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為你改變

姬影洛根本就不想听高昂的解釋,喝斷了他的話︰「閉嘴!這都是托詞!我看你就是非常非常的討厭我!你不討厭我,為什麼開始的時候我用那麼珍貴的靈丹和你交換心得你都不願意?為什麼我都在你面前那樣了,你都有非常強烈的反應了,你竟然還能夠忍住沒有要了我!你就是非常非常討厭我!否則你不會那樣!」

高昂看著姬影洛在那里憤怒地咆哮,很是無奈,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姬影洛才是正確的了,因為到了現在,他就算再遲鈍也大概明白了姬影洛對他的心意。

他雖然在這方面很缺乏心思,但他又不蠢,在姬影洛拼命救他之時就已經有所感覺了。

姬影洛如果對他沒什麼,空間漩渦爆發的時候,怎麼會浪費那麼寶貴的逃命時間,特意只瞬移了兩百多丈就只是為了救他?

但他又如何能夠?

他低頭沉默了一小會,忽然抬頭問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他問道︰「你有沒有做過那些欺壓良善,甚至燒殺搶掠和殺人奪寶的骯髒事?或者說你的親人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你也是幫凶?」

姬影洛盛怒之中突然听到這個很有點莫名其妙的問題,頓時就是一愣,呆了一會才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高昂只好將問題重復了一遍。

姬影洛一臉驚疑地盯著高昂,又問道︰「你為什麼突然問我這種問題?」

高昂板著臉,非常堅定地說道︰「你先如實地回答我。」

姬影洛還是沒有回答,一直盯著高昂看,眼神變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忽然間,姬影洛雙眸之中有亮光一閃,似乎明白了什麼,對高昂展顏一笑,緩緩地說道︰「你給我听好了,我從來沒有做過那種事情,我絕對不是那種人!」

「我是姬家掌權的二房嫡系,無論資質或者悟性都是族中最頂尖的,從小到大,我都被族人照料得很好,保護得很好,從來沒有為修煉資源擔憂過,而且我志在成為最頂尖煉丹大宗師,很少外出歷練,所以我也從來沒有必要,也從來沒有機會去欺壓良善,燒殺搶掠或者殺人奪寶。」

姬影洛說到這里,頓了一頓,想了一想,似乎又想起了什麼,然後對高昂說道︰「你是不是看見姬小冬有些蠻橫霸道,一言不合就對你出手,以為有僕必有其主是不是?這一點我承認,我之前確實對她疏于管教了。」

「我一直都呆在家里修煉丹道和陣法,姬小冬則負責幫我張羅所需的物資,她和族中那些豪奴走得很近,很可能跟那些人染上了一些惡習,我之前也曾听說她在外面仗著姬家的威勢做了不少混蛋事,說不定她真干過你說的那些事,只不過那個時候我專心丹道,並沒有心思去管她這些。」

姬影洛說到這里,又停了下來,有點小心翼翼地看著高昂,見高昂並沒有明顯的怒意,才接著說道︰「好吧,我老實承認,當時我其實也不怎麼在乎她那樣做,也沒有去想她這麼做是對是錯,完全由著她,我那時只是習慣性地認為,大宗門大家族哪個豪奴沒有干過她那些事情?有什麼大不了的?這是我的不對,我必須向你坦白。」

緊接著馬上又急急地說道︰「不過你放心,這一點我一定改,我以後絕對不那麼想了!你也看到了,我把姬小冬縱容成那樣,我也自食其果了,這個教訓對我非常深刻,我以後絕然不會讓自己的僕人去做那種事情了。」

高昂皺起了眉頭,淡淡地問道︰「以後你還要使喚奴僕?」

姬影洛見高昂皺起了眉頭,眼中似乎又閃現了之前看她時那種淡淡的厭惡,慌忙搖手說道︰「不,不,不,我就這麼一個說法,並沒有說以後還要使喚奴僕,你放心,從此以後我再也不要奴僕,也不要什麼追隨者。」

高昂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好像解決了什麼難題似的,緩緩地問道︰「你也要去那個地方看一看嗎?」

姬影洛听了,頓時眉開眼笑,輕輕地問道︰「你和我一起去?」

高昂也不拿捏,馬上就點了點頭︰「是的,走吧。」

「等等。」姬影洛卻是叫住高昂,喚出那套金弓金箭,遞給了高昂,「這個你拿去用。」

高昂沒有接,奇了︰「你花了那麼大的代價,才從我這里換走金箭湊成一套,怎麼又要給我?」

姬影洛又有點故態復萌,瞪了高昂一眼,說道︰「給你就拿著!」

接著馬上就發現自己的態度有些問題,慌忙柔聲解釋道︰「我完全退轉元嬰,又經過五行道髓和小生生造化丹的強力改造,不破不立,現在已經實力大漲,普通元嬰後期都可能奈何不了我。」

