事兒吧。

    不少人的額頭滲出冷汗,心中為她悲哀著。

    葉閿尊者挑眉,眼中的色澤變得尤其明亮,哈哈,這丫頭,竟然還會這招,嘖嘖,上一株草藥還未煆化完畢,同時進行下一株草藥,好吧,她確實挺狂的,不過他喜歡。

    芷煙周圍的幾位丹者看見她這一舉動,集體發出一聲嗤笑,在他們眼中,這場比賽她已經輸了。

    血珠表皮堅硬,呈褐色,赤色的火焰一分為二,一部分包裹著羅蘭溫柔地燒著,另一部分則包裹著血珠狂烈地燃燒。

    兩種極差,一溫一狂,兩不影響。

    十分鐘過去,血珠的表皮變軟,而後出現一絲裂痕,芷煙目光一亮,靈魂之力猛地放出, 地一聲,火焰如同噴泉般涌出鼎爐,耀眼灼熱,吸人眼球,然而這些在眾人看來不過是花架子。

    炙熱的能量竄入,血珠表面的裂痕擴大,最後完全裂開,一汪赤色的汁水從里面滲透而出,陰之氣放出,將之仔細覆蓋,這個時候羅蘭已經徹底軟化,被靈魂之力封在鼎爐一角。

    血珠之後便是紅松果。

    紅松果和前世所見的松果長得差不多,只不過它的顏色是紅色的,果肉乃藥材,小巧玲瓏,透著淡淡的藥香。

    芷煙端詳一秒,讓它頭朝下,底朝上,然後墜入鼎爐。

    轟!

    台下嘈雜一片,眾人不約而同站起身,企圖看清芷煙鼎爐中的狀況。

    二十分鐘不到,芷煙已經投進了第三枚草藥,而其他的丹者依舊煆化著第一株,如此差別,不得不令人懷疑,她究竟在做什麼?

    “天,她真的是在煉丹麼?”少女低呼,眼中覆上一層迷茫。

    “沒見過這麼煉丹的,你看看周圍那些人,再看看那小丫頭,嘖嘖,恐怕她也就是玩玩火,故意逞能罷了。”少年搖搖頭,鄙夷地看著台上的芷煙。

    台上的幾位院長也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連連搖頭,唉,這小姑娘……

    台下的議論聲很大,只言片語全都落盡諸位丹者耳中,听著那句“恐怕她也就是玩玩火”,芷煙身旁的幾位丹者不由露出一絲苦笑,真是玩玩火就好了,有見過如此高超的玩火技術麼?

    二十分鐘過去,竟然聞不到一絲焦味。

    又是兩分鐘過去,陸陸續續有人投進血珠,這一次持續的時間比較久,直到他們開始煉制紅松果時,芷煙這才拿起藥架上的草藥。

    之蔓草、青味草、鱗草、橄欖芝齊齊投入。

    葉閿尊者身體一抖,驚得從座位上站起來,眾人嘩然,焦點再度集中在芷煙身上,原本一直含笑的沙龍目光一驚,臉上出現一絲愕然,垂于身側的雙手不由握緊,心中為芷煙祈禱著。

    “靠,不會煉丹就滾下來。”場上一丹者怒了,指著芷煙憤然道,靠,簡直是侮辱了他們的丹師職業。

    “裝腔作勢,竟然一股腦將所有的草藥扔進鼎爐,你當是大鍋煮啊?”少年憤憤地罵道,原本當芷煙是個笑話,現在看著芷煙將所有草藥一起投入,頓時覺得是在侮辱他們的眼楮,欺負他們不懂煉丹啊。

    “嗤,當真是個大笑話。”坐在沙龍身側的少女忍不住捂嘴,笑得一臉燦爛,心中的那口惡氣隨著場上眾人的怒罵消失殆盡。

    端木拓、夏侯楓張著嘴,一臉錯愕,他們沒有看錯吧,剛剛還覺得她神秘不簡單,現在立馬就讓他們有種想要推翻猜測的念頭。

    “葉閿尊者,你的徒弟莫不是還沒接觸煉丹吧?”洛雨學院院長笑得一臉欠扁,一臉驚奇地問道,旁邊幾位院長臉上同時憋著笑,呵呵,沒想到葉閿尊者一世英名,竟然收了這麼一個活寶徒弟。

