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又見機緣(下)

苗赫通冷起了臉,說道︰「我數三聲,你再不去,我就激發心神禁制了。」

旁邊和楊開盛同一個主人的黃巍也忍不住催促道︰「楊開盛,快去吧,你小心一點,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

不過黃巍的話還沒有說完,楊開盛就啟動了飛劍,向那團天極火靈飛了過去,

但看楊開盛僵硬的御劍動作和飛快的速度,顯然是苗赫通已經激發了他種在楊開盛識海之中的心神禁制,逼著楊開盛前去。

楊開盛很快就飛到了那團天極火靈的附近,距離不到三百丈了,而那團天極火靈並沒有什麼反應。

就在這時,楊開盛突然身軀猛烈顫動,前進的速度慢了許多,對死亡的巨大恐懼,再加上距離變大,竟然讓他暫時部分擺月兌了苗赫通的控制。

苗赫通馬上臉色一黑,略一遲疑就御劍飛了過去,來到楊開盛兩百丈之內,全力催動心神禁制。

楊開盛這就再也無法自主,速度驟然加快,猛然向那團天極火靈飛過去。

距離越來越近,就在楊開盛飛到那團天極火靈百丈之內時,天極火靈忽然一抖,一絲火苗極速射了出去,瞬息之間就刺中了楊開盛。

眾修士只听楊開盛啊的一聲慘叫,然後就看見楊開盛的身體之中突然爆出一團白光,然後就燃燒了起來,火光竟然是白色的,帶著一點淡淡的紫光,眨眼間就把楊開盛真正燒成了虛無,一點灰都不剩。

「這麼可怕!」

眾修士面面相覷,眼中的驚懼掩抑不住,紛紛後退。

就在這時,那團天極火靈忽然發出一個非常尖銳的聲音,又開始劇烈抖動起來。

眾修士大驚,以為天極火靈被激怒了,就要主動攻擊他們,慌忙加速逃竄。

那團天極火靈釋放出一圈又一圈的淡紫色光華,激蕩開去,速度極快,十息之內就彌漫了方圓五十多里,將所有修士都籠罩其中。

這些光華淹沒眾修士,瞬間就穿透了他們所有的防御,觸及其身,眾修士都是臉色一白,以為就要死了,但轉眼間卻是瞪大了雙眼,許多修士都忍不住叫道︰「道韻!竟然是極致道韻!」

既然是無害、反而有益的道韻,眾修士自然就不再逃了,立刻在飛劍上盤膝而坐,開始細細地感受那股道韻。

這股道韻極致而又純粹,七階上品道韻丹與之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所以,眾修士明知那團天極火靈是一個極大的潛在危險,都要冒險留下來修煉。

黃巍、狄翰、劉成峰,方鎮泰和陳景達這幾人,感受到極致的道韻氣息包圍了自己,頓時都欣喜若狂,暗中嘲笑一下余東榮愚蠢,也馬上在飛劍靜坐修煉。

但卻听段干力冷冷地道︰「你們幾個現在馬上去打獵,抓一些麋鹿香獐,在那邊山頭烹煮好靈食,等一會我們修煉餓了就去吃。」

苗赫通也淡淡地說道︰「去吧,多打一些備著,然後就在那邊等我們。」

黃巍等人唰一下子臉色都全黑了,但他們也只有咬著牙飛離道韻彌漫的範圍,到遠處山中去狩獵,他們很清楚,假如他們膽敢在這個範圍逗留,苗赫通和段干力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他們。

萬一讓他們得到感悟,突然頓悟連升兩級成就了元嬰,豈不是反騎到主人的頭上了?

這還得了?

苗赫通和段干力又不蠢,怎麼可能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此時此刻,黃巍等人才深刻地體會到什麼才是奴才。

「哼!幾個奴才也想和主子一起感悟?」段干力哼了一聲,就開始寧神靜心,細細地感受那股道韻氣息。

只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從中得到感悟並有所提升。

三個多時辰之後,就只有三個金丹初期得到感悟,晉級了金丹中期。

旁人久久得不到感悟,見這三人竟然以非常接近頓悟的方式晉級,都滿眼的嫉妒甚至不懷好意,但看見這三人身邊都有族人或者同門半步元嬰守護,只好作罷。

又兩個時辰過後,那股道韻氣息似乎開始有點減弱,那些高門大派子弟都還沒有得到感悟,沒有感受到晉級的契機,畢竟他們才剛剛晉升了一個小境界。

就在此時,江芷筠忽然一震,身上竟然有明亮的光華散發出來。

頓悟!江芷筠竟然頓悟了。

眾人頓時滿眼的羨慕和贊嘆。

離江芷筠最近的康巴稀看見江芷筠竟然頓悟了,馬上就皺起了眉頭,眼中似乎有凶光一閃,忽然一個飛射,來到江芷筠的身邊,一把摟住江芷筠的胸前波濤,用力搓揉起來,嘿嘿笑道︰「小娘子,老子突然又想了。」

