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連喝了兩天靈藥,身體沉重虛乏感逐漸消失,江眠月終于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前方戰場此時雖然未有交鋒,但大軍依然在備戰狀態。而天寒山一位元嬰修士,此刻和洛昆國使者身入天鷹大軍中與天鷹主帥交涉去了。

天寒山醫修隊大多人連續多天使用靈力為重傷人員治療,此時戰火方歇,也都在抓緊時間調理恢復。

感覺身體好多了的江眠月主動回到傷兵營,與洛昆軍醫們一起為傷員換藥包扎。時過幾天,再見各種血腥她已經適應多了。

「小江,來,浸酒的刀子在火上烤一下遞給我,這腐肉得割一割。」

「來了李醫師。」

「小江丫頭,這里處理好了,包扎一下。」

「好的朱醫師。」

……

余老和越野進來時,便看到這副場景。傷兵營醫師人手不夠,即使停戰幾天,仍然有大批傷兵要處理傷口。

小丫頭不會別的,遞個刀子,涂個藥粉,包個扎這些不需要技術的活做的極為利落。醫師們使喚起來非常順手。

余老不由點點頭,喚她詢問一二︰「如何?能適應?」

「余老您來啦!越大哥好!」再次見到余老,江眠月還是很開心的。

「可以,能幫大家做點事,我還是有點用吧。」

小丫頭笑容明亮,不復前幾天的膽怯畏縮。雖然看起來還是面黃肌瘦,但精氣神好了很多。

越野笑道︰「不錯不錯,精神多了!這回去可得好好操練一下,咱們天寒弟子,豈能這般弱不禁風?」

復又問道︰「你姓江?叫什麼名字?」

「是,越大哥。」

「我叫江眠月。」

這位越師兄,明明是個醫修,卻好戰的很,本命法寶是一柄青木劍。這回來了前線,要不是醫修人手緊缺,他非得沖上前線殺敵不可。

「江眠月?」越野撓撓頭,這名字好似有些熟悉。

「哦,想起來了!你這名字與我派中天寒峰白宓真君的愛徒江明月的名字只一字之差呢!哈哈。」

江眠月眨眨眼,暗道確實是有點緣分,江眠月與江明月,一听就是親姐妹了。

「如無意外的話,江明月正是家姐。」

「這麼湊巧?」越野驚呆了。

「我是南水郡小江村人,家姐冰系極品靈根,五年前拜入天寒山。那會兒太小不記事,這些是家中阿嬤告訴我的。」

越野睜大眼楮︰「師傅,居然真是江明月的妹妹!」

余老也笑了︰「那你把小江丫頭保護好了,將來回去也好跟明月丫頭討個人情,讓她揍你時不要下那麼狠的手。」

「師傅,哪有您這般當面揭人臉皮的!」越野嚷嚷道。

余老哈哈笑了,對越野道︰「行了,你先去替小江丫頭給醫師們打個下手,這戰事怕沒有那麼快結束,這丫頭既是我派弟子,又有好靈根,怎的也不好耽誤她。」

「老夫便先與你醒靈,江眠月,你可願意?」

江眠月懵了一下,隨即被巨大的喜悅沖擊,差點感動的流淚!猛的點頭︰「願意,願意!多謝余老!」倘若她能醒靈開始修煉,在這凶險的戰場上也會多兩分活命的機會。

醒靈是怎麼回事呢,世上所有靈根種類加上變異靈根也不過十來數。就算同樣是極品單靈根,修煉的速度,實力,同階之下也會有巨大的差距。除了個人機緣不同,心性不同,也跟靈根覺醒程度有關系。

比如同樣是同屬性極品單靈根,一個人靈根覺醒五成,另一個人靈根覺醒八成。除開機緣和個人的努力不說,那覺醒八成的人,無論修煉速度,還是體內靈力儲蓄,都會比五成的人優秀很多,這些都是直接影響戰斗力的。

這種情況與我們現世中,人的大腦開發程度類似,開發程度越高,人智力越高。而靈根是覺醒程度越高,人的修煉潛力越大。

從前未修煉過的人,就算身負靈根,沒有正確的方法指引,也是不能吸收靈氣的。

從古早時期到中期,人們入道最常用的辦法是靠自己冥想,感受周圍的靈氣,這樣雖然大部分人也能入道,可時間長短不一,質量參差不齊。

後人就逐漸摸索出醒靈一法,由外力幫助身有靈根的人最大程度覺醒靈根。方法是快速安全的。但幫助醒靈的人若是不懷好意,也有可能毀你靈根。

方才余老問江眠月是否願意,便是這個意思。江眠月想也不想便答應,倒不是她沒有防人之心。

首先余老跟她無冤無仇,她一個小丫頭也沒有任何值得余老圖謀的。其次她雖明白行事要謹慎,但也不願草木皆兵。余老是她來到異世給過她許多善意的人,她願意相信。

見她激動點頭,余老爽朗一笑︰「如今不在山門內,沒有辦法用啟靈陣。我記得來時經過一片山脈,那處雖比不得啟靈陣,倒也勝在天然靈秀,便去那里吧。」

「听您的。」江眠月開心道。

余老帶著江眠月,使飛行術從軍營西行三十多里地,到了余老口中的那片山脈。北方的氣候總是寒冷許多,這里生長的樹木松柏一類居多。這些樹木十分耐寒,才能在此處長的郁郁蔥蔥。