    “說起來慚愧,我從未教過小煙兒煉丹。”葉閿尊者尷尬一笑,不好意思解釋道。

    洛雨學院院長顯然沒有想到他會回答,而且還是這麼一個回答,一時間愣在當場。

    坐在觀眾席上的王景峰、林憂然、洛紫芸、凌朗齊齊皺眉,面色不悅地看著那女娃。

    隨著之蔓草、青味草、鱗草、橄欖芝一起投入,赤色的火焰再度分化,變為五簇火苗,靈魂之力催動,根據這些草藥的不同特性控制著火焰的火候,時而輕,時而急,時而緩,時而濃烈。

    芷煙一襲粉炮,赤色的火焰將臉頰染成可愛的粉色,烏黑亮麗的秀發挽在腦後,頰邊滑下一縷,可愛中添著一絲嫵媚,精巧靈動,仿若人間精靈,美得令人窒息。

    沙龍祖母綠的眸子變得炙熱狂烈,專注地看著那個人兒,壓抑的情愫一經爆發,便再也控制不住,大手緊握,隱隱顫抖著。

    如果可以,他真想沖上台將她好好藏起,如果可以,他真想堵住那些人的嘴,讓他們再也發不出只言片語,這樣一來,誰也不能辱罵他的煙兒,她是那麼絕色可愛,她是那麼優秀無雙,那些罵她的人簡直就是愚不可及。

    又是二十分鐘過去,鼎內的草藥煆化完成,芷煙勾唇,眼中劃過一絲明亮,轟地一聲,鼎爐閉合,在所有人的驚呼中開始凝丹。

    “靠,這是傳說中的凝丹麼?裝模作樣倒是挺專業,一步都不遺落。”少年狠狠拍了一下大腿,忍不住爆粗口。

    “嗤,凝丹,我看里面什麼也沒有吧,那些草藥早就被她化為灰燼了。”少女嗤笑一聲,臉上的鄙夷更加濃烈了一分。

    “唉,現在的小孩兒,真是可怕啊,心機重不說,連一點兒羞恥心都沒有……”

    “你說她會不會真的在凝丹?說不定她並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差。”少年盯著芷煙的小臉,喃喃道,如此可愛精致的人兒,他寧願相信她並沒有裝腔作勢。

    “呵,這麼多人,你覺得大家的判斷會集體失誤麼?顯然是不可能的。”旁邊的一位少年毫不留情地打斷道。

    隨著鼎爐閉合,葉閿尊者垂于身側的大掌不由收緊,心髒起伏,比自己第一次煉丹還要激動,目光緊緊地落在芷煙身上。

    意念一動,芷煙將鼎爐內的火焰抽出,改為外火,獵獵火焰燃燒,襯著那嬌俏的身姿,構成一幅美麗的畫面。

    鼎爐內的汁液藥粉融合擠壓,快速地旋轉,在芷煙的內視下化為一團圓圓的丹藥狀,靈魂之力擴大一分,旋轉的速度猛地抬了一個台階,嗡嗡聲傳響,在場上異樣悅耳。

    轟!繼芷煙之後又一個鼎爐閉合,那位丹者開始正式煉丹。

    不知什麼時候,場上變得安靜下來,眾人凝神屏息,專注地看著,或者只是等待著芷煙鼎爐揭開,徹底撕下面具的一刻。

    嗡!

    隨著最後一記強有力的響動,微微顫動的鼎爐終于安靜下來,眾人瞪大眼,集體伸長脖子,不願錯過一絲一毫。

    轟!

    鼎爐開啟,在眾人的注視下,一枚灰色的丹藥自鼎爐騰升而出,浮于芷煙身前。

    “丹,丹成了?”洛雨學院院長身體一顫,愕然地睜大眼,真是補氣丹?

    靜,場上死一般的靜寂,眾人嘴巴張的足足可以吞下一個雞蛋,目光恨不得將那枚灰色的丹藥盯出一個窟窿,乖乖,這不是真的吧?

    王景峰等幾位參賽者哽得臉紅脖子粗,一個小小的初級靈者,竟然真的煉出了一品補氣丹。

    如果芷煙知道他們此時心中,一定會反駁一句,“好像沒規定初級靈者不能煉制丹藥吧!”

    “那丹藥該不是假的吧,竟然沒有一絲香味。”待眾人從打擊中回過神,一少年遲疑道。

    砰!

