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大師兄

「當然不是啊,為什麼問我這樣的問題,血刀大會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參加嗎?難不成燕王姬烈派來的人能有額外的加分不成?」

姬無忌裝作不知情疑惑地問紅發老者。

在姬無忌說話的時候,姬無忌感覺到自己臉上的面具溫度突然提高了。

「沒什麼,只是問一下,你現在可以參加血刀大會了。」

紅發老者有些疑惑,天衍鏡為什麼在姬無忌身上停留的時間要比其他人的多上那麼一點?

他還以為眼前這個年輕人也是姬烈派來的差點都要出手將其降服了,可緊接著天衍鏡便回饋給自己這人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姬無忌對著紅發老者會以一禮,便跟著幾位弟子離開了。

在走出紅發老者房間的那一刻,姬無忌臉上的面具突然炸開一道口子。

姬無忌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嚇了一跳,他謹慎地觀察著其他幾位弟子,當發現他們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時候,姬無忌送了一口氣。

要是這幾個弟子發現自己帶了面具,然後告訴紅發老者,隨後逼著姬無忌摘掉面具再測試一次,那自己可就插翅難飛了。

就在姬無忌擔心自己會因為面具破了一道口子而會暴露自己的時候,姬無忌臉上的面具竟然神奇地復原了。

「不愧是半步聖品的寶物,這質量杠杠的。」

手模著恢復如初的面具,姬無忌感慨著。

燕國王都

一道陣法面前,姬烈如受重擊,一口鮮血噴出。

「不愧是傳承三千年的古老宗門,這底蘊果然不同凡響,還好我早做準備,不然即使一張半步聖品面具也不能瞞天過海。」

姬烈不禁慶幸自己做了兩手準備,早在送給姬無忌面具之前,姬烈就將自己和這面具之間建立了聯系。

放在在天衍鏡的照射下,也正是姬烈在皇城操控才能讓姬無忌騙過天衍鏡,可就算如此,半步聖品的面具也無法抵擋住天衍鏡的威勢,直接炸開一道口子。

姬烈為了將這道口子恢復更是付出了心頭血作為代價。

對于皇城發生的一切,姬無忌當然不會知道,他還以為一切的一切都是面具的神奇呢。

既然這麼神奇的面具落在自己手中,那麼等回到王都,不管父皇用怎樣的方式向自己索取,自己是說什麼也不會還的。

送出去的東西潑出去的水,想要拿回去,只有拿更好的東西換。

姬無忌美滋滋地想到。

莫約五分鐘的時間,姬無忌便來到了這次血刀大會召開的地方。

血刀大會沒有統一的安排,今天一整天血刀宗都會將血刀老祖留下來的測試陣法給打開。

先來到這里的武者便有先測試的權利。

而且血刀老祖還有一個設計很人性化,那就是只要在血刀大會舉辦期間,不管你失敗多少次,多少次因為承受不住而中途退出,你都可以在重新調整之後繼續挑戰,並且不限次數。

「太難了,這第一關就不可能過去啊,更別說後面的兩關了。」

血刀老祖一共設下三關,第一關便是讓參加選拔的人進入一個大陣法中,這門陣法會根據進來的人的年齡和修為自動生成相應的壓力施加在闖關者身上。堅持半個時辰便算過關。

說話的這名闖關者是血刀宗的弟子,今年不過十六歲,已經能抬起三千斤的巨石了,可是在這陣法當中依舊撐不到五分鐘。

「快看,大師兄來了。」

一群血刀宗的弟子看到一位穿著核心弟子衣服的人過來闖關,開心地叫出了聲音。

這是他們血刀宗近百年來最優秀的天才,今年二十九歲,若非為了參加這次血刀大會壓制自己的實力,以大師兄的天賦已經能成為宗師境強者了。

二十九歲的宗師境強者,即使是在上一屆武道大會揚名的劍君風無塵也望塵莫及。

可以說大師兄白恆就是他們血刀宗所有年輕自己的偶像,他們一直認為如果老祖的衣缽有人最有資格繼承的話,那麼一定是他們大師兄白恆。

「那個誰,還不快點給我們大師兄讓道。」

因為白恆緊跟在姬無忌身後出現,所以姬無忌擋在了白恆闖關的必經之路上。

「人吶,就要有自知之名,你也不想想自己有沒有那個能力闖關成功,與其白費力氣,還不如自覺點退到後面欣賞我們大師兄的表演。」

一開始喊著陣法太難了的弟子張強見姬無忌不為所動,一點也沒有要退讓的意思時,不禁出言嘲諷姬無忌。

在他看來,姬無忌算個什麼東西,竟然也配擋他大師兄的路。

「不得無禮,這位小兄弟,你要闖關麼?我可以等你闖完再闖。」

白恆制止了張強的無禮,詢問姬無忌要不要闖關。