許是這些天處在邊城戰場,時刻見黃沙硝煙,此時一進松林,余老和江眠月都不由深吸了口氣。江眠月不由心中贊嘆,果然,人還是要親近大自然啊!

「便在此處吧。」余老出聲。

江眠月點頭︰「是,余老。」

「盤腿打坐,五心向上。閉眼,放松。」

江眠月依言坐在鋪滿松針的地上,全身放松。

余老見她準備好,掏出幾塊兒木晶,往她四周各擺了一塊。四塊木晶距離遠近相同,竟是一個簡易的啟靈陣。

但見余老在江眠月身後坐下,一身抵在她背上,催動心法若木決,用靈力將四木晶與江眠月相連。濃郁純淨的木靈氣立時布滿了江眠月周遭。在余老的引導下,靈氣在她身周聚集的越來越濃。

江眠月從未有過這樣神奇的感受。木靈氣包裹住她身體後,這些天在戰場上令她小小的身體變得疲倦沉珂,此時這些不適已經完全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神清氣爽,身體充滿勃勃生機的感覺。

這就是木屬性靈氣?怪不得醫修多是木靈根,這簡直就像是buff機好麼,加血回藍那種!

「感受到了?不錯!」余老滿意的點點頭。

「我引一絲靈氣在你周身經脈走一遭,經脈會有一些痛感,你莫要害怕抗拒。你有木靈根,你的經脈和丹田是熟悉木屬性靈氣的,只是以往沒有經歷過這麼多靈氣。」

「是。」

得她回答後,余老引一絲靈氣,從江眠月的經脈一點點浸入。果真,靈氣一入經脈,她就感到經脈就有種被擠壓脹痛,卻被隨即而來的木靈氣浸潤修復,痛感也隨即減輕。

醒靈這個過程持續了小鴿天,那痛感雖能忍受,不過持續痛了這小鴿天,江眠月早就滿身大汗了。但她此時卻顧不得身上的汗水,那被余老引導的木靈氣,游走全身經脈之後成功匯入丹田。

「成了!」余老額頭也沁出薄埂一層汗水。

江眠月感受著丹田處升起清融的氣息,感覺身體都輕了許多。雖然已經接受了自己現在身處小說世界,但親身此番感受到修煉一事,仍然覺得十分神奇。

「余老,多謝您了!」她深深地鞠躬,十分誠懇的向余老道謝。

余老擺擺手︰「不必謝,你若在山門內,也會有真人為你醒靈。你資質倒是不錯,靈根覺醒至七成左右,都不比天靈根完全覺醒的程度差了。」

「今日老夫為你醒靈,也算是與你有個半師之緣,便再告誡你兩句。」

「資質再好,也不過是比別人多那麼一點優勢,你切不可因一點優勢沾沾自喜。天下修者芸芸,仙途登頂的,何曾有幾個是仗著天賦的?」

「努力修煉,不可浪費上天與你的厚愛。你可明白?」

余老這一生七百多載春秋,見過太多所謂的天才。因為天資縱橫而意氣風發,卻沉不下心來修煉,最終不是隕落,便是早期浪費天賦,後期潛力不濟歸于平凡。

小丫頭由他親手醒靈,總歸也算一份情誼,便出口告誡一二,以後能不能有一番造化,還要看她自己。

江眠月深深地看了一眼余老,心下為他人品所折服。大約是行醫的緣故,老人家有一顆慈悲心腸。在傷兵營對重傷的凡人士兵沒有任何修者高高在上的姿態。他更像一位醫術高明的凡人大夫,行走人間,懸壺濟世。

江眠月變成小說里炮灰都算不上的江二丫,可以說十分不幸,但她遇到余老,卻是不幸中的大幸。

她退後兩步,對余老鄭重行了個弟子禮︰「弟子謹遵師傅教誨!」

余老欣慰一笑,虛扶她起來︰「好。」

「你剛剛醒靈,于你而言最好能在靈氣濃郁的地方修煉,將剛覺醒的靈根穩定下來,打好將來修煉的基礎。這片山脈倒是不錯,靈氣雖然稀埂了點,但勝在靈氣所含的木息濃厚純淨。」

「听您的。」余老的安排都是為了她好,江眠月完全沒有意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