    一丹者雷倒,狠狠擦了一把冷汗,聞不到藥香,那便是上品丹藥。

    “哈哈,上品補氣丹,我看答案已經很明顯了吧。”葉閿尊者哈哈一笑,單手撫須,愜意地看著旁邊的幾位學院代表道。

    幾位院長面色微囧,很是尷尬,畢竟剛剛可是當著他的面毫不留情地打擊過他的徒弟呢。

    此時此刻,他們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什麼叫自打嘴巴?今天他們算是見識到了。

    等到最後一位丹者開啟鼎爐,十五枚丹藥全體被送到評審處,眾人伸長脖子,滿臉緊張地等待著。

    “第一輪比賽,第一名,冷芷煙,煉制丹藥,上品補氣丹。”隨著主持人一聲宣布,場下響起一面歡騰聲,眾人滿臉復雜地看著台上的粉色人兒,有愧疚,有憤然,有不解,有欣喜……

    芷煙目光平靜,精致滑嫩的小臉看不見絲毫喜色,理所當然地接受著這個答案。一枚一品丹藥而已,沒什麼好高興的。

    幽藍學府眾學員心中五味陳雜,集體選擇沉默。

    “下面我們進入個人爭奪賽第二輪,單人挑戰,請諸位學員抽牌決定比賽對手。”主持人話音剛落,有工作人員上前,端來之前使用過的黑色盒子。

    芷煙上前,從中抽出一個。

    另外的五人目光復雜地看著芷煙,喉嚨蠕動,有些話憋在心中,異樣難受。

    其實他們想問,她不用讓人替代麼?低級赤焰,煉丹還行,和他們打斗簡直是雞蛋撞石頭。

    “咳咳,那個,不知道芷煙同學需不需要讓人替賽?”支持人好心地問著芷煙道。

    “不需要,謝謝!”芷煙搖搖頭,干脆利落地答道,听言,旁邊的五位參賽者差點兒沒一口血噴出來。

    狂,夠狂妄,他們倒想看看待會兒會不會哭鼻子求饒。

    “我們要不要讓人上去替代一番?”端木拓皺眉,問著旁邊的夏侯楓,雖然是個人爭奪賽,但她畢竟代表的是幽藍學府,台上的幾人,哪一位不是高級靈者?

    甚至紫川學院、藍翎學院和楓林學院派得都是高級靈者巔峰,初級靈者對高級靈者巔峰,這無疑是以卵擊石。

    “不用,我相信煙兒可以。”沙龍搖搖頭,堅定地說道,眼中燃燒著炙熱光芒,別人可以不相信芷煙,他卻一百個信任。

    即便他清楚她的實力不過中級靈者中階。

    個人爭奪賽按照個人比賽場次以及成績記錄分數,如果讓人代賽,即便取得第一名,也不會在個人得分上增加分數,所以她寧願暴露實力也不願讓人代賽。

    “王景峰對凌朗,林憂然對洛紫芸,冷芷煙對季雨辰,請三組學員準備比賽。”比賽對手宣布,芷煙不得不感嘆自己運氣極佳,季雨辰,那個剛剛同自己一起參加過丹藥比賽的丹者,也同樣是場上唯一一個高級靈者中階,包括自己在內,其它的人均為高級靈者巔峰。

    呵,看來她能再隱藏一會兒呢。

    唇角微勾,小臉蕩起一抹邪肆,冷不丁看見她這副模樣,季雨辰只覺心中一顫,一股寒氣自頭頂冒出。

    “她不會有事兒吧?”渾厚磁性的嗓音自身邊響起,沙龍目光一顫,訝異地看著玄天元,一心只有修煉的他,竟然也會關心人?

    “或者你應該學著信任她。”薄唇微掀,沙龍淡淡地說道,視線再度投向台上的芷煙。

    一聲鑼鼓敲響,比賽正式開始。

    “你真的要打?”旁邊的兩組都開始戰斗,季雨辰維持不動,皺眉問道。

    “不然小哥哥讓我贏好了?”瞪著無辜的大眼楮,芷煙可憐兮兮道。

    少年神色一恍,還沒反應過來,只覺面前紅影閃動,腹部和肩部同時被東西刺痛,大力襲來,身體不受控制後傾。

    轟!芷煙和季雨辰雙雙倒地,芷煙在上,季雨辰在下,身體扭動,從他的身上爬了起來。

    季雨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瞪大的雙眸顯示了其驚愕和不敢信置。

    呼!

