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脆的童音不辨男女,江眠月一驚,手指無意識的又撓了撓。

「是你……在說話?」

「啊哈哈哈!都叫你別撓了!不是我在說話是鬼哦!笨蛋笨蛋!」

童音女乃萌女乃萌的,但是卻很暴躁的亞子。

「不撓有什麼好處嘛?」江眠月笑眯眯的看著它,卻沒有把手收回來。

「貪婪的人類!打擾本座修煉,還敢要東西?你若識相,勸你老實離開此處,否則,…」

「否則怎樣?」

「否則……否則本座吃了你哦!」

女乃唧唧的童音透著努力遮掩的虛張聲勢。

江眠月先前還有幾分防備,此時心中已經大概有譜了,心道這個小家伙應該是個還未修出形的花靈吧。

存了逗一逗它的心思,江眠月拉長了聲調學它說話︰「吃了你哦~哎呀,我好怕怕哦!」

小家伙雖然單純,但也不傻,她看得出眼前這個可惡的臭丫頭在笑話她!

它心里著急壞了,這個臭丫頭,會不會要把它拔去炖湯喝啊!

「嗚嗚嗚……」它傷心的哭了起來︰「我還沒有長根睫,我不好吃的!」

見它哭的如此傷心,江眠月一下就心軟了。正待說話,突然一陣黑白殘影晃過,然後月復部被一道大力推中,退了好幾米遠才站定。

她抬頭一看,居然是個黑白團子!

是的,就是現世那種,她祖國特有的,萌倒全世界的生物!一模一樣!

只見那黑白團子一臉炸毛,齜牙沖她怒吼︰「你是什麼人,居然欺負小白!」

天吶,又是一個女乃聲女乃氣的!

江眠月面無表情,內心直呼犯規!這是什麼萌物組合!嗚~想rua!

悄悄揉了揉被撞的生疼的月復部,江眠月雲淡風輕道︰「吾乃天寒山弟子,此次天鷹與洛昆交戰,吾隨吾師,前來助陣洛昆大軍。因我修煉至瓶頸,便尋了此處閉關。」

她半真半假的胡謅,兩小只竟半點也不生疑,當著她的面就咬起耳朵來。

小荷花︰「墨白,她已經要築基了嗎?那你不是打不過她了?嗚嗚怎麼辦,她會不會拔了我回去炖湯喝啊?嗚嗚嗚~~」

小團子︰「小白你別怕,我會保護你的!」

小荷花︰「可是你打不過她呀!就算勉強弄死她,她還有師傅呢!書上說打了小的又來了老的,打了她,她師傅來尋仇,再來吃我怎麼辦?我不想被吃嗚嗚嗚哇哇哇~~~」

小荷花哭的特別大聲,小團子急壞了,轉身對江眠月說︰「小白不好吃的,你別吃她了!她都沒有肉!」

「你吃我吧,我肉特別多!」一邊說著,一邊還用爪爪捏起肥嘟嘟的肚皮給她看。

一張毛臉上,表情特別誠懇。

小荷花听了哭的更凶了︰「嗚嗚嗚,墨白你不要死哇,我不要你死嗚嗚嗚嗚嗝!」

好家伙,哭的打嗝了。

江眠月表面八風不動,臉上穩如狗,內心已經瘋狂捶桌狂笑了。

天吶,萌我一臉血!

