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1/2的勛宗

左宗棠萬里轉進北上抗俄的消息朱富貴是第一時間知道的。

老實說,這件事情在預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朱富貴佩服老左如此氣節,那麼自己這個當大哥的自然不能不支持。

于是朱富貴決定,緊急籌措一批物資調往楚軍的必經之路——武昌。

既然是緊急籌措,那麼這些物資肯定是來不及等大明國內慢慢生產了。

實際上就算是平時的戰備物資,朱富貴也是經常向後世采購的。

後市的產業鏈更加齊全,生產成本更低。

只要不是文化懲罰過高,那麼從後世購買就是劃算的。

所謂造不如買買不如租,在一定範圍內是有道理的。

比如大明自己生產一個肉罐頭,成本是從後市采購的2.5倍,但是生產一根傳統香腸,成本則比後市便宜一些。

所以大明應該多自己生產香腸,甚至是向後世出口香腸,而少生產一些罐頭。

之所以大米依然要有自己的肉罐頭廠,這還是因為那句話,有些東西你可以控制規模,但絕對不能沒有。

一旦某一天外匯告罄,或者跌入警戒線,那麼肯定是要保證柴油發動機、高質輪胎等戰略物資的采購,而不再進口肉罐頭的。

總之,這批供應南楚軍的物資,朱富貴決定盡可能從後世采購。

朱富貴找到了他的老朋友【誠信商人老劉】。

這位「淳樸」的農民企業家,幾乎是以一己之力給大明的孩子們編織起了擁有「旺子牛奶」、「雷碧可樂」、「大白免奶糖」的美好童年。

一與他聯絡上【誠信商人老劉】就熱情地給祝福發了一束玫瑰。

【朱老板,多虧你啊,我的小廠不僅扭虧為盈,我還成了我們鎮優秀農民企業家呢!】

【好說好說,劉老板,這次我又要加單一批壓縮餅干,方便面,巧克力能量棒和奶糖,量可不小,有優惠嗎?】

【瞧你說的,朱老板開口那一定是全國最低價呀!不過有個事得和您說一下。

我這廠子之前是沒辦法才生產那些擦邊球的仿冒產品,現在也算是走上正軌,所以……】

【不行!我是在非洲開廠的,這里的非洲人現在只認大白免和雷碧,你給我大白兔和雪碧,人家是要投訴的!

你放心吧,我都走國外的路子,不會給你捅婁子的。還是那句話,東西可以次一點,防腐劑什麼的也能適當多加一點,但一定要安全衛生,足分足量!】

大明如今家大業大,動不動就是幾十萬人半年的吃喝。

左宗棠的楚軍算上民夫按照十八萬人,每人每天伙食費8塊錢計算,一年半就是2個億的單子。

放在大廠當然什麼都不算,可對于一家鄉鎮企業來說可是足夠吃飽喝足了。

當然這麼多年過去了,朱富貴手里的供應商也不是只有這一家。

什麼匯食品集團,老千媽風味食品有限公司,德福巧克力廠之類的,都是我大明優質的供應商。

他們的產品質量上都沒啥大問題,就是有點以次充好,口感不加,或者是為了增加保質期而超規格添加防腐劑。

這對于民眾的身體健康肯定多少有點影響,但在這個時代,這些根本都不是事兒。

這些高油高糖高鹽的食品,8塊錢足夠提供一個成年人每日所需的2000大卡能量了。

而保質期長,易儲存,更是用來作為行軍口糧最大的優勢。

除了給老左部曲準備了每人每天四塊錢的伙食費,朱富貴還很貼心的從後世采購了別的東西。

如1500公斤廣普抗生素(2700元人民幣公斤),82000輛鐵制自行車 轆手推車(50元輛),40萬雙解放牌膠鞋(8元雙),20萬套二手大學生軍訓服(25元套)等等。

這些東西都是走量的。

看上去數額很大,不過總價加起來其實也只有2000萬人民幣不到。

除了後世采購的商品以外,也有大明自產的商品。

如︰豬油20萬斤(約3分大明元斤),

玉米面400萬斤(約4厘大明元斤),

大後門杏貞同款香煙12000條(8毛條),

朱寶路特供雪茄5000支(4.8元支),

殷001式野戰炮85門(40元門),

明呲花2.0版45000把(5元把),

邢001式步槍1500把(16元把),

各型子彈700萬發(16元萬發),

國產汽車400部(400元部),

總計價格約47萬大明元,折合人民幣1.2億元。

滿打滿算,哪怕算上運輸費,大明援楚行動耗費的總物資也不過是3.5億人民幣左右。

3.5億,也就半爽多的錢。(1爽到底是多少網上有兩種說法,此處指1爽=6.4億)

老實說吧,這點錢夠一個國家干點啥的?