    洛雨學院院長猛地起身,胡須抖動,意外地看著突如其來的一幕,一個小娃娃,竟然將他們學院的高級靈者中階“壓倒”?太,太不可思議了。

    “靠,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兒?”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台下眾人甚至根本沒有看清楚。

    “乖乖,這小娃娃也太好運了吧,摔個跤也能將人打敗?”少年忍不住低呼,理所當然將剛剛的一幕歸為意外,而那個季雨辰好巧不巧被芷煙壓得起不來。

    ……

    “哈哈,小煙兒簡直越來越可愛了,回去一定好好獎勵。”葉閿尊者一聲暢笑,完全沒有想到這麼烏龍的情節也會被她使上,好吧,他確實低估了她的搞怪能力。

    “你沒事兒吧?”芷煙蹲在季雨辰身側,滴溜溜的水眸轉啊轉,軟軟的童音帶著一絲花香,好心關切道。

    季雨辰繼續瞪大眼,想要質問她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然而喉嚨干澀,竟發不出聲,甚至手腳動都動不了,無邊的恐懼蔓延開來,看向芷煙的目光帶著一絲乞求。

    “再不起來,這場比賽就是我贏了哦!”無視他眼中的恐懼,芷煙繼續操著軟軟的童音,天真無邪地說道。

    躺在地上的季雨辰氣得恨不得吐血,他到底遇上了什麼人啊,渾身動彈不得不說,這個小娃娃竟然還仿佛什麼沒有發生似的催他起來。

    惡魔,天使的外表,惡魔的心。

    “唔,你看,他不起來。”芷煙站起身,對著主持人雙手一攤,一臉無奈道。

    “咳咳,冷芷煙對季雨辰,冷芷煙勝。”主持之人頭冒黑線,舉起芷煙的手臂宣布道,心中滿腹疑惑。

    “靠,要不要這麼好運?”場下有人忍不住爆粗口,本來篤定了那小娃娃會輸,結果竟然來了個大逆轉,好吧,有時候運氣好擋也擋不住。

    二十分鐘過去,另外兩組的打斗也塵埃落定,勝者依次為王景峰,林憂然和冷芷煙。

    “哈哈,請三位這邊抽牌。”主持人話落,那位工作人員再次將黑色盒子端到三人身前。

    芷煙一點兒也沒有先來後到的覺悟,直接從兩人身下鑽過去,小手探出,取出盒中一枚木牌。

    拿過木牌,左右翻轉,什麼也沒有,頓時愕然地瞪著主持之人,“連牌子也會造假?”

    主持之人腳下一個趔趄,差點兒從台上翻下來,這小人兒要不要這麼搞怪,造假,木牌用得著造假麼?

    那是免戰牌啊,你有點兒覺悟好不好?

    “恭喜冷芷煙同學抽到免戰牌,請一旁觀戰,接下來由紫川學院王景峰對藍翎學院林憂然。”

    話落,場上喧嘩一片,眾人一邊為芷煙的好運低呼,一邊為接下來的打斗欣喜振奮。

    葉閿尊者好笑地搖搖頭,心中愛極了這個小丫頭,古靈精怪不說,連運氣都好到爆。

    紫川學院對藍翎學院,王景峰對林憂然,兩大高手,眾人心中那叫一個激動啊。

    “哈哈,終于輪到他們倆兒打斗了。”少年高呼,滿臉振奮之色。

    “乖乖,排名一二的兩大學院過招,同屬高級靈者高階的王景峰和林憂然,哈哈,終于等到這一刻了。”

    “嘿,听說王景峰前年就是高級靈者巔峰了,藍翎學院的林憂然也不過是去年才達到的,不知道兩個人人過招,究竟誰更厲害一些。”

    ……

    眾人一臉火熱,身體不由坐直了一分。

    沙龍、玄天元等人同樣一臉正色,目光緊盯著接下來的打斗,高手過招,最容易從中吸取經驗教訓,甚至有的人因此而得到感悟,突破瓶頸。

    芷煙優哉游哉地坐在一旁,雙腿不自覺地擺動著,手中拿著一顆青果,一邊吃一邊觀望接下來的比賽。

    王景峰和林憂然場上站立,余光瞥到芷煙,心中均是浮起一層怒氣,簡直是無禮至極。

    “開始。”主持人一聲令下,王景峰和林憂然的身體同時動了。

    澎湃的靈力涌動,兩人的體表覆蓋著熾熱的黃芒,仿佛太陽一般,靚麗耀眼。

    芷煙口中的動作停了下來,目光變得認真起來。

    王景峰右手探出,襲向林憂然的腹部,快狠準,讓人避不可避。

    林憂然目光一凜,身體不退反進,處于身側的大掌暗暗聚集著能量,快了,王景峰的右手馬上就要襲上林憂然的腹部了。

    眾人屏住呼吸,均是提了一口氣。

    “天,馬上就要擊中了。”