言語間忽然喚出一把青色小劍,接著說道︰「何況我實力大漲之後,已經能夠發揮這把通靈古寶的大部分威能了,即使是頂尖元嬰中期也基本擋不住它的全力一擊,所以這套弓箭對我已經沒有什麼大用。」

「而你才築基後期,雖然神識和肉身都非常強,但受到境界的限制,終究還不是真正厲害的元嬰修士的對手,你有這套弓箭在手,應該能夠增加不少威懾力,不至于一直被修士壓著打。」

高昂听姬影洛說得誠懇,也就沒有矯情,收起了金弓金箭,道了一聲︰「多謝!」

「你又對我說多謝!」姬影洛忍不住又橫了高昂一眼,盯著高昂看了一會,有點遲疑著說道︰「要不想辦法先提升一下你的境界然後再去那里?」

「什麼辦法?」高昂下意識地回問了一句,但馬上就是一個激靈,立即反對︰「你可別想著用那個辦法!去誘惑其他女修做那種事情萬萬不行!你怎麼還是那樣?」

姬影洛的臉色忽然紅了,輕聲說道︰「我又沒說去找別的女修。」

高昂這才知道錯怪了姬影洛,無奈之下,只好暫時消退了歸藏妙訣,顯示出金丹初期的境界,說道︰「我才剛剛晉級金丹初期,大概率需要足夠的時間沉澱和磨煉後,才能夠再晉升金丹中期。」

他只能選擇在姬影洛面前顯露真實境界了,否則這女人又突然發瘋給他吃千轉求歡丹,他可受不了。

不過並沒有展示完全的神識強度,只展示了不到四分之一。

姬影洛細細查看一番,確定高昂是金丹初期無誤,非常開心地說道︰「原來你已經是金丹初期了!不到二十五的頂尖金丹初期!厲害!至少比我厲害!」

旋即又虎起了臉,怒道︰「哦,合著你之前一直都在騙我?混蛋!害我擔心了那麼久,就怕你因為資質的緣故,無法自己晉級金丹!」

高昂趕緊道歉︰「對不起,對不起,這是修士天生的謹慎,我的仇家太多,只好隱藏境界,讓他們對我的實力估算有誤,這才能增加我對付他們的暗殺的勝算。」

「你的仇家很多,都是誰?」姬影洛馬上擰緊了眉頭,雙眸之中有厲色閃動。

之前在修真界安海城之時,她對高昂並不在乎,所以並沒有去購買有關高昂的信息,對高昂所知不多,也就听梁宇軒、江芷筠姐妹、柳惜露和柳之柔說了一些。

「算了,都已經過去了。」高昂想了想,還是沒有說出來,這些都是他的私仇而已。

姬影洛卻是追問道︰「不,你告訴我,除了真月宗那幾個,除了趙博弘和趙瑜璇,都還有誰。」

高昂對那些事情真的沒有什麼心情再提,淡淡地說道︰「都是在修真界里面發生的事情,我們都在這里了,說了也沒有什麼意思。」

姬影洛忽然想起了當時高昂胸口中箭鮮血直噴的情景,想起了高昂被趙博弘姐弟逼得逃命,差一點就死在冰海坍塌之中,心中大痛,怒火更盛,盯著高昂說道︰「你不跟我說,等我回去修真界我就去買消息!我一定要知道誰敢對你出手!」

高昂非常無奈,才這比較簡略將他和趙博弘、西門澤、公孫聖以及梁宇軒等人的事情說了出來。

至于他最大的仇人湯凱卻是沒有說出來,他必須要親自殺死湯凱,然後到鹿鳴城城衛司全城公布湯凱的惡行,再帶著湯凱的頭顱到古心的墓前祭奠,這已經成為他最大的執念。

事實上,他對自己和趙博弘西門澤以及公孫聖梁宇軒等人的仇怨並不怎麼在乎,如果能報,順手就報了,並沒有把報這些仇當成人生目標。

姬影洛勃然大怒,喝道︰「混蛋!該死!這些人竟然如此可惡!」

高昂看見姬影洛眼中冒著凶光,頓時嚇了一大跳,連忙問道︰「你要干什麼?你可別亂來,因為私仇就去屠殺一族、滅絕一派的事情你可不能干!」

他很清楚,姬影洛背後的姬家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如果姬影洛鐵了心要請出族中化神大能,說不定真能夠滅絕了趙家和真月宗,這種事情可不能干。

姬影洛定了定神,這才對高昂笑道︰「你放心,我不會去做那些讓你厭惡的事情,之前我也許會,但以後絕對不會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