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片竹林,長生于半山腰一處隱秘斜坡上的岩石之中,破石而長,也是這種青竹的特性。

其中有大大小小十幾棵筆直的青罡竹。

大的有二指粗細,小的也有一指來粗,各自高低不同,色如翡翠,青翠欲滴。

這些青罡竹不似普通青竹那般枝繁葉茂,只是三三兩兩長著幾片竹葉。

最特別的是青罡竹頂端不是竹尖,而是竹節。十來棵青罡竹宛若上好的翡翠雕刻品,立于這片竹林。

這要是都看不出好壞,那得是什麼小傻瓜?

「看,我說吧,出筍了!」墨?小傻瓜?白興奮的指著地上冒出頭的竹筍說道。

好吧,江眠月摸摸鼻子。

大意了,忘了還有墨白這種眼里是只看得見美味的小吃貨了。

江眠月指了指那些青罡竹,對墨白道︰「這個是青罡竹,我們弄些回去」

墨白順著她指向的位置看去,淡定道︰「哦,看起來不能吃呀。」

果然,青罡竹再好,它不能吃。那在墨白眼里就和普通的花花草草沒什麼不同。

「但是我想弄些回去。看這竹節,都好幾十節了,一百年才長一節呢。是非常珍貴的煉器材料,我以後會用的著。」江眠月對一門心思撲在吃上的團子耐心解釋到。

墨白點點頭,表示理解︰「那你弄吧。」

「不過劍君說這個青竹要有一百節以上才勉強能煉出好寶貝來著。」

「嗯?」江眠月疑惑︰「你見過這個?」

「對呀,藏劍山有一大片青竹林,像這種幾十節的有挺多,一百節以上的就很少很少啦。」

江眠月無語,她到底撿了兩個什麼富家子弟?

從墨白小缸兩人口中,她得出結論,這藏劍山的劍君應該是大有來頭的人物。

挖出了一大堆竹筍,墨白挑挑揀揀,小的壞的不要,只把大個的和沒掰壞的一個個的往自己的乾坤芥子里塞。

是的,乾坤芥子。

雖然比不上女主的隨身空間大,靈氣濃郁,能調節時間速度那樣逆天,但也是能裝活物,能種靈植的高級貨!

江眠月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心里對藏劍山這種給小朋友身上戴乾坤芥子的土豪行為,極為羨慕。

想當初她還以為墨白也是靠山間靈果裹腹的呢,誰知道人家只是沒吃過外面的果子,換換口味,他芥子里各種靈果多著呢!

「阿眠你不是要弄竹子嗎,怎麼不挖?」墨白一邊裝他的竹筍,一邊問她。

江眠月撓撓頭︰「這些青罡竹在這里生長幾千年了,我就這麼挖了嗎?如果它們一直生長,有沒有可能長到萬年?」

「那你不挖,別人看到了不也會挖走?」墨白和小缸雖然單純,但只是接觸的人比較少,絕對不是傻。

挖肯定是要挖的,江眠月只是在想有沒有辦法兩全。

天材地寶生長不易,青罡竹靈氣內蘊不漏,又無比堅硬,所以並沒有妖獸能吃它進補。

雖然免于妖獸之口,但它們自己本身生長艱難。

幾千年的青罡竹要經歷幾十次生死大關,才能依舊挺拔的站著,地上枯枝殘皮依稀可見。

哪怕是植物,哪怕只是生存本能,但這種不屈不撓的特性,江眠月心中仍然敬畏。

若想不到好辦法,最後她肯定也會挖走的。就像墨白說的,她不挖,被別人遇到這些青罡竹也保不住。

看著墨白正塞竹筍,她心下一動︰「你的芥子里,是可以種靈植的吧?」

「是呀,可以。」

「那把青罡竹移到你芥子里先幫我養著行不行?」

「養著是可以,但是能活嗎?我芥子里可暖和了,這竹子喜歡冷的地方呀。」

「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不過這些都沒有到開花的時候,在它們開花之前,我再另外找個合適的環境給他們種上試試吧。」

「行吧,那我幫你挖。」墨白還是挺尊重人的一孩子,雖然他覺得這樣竹子挖起來再種下去應該不可能再養活了。

兩人說干就干,通體如翡翠的青罡竹都是五十節以上的。

其余二十到四十多節的也挖了不少,共有八十多棵,再加上十幾棵五千年以上的,總共有百來棵了。

其余千年期的他們便沒有再挖。

多虧了墨白那雙利爪,輕易劃開堅硬的岩石,根上帶著岩石塊一同丟進了他芥子里。

江眠月看到,有點頭皮發麻。幸好他家劍君有交代過他不能隨意傷人,不然這爪子當初招呼在她身上,她還能有命?