    凌厲的風拂過,兩人的衣衫獵獵作響,一臉冷然的林憂然忽然咧嘴一笑,垂于身側的右掌毫不留情地襲上王景峰的胸口,置之死地而後生。

    兩股能量同時擊中,兩聲悶哼,大力之下,兩人均被彈了回去,連退幾步才堪堪穩住身形。

    芷煙不由心中嘆了一口氣,如此沒命地比斗,看來這兩個人當真忽略了她的存在呢。

    好吧,既然兩人如此好心,她就乖乖地坐收漁翁之利吧。

    “再來!”林憂然狠狠地吐了一口鮮血,身體再度欺了上去。

    “哼。”王景峰冷哼,同樣迎了上去。

    你來我往,你打我擋,兩人戰得精彩連連、不亦樂乎,吊足了眾人的胃口,所有人的目光皆隨著兩人的搏斗移動著。

    台上的眾評審連連點頭,對著兩個人很是看好。

    兩個均是高級靈者巔峰,王景峰相對更老練一些,技巧、身法,比林憂然更甚,時間一長,優勢便凸顯出來了。

    連續兩次被王景峰擊中,林憂然此時氣喘吁吁,額頭滲出冷汗,滿臉忌憚之色。

    芷煙心中默數著,不出十下,林憂然必敗。

    “ !”一記沉重的悶響,林憂然捂肚,身體滑到了地上,四肢一顫,徹底松了氣。

    “哈哈,恭喜王景峰同學勝。”主持人盡職地舉起王景峰的手臂,宣布道。

    “嘩,我就說嘛,肯定是王景峰同學更厲害一些。”少女一臉興奮,花痴地看著台上的帥氣少年。

    “耶,王景峰,王景峰,王景峰……”

    ……

    “呵呵,這小子,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望。”紫川學院院長撫須,欣慰地笑道。

    “第二輪比賽最後一站,紫川學院王景峰對幽藍學府冷芷煙。”

    “……”

    剛剛還是一片歡騰雀躍,瞬間變得鴉雀無聲,眾人靜默地看著場上的王景峰和冷芷煙,那組合,怎麼看怎麼怪異,乖乖,人家王景峰可是紫川學院的第一名啊,高級靈者巔峰,是那個小娃娃可以比的麼?

    葉閿尊者神情一抖,面色變得嚴肅起來,垂于身側的大掌在不知覺中握緊,緊張得不能發出一言,到了,關乎他們幽藍學府命運的一戰,小丫頭一定要挺住啊。

    (即便是輸,也要輸得漂亮!)葉閿尊者心中有個聲音說道,或許連他也不敢相信小煙兒會走到這一步,中級靈者中階對抗高級靈者巔峰,那是多麼恐怖的落差啊。

    似是感應到他的擔憂,芷煙目光直視著高台之上,對著葉閿尊者的位子露出淺淺一笑。

    “加油!”葉閿尊者心中一松,默念著。

    幽藍學府區域,眾人神經緊繃,臉色憋得通紅,如果她能夠贏下這一戰,那麼,最後的冠軍便可以確定是幽藍學府的,但是有可能嗎?

    她真的可以戰勝實力為高級靈者巔峰的王景峰麼?