她咳了一聲,努力憋住笑意︰「別哭了,我可以不吃你們,但是你們要听我的話才行。」

一花盤子一小毛臉一起轉向她,生怕她反悔似的沖她點頭︰「好!只要你不吃我們,我們肯定听你的!」

江眠月滿意點頭。

「那說一下,你們怎麼在這里?為何昨天我師傅也沒有發現你們的存在?」

小團子先開口︰「我們和劍君走散好多天了,我帶著小白想找劍君,結果遇到壞人把我關起來,好不容易逃出來,見有山林,便把小白帶進來了。」

「昨日你們來時,我隱藏了氣息,小白在水里沒冒頭,所以你們沒有感覺到我們。」

江眠月點點頭,問道︰「劍君是你們的主人?小白還會走路嗎?」

小荷花搖了搖她的花朵︰「不是的,劍君說我們是親人!我會走路,但是離開水走不了很遠,我是變成蓮子讓墨白帶著我跑噠~」

「那你們家住哪兒?」

「藏劍山。」

江眠月細想了一下,並沒有想起書中有寫到過藏劍山和什麼劍君的。可能是因為她只看了一個開頭吧,也不知道這劍君是個什麼人物。

「行吧,我不吃你們,但是你們要告訴我這個山谷里哪里有可以吃的靈果。」

小團子點點頭︰「這我知道,你這個山洞後面有一株果樹,結出白色的果子冷冰冰的,味道還不錯。」

「湖對面還有幾株果樹結紅色和黃色的果子也很甜。」

「那面兒有一棵滕,結一串串的青色果子,略有一點酸。」

「還那邊還有一種像包子一樣的花,一戳開全是甜津津的花蜜!」

……

說起這山里的美味,小團子簡直如數家珍。

說完了果子,團子糾結一下,才對江眠月道︰ 「水里還有魚,特別鮮美。」

噗,江眠月笑出聲來,看他那表情,分明舍不得貢獻出自己最愛的美味。

「放心吧,我吃不完那麼多的,我們可以一起吃。」 實在不忍心逗他們了,江眠月發出美味邀請。

小荷花還看不出如何,小團子眼楮卻一下子亮了。

「真的嗎?我們可以一起吃?」

「當然,騙你做什麼。」

「你該不會是想養肥我們再吃肉吧?」小荷花說這話的時候,整株花都透著對江眠月的不信任。

很懂的樣子對她說︰「你別以為我不知道哦,這就是書上說的套路!」

「……」

江眠月簡直美女無語,走過去抬手敲了敲她的花朵,老母親式的叨叨她︰「小孩子少看些有的沒的亂七八糟的書!」

小荷花把兩片葉子舉過頭頂,護著自己的花朵,小聲嚷嚷︰「劍君說過要多看書的!」

……

自從與兩個小可愛做鄰居以後,江眠月甚少有睡覺的時候,都是打坐到天亮。

小團子墨白總是能找回來各種美味的靈果,而江眠月也把打坐的地點換到了小荷花小白旁邊的石頭上。

小白喜歡她修煉時候的氣息,當初就是忍不住吸納她的氣息才探出頭,結果來被她逮到了。

江眠月只當是木靈根修士氣息與草木同源,被草木精靈喜愛也實屬正常。

她也非常喜歡小白吐納靈霧時的氣息,在小白旁邊修煉,比她單獨修煉的時候,體內的靈氣要活躍很多。

她白天帶墨白上山谷尋些能做佐料的草藥香料,這些是源于二丫記憶中的常識。

墨白抓魚特別厲害,他倆同時下水抓,往往墨白抓到好幾條,她是連魚都模到一下的。

得益于前世對美食的熱愛,也喜歡自己動手,她烤魚手藝十分不錯,涂抹上山里尋的靈藥香料,烤魚的香味能把墨白饞的流口水。

只是墨白特別能吃,一頓十幾條魚不在話下。每天抓的魚江眠月吃一條,其余全都被墨白解決掉了。

當然,投喂的成果也是可喜的。短短十來天,小家伙已經可以毫無心理壓力撲到她懷里撒嬌了。

「墨白,你是不是又重了。」江眠月提起這家伙的後頸脖,看起來比只大貓也沒大多少,但真心不是一般沉甸甸。

墨白被她捏住後頸脖,身體在她手里轉溜了半圈,拿小眼神瞟她︰「每天吃烤魚,也沒吃口素的,咋能不胖。大後山那面兒有一小片青竹林,我頭幾天去看了下,快出筍了。」

話里話外,意思不言而喻︰你弄給我吃。

江眠月把它放下來,心想這家伙果然就是國寶吧!

「你直接掰下來啃不就得了?」

「那哪行,味道挺苦的。」

「……」

行吧,你是一只對生活品質有要求的團子。

和墨白去了一趟大後山,本以為只是挖筍,沒想到這一小片青竹林里居然有十幾根品質極好的青罡竹。

這種青竹品種有別于普通青竹,它生長于嚴寒之地,比普通青竹更加堅硬。

一般來說,這種青竹長到百年就會開花。青竹開花之後,若花謝,則活,若結了竹實,則亡。青竹花和竹實也都是難得的靈藥。

就跟妖獸渡劫,人類突破一樣。若青竹開花之後不死,它便又能多活百年。那時它也不再是青竹了,而是青罡竹。

而一百年之後,它又會繼續開花,面臨生死大關。所以青罡竹每多出一百年份,都要珍貴許多。

青罡竹沒有什麼特別的屬性,就只是堅硬,極其堅硬。千年的青罡竹,堅硬程度能破天階防御靈寶。

原文中,女主有某個用劍的後宮美男,便是用了兩千年的青罡竹煉制,名為青鋒,殺傷力極其強悍。

江眠月能一眼認出青罡竹,也多虧原文中對青罡竹做過描寫。

千年青罡竹,比百年份的青罡竹顏色更偏玉色,擊之有金玉之聲。

當然,就算沒有看過原文,江眠月也知道這不會是普通青竹就是了。

這也太明顯了好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