江芷筠正處于極其關鍵的頓悟開始時刻,哪里受得了這種驚擾?頓悟馬上就被打斷,靈力立即逆轉,神識也驟然紊亂起來,然後胸口猛地一痛,噗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黑血。

康巴稀卻根本不理會這些,摟著江芷筠快速飛到最近的一處山峰,靈器洞府也不放置了,直接找了一塊有樹木遮掩的岩石,就將江芷筠按了下去。

他抓住江芷筠的衣裳往兩邊一拉,隨手撕成碎片,將江芷筠剝成了白×羊,隨即一震,也將自身的衣物月兌了,然後重重地壓了上去。

江芷筠似乎根本不想反抗,雙眼痛苦而空洞地望著白茫茫的虛空,心中不知道為何竟然想起了高昂,想起了高昂救她們的時候面無表情的淡漠,想起了當她們說以後會堂堂正正地做人的時候,高昂看著她們的眼中那一抹無法掩飾的懷疑甚至鄙夷之色。

忽然間,江芷筠極其瘋狂地哈哈大笑起來。

她一直笑,笑到嘴角不斷有黑血溢出,但康巴稀被她妖嬈火爆的身段再次挑起了興致,依舊在她的身上無比猛烈的征伐。

那一邊,江芷箜沒有什麼感悟,見到江芷筠的感悟被打斷又吐了血,慌忙跟了過去,但跟到半途就停住了腳步,遠遠地听著江芷筠的狂笑,呆在了半空,臉色不斷變換。

許久之後,江芷箜才回過神來,嘴里忽然喃喃地說道︰「姐,我們都錯了,我們雖然被梁宇軒那賊子禍害了,但我們還是可以好好地做人,不應該就此自暴自棄,更不應該去依附這些混蛋,這些混蛋和梁宇軒根本就沒有什麼區別!」

「他們雖然給了我們不少東西,比高昂給的要好得多,但我們也從此徹底變成了他們的玩物!他們豈能讓自己的玩物得到感悟超過他們?!」

江芷箜說道這里,又遠遠地看了看江芷筠,咬了咬牙,又低聲說道︰「姐,我不想和你一起再跟在他們的身邊了,你好自為之吧。」

言罷忽然猛地一沉,迅速落入下面樹林之中,然後借助茂密樹木的掩飾,向遠處逃遁。

隆乾袞、寇清和金實夷此時正在努力感悟,以為江芷箜是去狩獵,並不在意。

反正這兩姐妹乃是主動找上來依附他們的,只要讓她們一直保持現在的後期和中期境界,也不怕她們不乖乖地听話,當好他們的玩物。

……

就在江芷筠忽然想起高昂之時,高昂正在仔細地端詳著姬影洛。

他當然不是突然對姬影洛起了興趣,而是在查看姬影洛的狀態。

一小會之後,他就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如釋重負地說道︰「您可是終于好了。」

又經過十六七天的靜心休養,姬影洛終于完全恢復了。

此時的姬影洛,比退轉元嬰之前不知勝了多少,再無當時的凌厲和霸道外泄,渾身氣息完全收斂,圓潤自然,氣勢天成,雙眸之中,更有光華隱約流轉,不怒自威。

可見她已經因禍得福,得到五行道髓,主要是小生生造化丹的滋養和改造之後,無論神識靈力或者肉身,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姬影洛對高昂甜甜一笑,說道︰「我能夠好得這麼快,真要多謝你的那兩樣至寶,否則我就算不死,元嬰也肯定保不住。補靈還元丹也許能夠暫時保我一命,但絕對無法幫助我恢復元嬰。」

「不必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也是我欠你的。」

高昂淡淡回應,然後拱了拱手,說道︰「既然您已經完全好轉,那我就該告辭了,再見。」

言罷就飄身出了洞府門口,踏上飛劍騰空而起,但卻被一股強大的氣息逼了回去。

隨即眼前忽然有光影一閃,姬影洛攔在了他的面前。

姬影洛的臉上似乎掛上了一層厚厚的冰霜,冷冷地說道︰「混蛋!你就這麼討厭我?見我好了馬上就走?一時半刻都不想多呆?」

高昂被堵住了去路,心中雖然有點冒火,但還是耐心地解釋道︰「我不是討厭你,我們終究男女有別,一直在一起會妨礙修煉,您既然恢復如初,我們當然就得分開了。」

姬影洛根本不听他的解釋,就是大聲怒道︰「什麼男女有別?這只是你的借口而已!我們都已經合……我們都已經那個了,怎麼還男女有別?還有,我昏迷之時你還不是月兌光了我的衣服幫我清潔身體?那個時候又不見你說男女有別!」

高昂頓時有些無言以對,好一會才繼續解釋道︰「那不都是迫于無奈的從權之舉嗎?你那時昏迷了,身上溢出大量劇毒污垢,我必須幫你仔細清除干淨,否則……,還有,我們之間之所以那個,不都是因為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