    眾人心中深深地懷疑著,或者說深深地否定著,只是給予同校學院,有著那麼一絲不切實際的幻象。

    “不管結局如何,你都是好樣兒的。”端木拓目光晶亮,滿臉興奮地看著芷煙道,從不知幽藍學府還有這麼一位妙人兒,光是她今天的膽識和處事不驚的氣度就令他敬佩。

    “不錯,能夠有勇氣站到個人爭奪賽的台面之上,她就已經是好樣兒的。”西候楓連連點頭,同樣贊賞地說道。

    幽藍學府強者不是沒有,然而,有勇氣走上去的卻只有她一人,不管別人對她如何貶低,在他的心中,她便是幽藍學府的英雄,是行動上的強者。

    “或者她真能給幽藍學府帶來奇跡呢!”玄天元喃喃,墨色的瞳仁耀出炙熱的光華,那是見到同等級對手才有的。

    這一刻,他已經將她列為可以結交的朋友。

    沙龍的臉上始終帶著笑,溫柔地看著台上的芷煙,等待著奇跡的發生。

    慕容藍雪冷著一張臉,听著端木拓、西候楓等人對芷煙的評價,黛眉蹙得越緊,眼中的寒色越發濃郁。

    “嘻嘻,比賽開始了哦。”芷煙眨眨眼,對著面前的王景峰道。

    王景峰隨身而立,好看的俊逸露出厭惡之色,顯然對同芷煙對戰心有厭惡。

    “你還是自己認輸吧,我不想傷害你。”王景峰冷冷地說道,實則不想有辱他的身份,畢竟他從不和弱者對戰。

    “為什麼呢,難道你怕了?”芷煙嘟囔,軟軟的童音場上飄散,頓時引起一陣哄笑。

    呵,怕,堂堂高級靈者巔峰會區區初級靈者?

    這簡直是他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笑話。

    “不想死就趕緊認輸。”王景峰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不由呵斥道,哼,怕,他怕有辱他的身份。

    “好吧,你不動我動,別怪我沒提醒你。”說著,芷煙的身體瞬間動了,疾風一般掠向對面的王景峰,赤色的光芒包裹在她周身,明艷、亮麗,讓人不可忽視。

    吸!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對于芷煙這種不怕死的行為深深默哀一分。

    甚至有的人閉上眼,不忍看到接下來的一幕。

    芷煙原本實力為高級靈者巔峰,為了不泄露自己的實力,對戰洛雨學院季雨辰時使用了銀針,而這一場,她打算憑借靈力實打實戰勝他,雖然這過程有點兒艱辛。

    王景峰瞳孔一縮,壓力襲來,身體本能朝後退去。

    芷煙勾唇,眼中綻放出明亮的光澤,精致滑嫩的小臉染著堅定自信的笑,看得王景峰不由一陣恍惚,場下眾人目光緊緊地盯著,比之前王景峰對戰林憂然更為緊張。

    身體逼近,素白的小手挽起一道炙芒,凝實有力,朝著王景峰的腹部狠狠砸去。

    以為這樣就想傷到他麼?王景峰心中冷笑,大掌探出,一股更為磅礡的力量 涌而出,朝著芷煙的身體砸去,既然她不听勸告,他也沒必要對她手下留情。

    黃色的炙芒宛若游龍,堪堪襲向芷煙的身體,眾人瞪大眼,驚呼一片。

    在黃色光芒即將襲上芷煙的一刻,她動了,身體垂直後倒,速度之快令人咂舌,黃色光團擦著她的發絲穿過,就在大家以為她會跌落在地時,腳下一個力旋,嬌小的身軀成一百八十度水平轉彎,繞到王景峰的身後。

    咦!

    眾人輕咦,不敢信置地看著眼前的一幕,竟然還能這樣?

    幽藍學府眾人目光一閃,眼中劃過驚艷之色,台上的諸位學院代表人滿臉驚訝,不可思議地看著那小娃娃的動作,他們自問做不出來。

    “這個動作莫非也是葉閿尊者教的?”洛雨學院院長忍不住問道,態度比先前好了不少,畢竟他們學院的季雨辰敗在芷煙手上呢。

    “我說過,我沒有教過她任何東西。”葉閿尊者搖搖頭,目光依舊盯著芷煙不放,別說是他們幾個,連他也忍不住想要為小煙兒喝彩呢。

    他知道她沒有表面上的那麼簡單,但卻不知她的具體實力。

    目標消失,王景峰眉頭一跳,剛要轉過身,便覺後心一寒,赤色的光芒轉動,變魔術般在芷煙掌前變動,由赤變橙,再由橙變黃,最後亮得驚人,比烈陽還要燦爛耀眼。

    嘩!眾人嘩然,看怪物似的看著台上的芷煙。

    有誰見過外放的靈力可以變幻色彩?

    沒有,除了她,沒有第二人。

    芷煙身體跳起,再顧不得其它,高級靈者巔峰的實力祭出,浩瀚的力道狠狠襲上王景峰的後心,使出了渾身力量。

    轟!

    一米八的身體被不到一米二的娃娃推出,狠狠地倒在地上,王景峰只覺氣血上涌,胸口刺痛難耐。

    “噗……”一口血水吐出,將地面染得淒慘,就如同他此時的心境一般,他,堂堂高級靈者巔峰,紫川學院的天賦生,竟然被一個小女娃擊傷?