姬無忌屬實是被氣笑了,真是好笑,自己先來的先去闖關不是很合理的事情嗎?為什麼這個大師兄還一幅自己很大方願意禮讓的樣子。

白恆的這幅做法讓姬無忌很看不起,覺得白恆此人還不如像條狗一樣叫喚的張強,人家起碼是個真小人不做作。

白恆呢?又要當小人,又要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嘛這不是。

「自覺點給我們大師兄讓道吧。」

有了張強開口,其余眾多血刀宗的弟子跟著起哄。而白恆則是一臉笑意地看著姬無忌。

「他不會覺得自己這幅模樣很親切吧。」

姬無忌暗自吐槽。

「我不急,還是你先闖關吧。」

姬無忌很‘識趣’地給白恆讓道,倒也不是他慫了服軟,而是他有自信,能夠一次通關,自打經歷了龍影的魔鬼訓練之後。姬無忌在抗壓這一塊就沒服過誰。

自己一次通關之後可就看不到白恆失敗的模樣了,所以姬無忌想著讓他先上,等他失敗了之後,自己在站出來強勢打臉。

畢竟主角總是要等到最後才出場的。

「血刀老祖設下的第一關,這麼多年來只有兩個人一次通過,這兩人無不是在他們那個時代鎮壓無數天驕的強者,除了那兩位最好的成績便是堅持了五十七分鐘,不知道大師兄能堅持多久。」

一個提前了解過三門關卡的弟子開口說到,即使是他們血刀宗的人,也只知道血刀老祖設下的前面兩道關卡是什麼。

至于第三道關卡,這麼多年無人知道,畢竟三千年來來到第三關的也只有那兩位一次通過第一關的絕世天驕。

這兩人在闖關失敗之後對于第三關都閉口不談。而且這麼多年過去了,那兩位強者也已經壽終正寢,因此血刀老祖設下的第三道關卡究竟是什麼也就成為了未解之謎。

「這還要說?肯定是一次過啊,這可是大師兄啊。」

對于白恆,他們這群血刀宗的弟子們有著莫名的自信。

終于白恆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面進入大陣。

在剛進入大陣的時候,白恆因為低估了陣法的壓力,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差點摔倒在地。

「就這,這也不行嘛,剛進去就快摔倒了。」

一道熟悉的聲音自姬無忌身後響起。

姬無忌循聲望去,原來是林席君和林秀兒兩個人來了。出言嘲諷的正是林秀兒。

林席君能夠成功拿起兩千斤的巨石姬無忌可以理解,可是林秀兒怎麼也有這麼大的力氣搬動石頭。

「張兄,你怎麼獨自來參加大會了,交個我們一起大家也好有個伴啊。」

林席君今天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姬無忌的房間里面找姬無忌一起來參加血刀大會,可是姬無忌已經先他們一步走了。

姬無忌深深地看了一眼兩人,為什麼不叫你們你們心里沒數嗎?

姬無忌本來是準備叫兩人一起來的,可是當他里兩人房間還有十幾米的時候擱著房門就听到了里面震耳的呼聲時,姬無忌直接放棄了自己的想法決定獨自前往。

「你們是什麼品種的土狗?」

听到有人詆毀自己大師兄,張強馬上回懟,大師兄的榮譽就由我張強來守護吧。

「小妹,不用理會他們,時間會告訴他們一切。」

林席君制止了想要和張強互懟的林秀兒。

「你,你你這個草包就是自知理虧。」

張強倒是希望林秀兒能夠和自己互懟,其這般態度讓張強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小丑。

可是回憶張強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姬無忌面無表情地看著陣法里面的白恆,在眾人的打鬧中,白恆已經在里面待了五分鐘。

白恆此刻正拼命地調動內力來抵抗陣法的壓力,外面的人都能看出來白恆很吃力。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白恆在里面已經待了二十五分鐘了。

此刻白恆額頭上布滿了汗珠,如果不是那股毅力在吊著,白恆已經兩眼一閉昏倒在地上了。

看著已經快要堅持不住的白恆,眾人不禁感嘆這陣法的難度竟然如此之大,連血刀宗的第一天才,武師境巔峰的白恆在其中都顯得這麼吃力。

四十分鐘的時候,白恆終于承受不住跪在地上。

這可把血刀宗的弟子給嚇了一跳。

就連躲在暗處默默觀察著這里的胡一刀也忍不住惋惜。

「太心急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