兩人忙活完後回到湖邊,墨白又鑽進芥子幫忙把青罡竹都種進土里。

等他再出來,江眠月已經烤好了魚,正坐在小缸旁邊,等著他吃飯。

「辛苦啦墨白!快來吃飯。」

他開心的沖過去,一口啊嗚咬住一條魚。

「阿眠烤的魚魚超級好次!」

江眠月心中好笑,再好吃也該膩了吧,結果這家伙每天還是吃的超級香。

山中無歲月,日子一晃,一個月便過去了。

江眠月依然還是練氣五層,但是周身靈息卻飽滿清融,明顯是鞏固的非常好。

和余老傳訊得知,前方戰事還未歇,天鷹不但不肯撤軍,不知哪來的底氣,竟視崔蘭,兀夜,連江,稚月四城為囊中物。

洛昆寸步不讓,雙方仍在僵持。看得出,這場仗還有的打。

戰事持續月余,軍隊里藥材眼見就要告罄,普通藥材還好,洛昆後方一直有持續補給,但是一些致命的重傷得用上靈藥才行。

前次來的匆忙,藥材準備不足,余老交給別人也不放心,準備親自回去取,也打算順便把江眠月帶回山門。

一個七八歲的小丫頭,留在戰場也不是個事兒,這個環境沒人能好好教她,她也不能好好修煉,白白浪費了天賦。

「明日便到,此次時間緊迫,你先下山,到山腳下的村子里等我。」余老最後一條傳訊是交代江眠月下山等他。

余老要帶她回山門,江眠月愣了愣。

但也很快釋然了,她不是真正的江二丫,故事里的江二丫,在北疆戰場夠偷襲後方的天鷹軍嚇死了。

往後入天寒山,要拜師學藝的是她江眠月,要刻苦修煉的也是她江眠月。

她絕不會步江二丫後塵,為狗血的劇情奉上生命!

再說天寒山,江眠月還是很期待的。

原文對天寒山描述不多,只道天寒山地處中洲大陸洛昆國東域,乃中洲第一修仙大派。

作者著墨更多的,是天寒山十二峰之一的天寒峰。

天寒山有大小十二峰,其中最有權有勢的便是天寒峰。

跟其他峰比起來,天寒峰地勢極高,東域本是氣候溫暖四季分明,但唯獨天寒峰,半山腰之上,積雪常年不化。

天寒山開山祖師出身洛昆皇室。

洛昆皇室有血脈傳承,洛昆子民都知道,天家子弟,多出冰靈根。

而天寒峰歷代的峰主,都是洛昆皇室的血脈。

這一代的天寒峰主,乃是皇室直系血脈的嫡公主洛白宓,當今洛皇的親姑奶奶。

江二丫的姐姐江明月,正是這位的白宓真君的愛徒。

小說里的江明月,是第一個極有背景的惡毒女配,所以對她背後站著的勢力有比較多的描寫。

江眠月當初看了到江明月的死之後,就實在看不下去了。

怎麼說呢,女主的機緣金手指過分逆天她都能理解,畢竟是爽文女主,哪有不開掛的。

但是這個故事所有的反面人物都極其無腦,就像為了襯托女主的善良美麗無辜,出來湊數的一樣。

江二丫的死明明是青陽造成的,但是中間連個轉折都沒有,江明月尋仇直接尋上了女主雲朵。

江眠月當時就???

好叭,這麼神奇,果斷棄坑。

思維散發到這里,江眠月敲了敲腦袋。

不想了不想了,將來她和女主雲朵,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行。

至于青陽,若有機會,自然要替江二丫出口惡氣的。

天寒山被稱為中洲第一修仙大派,底蘊可想而知。是以,江眠月重溫了一番前世被重點高校錄取,即將走近頂級學府的心情,很期待啊!

得知她要走,兩小只都很無精打采。

江眠月也很舍不得。

但她更舍不得帶兩小只出去冒險,兩個小家伙心思單純不說,且怎麼看都不是什麼凡種。

她現在連自保都不成,萬一遇到別有用心的人,她要怎麼保護他們?

她跟兩個小家伙分析利弊,這片山脈靈氣稀疏,靈藥不長,修煉和尋藥的修士幾乎不會來,就算來了,這片山脈這麼大,也非常大的概率遇不到。

而這里離外面有百里左右的山峰樹林做隔離帶,凡人幾乎也不會到這深山來。這片山谷周圍大型凡獸都少見,這里極安全。

藏劍山和劍君的事,出去後她再暗中打听,有消息就聯系墨白。

「別難過了,總比你們這樣出去找人好吧?你們也說了,之前踫到好幾波壞人不是嗎?等我築基了,不管有沒有找到劍君,我都會來接你們好不好?」

兩小只仍然耷拉著腦袋,提不起精神的樣子,但總算點頭了。

江眠月也無奈,又反復提醒他們要警覺,萬一有人進來,小缸就藏在水里別冒頭,墨白就往芥子里藏,總之不要被人看到了。

如果實在有危險,墨白要記得先自保,劍君叫你不可隨意傷人,但是如果別人要傷害你,你打他叫自衛知道嗎?

老母親般嘮叨了兩個小家伙好一會兒,江眠月才狠了狠心,無視可憐望著她的兩小只,轉身離去。

不過轉了個彎,就發現後面有兩只小尾巴偷摸跟著,江眠月只作不知,加快了速度往前。

七八里路下來,兩只小尾巴跟的是穩穩的。

還時不時發出各種狀況的聲音。

「咚!」「哎呀~」這是摔跤了。

「噓,小聲點!」當誰聾呢?

「別跟太近,會被阿眠發現!」哇哦~不得了,還知道這種常識?這不得給你們鼓鼓掌?

江眠月無奈停住腳步,轉身看他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