    掙扎兩下,從地上站起,身體搖搖晃晃,卻依舊倔強地不肯倒下,王景峰目光赤紅,緊緊地盯視著面前的女娃,企圖從她身上得到答案。

    “你,怎麼做到的?”聲音嘶啞,面目帶著一絲猙獰。

    “誘敵輕視,伺機襲之!”芷煙說著,明艷的黃芒覆蓋全身,臉上蕩著絢爛的笑。

    一身粉裙隨風而動,墨發飄飄,笑得攝人心魂,渾身上下散著難掩的氣勢,微勾的唇角染著一抹邪肆,目光明亮而溫暖,卻又那般諷刺,所有人的心狠狠地收縮了一下,心中如同一塊大石壓著,悶得難受。

    王景峰渾身一顫,俊逸帥氣的臉上露出恍然和挫敗,呵,原來敗在自己,唇角輕勾,笑得無邊苦澀。

    是啊,他從一開始便沒有把她當對手看待,從來都覺得她不配和自己比斗,到頭來,自己不過是個笑話,狂妄自大、高傲輕敵,這便是自己的弱點,而她正是利用了自己這一點,將他擊得毫無還擊之力。

    渾身一抖,挫敗地軟在台面之上。

    靜,死一般的靜寂,微風拂動,掀起陣陣漣漪,眾人的心如同一汪死水,目光渙散,深陷打擊不可自拔。

    高台上的各學院代表身體巨震,瞳孔放大,愕然地看著那抹粉色身影,葉閿尊者面色赤紅,心髒撲通撲通狂跳不停,要不是顧忌學院形象,他恨不得直接從台上跳下去,將那個可愛無雙,時時給他驚喜的人兒一個大大的擁抱。

    哈哈,高級靈者巔峰,高級靈者巔峰,有誰見過九歲的高級靈者巔峰?

    沒有,沒有,沒有,除了芷煙,這世上再也沒有第二人,哈哈,小煙兒,他的徒兒,哈哈,厲害,真厲害!

    胸腔鼓動,干澀的眼角滲出一滴濁淚,葉閿尊者笑得一臉欣慰,渾身都忍不住顫抖著,拳頭緊握,捏的發白,甚至連指甲陷進肉中也不自知,此時此刻,他只想高呼,為她的徒兒慶祝。

    玄天元渾身一顫,一向平靜的新湖蕩起陣陣漣漪,漣漪擴大,化為驚濤駭浪,在他心中不停地澎湃著。

    墨色的瞳仁宛若辰星一般閃耀,熠熠生光,幻彩無限,高級靈者巔峰,她竟然是高級靈者巔峰?

    “靠!高級靈者巔峰!”端木拓激動得直接從座位上站起,一向注重形象的他也忍不住爆粗口,靠靠靠,太他媽刺激了,高級靈者巔峰,這娃娃也太能藏了吧。

    西候楓目光激動,雖然沒有想端木拓那般站起身,卻依舊止不住地顫抖,嘴巴微張,眼中耀著炙熱。

    沙龍薄唇緊抿,祖母綠的眸子此時深得看不見底,瞳仁閃亮,炙熱而狂烈。

    她果真沒有讓他失望,亮麗的出擊,狠狠地給了那些奚落她的人的一記耳光!

    芷煙,煙兒,她永遠都是最棒的,永遠都能帶給人驚喜。

    慕容藍雪愕然地張著嘴,心中復雜莫名,她沒有想到,她會有如此實力,高級靈者巔峰,竟然在自己之上。

    嘩!靜默片刻,眾人從失神醒來,鼓掌歡呼,歡騰一片,恨不得將掌心擊破,竟然,竟然不是初級靈者。

    “高級靈者巔峰,她竟然是高級靈者巔峰。”

    “靈力變色,她竟然有此等技能。”

    “天,這麼小的娃娃,如此年輕的高級靈者巔峰,這不會是真的吧。”

    “靠,太拽了。”

    “見過高級靈者巔峰不少,卻沒有見過這麼年輕的,還是一女娃,乖乖,這世界太靈異了吧。”

    “老天,掉塊石頭將我砸醒吧。”

    ……

    “葉閿尊者,你的徒弟今年幾歲?”洛雨學院院長狠狠地抹了一把冷汗,看著葉閿尊者詢問道。

    唰唰唰,台上所有人的視線皆投了過來,目光炙熱地盯著葉閿尊者。

    “呵呵,下半年就十歲了吧。”葉閿尊者呵呵一笑,淡然地說道。

    “啥,下半年就十歲了?也就是現在還是九歲?”星辰學院院長身體一抖,失聲問道。

    “嗯,今年九歲。”葉閿尊者肯定地點點頭,眾院長集體抓狂,心中起伏動蕩。

    九歲的高級靈者巔峰,天啊,老天沒有跟他們開玩笑吧。

    “九歲的高級靈者巔峰,還是天賦丹者,葉閿尊者真是好福氣。”紫川學院院長不知何時走到葉閿尊者近旁,滿臉羨慕地說道。

    眾人點頭,一臉的嫉妒之色,九歲的高級靈者巔峰兼丹者,他們怎麼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收到如此天賦的徒弟呢?