但用來武裝楚軍那可叫一個充裕。

朱富貴終于有點理解北洋軍閥混戰時期,老牌帝國主義國家隨便丟點肉骨頭就能攪動中國局勢的快感了。

當帝國主義是會上癮的。

朱富貴覺得自己似乎已經戒不掉了、

當年蘇勛宗動用了10億盧布支援埃塞俄比亞。

朱富貴發現自己連5億人民幣都花不掉。

小了,格局小了。

苦思冥想如何花錢,想了半天,朱富貴一拍腦門。

自己怎麼把大萌系軍裝的精髓忘記了。

聯系了南巡童裝廠的老板娘後,朱富貴又給每個楚軍配備了一個小豬佩奇的書包(30元人民幣個)。

小豬佩奇武德充沛,如今已經受到了紅脖子和普魯士人的雙重認證,更是明系裝備的公認商標。

朱富貴覺得西域人民一定也會喜歡小豬佩奇的。

如果他們不喜歡,那就想辦法讓他們喜歡。

16萬個書包的訂單下去,總算又用掉了500萬的預算。

想了想,朱富貴又買了50萬個反光的應急保溫睡袋。

听說西域那邊是抱著火爐吃西瓜。

火爐朱富貴也準備買幾個,不過最方便的還是反光,或者叫反熱輻射保溫睡袋。

量大從優,平均下來才每個5塊錢。

這種用銀色鍍鋁膜制作的睡袋,朱富貴甚至覺得可以在歐洲賣到幾萬英鎊一個。

但在後世卻意外的便宜。

而且因為大明已經開發出了可實用的電解鋁技術,鋁制品的文化懲罰也已經很小了。

這種便宜貨買一點非常劃算。

朱富貴最早知道這種睡袋還是在米利堅南部非法難民營的新聞里面。

當時看到這種酷炫的毯子還以為是什麼老美的高科技,直呼美式民主優越,居然給非法移民用這麼高級的玩意兒。

直到後來看到了它在淘寶上的價格,朱富貴才陷入了沉思。

再後來,甘肅馬拉松二十多名運動員遇難的事件讓朱富貴進一步了解到,這種反光毯子的局限性。

利用類似熱水瓶的原理,這種毯子保溫性能很好,但是機械性能太差,遇到大風時很容易破損。

不過作為帳篷和軍營的補充,用起來還是很不錯的。

至少在漫漫長夜中,能給南方來的楚軍們一絲絲溫暖。

林林總總的大采購,最終明帥宗朱富貴勉強用掉了5億元人民幣,達成了12蘇勛宗的成就。

物資很快準備妥當,接下來就是要趕在楚軍抵達武昌之前將它們運送到位了。

這還需要大明友好的與各位督撫們進行「協商」。

自從蘇州巡撫李鴻章,閩浙總督左宗棠一道歸順大明自立以來,清廷在長江以南的吏治已經幾乎陷入崩潰了。

雖說還不至于像後來武昌首義後那樣,處處通電,省省獨立,但此時的南方各督府、各總兵道台,無不開始圈地自盟,听宣不調了。

甚至如武昌、廣州等設有滿城的重鎮,還出現了駭人听聞的滅滿運動。

對此,朱富貴大帝表示關切。

九江府位于江西最北、長江南岸,下轄三縣,自古就是兵家要沖。

當年楊秀清幾次遣將西征,為的就是收復九江這座扼鎖長江的重鎮。

時過境遷,如今駐守九江的乃是江西巡撫劉坤一。

劉坤一和李鴻章雖然都是出自湘軍系統,也都是漢族重臣,但兩人的矛盾素來已久。

在李鴻章投明之前,劉坤正是與他競爭兩江總督一職最大的對手。

兩人的明爭暗斗從未停止過。

如果說李鴻章與左宗棠最終因為理念而分道揚鑣,形同陌路,甚至發展到水火不能相容的地步,那麼李鴻章和劉坤一便是天生八字犯沖的典型。

李、左自立後,南方各督撫、總兵,乃至于一縣一府的知府,無不開始選慣站隊。

有做大清忠臣的,也有投李投左的。

其中李鴻章長袖善舞,實力也強,投李的遠比投左的要多。

劉坤一作為江西巡撫,按理來說投李乃是當然而然的選擇,但他偏偏不動如山,沒有向蘇州送過一封書信。

因為不喜歡李鴻章,劉坤一居然成為了滿清朝廷表彰的忠臣典型,將他樹為全天下漢人督撫的楷模。

而劉坤一出于防李的目的,也默認了這一身份。

畢竟九江對于長江航道有重要意義,劉坤一十分擔心李匪也搞西征。

他不僅將江西一半的兵力放在了九江城,自己也將治所從南昌遷往九江,要學明朝皇帝來個巡撫守省門。

日盼夜盼過了將近大半年,劉坤一也沒有等來李鴻章的西征大軍。

倒是南唐的捕奴軍,或者說是農民工招工大隊,總是在江西腹地進進出出,拐走了連村整莊的泥腿子。

時間長了,劉坤一緊張的神經終于放松下來。

但就在這時候,南楚的大軍卻從浙江福建浩浩蕩蕩而來。

劉坤一和左宗棠的私人關系倒是不錯。

便遣使詢問左季高何故犯他贛境。

答曰︰吾奉明皇令北上誅俄,汝若能共討之,可遣軍來也。

听到左宗棠的回復,劉坤一整個人都傻了。

誅俄?

誅哪門子俄?

這句話別人說,劉坤一是打死不信的。

但既然是左季高這個狂儒所說,劉坤一也只能接受。

左季高有多能打,湘軍之中人所共知。

他可沒有信心應其鋒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