    “呵呵,讓諸位見笑了,我這個師傅當得挺慚愧的,掛名而已。”葉閿尊者呵呵一笑,客氣地回道。

    不說還好,一說頓時讓人有種吐血的沖動,眾院長一臉黑線,恨不得集體將他狂揍一番,這叫什麼?得了便宜還賣乖。

    “幽藍學府,冷芷煙,不錯不錯,將她的信息記錄下來。”場上一個隱蔽的角落,一黑衣人唇角微勾,臉上露出獵人般的笑。

    這一屆的學院大賽還真是出人意料呢。

    “第二輪,單人挑戰,冷芷煙同學勝,介于冷芷煙同學連勝兩場,第三輪比賽不用進行,個人爭奪賽冠軍,冷芷煙同學!”

    台上主持人按捺著激動的心緒,宣布道,聲音高昂,通過靈力的渲染,傳進在場的每一位耳中。

    轟!

    全體起立,如同燒熱的油鍋,沸騰翻滾,歡呼一片,聲音大的恨不得掀起整個操場。

    芷煙點點頭,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淡定地朝幽藍學府學員區域走去。

    面色冷漠,無波無瀾,看不出半點兒喜色,氣質清冷,粉色的衣袍將她的皮膚襯得更加潤澤亮麗,紅唇飽滿,散著無限誘惑。

    幽藍學府眾學院有人歡喜有人憂,玄天元等人站起身,迎接著芷煙的到來,之前鄙視辱罵過芷煙的少年少女則面色赤紅,尷尬地坐在原地,悔得腸子都青了,心中更是責備芷煙的隱瞞不報。

    如果早知道她是高級靈者巔峰,如果早知道她有著如此傲人的成績,如果早知道……

    可惜,他們並不知道……

    “哈哈,芷煙同學真厲害,比賽太精彩了。”端木拓自來熟,拉著芷煙一陣贊嘆。

    “芷煙同學可真讓我們打開眼界。”西候楓目光炙熱,滿臉歡喜地站在端木拓的一側。

    “我就知道你最棒。”沙龍目光溫柔,寵溺地揉著她的腦袋瓜,這一舉動頓時遭來一記記眼球,端木拓等人看向他的眸光帶著一絲羨慕和嫉妒,如果早點兒認識這小人兒就好了。

    “你是幽藍學府的驕傲,更是我們大家的驕傲。”玄天元渾厚磁性的聲音響起,略顯粗狂的臉上帶著難得的溫柔。

    “謝謝!”芷煙勾唇,精致滑嫩的小臉綻出一抹笑意。

    “是啊,芷煙同學真厲害,此戰必定揚名。”少年腆著一張臉,奉承道。

    “芷煙同學,之前我眼拙,說了一些不好听的話,希望你不要記在心上。”少女站起身,戰戰兢兢地道歉,聲音帶著一絲乞求。

    芷煙輕嗯一聲,便不願再看他們一眼,“比賽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

    反正已經取得了學院個人爭奪賽的冠軍,接下來的事兒就歸葉閿尊者忙了。

    ------題外話------

    大吐血,果子趕作業去,有票子的使勁兒砸哈。

    推薦《血寵——尊主你不行》

    “取悅我,今夜,你的表現,決定他的生死!”

    她本是鳳國公主,卻慘遭家破國亡。

    一次重生,鳳女歸來。

    她成為東奧國尊貴的小侯爺。

    為了復仇,她與毒狼謀皮!

    以處子之身,與他歡愛。

    輾轉承歡後,和他交易。

    在這陰謀沉暗的亂世。

    她要絕地反擊、綻放出耀世光芒!

    當繁花落盡,那個傾華淡漠,權傾天下的男子。

    可願娶她做此生唯一?只為許她一世繁華!
歡迎您閱讀惆悵客果果所寫的小說九歲小魔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